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的身价 陈天桥的简介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1-29 15:59 字号:

一、陈天桥身价

盛大网络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天桥身价90亿。陈天桥创立了盛大网络有限责任公司,陈天桥是一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做事很大气,是一个有才华的男人,毕业于复旦大学,盛大网络公司在陈天桥领导下如今也有了很好的大展,陈天桥的成绩不小,而现在的陈天桥身价已经达到90亿了。

陈天桥一直梦想着成为一个像迪士尼一样的娱乐帝国的创始人,尽管在之前因为不合时宜地实施一个名为“盛大盒子”的战略而遭遇失败,但他并没有就此打住。现在他的帝国已经深入在线游戏、在线文学、在线视频、影视等领域,在此期间他实施了一系列收购行动,其中包括收购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华友世纪(现为酷六传媒)、酷六网(即现在的酷六传媒一部分),并成功推动旗下游戏公司盛大游戏的上市。

陈天桥的身价 陈天桥的简介

二、陈天桥:首富今年32岁 五年时间身价150亿

沈 冰: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陈天桥今年不过32岁,却在过去短短五年里,有人形容他是用光的速度积累起了上百亿的财富。

一个走出大学校门不到10年的年轻人能挣多少钱?

陈天桥给出的答案是——150个亿!

在半个月前揭晓的 “《新财富》500富人榜”上,上海盛大网络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陈天桥位居榜首。而就在两个月前,他刚刚度过了自己32岁的生日!

32岁的年龄!150亿的财富!5年的时间!

从5年前50万元起家到现在的身家百亿,有人曾经计算过,陈天桥平均每天挣到的钱甚至接近1千万!

超年轻的年龄,超巨大的财富。作为创富新人,陈天桥的经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更像一个现实版的财富神话?

这位最年轻的中国首富是如何取得眼前这一切的?面对巨大的财富,他又在想些什么?未来又将走向哪里?

沈 冰:有人把您和微软总裁比尔盖茨联系在一块,您飞到西雅图跟他会谈,大家发现你们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下围棋,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够跟他一样成为世界首富?

陈天桥:实际上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在大学的时候并没有,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首富,或者成为一个商人。我想成为一个政府官员,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知道父母现在是不是已经有所改变,但可能在他们眼里,一个当处长的儿子可能比一个富人的儿子对他们来说更加光彩。

沈 冰:但你曾经有机会在部门里面。

陈天桥的身价 陈天桥的简介

陈天桥:对,我原来以为自己是做政府官员很好人选,但是实际上在进入国营企业以后,发现深藏在内心的那种动力,那种冲劲,那种创造的东西,实际上是更适合于自己走到一个市场经济的环境,自己的智慧去真正地搏击和面对困难,我可能不是一个体制内很循规蹈矩的人。

沈 冰:特别想听你说说,这么短时间里积累这么多财富,你自己是怎么看?比如跟柳传志,跟潘石屹这些房地产“巨颚”,你的积累财富速度可能比他们快得多。

陈天桥:当我从国营企业不想当官了,确实在那个时候认为,财富应该是能够证明自己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所以拼命赚钱,赚到一百万,到一千万,我印象非常深刻,一千万的时候跟我家人说,我说到一个亿是真不做了,因为我想一个亿可能是十年以后的事情,我反正先承诺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儿,但一个亿很快就到了,十亿也到,一百亿也到了,但你知道,超过10亿,超过一个亿的时候,财富对一个人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实际上在一个亿或者到十个亿,尤其在这么年轻的时候,你会有一种失落,有一种茫然,你会觉得人生失去了意义,我还能干嘛?我还有什么可以做的?所以我后来就跟很多人说,最后还是要调整你的财富观念,财富实际上是什么?财富实际上是你帮助别人的一种资本,一个小孩子在路上摔跤了,你跑过去把他扶起来,你就能一个人帮一个小孩子,但如果你有财富以后,你可以通过教育,或者通过资助的方式让很多的跌下来的人,有一万个人、十万个人在你的资助下面去扶起了很多跌倒的小孩子的话,那就是你的一种真正的价值。

沈 冰:一位企业家曾经把商界人士分为三个阶段,创业家,企业家,然后是事业家,你觉得你在哪个阶段?

