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更新时间:2019-01-27 10:49:51

好看小说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游戏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万俟萝卜
分类:游戏

岑雨萱的心颤了一下,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愧疚,她流着泪,悲伤的说:“白先生,你不能带走文皓。” “由不得你。”白清雪的哥哥声音变得凌厉。 岑雨萱紧握着欧阳君晟的手

精彩章节试读:

岑雨萱的心颤了一下,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愧疚,她流着泪,悲伤的说:“白先生,你不能带走文皓。”

“由不得你。”白清雪的哥哥声音变得凌厉。

岑雨萱紧握着欧阳君晟的手,埋着头,悲伤的低泣。

她真的很后悔,关键时候她没有冲在前面,为什么挡子弹的不是她。

如果宋文皓不是为了讨好她,一切都不会发生。

欧阳君晟发现岑雨萱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整个人像是随时都要倒下似的,而且,她的身上还受了伤。

她这样子真的很让人担心,于是轻声劝道:“姐姐你别这样,这件事不能怪你,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他的话还没说完,岑雨萱不昏迷过去,医护们又手忙脚乱的照顾她……

白清雪和宋文皓相继被推出了病房。

白清雪是他白振东唯一的妹妹,他不会让她有半点损伤,他已经联系好法国最好的医生。

白振东气得拳头打在墙壁上,宋文皓的生死和他无关,白清雪的生死却系在他身上。

妹妹仅有的意识哀求他:“救文皓哥。”

宋文皓到底有什么好?让自己妹妹不顾生死。

岑雨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

雨后,窗外有些凄冷。

欧阳君晟松了一口气,端了一杯牛奶给她:“姐,你可吓坏我了。”

岑雨萱像短暂失忆,忘了自己怎么来医院,愣愣的看着他:“君晟,我怎么在这里。”

“姐,你失忆了?”

岑雨萱摇摇头,似乎记起了什么,大声道:“宋文皓和白清雪怎么样了?”

欧阳君晟微笑,好脾气的说:“你放心,不会有事。”

“等等,白清雪的哥哥说要带走文皓,不会真的带走了吧?”

“姐,你先喝杯牛奶,我马上去给你看。”

“君晟你现在就去带我去。我要看文皓。”

“姐姐,你身子还需要恢复,医生说你失血过多,要好好调理,好在都是皮外伤。”

岑雨萱着急的要爬起来,既然是皮外伤,更坚定了要见到宋文皓的信念:“君晟,求你带我去。”

欧阳君晟拗不过她,只好妥协道:“这样,你在这里等我消息,我帮你去看怎么样?”

“君晟,求你带姐姐去看,我要见到文皓。”

“可你还输液,你就别犟了,我马上去帮你看还不好吗?”

这一次岑雨萱没有再争执,温柔的说:“也好,你先帮我看看,我实在不放心,刚才做了一个恶梦,文皓被人带走了。”

欧阳君晟放下手中的东西,宽慰的说:“梦是相反的,文皓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当欧阳君晟来到宋文皓的病房,床上空空的,那有什么人,欧阳君晟忙去护士台。

“请问36床的宋文皓去哪儿?”

护士正在排值班表,没有抬头。

欧阳君晟不耐的敲桌子,大声道:“护士小姐我问你话呢!”

护士抬起头,面无表情道:“没看我在忙吗?”

“护士大姐,36床的宋文皓去哪儿了?”

护士将脸转一边,冷冷的发出一个哼字,没有作答。

欧阳君晟冒火了,捡起桌子上的本子砸过去:“信不信我砸死你。”

护士一个激灵,差点摔在地上,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胆怯的说:“有话好好说。”

“宋文皓他去哪儿了?”

护士诺诺的点头,小声道:“他已经被白家人接走了,听说去法国做手术。”

欧阳君晟尖叫道:“什么?被白家人接走了?”

“恩。”

欧阳君晟想起来,姐姐昏倒的时候,白振东说过要将她们接走,那时候他忙着照顾姐姐,疏忽了宋文皓。

小型婚宴喜剧变闹剧,宋文皓这家伙现在又被人接走,宋家怎么办?

要不要跟姐姐说实情,欧阳君晟为难了。

却说那边的宋文皓,还在昏迷中,白振东将宋文皓和白清雪用私人飞机接到了艾菲尔庄园。

天色已暗,庄园里的路灯亮了,彩色的地角灯打映在树木花丛中,斑驳了满目的昏黄。

白振东找到了法国医术高明的巴特医生,从目前形势上看,宋文皓比白清雪的情况好。

巴特医生给她们诊断后,摇头对白振东道:“宋先生还好,可白小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白振东让手下提了一个箱子,里面装满了金银财宝:“巴特医生,我妹妹的命就看你了。”

巴特医生知道这个中国人有背景,白清雪的伤势能救活已经是奇迹,可她这样要是活着也只能瘫痪,她的伤势太重。

“白先生,你的钱我很想赚,可白小姐伤太严重,我不敢保证。”

“哼,如果你救不活她,那就跟宋文皓一起陪我妹妹。”

巴特医生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诺诺道:“我尽力。”

白振东又道:“至于这个男人,你大可不必管他,让他自生自灭。”

巴特有些奇怪,既然带来了为什么只救一个。

迟疑了一会儿,他还是忍不住:“白先生,这位先生伤势还好,只是陈旧拉伤,对别人来说是问题,对我来说小菜一碟。”

白振东狠狠的瞪着他,不耐烦的说:“你听不懂我的话?”

