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信军的创业历程及投资理念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2-11 11:27 字号:

梁信军的创业历程

梁信军认为,复星集团发展的过程,就是对中国变化中的发展动力的判断和把握的过程。中国发展动力从1992年大致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从1992年到1998年,主要是政府政策的开放准入和流动性的增加。流动性包含三个方面:一是农村富余劳动力的流动性,第二来自于资金的流动性,第三是土地的流动性。所以这个阶段和这几个因素相关的如劳动力密集型行业、房地产、中小金融机构等行业快速发展;第二个阶段是从1998年到2008年,这是中国重化工业腾飞的阶段。第三个阶段是从2008年起,是中国内需和金融服务快速成长的阶段。

所以复星的发展,也是高度契合这三个阶段。比如第一阶段,复星从市场调查进入医药健康和房地产行业,成立了复星医药和复地。第二阶段复星投资了钢铁和矿业,参控股的企业如南京钢铁、海南矿业、招远黄金、唐山建龙、金安矿业等等。第三阶段复星的主要投资方向则为消费及消费升级、金融服务、能源资源和制造业升级,并积极“走出去”,创新性地提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模式,与美国保德信金融集团、凯雷集团合资成立基金,投资法国地中海俱乐部和希腊Folli Follie集团等等。

梁信军的创业历程及投资理念

第一阶段(1992-1998)

创业及资本积累阶段

从1992年复星开始创业,即成立“广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到1998年其第一个产业公司——复星医药(原上海复星实业有限公司)上市,是复星集团的创业和资本积累阶段。

复星集团的第一阶段的产业布局,选择了两个具有可持续性的产业:复星医药和复地,也还是复星非常重要的两个产业公司。

第二阶段(1998-2007)

快速发展及重化工业布局阶段

从1998年复星医药上市,到2007年7月16日复星国际香港成功上市,是复星集团的快速发展及重化工业布局阶段。

1998年,复星敏感地捕捉到了中国重化工业发展的机遇。梁信军先生说,在1998年到2008年这十年中,复星准确判断中国制造业的发展成熟为中国重化工业(原材料、装备、物流)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机遇。所以复星踩准重化工行业的发展节点,做出了一系列重要的投资。比如钢铁和矿产。

第三阶段(2008-至今)

全球领先的专注中国成长动力的投资集团

很长时期中复星其成长常被外界认为是“多产业公司”、甚至“多而不专”。其主营业务包括了医药健康,房地产,钢铁,矿业,零售,文化产业,服务业及其他投资,涵盖非常之广。但从复星明确要做“世界一流的投资集团”之后,这种议论似乎就此戛然而止。用投资模式的定位重新梳理公司脉络,让一切有本可循,复星就此将多元和专业成功地结合在了一起。发展至今,复星对其利润来源描述为三块:产业利润、投资利润、资产管理收益。

梁信军的创业历程及投资理念

投资理念

复星: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

“投资于全球、成长于中国”的战略让梁信军和复星集团尝到了甜头。2010年6月,复星集团收购法国休闲度假酒店集团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7.1%股权;2011年5月,复星又收购了希腊奢侈饰品品牌Folli Follie 的9.5%股权。入股欧洲品牌后,复星集团利用其在中国市场的资源和渠道,帮助这些品牌迅速在中国扎根成长。复星投资6个月后,地中海俱乐部就在中国开了第一家度假村。2011年,地中海俱乐部中国区的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0%。梁信军将欧洲视为跨国投资首选地,他看重的是通过投资者的帮助可以短期内在中国实现增长的海外企业。

面对当前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梁信军最为关切的宏观经济挑战在于,未来10年,中国过去成长的经济动力逐渐在衰退。过去我们成长最主要的优势是低成本的劳动力、制造成本优势,和便宜的环境、社会成本,它们都在丧失,而且可能会成为新支出的包袱。对全球来说,首先是经济会变慢。从经营角度来说,不要想象自己像过去20年的急速快跑,你要习惯慢慢走,要习惯在经济下行期还可以活得很滋润。第二,应该可以看到非常强烈的通货膨胀。无论是一个国家、地区还是一个企业,所有的战略决策都要增加一个如何防范通胀的问题。

他认为全球宏观经济正在影响到复星对于未来投资决策的判断。在他看来,情况是中国开始从全球的制造大国,正在快速进入到全球消费大国。所以中国人到境外去,一定要从制造大国的角色换一个角度进行考虑。他认为有4个投资方向可以考虑。第一个是消费和消费的升级,第二个是金融服务业,第三是提升中国制造能力的服务业,或者是工业升级的服务。第四是资源和能源。投资这四个方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才能赢,一定要投资那些未来增长大部分能来自于中国的海外公司。梁信军把这个模式称之为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这四个领域当中找到国际上优秀的品牌,这些品牌过往主要的销售是在欧美地区,由于欧美地区的销售增长乏力,中国企业有机会用合理成本成为他的第一、第二大股东。然后再用中国能力帮助他在中国进行高增长。这样看来,投资比较好的消费者,欧洲肯定是首选地。然后欧洲之外少量在日本、美国。投资金融,当然也是欧洲、美国、日本,都相当不错。如果要投资工业化的升级,主要是在欧洲、日本,非常清楚。如果要投资源,不一定是欧洲,可能考虑澳大利亚、加拿大。

在进行具体的跨国投资或者并购投资时,梁信军认为需要考虑几个关键因素:一个因素是企业的选择。首先,不选便宜的企业,必须选分支行业的龙头企业。第二,要买那些有意愿进入中国的公司。第三,要评估后找到通过投资者的帮助可以切实让他短期内在中国实现增长的企业。如果在全球第一大的市场寻求到高的增长,就可以替代你在欧美损失掉的。同时,也要考虑一些风险,第一个风险来自于技术层面。首先是要想清楚在中国有没有增长。第二,对团队来说,换了股东他会担心。所以我们只选择优秀的团队,我们也说服自己做一个开明股东的角色,我们投入这个公司,期望帮助团队成为未来公司的主人,并希望团队可以分享企业的长期增长。再有一个风险因素来自于工会和当地的政府,或者说这个品牌的粉丝。他会觉得,一是担心失去就业机会,二是确实有文化上的相融性。我们要扮演一个积极的、有限股东的角色,一定要和他讲清楚,你的血液、文化、制造方式、制造产地都不会变,唯一变的是在中国有一个帮你做中国生意的伙伴,帮你完成指标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