陈天桥: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难,进入到企业家的阶段,实际上是可持续增长的问题。现在我认为随着上市,这个小孩子就上幼儿园了,有老师在照顾他,你不再是一个家长天天换尿布或者干什么。第二我们最近包括对新浪的投资大家都很关注,盛大已经有一个单纯的网络游戏的业务模式,成长为让社会认可的一个有理想的企业。因此在整个的社会形式上和业务结构上,我们认为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布局,下面要开始进行谋篇布局,需要考虑到企业的可持续增长,这就是企业家的问题。

沈 冰:你认为,五年的时间积累了巨大的财富,你认为里面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天桥:要勇气,要眼光,要学识,但到最后我认为执著是非常重要的。我曾经说过一句话,在中国不要说比陈天桥,包括比柳总柳传志,包括比张瑞敏先生要聪明的人,要智慧的人我相信大有人在,我刚才也交流过,中国藏龙卧虎,但是很多人他的价值观,他可能并不需要执著地达到一个理想,他可能其乐融融的三口之家每天能够在一起,每天能够打打牌,每天能够和朋友一块喝茶,这是一种价值观的不同,但是我相信一个真正的要成为企业家,应该是有一种病态的执著。

沈 冰:所谓的偏执狂。

陈天桥:偏执狂,必须要随时要向心目中认为的理想走,可能常人说,你走那个干什么,我们不去做分析,我们现在就要往这个方向走。这里面我相信很多时候(柳传志 张瑞敏)他们两位也可以放弃,但是我相信是一种执著,使他们坚持下来了。

沈 冰:如果盛大不像过去几年那样有惊无险走到今天,您还会这么执著吗?

陈天桥:我觉得这种执著,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是带了很多的这种赌博,甚至说幸运或者这种成分在里面,但是后面这个执著,实际上是带着你对前面的一种成绩(的肯定)。因为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所以我在发展,但到现在,我要考虑到我的企业、同事、用户、社会、行业对我的发展,所以他们成为我更加坚定和执著的动力,所以我觉得我会一直地,和在前面的执著是赌博和幸运,但在未来我执著会更加理性,更加会沉稳地往前发展。

沈 冰:我倒是更看重眼光,现在中国赚钱的领域很多,但陈天桥挑的领域给他带来了巨额的财富。

陈天桥:眼光很重要,勇气很重要,但是在我们现在社会,我们觉得不缺的是机会,实际上我们缺的是诱惑,太多的机会在你面前,我做了张三,我可以做李四,做了A可以做B,实际上现在需要静下心来,要真正地耐得住寂寞,这是非常关键的事情。

沈 冰:你自己的眼光很快,下手也很迅猛。

快速、迅猛,成为一段时间来业界评价陈天桥频频使用的词汇。2个多月前 ,陈天桥斥资近20亿,仅用43天即成功收购中国最大门户网新浪19.5%的股票,成为新浪最大股东,颠覆了中国互联网的格局。其下手之快,动作之猛,令业界震惊。而这种动作绝非陈天桥偶一为之的特殊举动,早在2003年,盛大就已经先后收购了北美、日本以及国内的近10家公司;2004年,盛大的扩张步伐进一步加快,创下了两个月内完成6次资本运作的纪录。

令人关注的是,今年以来,盛大先后与环球唱片、微软、英特尔合作建立数字娱乐平台,与中科院合作的家庭健身智能娱乐项目也即将推出。渐渐远离让自己发家致富的网络游戏,迅速谋求产业的转型,似乎已经成了陈天桥的当务之急。

沈 冰:你的眼光放得很宽,是不是有一种危机感,如果只盯着网络游戏,盛大是没有前途的?

