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明春娇>

更新时间:2019-03-14 13:41:43

大明春娇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大明春娇阅读推荐 连载中

大明春娇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然安分类:历史

大军抵达京师是在二月下旬。朝|鲜国翁主李贤惠记得,朱高煦告诉过她、那时是京师最美的季节。 渡船驶过浩瀚的江面,李贤惠站在船楼上的栏杆旁边,眺望着大江东岸长长的城墙、

精彩章节试读:

大军抵达京师是在二月下旬。朝|鲜国翁主李贤惠记得,朱高煦告诉过她、那时是京师最美的季节。

渡船驶过浩瀚的江面,李贤惠站在船楼上的栏杆旁边,眺望着大江东岸长长的城墙、成片的房屋、矗立的佛塔、若隐若现的楼阙,浩大的城池就在对岸。全天下最繁华的都城,越来越近了。

她全然忘记了一路上的颠簸与疲惫,心里被莫名的激动充斥着。

江面的凉风带着淡淡的腥味,远处的港口上飘着像宫殿一样大的船,隐隐传来“叮叮”的铜铃声。对岸的码头上到处都是人,除了等在那里迎驾的人群,还有许多搬运东西的力夫、商贾和行人。整个江边十分热闹,充满了活力。

此前李贤惠看到的荒凉景象,只是大明朝的边疆罢了。直到这里,她随军走了几个月,才真正见识到了大明朝的另一种面目。

相比朝|鲜国的都城汉城府,大明京师让贤惠翁主最感到惊奇的、并非其宏大的建筑,而是那繁华忙碌的人群。汉城里住的大多是贵族官吏、以及他们的家奴,并没有这么多庶民、会在城外的港口和街巷间活动。

从小李贤惠的母亲就告诉她,长大后会出嫁,要去一个陌生的家庭生活。而今她即将住进的明朝京师,无疑让她感到新奇而惊喜。

良久之后,渡船纷纷靠岸,一些船上的明军将士已经在登岸了。

皇帝的楼船靠在一处码头上,下面的人将一座宽敞的梯子搭在船舷上。拿着旗帜、扇盖等仪仗的军士先下了船,然后身穿红色团龙服的朱高煦也走下梯子,李贤惠紧随其后。她照朝|鲜国的礼仪,双手抬起,用大袖遮住面目,并不轻易在大庭广众下露脸。

岸上站满了人,周围有很多衣甲鲜明的侍卫站哨。几辆华贵的马车停在大路上,前后簇拥着宦官宫女、拿着黄伞旗帜的侍卫,还有一大群官员站在马车附近的大路上。

朱高煦还没走到岸上,那些官员便“呼啦”一大片跪伏在了地上,一齐高呼道:“臣等恭迎圣上,恭贺圣上大破胡虏、得胜回朝!”

这时有女官与宦官们走上前,弯腰请李贤惠、段雪恨到了后面的马车旁边。然后有宫女搀扶李贤惠上了一辆马车。

李贤惠坐到马车里,立刻从绫罗帘子的缝隙看出去,看见朱高煦没上车、刚刚走到了大臣们的前面。

朱高煦先走到了一个身穿红袍、头戴梁冠的魁梧老头前面,伸手将老头用力扶起来,眼睛盯着那圆脸老头的脸,问道:“淇国公,朕北征期间,京师一切可好?”

老头道:“圣上,各衙署官吏各司其职,一如往常。”

朱高煦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当初世人皆被废太子一党所惑,朝中唯有淇国公等心向着朕。有你留守京师,朕甚是安心。”

那个被称作淇国公的老头动容道:“圣上信任,臣必忠心耿耿、万死不辞!”

朱高煦又扶起了两个红袍官员。其中一个官员抱拳道:“臣等率三法司同僚,在中都详查,已然查清真相,‘逍遥城’纵|火大案,果然乃建文余孽所为!一干乱党,皆捉拿到诏狱,只等圣上御批。”

“诸位爱卿,都平身罢。”朱高煦挥了一下袍袖,回顾左右道,“明日中午,在京五品以上宗亲、文武都来奉天殿,朕要设宴为有功将士庆功!”

一群人拜道:“臣等谢圣上恩!”

李贤惠在马车上悄悄观察了一阵,觉得那些大臣似乎都很拥戴皇帝,心头更安稳了几分。

以前她在朝|鲜国时,听闻到有关明朝的事,都不是甚么好消息。大明太宗皇帝、是一个与朝|鲜国王李芳远一样的人,起兵夺取了皇位;太宗皇帝的次子、当今皇帝,再度起兵夺取了他长兄的皇位。大明朝的皇位争夺简直乱到了极点。

而今李贤惠来到大明朝,已经几个月了。以她的理解,当今皇帝朱高煦、似乎已经开始稳固他的皇位;他离开如此繁华漂亮的都城,到几千里外去亲征蒙|古,可能也是为了向天下人宣扬他的功绩与声威,以得到世人的认可……

朱高煦还许诺过李贤惠,回京后便册封她为庄妃。那是一个非常尊贵的名位。她即便算不上这世上最强大最富庶的国家的主人,也必定算是宫廷贵族、大明朝的主人们之一!将来即便是朝|鲜国王,假如能见到李贤惠,也必得执臣礼。

她现在对明朝宫廷的一切、还不太了解,但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好生经营她后半生的崭新天地。

李贤惠在心里感激着她的父亲李芳干。父亲给她争取到的机会,显然让她十分满意。

这时,外面大路上的人们都从地上爬了起来;对于李贤惠、他们全都是陌生人。不过她忽然在人群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朝|鲜国使臣康顺臣、护卫武将朴景武!

