“90后”毕业生劳动节观察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4-05-02 10:28 字号:

(记者李双溪)“90后”毕业生工作后的劳动节该怎么过?走出校门、步入社会,拒绝“啃老”,在职场中努力打拼,在奋斗中体验着劳动的艰辛与快乐。

漂着的日子:我要留在这座城市

早上七点,张倬闻来到单位打开电脑,先查一遍邮件然后再处理一些文件,有时是宣传稿,有时是会议材料。他在长春市亚泰集团党办工作,文字工作总是很繁琐。他和妻子租住的房子离单位不远,只有40平方米的卧室和客厅,每月要2000元左右。两个上班族每天不敢起得太晚,早上五点半,张倬闻就起床做早饭,六点半出发上班。作为初中老师的妻子比他早走二十分钟。

张倬闻和妻子2013年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长春打拼。“自立门户”过日子,出现了很多在学校里没遇到的问题。“同事间礼尚往来多,谁也不能落下,红白喜事多的时候就成了‘月光族’。”张倬闻说,据一些工作多年的前辈介绍,工作头两三年根本攒不下钱。然而买房、生孩子却提上了日程。“第一个劳动节,我想充充电,再学点跟业务相关的东西。”张倬闻说。

王志飞是标准的北方人,上海财经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上海,从事融资租赁行业。刚刚工作一年他就“逆向跳槽”,从国企跳到了一家刚起步的小公司。家人都不理解,他却另有苦衷:“国有金融机构工资相对低,上升空间窄,没有背景很难熬上去,靠这点工资多少年才能在上海买房啊?”跳到小公司之后,他直接变成了骨干力量,月薪近万却不乏感慨:“如果我是个上海人,留在稳定的国企一定是首选。”

支教与创业:追求不一样的生活

毛青芸的第一个劳动节将在重庆支教的岗位上度过。重庆市接龙中学,位于山区,距离重庆主城区有一个小时的车程,镇上只有两条街。这所学校一个年级只有四个班,她是两个班的语文教师,一周要上18节课。每月收入1600元,居住的屋子很潮湿,没有什么家用电器。

从学生变成老师,她本以为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到了重庆才发现什么都没准备好:“第一节课做完自我介绍后就不知该讲什么了,于是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结果学生们都认为我事儿多、严厉。”

作息时间也要调整,在大学时喜欢赖床,现在不到6点就要起来备课,每天4节课,还有早晚自习。虽然一节课40分钟,但是她备课时间常常是讲课时间的几倍,虽然支教生活紧张艰苦,学生的认可让她很开心:“学生们跟我很亲,每当我要发脾气的时候,学生全班齐声喊着:世界如此奇妙,老师如此暴躁,不好!不好!”毛青芸总是忍俊不禁。

每到中午,在东北师范大学净月校区,传媒专业出身的孔鹤在与人合开的冰激凌店里忙得不可开交。不到8平方米、只有两台冰激凌机的小店外排满了人。

此前,孔鹤辞掉了家乡的公务员,决定自主创业。孔鹤说:“自主创业虽然什么都要操心,还得自学会计,但对我更有吸引力,毕竟是自己当老板,很有成就感。”

小店一天要经营十几个小时,孔鹤的劳动节要守着两台冰激凌机度过,辛苦中体味着甘甜。

专家:工作就像恋爱 需要慢慢体会

东北师大学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副主任孔洁珺表示,“90后”有着明显的时代特征,一般表现在具有较强的自我意识,不愿意按部就班,不愿意跟风盲从。作为在新媒体影响下成长的一代,又有很强的创造力和创新意识。

“他们在步入社会的过程中,常常希望发挥主观能动性,实现自身价值,但遇到条条框框的约束时,往往需要很长时间去调整适应。”孔洁珺说。

孔洁珺将工作第一年形象地比喻成恋爱:“一开始参加工作,总是感觉很新鲜很美好,对工作充满了期待,就像初恋一样,然而一段时间之后,又会变得极度厌恶,认为领导苛刻,压力太大,有的选择逃避,有的选择退缩,这些都不是理性的表现。最好在工作中慢慢体会,几年以后,才会对工作有个更客观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