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心凌男友是谁 王心凌与范植伟什么关系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3-11 10:10 字号:

王心凌男友是谁

据台湾媒体报道,姚元浩与王心凌恋情打得火热,前晚有媒体直击姚元浩在信义区拍《幸福街第3号出口》,他下戏就直接在路边换衣服,无视于路过民众眼光,脱衣露点演出,随后开着奔驰休旅车直驱女友的家,但只待半小时,又换开千万法拉利超跑外出,车上不见女主角身影,宛如把王心凌家当停车场,来去自如,关系相当密切。

前晚接到爆料,姚元浩正在松仁路巷内拍戏,记者到达时剧组已陆续在收拾器材,只见摄影机对着姚元浩1人拍,他穿着浅色西装坐在花圃上,手里拿着1个信封,双眼直视2张信纸仔细端详,神色看来颇为凝重,读完信的内容后,他一副心情沉重的模样甩头就走,随后便与工作人员道别。

夜访女友香闺

姚元浩与几名女助理走向停在巷内的奔驰G55休旅车,他在休旅车掩护下,脱去西装外套及衬衫换穿背心,无视一旁路过民众目光,露出胸肌,随后进入车内换上拖鞋和短裤,将戏服转交给工作人员后,用休旅车窗户当镜子,自恋的卷裤管、整理服装仪容,随后驾车扬长而去,赶着返回王心凌的爱巢。

王心凌男友是谁 王心凌与范植伟什么关系

王心凌与范植伟什么关系

王心凌与范植伟恋情一直遮遮掩掩。近日,王心凌接受周刊访问,坦白心路历程,称自己“没骨气”,虽因范植伟劈腿而分手,但仍保持联络,因为“太喜欢他”。

“很多东西我都可以包容,包容到自己都觉得很没有骨气……但这一段感情让我快速的成长,让我知道‘有自己’很重要。”王心凌17岁与范植伟拍《车正在追》相恋,这是她10年来唯一的一场恋爱,他们历经分合、断断续续交往5、6年,外传期间他曾对她“动手动脚”,她低调说:“当时没有保护好自己。”还一度让妈妈很担忧、心疼。

王心凌说:“我是一个需要相处的人,因为拍戏,所以有相处,(交往)渐渐自然而然。”恋爱初期很甜蜜,双鱼座的他很细心,逛街会留意她喜欢的东西,偷偷买下来送她,还会做可爱动作逗她开心;而他去当兵,撒娇要她去会客,她往往是最早去、最晚走,还为他准备喜欢吃的食物。

王心凌男友是谁 王心凌与范植伟什么关系

没想到,两人在一起半年后,就因他劈腿而分手。“他有一些朋友帮他cover(掩饰),最后有人看不下去跟我讲,我才知道,虽然很难过,但我确定是劈腿的时候,我会要分开。”访谈中,她不只一次形容他“真的很双鱼座”,似乎意有所指他多情、花心。

另一句她挂在嘴边的话,就是不断说自己很“没骨气”。分手后,两人仍然传简讯、约吃饭,“说分开了,还是跟他保持联络,而且是类似情侣,就是没有骨气,因为太喜欢他。”在此尴尬期,他拍《来我家吧》和同剧女主角许茹芸传暧昧,许茹芸在他生日时送他手机,王心凌说:“那时期是模糊的,他可以对外界说他是单身,我问他(收到手机),他说‘就是朋友’。”之后王心凌和范植伟被拍到在淡水甜蜜骑单车,两人“复合”再也藏不住。

王心凌说:“他蛮自我中心,会想像出一个自己的氛围和空间。”例如有天她拍戏收工后开车去找他,下车前对着后照镜整理仪容,后来他上车发现后照镜被动过,就质问她:“刚刚谁载你来的?”类似的猜疑层出不穷,她说:“每次要吵很久,真的不知道有什么好吵的;我个性比较慢热,再加上他,就变得很封闭,朋友找我出去,我会因为避免争吵而不去。”这就是她所谓“没有自己”。

至于他曾动粗一事,她先试图以“我会动手动脚”、“我有时候会打布鲁托(她的狗)”带过,然后说:“我和他相处这一段时间,发生过许多男女之间、大大小小的事,现在回想,我很佩服我那时可以那个样子(忍受)。”

两人再次分手,是他拍《侦探物语》时,被拍到与当时只有15岁的同剧女演员杨雅筑一起出游、看电影,王心凌说:“其实我之前完全不知道,他拍戏的时候,我也完全没有怀疑他,是周刊报出来,我才知道他们有出去玩。”这次之后,她彻底放弃这份感情,“我觉得有时候会笨、会傻,是因为自己还没有受够,直到有一天,你会突然觉得真的够了。”

问她后悔吗?她说:“不会,甚至我对他也没有恨,小时候有这过程也好。”4年没恋爱她不觉得难熬,只是长大了会观察比较久、想得比较久,“想着想着就错过了,但我还是会想谈(恋爱)”。还好,她对爱情不灰心。范植伟人在上海拍摄新片,他经纪人陈宝旭代为回应:“随便她说。”对是否曾对王心凌“动手动脚”未置可否。

王心凌说:“这个世界上差点不会有我,我妈妈21岁怀我的时候,本来不想生,她已经躺在(堕胎)手术台上了,可是突然想了几秒,就跳下来说‘我要生’,然后就走了。”

不仅如此,妈妈临盆时痛了3天3夜,那时在马祖服役的王爸特别请了“产假”回台陪老婆待产,眼看假期要结束,王心凌还在妈妈的体内不肯出来,王妈索性在病床上猛跳,想要赶紧把她生下来。因为母女间有这样的特殊缘份,小学4年级父母就离异的王心凌,和把她带大的妈妈感情特别深厚。小时候,妈妈晚上要到西餐厅唱歌赚钱,王心凌就帮忙带弟弟,帮他检查大小便。后来,妈妈因为独力抚养小孩的压力太大得了忧郁症,“那时候我被她打最多,她的情绪很不稳。”讲起这段往事,她对妈妈都没有怨怼,取而代之的是疼惜与体谅:“爸妈离婚后,我很鼓励她交男朋友,现在她很幸福,我就不那么担心她。”不论是成长过程或恋爱经历,王心凌都藏着不为人知的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