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的家庭背景 黄怒波的个人观点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2-02 11:39 字号:

黄怒波的家庭背景

黄怒波出生在甘肃兰州,两岁时随父亲到了宁夏。

他的父亲是团级干部,为人耿直。因对某些事情提出不同意见,被抓起来判了刑,还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军人耿直,想不通,自杀了。 这个孤儿寡母的“反革命家庭”沉重而艰难地生存着。十年后,悲剧再次降临。黄怒波的母亲

因为值班时煤气中毒而离开了他。13岁的黄怒波成了孤儿,还被视为“反革命的狗崽子”,受到批斗和毒打。 有时候,没有吃的,黄怒波只能到街头要饭,“常常一饿就是好几天,饿到极点,连胃中的酸水都吐出来了。”至今想起,他仍欷嘘不已。

黄怒波的家庭背景 黄怒波的个人观点

中学毕业后,黄怒波插队到农村做了知青。几年后,他幸运地考入北京大学,并在北大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大学毕业后,我领到的第一份工资是40元左右吧,我把一半都给了这个女孩。”后来,这个女孩成了他的妻子。 然而,幸福的婚姻没能走远。没几年,正当黄怒波在中宣部如鱼得水的时候,妻子却提出了离婚,他没能挽回。从此,黄怒波既当爹又当妈,独自拉扯孩子。 父母早亡,妻子离去;让他痛苦的,还有朋友的背叛。

个人观点

黄怒波:城镇化布局要考虑社会公平

社会公平是现在我国社会中被诟病最多的地方,因为我国户籍制度的存在使得很多事情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地方保护主义。但是各地曝出来的保障房被官员侵占的贪腐问题又把保障房的和今后城镇化需要警惕的地方都暴露出来了。我们不但需要注意社会公平的问题还要需要注意的是体制上出现的漏洞,这样才能使今后的“房叔”、“房妹”少出现一点。

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昨日在会上称,城镇化实际上是要解决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实现整个国民的生活品质的同质化,不要大城市在天上,到了小城市在底下。在这方面,城镇化一开始布局就要考虑到社会公平,其次要解决城镇化中房地产模式创新变革的问题,第三城镇化过程中一定不要出现新的破坏。作为地产商,要找新的模式,如社区综合体;旅游地产也大有可为。

只要努力了,失败了也是成功的

心理学上,将一个人从精神压力或挑战经历中“反弹”的能力称为“抗逆力”(resilience)。这是一种让人适应变化,同时以积极态度和方式应对负面事件的能力。抗逆力强的人在挫折和逆境中会投入能够增加积极情感经历的活动,以“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气魄,在生活的挑战中寻找机会,向人们昭示着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震撼性力量。

福布斯富豪榜、慈善榜上就有这样一个人。写诗是他的生活方式,不断挑战是他的存在意义,知足是他幸福的根本。他是黄怒波。在尊严被任意践踏时,在与死亡擦身而过时,他能忍受住没有未来的迷惘与绝望,终于百炼成钢,成为走出逆境的巨人。

黄怒波 “知足的人才幸福,不幸福的人都不知足。”黄怒波一语道破幸福的关键。

“满足于你的当下,知足就是幸福”,黄怒波这种知足的心境,看似老生常谈,实来自于其独特的人生经历。

“父亲在监狱自杀了,我才2岁,之后13岁失去母亲,你想那个年代生活在底层,是猪狗不如的。但是这些我都过来了。尤其后来我又登山,直面那么多的死亡时刻,看到那么多逝者。(我觉得)现在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的,那还怕什么呢。所以你就应该知足了。”

提到“知足”,大多数人常误把它与“无为”、“安稳”、“不求上进”等词语划上等号。这却并不是黄怒波的“知足”。

他并非消极地接受现状,不求变革。恰恰相反,他在全力挑战之后,无论成功与失败、得到与失去,都能保持感激满足的心境。

黄怒波的家庭背景 黄怒波的个人观点

“逆境之后,人的一个生存方式就是每天体现你的存在。体现你的存在不是说吃喝玩乐,活得好,混过一天。而是面对一种新的不确定性,或是一种挑战,就战胜它,克服它。我们从孤独痛苦当中获得挑战的力量,这一生的生活品质就会越来越高。我从小就追求一种挑战的生活,从企业家精神来讲就是创新,从登山来说就是挑战不确定性。通过你的挑战,你就会对社会贡献很大。它就把你跟一般人区别开来。”

黄怒波以挑战来彰显自己的存在。这一生中,他挑战高峰,挑战自我,挑战不可能。他的人生就是在不断地挑战中攀上一座座自然和商界的顶峰。正是这追求挑战的生存哲学,使他完美融合了看似矛盾的知足与进取,在满足现状、感激生活之时,活得意气风发,生气勃勃。

“我从逆境中学了很多,比如坚韧、冷静、等待、超越、宽容、帮助他人等等。当中自信最重要。”

黄怒波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诗人,不时流露出骨子里的自信与韧性。他的人生从来没有绝望过。“人生的成与败是对生活的体验和提炼,我最不怕的事就是得忧郁症。往事是不堪回首的,我吃的苦走到现在,放回到那个场景的时候,确实是你撕心裂肺夜不能寐的,但现在看好像一切富有诗意。反过来想,这都是我的人生,非常精彩的人生,因为经历过那么多东西我都没有垮掉,还站在这个地方。所以我想我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我终于自信了。我发现一切不过如此,就能够自信了。”自信与韧性似乎很神秘,所以有人认为,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才拥有这种禀赋。心理学家却明白,在逆境中的人往往可以成就并升华这种禀赋的深度。

以智慧的量尺去度量幸福,黄怒波对成功与幸福拥有独到之洞见:“只要努力了,他失败了也是成功的。只要挑战现有的生活秩序,即使是从失败到毁灭,也是很有意义的、幸福的。”

黄怒波否定了幸福必从优秀到卓越,而提出幸福之反面:“为什么不去看看幸福的反面呢?因为成功这个东西当中有好多不可控的因素:运气的问题、大环境的问题、政府的政策问题。所以把一些失败者抛出去了,这是不对的。你怎么知道那个失败者就不比我更幸福呢? 你怎么知道到顶峰的人最幸福?只要迈开挑战的步伐,怀着知足感恩的心,去尝试,去创造,就是幸福。”这是黄怒波对于抗逆力和幸福观的高度总结。

今天,科学家们普遍认为抗逆力是人类机体中存在着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它会在逆境下自然地展现出来。可是,我们却不能否认黄怒波的抗逆力中体现出来的思想高度、对幸福感和人生观的领悟确实有着不同的层次和内涵。

幸然,这种深层次的抗逆力不是天才独有的特质,也不像某种心理高峰体验那样可望而不可及。这是每个人都可以学习并且掌握的能力,但是必须通过有效的方法去挖掘和提高。

苏格拉底说:“逆境是磨练人的最高学府。”但心理学家发现,不堪回首的磨难并不是把抗逆力发挥到极致的必要条件。磨练人的不是逆境本身,而是在逆境中能否从积极的态度与心境来有所领悟、不断向前的能力。

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和黄怒波一样,因为都深爰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而去真的登上乞力马扎罗山顶,以求挑战和磨练。但若能反思经历,写下一篇属于自己的幸福领悟,这同样能帮人找到通往幸福和成功的康庄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