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语录 冯仑个人资料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1-28 11:04 字号:

冯仑语录

1、在各种各样的潮流里,比如在海里,你要顽强地把脖子伸出来,要不就淹死了。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特别重要。这就叫奋斗。

2、学万科,我们终于做到了比较从容、专业地发展;学柳传志,我们学到了一个好的价值观,企业比较稳;学马云,就要学习在新商业文明下的规则怎么生存。

3、做公司最大的教训就是不懂千万别装懂,装懂以后被人点醒了赶紧改正,改正了以后就要付诸实施,再别犯同样的错误。

4、学好要有行动力,这是成事的基础。共产党在延安,行动能力是很强的。延安历史博物馆中陈列了大量的外文书籍,说明他们对外部信息的捕捉、对大趋势的掌握是一流的,干的很多事是实实在在的,所以说他们的行动能力极强。

冯仑语录 冯仑个人资料

5、起点公平就像运动会上跑步,枪一响,大家都从同一起跑线出发,但速度总会有快有慢,否则刘翔也当不了冠军。强调起点公平暗含着终点上是有差距的、不公平的。邓小平讲让一部分先富起来,这句话讲的时候,起点是公平的。但今天看,人们所关注的所谓收入差距大,是直接看向了终点。

6、做大生意必须先有钱,第一次做大生意又谁都没有钱。在这个时候,自己可以知道自己没钱,但不能让别人知道。当大家都以为你有钱的时候,都愿意和你合作做生意的时候,到最后,你就真的有钱了。

7、天天在安逸的环境里,你就不会懂得咀嚼痛苦,更不会想到痛苦对人到底有多大帮助,而人类的智慧往往来源于事后对痛苦的咀嚼。

8、每一个企业都是从小长到大的,别急。创业大概有一年半到两年是瓶颈期,特别难,然后突破瓶颈组织成长、组织膨胀、业务膨胀,然后陷入经济危机,这时迅速调整,调整过来就好了,调整不过来就死掉。所以头两年要克服瓶颈,之后要控制组织,有了这样一套东西,心平气和了,知道一个企业要做大要很多年。

9、金钱永远赶不上欲望的脚步,人类在世界上之所以有很多烦恼,就是这么造成的。我们通常挣钱的速度像散步,欲望的增长却在冲刺,这样你再怎么花钱都满足不了欲望,你怎么都不会快乐。所以你不必让你的财富奔跑,而应该让你的欲望停下来。

10、培养你的不是导师,而是你的对手。爱你的人不教你生存之道,恨你的人让你长了很多本事。爱你的人融化你,恨你的人让你坚强,所以才会有爱死人,恨活人的说法。

11、伟大是熬出来的!熬就是看你能否坚持得住。不是指每一个细节都想到了,而是在特别痛苦的时候坚持住了,并把痛苦当营养来享受。 8、正确的价值观让我们做对的事情,做贵的事情,做长远而有意义的事情。而错误的价值观则会引领企业做错的事情,可能当下会省点钱,但未来会付出更大的代价,甚至被淘汰出局。

12、天天在安逸的环境里,你不懂得咀嚼痛苦,更不会想到痛苦对人到底有多大帮助,而人类的智慧往往来源于事后对痛苦的咀嚼。

13、我站在企业和买卖人角度讲问题;如果讲得远了一点,也是因为这些问题跟买卖有关,妨碍到我们的买卖,无意中走远了。我一般不走远,我都在买卖上面,这也是柳传志教我的事。

冯仑语录 冯仑个人资料

14、最低境界是劳而无获;中间境界是劳有所获,你做一份工作,得一份回报,按劳付酬;最高境界是不劳而获,你能把各种事情都安排好,坐在家里就日进斗金,但这种事情不大可能,只能说曾经梦里有,现在没看见。

15、管理上最低的档次应该是管人,就是每天见谁就骂谁。再高一点的档次是管事情,每天开会。再高一点的就是谈观念、意识形态。再高一点就是神,什么都不管,大家都按照你的意志去走,你只需要做一个先知就可以。

16、人的事业是个马拉松,在每一个弯道处,前后的次序都会有所变化,但最终跑到底的是最有毅力的人,而不是某一段跑得最快的人,最后的胜利正是跑得最有毅力而又不跑错方向的人。

17、择高处立,就平处坐,向宽处行。做事情眼光要高,战略角度要高,坚持理想,超越金钱,跳出自我,叫高处立;做事情心气儿不能太高,要照顾到周围,要跟大家很好地相处,互相沟通交流,这是就平处坐;有了这两方面基础,做事情就能左右逢源,方法、眼界、人脉越来越宽,就能达到向宽处行。

18、从企业来说,作为一个领导人,眼中得要有神、有敬畏。人有敬畏,就有内省,就有自我约束,就会进步。就怕没敬畏,把自己当成神。

19、买卖人的职责所系就是要面对股东,这一点我特别赞成王石,当你是一个企业的领导人时,个性不能够太张扬,应该服从于企业和股东。不能说你在这儿代表股东,还老过自己的瘾,那等于拿别人的钱过个人的瘾,不道德不厚道。

个人资料

冯仑,1959年出生于陕西西安,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毕业,是文革后第二届正式大学生。中央党校法学硕士、中国社科院法学博士学位  。

1991年开始领导并参与了万通集团的全过程创建及发展工作。1993年,领导创立了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之后,参与创建了中国民生银行并出任该行的创业董事,策划并领导了对陕西省证券公司、武汉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东北一间上市公司等企业的收购及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