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良的女儿及背景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3-03 11:37 字号:

张玉良的背景

作为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张玉良既有上海男人的精明、节俭,却又不局限于此。

作为一家国企的老总,他很低调。或许你看不见他在微博上吐槽,虽低调做人,却高调做事,绿地是第一家闯入世界500强的中国房地产企业。

进入世界500强,对于大多数中国企业来说,是一条承载着光荣与梦想之路。张玉良率领绿地走完这条路,花了整整二十年。

如果说越王勾践为报国仇,卧薪尝胆十年不晚,那么张玉良为了绿地,能做到“龙门要跳,狗洞要钻”。

熟悉他的人,都会将绿地的成功归功于其对政府关系的把控上。有人曾经这样评价他:“张玉良几乎没有性格。他与国企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政府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国际公司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民企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为了企业,他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到委曲求全。

如今,张玉良已经练就得身段异常柔软。莫非如是,他早就被碾碎了。

张玉良的女儿及背景

抠门的上海“小男人”

张玉良的身上带有明显“上海小男人”的特点。简而言之,就是“抠门”。

下海前,张玉良在政府机关工作,主要内容就是帮农委的各个系统机关建房、分房。当时,房地产还未市场化。机关职工的住房问题,还主要通过单位分房来获得。而张玉良需要做的,就是如何绞尽脑汁用单位划拨建房的有限资金,建更多的房子。

与SOHO潘石屹、万通冯仑等地产大佬一样,张玉良也是“92派”之一。受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影响,政府官员中出现了一个下海经商热。

为了寻求新的机制,张玉良毅然放弃铁饭碗下海。拿着政府出资的2000万元,他创建了绿地总公司,也就是绿地集团的前身。后来绿地在艰难中完成了股份制改造。

从体制内突然到体制外,能不能做成事,一切都是未知数。股东、前同事、家人、朋友、社会,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张玉良。我们可以想象在创业之际,在微笑的面容背后,当年的张玉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张玉良坦言:“从机关下海做企业后,觉得特别难。以前领导怎么安排怎么做,不安排不做的也没错。到了企业完全不一样。”

政府的想法能否实现?绿地能否活下来?绿地的明天到底在哪里?这些问题无时无刻不在拷问着张玉良。

他的老部下张一民印证了所谓的“特别难”。对过去的困难的情境,他记得特别清楚:“我刚来的时候,编定岗位工资都没有,大家都拿临时津贴;张总和几个副总挤在一间办公室里;只有两辆桑塔纳,还是租来的;没有电话……”

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张玉良带着他的团队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他虽然不是财务出身,但最清楚每一分钱都要最大效率周转。张一民透露,“当时我们私下里排队,一块铜板当两块用的是谁,当三块用的是谁,当四块用的是谁,结果大家一致认为,张总掰得最碎!”

张玉良的女儿及背景

后来成长为集团分管财务及商业和酒店两大板块业务的执行副总裁张蕴,初入绿地时还是个20多岁的小姑娘。她回忆说:“那时候条件很艰苦,大家都很节约,项目前期申报要有地形图,复印机只有A3纸,要几张拼在一起,我们经常趴在地上一张张图纸对准粘起来,浪费一张都心疼。”

张玉良的“小气”就这样一直延续了下去。2004年,绿地开始启动位于昆山花桥一个建筑面积800万平方米的项目,事业部请来十几位专家和领导开了一天多的评审会,给每个人送了700元劳务费。

张玉良得知后只说了一句话:“丢了绿地的脸!”说完扭头就走。在张玉良的潜意识里,绿地有实力,不需要靠给专家和领导塞红包,来博取机会。

这些看上去小气的举动,让绿地在这个最容易出事的行业里,能够明哲保身,置身是非之外。

“小男人”的韧性

刚创业那会儿,张玉良还得去农委系统开会。一般他会找个靠边的地方坐下来,静静领会领导的讲话精神。其时,有人揣测:“这大概是个科级公司吧。”

张玉良的后脖立马浮上了一丝凉意,一种从未体验过的身份落差感袭来。原来熟悉的机关朋友,一转眼竟成了自己需要央求的对象。但他随即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调整。

张玉良至今仍记得刚创业的那个寒冷的冬天。为了一个项目的审批,他连续几个白天去办公室找一位领导,但每次去都扑了个空。最后实在没办法,张玉良就晚上跑到领导家门口等着,一直等到半夜两点,才见上面。

这还不算什么。据他的一位老同事后来回忆,有一次他与张玉良晚上厚着脸皮去一位领导家里等人,很晚了领导还没回来。结果张玉良没话找话,跟人家拉家常,死磨硬泡。“我都觉得有些难为情,但他坐得住!”

尽管绿地在完成股份制改革后,仍由国有股东控股,仍然算是国企,但在与政府打交道时,张玉良还是得“狗洞也钻”。

如今,张玉良已经与环境磨合得几乎水乳交融了。他常常给人以谦逊与温和的印象,极易给对方好感。

张玉良很推崇清朝红顶商人胡雪岩。他为朝廷运送粮草、赠送药物,与政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这种关系也促进了胡雪岩的生意做大做强。张玉良与胡雪岩,在很多方面有相似之处。

在思想上认清后,张玉良探索出了一本《真经》,那就是“做政府想做的事”。他这样解释道:“所谓政府想做的事情,就是社会倡导的主流导向的事情,这些导向性的政策一定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有人曾经这样评价他:“张玉良几乎没有性格。他与国企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政府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国际公司打交道是一个面孔,与民企打交道是一个面孔。”

