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游戏 >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

更新时间:2019-01-27 11:14:52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婚从天降:顾少密爱心尖妻

游戏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雷的培
分类:游戏

宋宁没搭理她,使劲眨了眨眼,瞬间落下泪来。 守在路口的人是顾承洲和宋武! “别撞,是承洲和我哥。”宋宁又哭又笑的喊了一句,不等车子停稳,立即解了安全带,飞身下车。 “

精彩章节试读:

宋宁没搭理她,使劲眨了眨眼,瞬间落下泪来。

守在路口的人是顾承洲和宋武!

“别撞,是承洲和我哥。”宋宁又哭又笑的喊了一句,不等车子停稳,立即解了安全带,飞身下车。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过之后,车子堪堪停下。

阎珮珮腿脚发软的从车上下来,看了眼紧紧抱在一起的顾承洲和宋宁,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她倒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宋宁也晕了。

“宁宁!”顾承洲肝胆俱裂,抱起她掉头就上了车。

宋武摸了摸鼻子,无奈抱起地上的阎珮珮,也回到车上。

追赶而来的车子,这时距离不到十米。宋武冷笑一声,慢悠悠上了车。

沃尔沃后方,十几辆警车缓缓出现,很快将整条山路拦住。

发现情况不对,追来的黑衣人立即弃车四散逃开。

宋武等着警车都开过去,吩咐司机掉头,立刻返回市区。

这一晚宋宁一定累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冻伤,必须要去医院做个全面的检查。

而山上的别墅中,戴云鹤也知道了顾承洲找来的消息。

速度还不算慢。勾了勾唇角,他眯起眼眸看了一眼倒在沙发上睡过去的顾文澜,随手将录音笔揣进兜里,不疾不徐的开门出去。

游戏还没结束,顾承洲不会以为找到了宋宁,自己没有办法带她走吗!

来到楼下简单交代一番,他独自去了地下室,打开地道的暗门,悠哉悠哉的走了进去。

方睿哲能知道这条地道存在,他又怎么会不知。

可惜顾承洲不知道。没准他还信心满满的,等着自己的落网的消息呢,真是愚蠢。

也不知道宋宁到底看上他哪一点,这么蠢笨的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她。

下午的时候,宋宁睡醒过来,顿时饿的肚子“咕咕”直叫。顾承洲没在病房,隔壁的床位上,阎珮珮似乎睡的十分不安宁,偶尔还说梦话。

宋宁撇撇嘴,起床开门出去。

一条腿踏出去,整个人便落入一道温暖的怀抱里,耳边响起顾承洲激动的呢喃:“宁宁,你吓死我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宋宁打了个喷嚏,神色疲惫的上下打量他。“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昨晚在别墅下面拦住了一伙人,动手的时候不小心弄的。”顾承洲拥着她坐到沙发上,不停亲吻她的脖子。“那个疯子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有,他惜命的很。”宋宁又了个喷嚏,脑袋晕晕的。“估计是感冒了,昨晚一整晚都在山上跑。”

“那你回去接着躺着,我让人给你买吃的过来。”顾承洲心疼的要命,语毕立即将她抱会病房。

宋宁小猫一样缩在他怀里,鼻音重重的问起大宝和小宝的情况。

“有老爷子照顾,你就放心吧。”顾承洲亲了亲她的额头,仔细掖好了被角,这才依依不舍的转身出去。

来到走廊,听说刑警把顾文澜母子带了回来,可他们不承认宋宁被绑架一案,是他们所为。

顾承洲揉了揉眉心,无声的看着宋武。

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就算他看着老爷子的面子,不动顾文澜,宋武也未必会放过他们母子。

宋宁的几个哥哥个个都把她宝贝,尤其宋武,这口气如何能忍。

沉默片刻,宋武忽然开口:“如果证据确凿,我要动他们母子,你会不会反对?”

顾承洲往门外看了一眼,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三哥,我和你才是一家人。”

宋武瞬间了然,也拍了拍他的肩膀,摸了支含到嘴里。“我一会要去警局,你去不去?”

“好,宁宁冻感冒了,我去请医生过来诊断一下,没事了就跟你走。”顾承洲抿着唇,迟疑转身。

幸好宋宁目前没什么大碍,但这一次就算老爷子出面阻拦,他也决计不会放过顾文澜母子!

宋宁的情况不是很严重,不过手脚都有些许冻伤,换过药之后,顾承洲试了试她的体温,没发觉有发烧的迹象,立即跟宋武出发去警局。

东洲警察局的警员在别墅里找到了宋宁和阎珮珮生活过的痕迹,并且带回了顾文澜母子,和一众保镖。

只不过顾文澜身份特殊,因此这么长的时间里,依然没能得到任何有价值的口供。

车走到一半,顾承洲担心戴云鹤那个疯子会来医院抢人,跟宋武商量了下,悄悄下车返回医院。

宋武到了警局,很快就见到了顾文澜。

“顾女士。”宋武拉开椅子在她对面坐下,脸色阴沉。“很意外会在这样的地方见到你。”

“假惺惺!”顾文澜冷笑一声,眯起眼窥他。“想问什么,看在我心情不错的份上,我或许会回答你。”

宋武笑了笑,从耳朵上拿下一支烟点着,惬意的抽了一口。“我其实没什么好问的,因为你已经说完了。”

“你什么意思!”顾文澜脸色微变,不过气势倒是丝毫不弱。“想做假口供?你以为你是谁,没有老爷子你屁都不是!”

