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的起源和发展 二胡的社会影响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1-26 15:49 字号:

二胡的起源和发展

二胡作为中国的民族的乐器,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欢。目前人们对二胡的喜爱程度,不亚于外国人的小提琴。下面对二胡的起源与发展做一介绍,以帮助热爱二胡的朋友们加深对二胡的理解,为中国民族器乐的发展和中华民族文化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一点微薄的力量。

二胡原先是北方少数民族的乐器,俗称胡琴,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有“胡琴琵琶与羌笛”诗句,说明唐代就传入中原。宋朝沈括《梦溪笔谈》载:“熙宁中,宫宴,教坊令人徐衍奏嵇琴,方进酒而一弦绝,衍更不易弦,只用一弦终其曲”。嵇琴即胡琴,说明当时二胡演奏技巧已相当高。但真正使二胡发扬广大的是近代的刘天华和瞎子阿炳,刘天华将二胡引入音乐殿堂教育,并写下了《良宵》等十首独奏曲,阿炳则流下《二泉映月》、《听松》几首名曲,使二胡成为音乐会上可独奏的乐器。

二胡的起源和发展 二胡的社会影响

二胡是悲哀的乐器,沉闷,轻轻一拉,就有一种对世事洞察的悲凉。中国的民乐是线性的,讲究旋律,不重和声,也不张扬,追求含蓄,因此二胡是最民族化也最适合表达中国人的感情不过了。一把胡琴,一把椅子,在树脚下一坐,会唱的,不会唱的,男女老少都会聚拢来。

二胡不宜合奏,合奏,则没了个性。二胡如一个思想者,适合独自思考问题。我看过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几十把二胡齐奏《金蛇狂舞》,声势倒大,但仅余热闹外,反而淹没了二胡的个性,没韵味也别扭,好像穿着旗袍、长褂的在跳芭蕾。二胡最适合独奏,配上杨琴、古筝也行,二胡特有的忧郁,会一丝丝,一缕缕地飘荡,缠绕在里头,你会听得一清二楚。

二胡很难演奏欢快的曲子,演奏不好,听去很勉强,仿佛青楼女子的强颜欢笑。二胡演奏欢快的曲子一定把握好节奏和速度,如《喜送公粮》、《赛马》等该快的快不起来,只会觉得手忙脚乱滑稽,喜从何来?

二胡也不能替代别的弦乐器,别的弦乐也不能代替二胡。我听过用二胡拉的《梁祝》,音符节奏都没变化,但序曲一开始就笼罩着一种宿命的浓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当演奏得小提琴大悲大痛时,二胡已经痛苦得麻木,只剩下鸣咽了。另外音域不如小提琴广,高音部分音色不亮,也是二胡的致命伤。可是小提琴拉的《二泉映月》就不能入耳,音质薄而轻浮,如在水上飘,缺少那种胶质般的凝重。

但二胡善于仿声。老戏中的开门声,二胡轻轻一划音就能模仿出。刘天华的《空山鸟语》里面有各种鸟叫声,低的,高的,重的,轻的,长的,短的,甚至何种鸟叫,都能约摸分辨得出。《赛马》的个的个的马蹄声,《奔驰在千里草原上》那战马振鬃长嘶的鸣叫声,募尽形态,惟妙惟肖。二胡更接近人声,这里不得不提演奏大家闵惠芬,她将越剧曲目徐玉兰的《宝玉哭灵》,京剧曲目张君秋的《忆秦娥》,高庆奎的《逍遥津》、余叔岩的《珠帘寨》移植成二胡曲,徐玉兰豪爽率真、激情奔放唱腔,高庆奎的慷慨激愤、雄浑苍凉,张君秋的哀怨悲伤,余叔岩的低徊婉转,演奏得有如高山流水,空谷余音。

二胡也善于叙事。闵惠芬将杜甫名诗《新婚别》改编成二胡叙事曲,分序曲、迎亲、惊变、送别四段,再现了安史之乱“有吏夜捉人”事件。她演奏跌宕起伏,出神入化地再现了三幕故事,“送别”时,似乎一对新人正面对生离死别,柔肠寸断,就算你不爱民乐,不懂二胡,也会为之动容。

说起二胡,自然想起《二泉映月》。古往今来,还没见过哪一首乐曲能和一种乐器结合得这样紧密,似乎《二泉映月》是因二胡而生,二胡是为《二泉映月》而来的。《二泉映月》像一条沉重徐缓的河,低沉地唱着一支和人类有关的歌,是二胡曲中最能流传千古的曲子。

日本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听了闵惠芬拉的《二泉映月》,动情地说:这首曲子应跪着听!

二胡的社会影响

二胡社会教育作为整个国民音乐社会教育的一部分,它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以来逐渐兴起的一种人民群众自发性的国民教育模式。由于学校音乐教育已不能够满足人民群众对二胡艺术的学习需求,二胡社会教育便有效的补充了学校音乐教育的不足。在传统的教育学意义上,二胡音乐教育主要是通过传播传统音乐文化知识,传授二胡音乐技能来提高学生参与二胡音乐艺术的基本能力。通过二胡教学来启发学生对传统音乐开启一扇艺术之门,继而将二胡这中民族传统器乐的演奏技术以及二胡音乐艺术文化不断传承和发展。现阶段的中国二胡教育主要还是通过以下两种资本途径实现的:一是面向社会广大群众一般普及性的二胡教育;二是面向专业音乐人才进行相对专业、科学、系统的专业二胡教育。

二胡社会教育作为提高人民的艺术文化修养,传播民族传统音乐文化做出的贡献虽然让我们感到欣慰,但是另一方面,它非强制性,自发性的生存与发展模式至今还存在着诸多弊端,应该引起广大专业二胡教育者的关注。 河南地区对于全国二胡社会教育方面的研究具有一定典型性,为我们掌握当前二胡社会教育现状能够提供较为全面、客观、准确的事实依据。笔者通过对部分河南地区二胡社会受教育者进行社会问卷调查,对部分高校二胡专业教师的访谈,在对前人已有研究成果的分析、借鉴的基础之上,通过问卷调查,访谈记录等方法广泛收集资料,就二胡社会教育的教学主体,二胡社会教育者从业现状,受教育者的学习认知等方面进行了一个较为全面、客观的调查分析。并就此专题进行深入的对比、研究,通过运用统计学、音乐学田野调察的方法力求研究结果真实、客观,深入挖掘二胡社会教育这一教育形式的现状及其形成原因,通过提取有效的数据,客观分析当前二胡社会教育所面临的种种问题,从历史发展和音乐社会学的角度对当前二胡社会教育进行相对全面而客观的分析,并做出了相应的思考,提出建设性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