为了企业,他几乎可以做任何事情,可以委曲求全。他的身段非常柔软,如果他不柔软,也许早就被碾碎了。

这种性格的练就,让张玉良在商场与官场之间游刃有余。当然,光“做政府想做的事”是不够的,还要“做市场需要的事”。张玉良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

对于市场的清醒认识与形势的准确判断,让绿地在一次又一次的房地产调控中,及时调整步伐,抢得先机。

“小男人”的狼性

创业之初,令张玉良最为烦恼的事是招人难。一来绿地没什么吸引力,二来他想招揽的很多人依然在体制里。而在绿地几乎一无所有的情况下,要让人才心甘情愿加入,这对领导者的个人魅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时候张总说,绿地是国有企业的体制,外资企业的机制,乡镇企业的路子。这个话很打动我。”一位被张玉良挖过来的员工这样说。

作为企业的领头羊,张玉良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集团年轻的执行副总裁胡京深有感触地说:“每个时间段都会接到他的电话,礼拜天无论是在超市买东西,还是带着小孩在公园里玩,随时待命。”

胡京对张玉良的这种几近疯狂与苛刻的举动,曾难以理解。“以前我不理解,现在理解了。作为企业的领导人,必须玩儿命工作。那些成功企业家最核心的特质不仅是智慧,也不仅是才华,还有热情、执著和勤奋。”

在张玉良心中,努力工作没有尽头。部下们常常暗自惊叹他的体能,纷纷表示跟着他一起工作“压力太大”。很少有人能跟他高速全国跑一个星期。张玉良出差一般也不带助手,到哪里都是单枪匹马。

他给自己定了个规矩:如果不是非常必要,到任何城市出差都当天返回上海。据说他的汽车后备箱里总是摆着一双工地靴,常常一下飞机就直奔项目所在地,没多久鞋子就要换一双。

“小男人”的

大智慧

在绿地集团二十周年庆典上,张玉良悄然坐在了前排最靠边的位置上,周围是各省市地方政府领导。作为一家国企背景的老总,与任志强、潘石屹等地产界的大腕相比,张玉良显得尤为低调。

7月的《财富》500强最新榜单里,绿地集团的名字赫然在列。留给人们一道思考题是:为什么上海的绿地会早于深圳万科踏入世界500强的大门?然而无论最终答案是什么,这一切都与绿地的创始人张玉良分不开。

如何才能让绿地有更好的发展,张玉良拎得很清。他曾对媒体表示:“你在这个社会上做事,一定要成为当时的社会主流,那样你才有环境、才有机会。因为那是一股推导力,你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必须借助这种力量,要不你就没有舞台。”

多年后,一位与绿地有合作的民营家具企业老总曾经向张玉良感慨说:“现在民营企业越来越像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反倒像民营企业了。我们公司星期五下午基本上就找不到人了,双休日从不办公。我想不明白,你们国企那么卖命干什么?”

张玉良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他用行动说明了一切。如今,张玉良干起活儿来仍然是不要命,因为他背负着重任。

附:张玉良简历:

张玉良,男,1956年12月生,汉族,上海市人,现任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1982年9月至1984年5月,任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党委委员、副书记;1984年5月-1986年6月,在上海农学院农业经济系学习;1986年6月-1992年5月,任上海市农委主任科员、住宅办副主任;1992年5月起,任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

此外,张玉良还任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组成员,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副会长等职务。

张玉良在1992年创建绿地集团,以2000万元注册资本金起步,20年后业务经营收入、资产规模分别超2000亿元,实现资产规模增长近万倍,国有资产增值超千倍,并跻身2012《财富》世界企业500强,绿地集团也成为中国首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世界500强企业。

绿地开发的商业地产,大部分出售,只有小部分选择自持。“超高层的盈利模式,有一种是全部持有、长期经营,按照目前经营状况,大概需要15至16年的回收期。但绿地的模式是只持有最好的部分,其余全都卖掉。”他说。除了在商业住宅领域分布较为均匀外,绿地已经成为房企中海外业务规模最大的一家。据悉,绿地已经在海外成功布局四洲七国十一城,已确定项目投资额超100亿美元。根据绿地稍早透露的今年海外业务目标,2014年公司目标是实现海外销售收入130亿元。

据记者了解,隶属于上海市国资委、以房地产为主营业务、2013年实现业务经营收入超过3283亿元的上海绿地集团,将成为申花这支老牌劲旅的新主人。不出意外,绿地集团将于春节前夕宣布从5大股东手中收购申花。

集团董事长张玉良日前在上海人代会期间明确表示,上海的企业需要支持上海的体育事业,上海的球队应该与城市地位和城市的国际影响力相匹配。而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张玉良说出不用5年,3年就要交出漂亮成绩单的豪言壮语。

目前,正在西班牙拉练的申花队距离回国还有3天,拉练期间,主教练沈祥福屡用全华班与对手周旋,5场热身赛2胜3负的成绩令人对年轻球员的成长抱有信心,而绿地集团全面接管俱乐部的光明前景,也让多位外援近日前往球队接受试训。

朱骏经营申花期间,球队不断抛售球员以缓解财政危机的做法,使得上海球迷多有不满,但对于私营企业主朱骏而言,全面掌控国际大城市名片级别球队确实难有作为,如今经济实力极。

为雄厚的绿地集团入主申花,资金方面的宽裕程度足够申花下赛季在中超站稳脚跟并谋划重返强队行列。只不过,上海球迷仍然需要时间来适应上海绿地申花这样一个全新球队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