陈天桥:我们说像吃豆子游戏一样,不断地吃下去。我们从去年到今年总共花出去了4.5亿美金,我们说中国有很多人在说内容是王,应用是王,但是说的人很多,但是有人说真正的把手帐面上的资金30多亿人民币砸下去,去买一些人家看不见摸不着的这种内容和应用,我想这个背后如果在眼光的支撑下,但是如果说你缺乏一点执著,有时候你会觉得,算了吧,这个太贵了,但是由于你的战略就像珍珠项链,你把珠子一点点穿进来,它就要有执著信心,所以这两者东西是缺一不可。我在看一本叫人性的优点,里边讲过一句话,叫人要生活在时间的密闭舱里边,我们要有非常远大的理想,实践理想的时候要按照三年或四年的规划,来做你认为可行的,大家没有做成,就离你的目标只差一米远的东西,我们最后把它做了,做这个拔萝卜的小老鼠,比勇敢地说要拔一个大萝卜,实际上更重要。

沈 冰:你每一个举动大家都觉得是迅猛地出手,比如收购新浪。

陈天桥:我们成为新浪第一大股东以后,在所有的专家眼睛里面,尽管很出乎意料,但80%以上专家说这是件好事情,那证明什么呢?证明这已经是顺势的事情,如果所有专家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不能聪明过这么多的专家,那就证明本质上它是逆势的事情,

沈 冰:有人说你很宽容,很温和,有人说你不苟言笑。

陈天桥:实际上我宽容温和比较多一点,不苟言笑可能在表现上多一点,我对能力问题,基本上从来不会很苛求。我觉得任何一个人,如果说他能力不好,第一可能是你没有把他放到好的位置,可能他有非常好的专长,但如果你让陈天桥去做技术,那一定是一个技术白痴。第二能力不好,他是可以被培养的,因此我对能力不是很苛求。但是我对态度和文化问题坦率说,有的时候就无法按捺住内心的愤怒也好,激动也好。

沈 冰:比如说什么样的情况?

陈天桥:举个例子,我们对员工的上下班都是班车,全部有接送,关键是早上我怕他们很多小孩子不吃饭,所以早上在食堂里面是供应早点、早餐面包。

沈 冰:你叫他们小孩子?

陈天桥:对,我们平均年龄只有26岁,我已经是很大了。后来发现他们到9点钟还在吃饭,吃到10点多去上班,后来行政部就颁发了一个制度说,9点钟以后就不供应早餐了,去上班,这时候在会议上沟通,个别人就在那边骂行政部,说怎么这么不近人情,我这个人非常遵守规矩。比方说你写的说草坪禁止踏入,我是绝对是绕着它走很大的圈子,要去走的人,你9点钟该上班不上班,还要吃早饭,还在里面计较,因为我是奔着理想和这批同事一起工作,我的同行的快乐和目标对你的吸引力都是构成我不断向上的动力,后来我跟他们说如果我们是这样一群失去文化的人,即使攀上了山峰,成了领先者,仍然觉得心有不甘,因为他们不是和我志同道合的人,所以我们在内部非常严厉地告诉大家,这个背后反映的是大家文化以及对这种物质生活的需要,而丧失了一种创业的这种激情,所以这个事情上面我是火气非常大。

沈 冰:你怎么处置他们的?

陈天桥:我当然应该是要惩罚他们的。但如果他工作上面能力的问题,完全可以培养,没有任何问题。

沈 冰:最后一个,矛盾的你。一方面看到你非常爱冒险,另外一方面又觉得你很胆小,比如怕坐飞机,怎么会有这么矛盾的两面?

陈天桥:在我的眼睛当中,惊险并不是我追求的目标,所以我有的时候在前年甚至说如果公司倒闭了,我们可以重新再来,我们太年轻了,我们才30多岁,起码还可以干30年,我可以再搞一个盛大,所以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年轻的资本,加上我们一些理性的判断,所以战略上我认为该出手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出手,但是正是因为我对这个战略上的势在必得,一定要把它拿下来,所以战略上势在必得,所以在战术上我们就非常保守,我们绝不希望说因为你战术上没有沟通好,或者因为战术上你让律师少签了一个字,或者因为战术上你就跟人家去谈判,说就差了十万美金,说就把这么一个战略上我冒险的给弄掉它,所以在这个上面我们是非常地谨慎小心,至于像坐飞机这种个人生活,从个性上,我们都特别顾家,像我礼拜六、礼拜天基本上不工作,就陪着我太太,我女儿在家里面。在生活上确实非常保守。

沈 冰:但大家可能听了会开玩笑,这么顾家,是不是因为太太管得很严?