朴景武正在向这边张望,他的神情十分急切,似乎想趁今天的机会、再见李贤惠一眼。李贤惠的心情也复杂起来,伸手慢慢地拉了一下车帘,让帘子把窗户完全盖住了。

马车终于开始移动,浩荡的队伍从江边离开,向东面的一座高大城楼出发。队伍里有仪仗、官员、奴婢,还有大量侍卫将士,不知有多少人马,前后都看不到头。

大路两边站着官兵。百姓与行人都不能靠近,只在周围观望着、喧哗着。

前边开道的军队,不知甚么时候唱起了歌谣。李贤惠听得清楚那歌词:“梅香飘满驿路,鸿雁翱翔成行。春寒倚在亭中,眺望出征方向。回想雨中初见,鸿雁送去娇|娘念想……”

那曲子还是她亲手谱的!一时间这陌生的都城、在歌声中让她感觉有了几分熟悉亲切。

车马进城之后,外面敲锣打鼓愈发热闹。一众人在城中沿着大道又走了很久,然后进了好几道城门。李贤惠自然不识路,不过她在马车上大致看到了“北安门”、“玄武门”等雕刻的牌匾,猜测马车已经进了皇宫。

不多时,马车停了下来。有个女官打开了后面的门,弯着腰说道:“贤惠翁主,皇后娘娘来迎圣驾了。您得下车,去给皇后娘娘行礼。”

李贤惠顺从地从座位上弯腰站起来,在女官和两个宫女搀扶下,走下了马车。

乘坐前面銮驾的朱高煦已经下车,他正扶着一个肚子隆起很高的年轻贵妇。李贤惠隐约听到了朱高煦的声音:“皇贵妃便别讲究那些繁文缛节了,快免礼。”

“翁主请。”旁边的女官躬身道。

李贤惠心里紧张起来,毕竟她谁也不认识,只能强撑着往前走去。她很快发现,竟然在这里又看见了认识的人:朴景武的妹妹!

朱高煦也转过身来,向李贤惠招了招手,回头对身边的贵妇们说道:“这是朝|鲜国宗室、贤惠翁主。朕去年进军至北平,正好遇到了朝鲜国使臣,便将贤惠翁主带在了身边。”

女官借着搀扶李贤惠的时机,在耳边悄悄说道:“牵着皇子那位,便是皇后娘娘。”

李贤惠听得清楚,走上前立刻在砖地上跪下,面对着皇后拜道:“臣妾朝|鲜国贤惠翁主,叩见皇后、诸位娘娘。”

皇后是个长得十分白净清秀的年轻女子,身材婀娜、有些单薄,那繁复的凤冠礼服穿在她身上,略显沉重。皇后上前扶起李贤惠,她的声音道:“我听闻朝|鲜国君臣习大明礼仪,今日一见,李氏宗室果然熟知礼节,甚好。”

李贤惠用发音不太准确的汉话道:“臣妾谢皇后美言。”

朱高煦道:“贤嫔是朝|鲜人,便由你先照顾着贤惠翁主,到东六宫那边安顿。咱们先回宫了。”

李贤惠与几个女子一起屈膝道:“遵旨。”

朱高煦摸了旁边那个穿着团龙袍的孩儿的脑袋,问道:“我这几个月不在宫中,你有没有好好读书?”

小孩儿仰着头道:“儿臣要像父皇一样,骑马打仗!”

皇后呵斥道:“天下若太平了,何必再打仗?瞻壑要听父皇的话,好生读书写字!”

朱高煦似乎不以为意,哈哈笑了两声。

这时李贤惠才看清楚了那几个嫔妃的模样,心里又是一阵惊讶。

几个嫔妃一个比一个美貌,有两个最引人注目。李贤惠在朝|鲜国也是名声很大的美人,不料刚进明朝皇宫,便看到了两个比她还漂亮许多的女子。其中一个身段高挑、长了一对妩媚的杏眼,还有一个年纪不大、肌肤却丰腴雪白,举止之间的娇美,连女人看了也有点心动了。

大明新皇好色,名声传到了朝|鲜国的。李贤惠在北平布政使司见过朱高煦后,以为是谬传,今日见了他的嫔妃们,才觉得恐怕传言有几分道理。毕竟皇帝若重德行礼仪,贤淑有德的妇人不一定美貌;只有帝王重女子姿色,身边的嫔妃才会全都是美人。

这座皇宫里,或许并非李贤惠起初所想、那般简单安生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