“知道,知道,只救白小姐,这位先生让他自生自灭,可,可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不救他还带他来法国。”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需要按我要求做。”

白振东带宋文皓到法国,不是为了给他手术,而是答应妹妹不会不管他,妹妹可以糊涂,他不糊涂。

欧阳君晟闷闷的回到岑雨萱的病房,他低垂着脑袋,不敢看姐姐,现在的她需要休息,可偏偏又这么一个重磅消息。

岑雨萱见欧阳君晟进来,急切道:“君晟怎么样?文皓醒过来了没有?”

“姐,你放心,文皓没事。”

“真的没事?”

“恩,白家带他去做手术,给他请了最好的医生。”

白家?岑雨萱头疼欲裂,一下记起来白清雪救了他,白家人还带他去做手术。

遗憾,终究是遗憾。

只要他可以好好的,她的愧疚便会少几分。

事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美好,不久,她便出院。

没有人知道宋文皓的最终下落,她记得宋文皓带她参加过一次白清雪的生日宴,凭着记忆找去。

房子早已易主,新房东也不知道白清雪的联系方式,翻遍了整个城市也没有白清雪和宋文皓的影子。

岑雨萱没有倒下,宋家上下被她打理得有条有理,宋文翰跟周华乐一起去了国外,没办法公司由她暂行管理。

宋母自从儿子失踪,整个人垮了,时常说胡话,脾气不太好。

岑雨萱知道她不能倒下,她还有三个孩子,为了她们,她都得好好生活。

时间一天天过去,岑雨萱再也不是从前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姑娘,她肩负着宋家的使命,忙里忙外的超人。

工作忙的时候,常常会出差,陈子月如今是她身边贴身的助理,两人成了最好的搭档。

陈子月递给她一份资料,笑容满面的说:“岑老板,今天有个宴会需要你出席。”

岑雨萱收起人前漠然,接过资料看了看,淡淡道:“什么应酬?”

“有个拍卖会,特意邀请咱们去参加。”

“那你安排一下。”

得到同意的陈子月,朝她更进一步,挨着她站着。

岑雨萱示意她有话坐下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

“雨萱,我得帮人管你,工作狂是好事,可不能没日没夜的加班。”

岑雨萱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道:“大小姐,我不努力,宋家上下几十口人吃什么,我的孩子吃什么,还有这么多员工,她们吃什么?”

“可也没人叫你通宵,有什么工作不能第二天做,你非得这么拼,万一宋大哥回来,你又出事了,我咋跟他交代。”

提及宋文皓,岑雨萱心里就一阵阵难受,这个男人到底去哪儿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家里不能没有他,没有他的日子,才知道他过去有多辛苦,一大堆工作,她万千的想念他。

“子月,我知道调节时间。”

“知道调节,岑小宝就不会给我告状了。”想起岑小宝打电话跟她哭诉就心疼,陈子月看着她认真的说。

“小宝给你说什么了?”

“雨萱,小宝比一般孩子成熟,她从小跟着你,还记得那时候没找到文皓哥,她到处乱认爸爸没少挨打,好不容易找到爸爸又出状况,不过现在她最担心的是你,害怕你又什么闪失。”

岑雨萱不以为然,笑笑说:“我能有什么闪失,别听这鬼丫头胡说,她就想有人陪她。”

“雨萱,小宝担心的不是没道理。”

“好了,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咱们毕竟不是孩子。”

“雨萱,假如宋大哥一直不回来,你要为他一辈子单身吗?”陈子月心疼她,岑雨萱命苦,不应该苦一辈子。

她话刚说完,岑雨萱脸色大变,不高兴的说:“子月,刚才还口口声声宋大哥,现在你就想我重新找人吗?”

“雨萱,你这样一个人也不是办法,你就没想过……”

“没想过,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我会一辈子等他。”

“哎,雨萱,或许他跟白清雪去国外定居了,或许他有苦衷,你得为自己打算。”

陈子月一番劝说没有为她分忧,反而让她心情不好,岑雨萱有些失常的说:“子月,你出去我想静一静。”

“雨萱。”

“你什么都别说,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有自己的想法。”

陈子月叹息,摇摇头道:“那你先忙,我今天有事,晚上不陪你应酬记得早点回家。”

岑雨萱点点头,应承道:“好,我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