陈天桥:有的时候一个家庭的这种幸福比起企业来说,尽管现在为止我为了这个理想还在这儿追求,但是有的时候企业实际上是更为重要,我很少会在哪一天突然间停下来,在那边对着镜子说,你已经是这么有钱的人,我从来没有过,但是我在上个礼拜天我在看书,我太太逗着宝宝在窗边玩,那时候我放下书就跟我太太说,如果十年前有个算命先生跟我把这个照片拍下来,说十年以后你就有自己的这么漂亮的太太,这么可爱的小孩,你在家里面自己放松地看书,那时候我绝对会想,我说这么好吗?太满足了,所以我自己感觉,在生活上我有非常有过成就感,我有的时候会放下书长叹说,太幸福了,但现在事业上我很少有过对着镜子说,我太满足了,我现在是首富了。所以相比较应该还是家庭的成就感更大一点。

和大多数同龄人比起来,陈天桥似乎很早就留给人少年得志的印象。陈天桥考入复旦大学经济系的时候是17岁,因成绩优异,在大三的时候,他就提前一年完成学业,顺利进入上海著名企业陆家嘴集团。尽管陈天桥进入公司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企业放录象,但10个月后,21岁的他顺利升任集团下属分公司任副总经理,而后是集团董事长秘书。

然而这里的一帆风顺并没有令陈天桥感到满足,1999年,26岁的陈天桥依靠借来的50万元开始独立创业,就在短短的5年之间,他一手创建的盛大网络已经资产过百亿,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和世界最大的网络游戏公司。

沈 冰:这是你在网上的一个网名,十年回首。怎么会想到用这个来做网名呢?

陈天桥:这个很多人可能更多的是觉得我在财富上到了一个位置,所以回头看好像我怎么一下子这么有钱,很多人会这么来理解。但实际上在我而言,实际上是一种人生的感悟,到了三十而立,你会失去对事业的追求,会对人生目标在一段时间有一个迷茫,你觉得我已经很有钱了,我的事业很多年轻人追求一辈子,甚至一辈子都达不到,我已经达到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包括那时候很多人不理解盛大,说盛大卖毒品的,盛大怎么样怎么样的人,后来我说,我为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情?让别人去误解,自己日子过得挺好,那时候我心脏不好,实际上也是包括半夜被很多惊醒,但是后来有一个领导给我说了一句话,说天桥,他说有困难是正常的,没困难是不正常的,包括后面有很多的,包括我太太也说,天桥,你人生一辈子有的人只能爬一座山,但你可能可以爬几座山,包括像很多其它,所以我相信在30到31岁这个时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人生的感悟。

沈 冰: 30岁的时候就有这么多感悟,觉得已经尝遍了十年的辛苦,到40岁的时候陈天桥会是什么样?

陈天桥:实际上苦的机会非常多,举一个简单的一个例子,盛大在两年前,我们百分之百的收入来之于一款游戏,而这款游戏是来自于一家韩国公司,在这个时候,我们之间发生了争执,我们和它要闹崩了,韩国的CEO在和我做最后的,他说你只要答应我的条件,我就同意了,你也就不用再对外去宣布,你去跟我们那个。因为你一宣布的话,就从宣布那天开始你将陷入到一个无可争议的这种被人家的争议、谩骂,外界对你的压力,但最后一个小时我也没有妥协,在随后你知道网上,你现在可以去查,包括对个人的攻击,包括对什么,当时也有很多的员工来说,陈总你为什么不去辩驳,你为什么不到外面去对骂,为什么不去理解,后来我跟他们说实际上最关键的是要耐得住寂寞,因为谩骂的目的就是让你能够分散心思,就是让你不做好主营业务,就是让你能够拍马出城,但人家在那边绊马锁和陷井一拉,你往下一掉人家就涨着得胜股就进城了,所以这个时候应该说我们最困难的时候。

沈 冰:对你们的中高层你肯定是需要表现出你的一种镇定,去安抚他们,去稳定他们的内心,但你自己内心吗?肯定不好受我相信。

陈天桥:对,我跟几个边上人说过,你们经理出事情可以找副总,副总出事情可以找陈天桥,但是我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我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找,我们国营企业可以找主管单位,我们也没有任何主管单位,我们一没有背景,二没有资金,所以在这个时候我必须要用一个非常镇静的,胸有成竹的态度,但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有的时候会,像那天我的一个同事晚上玩手机,一不小心电话拨到我这儿,我一下子起来,我看半夜两点钟打电话,肯定是出什么大事儿了,一起来浑身的冷汗全部湿透,所以你说我没有对这种紧张,没有对这种担心是不可能,但是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依靠,我们必须要依靠我们自己,现在回过头来也不容易。

沈 冰:是不是也就是在那个阶段,包括你说打电话那个阶段,自己的心脏感觉也不是很好?