“谢谢提醒,我一向很有自知之明。”宋武又吐出一口烟,起身慢悠悠的踱步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外套上的胸针取下来。

顾文澜不明所以,不过心里隐隐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宋武是做什么的她心里清楚的很,但是她想不通,他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身上装了窃听装置。

“这一次你会更加意外。”宋武笑笑,将胸针拧开,尔后取下里面的内存卡。

问讯室里静悄悄的,所有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顾文澜紧张的靠着椅背,手心里渐渐渗出粘稠的汗水。

有了录音,不止是法律可以惩治自己,老爷子那边估计更是雷霆之怒!

宋武的动作慢条斯理,偶尔回头瞄她一眼,唇边挂着戏谑的笑意。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内存卡很快被拆了下来,装到宋武的手机里面。过了一会,沙沙的电流声过后,戴云鹤的嗓音突兀响起:“三姑,你对宋宁都做了些什么呢?”

顾文澜语气平缓,间或伴着凄厉的笑声,细细诉说字都做了些什么。

说完了这些,语音停顿下来,再次响起的声音,似乎是她在下命令:“通知下去,搜山的时候,找到人立即带走,如有反抗……”

宋武听到这里,轻轻摁下锁屏,似笑非笑的看她。“很精彩是不是?”

“这些不能当做证据!”顾文澜疯了一般开始大喊大叫。“这不是我说的。”

“是或者不是,自然有专业的声音鉴定结构给我答案。”宋武收起手机,随手将剩下的半截烟灭掉,再次踱步过去。

顾文澜别过脸,冷笑声声。“不过是一个,踩着妹妹肩膀往上爬的土豹子,别以为有了这些,就能奈我何!”

“当然不能对你怎么样。”宋武眸光微沉,不屑轻嗤。“但是法律可以,老爷子也可以。你可别忘了,我妹妹刚刚给顾家生了两个儿子。”

语毕,看都不看她一眼,径自开门出去。

处理完录音的备份,宋武回到医院,宋宁还在睡,而顾承洲则守在床边,不时的看手机。

“情况怎么样?”宋武坐下,顺手把自己的手机递过去。“听听,这是这几天录下来的。”

顾承洲扯了扯唇角,拿过耳机带上,跟着解锁打开音频。

所有的内容他都不意外,只是听到戴云鹤说,无论如何都要把宋宁带走的话语,额上瞬间冒起青筋。

宋武留意到他的变化,压低嗓音安慰道:“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他,相信很快就能找到。”

顾承洲点了点头,将手机还回去,一言不发的走到窗边发呆。

戴云鹤比他想象中的要狡猾的多,而且这个人最善于演戏,想要抓到他难度还是很高的。

不过这些已经全部交给东洲警察局,但愿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把这个疯子找到。

时间已经不早,宋武看着宋宁确实没什么事,起身去找到医生,另外给阎珮珮安排了一间病房。

顾承洲这么久不见宋宁,有些话两人知道就好,阎珮珮躺在一边算什么事。

把这些事处理完,同行的司机称有人要探望阎珮珮,问他是否放行。

“我也去看一眼。”宋武眼皮跳了下,通过耳机吩咐顾承洲小心,便跟着司机去了阎珮珮的病房。

“宋队……”李伯年扶了扶眼镜,一脸歉意。“都怪我管教不严,给你们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还好,小宁已经回来了。”宋武淡淡的看着他,视线落到他身边的年轻人身上,疑云顿起。“这位是?”

“我的新助理,刚上了一个月的班。”李伯州眼神从容,半点不见惊慌。“小阎情况如何。”

“已经退烧了,不过人还在昏睡,手脚有轻微冻伤,情况不是太严重。”宋武还是不太放心的盯着他身边的年轻人,稍稍让开路,方便他上前探望阎珮珮。

错身而过的功夫,李伯年那位年轻的助理,忽然开口:“阎博士是不是又发烧了,脸这么红?”

宋武刚想说不可能,就感觉眼皮重的厉害,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你做了什么!”

李伯年一脸无奈,症状和他差不多的模样,软绵绵的滑了下去。

宋武大惊,但眼皮实在太重了,根本就撑不起来。

意识逐渐模糊之际,那位年轻的助理忽然笑起来。“我应该叫你一声三哥吧,这次真不好意思了,等我跟宁宁结了婚,再给你赔礼道歉。”

“戴……云鹤?”宋武迷糊的嘀咕一句,黑暗瞬间袭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