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人性本善的事例

http://www.economicdaily.com.cn 时间:2015-02-14 10:49 字号:

昨天(2010-10-4)传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六十多年前,美国人在危地马拉秘密进行性病医学研究,700多无辜的危地马拉人因此而染上性病,有人死亡,死了多少没说,美国总统奥巴马打电话给危地马拉总统,表示歉意。

六十多年前,非洲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危地马拉;六十多年前,北美洲一个富裕强大的国家,美利坚。富裕强大的美利坚的科研人员,舍近求远,跑到贫穷落后的危地马拉,一下子拉出700多人来做性病医学实验,似乎比现在养700只白耗子还容易得多。这则新闻,让我想起另一件事——-同样是六十多年前,日本人的731部队,那里也是一群读书人,穿军衣戴军帽,把中国的老百姓抓来喂跳蚤做细菌实验,或做炭疽病实验,或做活体解剖,总之,凡他们要做的实验,都可以在中国人身上做,一来可以免去养白鼠之劳,二来可以省去动物实验的程序,直接看到人体实验的效果。

这两件事,都是读书人干的,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懂得是非曲直道理的知识分子在用知识杀人,这实在可怕。有位科学家做过试验,一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看到另一个小孩摔倒了,他就走过去,要把摔倒的小孩扶起来,由此,这位教授得出的结论是人性本善。可是,当小孩拿着玩具或者食物的时候,他就拒绝与人分享,这怎么解释呢?我以为当涉及自身利益的时候,人总是非常自私的,这才是与生俱来的。

其实,本恶本善可以再慢慢探究,有恶有善却是可以做结论的。用人体做实验暴露出来的是人性的恶的一面,是倚强凌弱的残暴丑陋的人性的张扬,我们不能不承认这个事实。

美国的一些科研人员和日本的一些科研人员,几乎在同一时期以同一名义在同样贫穷落后的国家干着同样的杀人勾当。我没有因社会制度或意识形态不同而贬斥美国人和日本人的意思,我只是看到这些强国的读书人不在本国也不用本国人做人体实验,也不敢跑到比他更强的国家找比他更强的人做人体实验,而是不辞辛苦地跑到积贫积弱的中国和危地马拉去做人体实验的事实,这科学实验是以损害贫穷落后者的利益为前提的,是首先让实验者与其集团获益为目的的,这就是人性的善恶表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是弱肉强食的社会发展规律,秦皇汉武虽然略输文采,拳头却很硬,成吉思汗虽然只识弯弓射大雕,但他的铁骑却踏遍欧亚,比近代中国一百多年来面对列强低三下四割地赔款强多了,难怪邓小平先生要说发展是硬道理,落后就要挨打。中国人不受“美帝”“苏修”“日本军国主义”欺负,真的要“还看今朝”了。

听说有人祭起法律的大旗,说是危地马拉当时法律没有规定不可以用人体做性病医学实验。这又是读书人说的,因为没有读过书的人是说不出这样内行话的。不过,这也是黔驴技穷。世界上没有哪一部法律规定了不能说你是畜生,是不是就可以说“你是畜生”?当年的日本人为什么没有活的解剖你呀?当年的美国人为什么不在你身上做性病实验呀?当年的中国法律也没有做出可否的规定啊。法律不是要保护人的尊严保护人的生存权吗?你们这些法律专家们天天讲的“权利”“权力”,怎么到了利益攸关的时候,却只有你们的“权力”而没有贫困者的“权利”了呢?

可悲。法律是为强者制定的,不是为弱者制定的;法律只保护强者,不保护弱者;话语权向来是掌握在强者手中,弱者向来是任人宰割的。这再次证明了人性的丑恶,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一涉及自身利益,是可以既不讲法也不讲理的,翻翻历史,看看现状,这句话大抵不会是瞎说

中国人有句俗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是很符合辩证法的,事物在变,世界在变,强大的也可能慢慢衰落下去,落后的也可能会慢慢强大起来,谁能准保自己永远是少年?“三十年”前,别的强国欺负过我们这些落后者,“三十年”后,或许我们也是强国,或许危地马拉也是强国,我想,我们是不会去欺负别人的,人性中毕竟还有善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