陈天桥:是,我实际上有一次我就在飞机上差点晕过去,就是在飞机上,所以也不是胆小的问题,是身体的,但是后来现在为什么又可以了?因为后来就像领导说的困难是正常的,也有人教育说你忘记这些,不要去想它,但不要想它是矫情的,是装傻的,你不可能不想,因为人家都推到你面前,你只有把你的心胸硬生生给扩开,你从一个20岁人的心胸扩到一个50岁人的心胸上去,你才可能容纳这么多肮脏的东西也好,光荣的东西也好,装在你的内心,所以我自己觉得现在我基本上任何事情,哪怕人家问你说,陈总现在出什么事儿了,我基本上现在无论是内心还是外表,我想都能够做到基本平静。

沈 冰:作为旁观者,很多人觉得,盛大走得太快了,陈天桥还是太年轻了,在你自己内心,现在让你感到最恐惧的是什么?

陈天桥:这就是我们所谓的诱惑,现在甚至都很少,为什么很少跟人去沟通,或者见面,一方面是我现在最缺时间,另外一方面,如果潘石屹跟我说天桥,我有个房地产项目,特别赚钱,你来做不做,这个时候对我来说,我心里我就会抵不住诱惑,我可以说我有钱,我帐目上十几个亿呢,为什么不去投资呢?所以可能在诱惑上面一直是我在,但是我还是那样说,你知道自己的诱惑在哪里,并不代表着你就能够抵御得了诱惑,在这个过程中大家所谓的快,很快,实际上有我们战略发展,就像下围棋一样,开局的时候大家都是下,角边都占掉,在这个过程中是一定要快的,但这里面是不是有诱惑的成分在里面?半夜醒来的时候你还是得思考,有的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说,在有些决策上事后看来尽管是对的,但事前的时候你可能是被一种诱惑也好,公利心也好,虚荣心也好,在诱使你下了这个决定,你还没有完善的理论上面、逻辑上面考虑清楚,所以这个问题确实我也希望媒体朋友能够经常地鞭挞,我还是那句话说,企业太年轻,管理者太年轻,犯的错误可能还会很多,但是我们唯一不缺的就是我们的斗志、理想、干劲和执著。

沈 冰:你说到理想,你最终的梦想是什么呢?如果我们说得再长远一点。

陈天桥:我相信我应该是企业的一个过客,这个企业不应该跟你来结婚成为你的老婆,也不应该是像养一个宠物一样,说我到时候卖掉赚钱,应该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他该读幼儿园,该读什么,最后他会自己有伴侣,他自己会去发展,父母永远去默默地关心他,所以我们在企业过程当中,我相信他会或者我希望他的理想是能够成为一个真正的中国的娱乐媒体在世界上领先的娱乐媒体,就是互动娱乐媒体,如果用老百姓大家都能听得明白的话,我一直在说叫网上迪斯尼。从个人的角度来说那是另外的一个理想,这个上面现在为止陈天桥和盛大是完全不能在一起,我有一些朦胧的感悟,但是还没有非常明确的下一步的目标。

陈天桥简介

陈天桥,男,1973年出生,中国绍兴新昌人,盛大网络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全国政协委员。199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学专业。1999年,陈天桥以50万元启动资金和20名员工为基础,创立了盛大网络有限责任公司,2001年,涉足网络游戏业,以30万美元取得韩国Actoz公司旗下网络游戏《传奇》在中国的独家代理权。其后,盛大以优质的服务、严格的密码保护等核心竞争力一举成为中国网络游戏业的领头羊。2004年,盛大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遂跻身中国首富行列。2012年5月陈天桥辞任酷6董事会企业发展和金融委员会主席。

2014年11月,陈天桥正式退出盛大游戏董事会席位,并辞去其盛大游戏董事长及薪酬委员会,企业发展和财务委员会主席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