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一品宰辅>

更新时间:2019-03-15 11:16:52

一品宰辅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一品宰辅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一品宰辅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梨子姑娘分类:历史

韩铉的到来让富直柔很惊讶。 “正巧在车站上等车回京兆,听到消息就过来见一见哥哥。” 韩铉既然如此说,富直柔只好姑且相信他。 不管怎么说,富直柔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

精彩章节试读:

韩铉的到来让富直柔很惊讶。

“正巧在车站上等车回京兆,听到消息就过来见一见哥哥。”

韩铉既然如此说,富直柔只好姑且相信他。

不管怎么说,富直柔也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韩冈的儿子得到通知后,再及时赶到眼前的小车站。

除非传说中韩冈一直在到处宣扬的电报真的已经实现了。

上一个韩冈如此力度鼓吹的器物叫蒸汽机,再上一个是铁路,从中可以看出电报一物到底有多么重要。

铁路的普及,使得中央与边境的联系,从数月缩短到数日,而电报的出现,联系更会缩短到一瞬间。电光石火间,中枢的意志传递到帝国的最边角处。

无数人都得的期待,韩冈所描述的这一个未来,能够如他过去所宣扬的蒸汽机和铁路一般早日实现。尽管出现时间还没有超过二十年,但现在世人已经无法想象失去了蒸汽机和铁路的生活。

那种从开封到江宁就要走上二十天的行程表,在人们的记忆中,仿佛只存在于远古时代。

富直柔就无法想象,出行时只能沿着破烂的官道,每天走上四十里、五十里,就必须停下来安营扎寨的旅程。

仅仅从洛阳到嵩山,就要花上三天的时间。

三天,已经足够他他乘坐最新式同时也最快的蒸汽列车,从洛阳赶到长安,再从长安回到洛阳。

要是电报已经问世,世间因此而产生的改变,肯定会跟蒸汽机和铁路对世界的影响一样,只能用天翻地覆来形容。

可惜还没有。

“真可惜,还以为装了电报,铉哥你是接到消息后才赶过来的。”

韩铉的表情仅有零点几秒的僵硬,就咧开嘴,“三哥哥说笑了,要是电报真的出来了,学会里早就传疯了。”

“毕竟是机械分会排在第一位的悬赏项目……嗯,还有物理分会的。”富直柔没有漏看韩铉的表情变化,他把惊异放在心底,问韩铉道,“铉哥你到渭南来,是出了什么事?”

“奉命公干。”韩铉先板起脸,严肃地说道,弄得富直柔一愣,又嬉笑道,“其实是家里准备在蒲城那建水泥厂,就让小弟过去实习。在那里待了三个月才得了几天空,没想到正好撞上哥哥。”

渭南、蒲城两县都在华州。现如今关西各军州大部分都通了铁路,地势比较好的几个州甚至每个县都通了铁路。到这些县城去,只要先走干线铁路,在对应的中心站进行换乘就可以了。

韩铉回答得滴水不漏,不过这话如果是韩铉的三哥来说,富直柔到还会信个五分。眼前的这位韩家四郎,自幼性格跳脱,而且还混迹市井,在京师颇有名声,都传到洛阳来了。他的话,富直柔必须打个对折再对折。

韩铉一贯挺自来熟的,但这性子并不惹人反感。富直柔和其他富家子弟,不多的几次会面,都与他挺谈得来。不过在韩铉轻佻的性格背后,未必没有一个深沉的城府。

‘信你就有鬼了。’富直柔就一直觉得韩铉不简单。

如富直柔所想,韩铉并不想细说他在此地的原因,很快反客为主,“哥哥过来关西,怎么都不先派人知会一声。要不是在这里凑巧撞上,说不定就错过了。”

“有些事情,想要求见相公。”

“是九姐姐和我家二哥哥的婚事?娘娘早几个月就在准备了,还说要办得风风光光的。”

富直柔真的觉得韩铉烦了,要是婚事,怎么可能不明说。

但韩铉乖觉得很,一见富直柔脸色,立刻反应过来,“看来不是了。那是京里的事?还是京西的事?”

看着韩铉稚气未脱的面容,富直柔犹豫了一下,不知该不该跟他说。

如果是韩钲、韩钟,富直柔肯定就和盘托出,但才十几岁的韩铉,或许当真有城府有心计,不过稳重二字可就跟他一点也不搭了。

富直柔犹豫不决,韩铉浑不在意的凑近了说,“既然是自家人,小弟就在这里跟哥哥透个底……这么说吧,如果是京里的事,哥哥可以不用去京兆府了,家严不会管的。”

京里的事韩冈会不管?若是太后、章惇哪天出了意外,韩冈会稳坐关西纹丝不动?

富直柔正疑惑间,看到韩铉嘴角似有还无的笑意,顿时明白韩铉的话中之意。

京中若是事涉天子、太后和都堂的大事,韩铉的父亲当然不会不管,但富家能够涉及的那个级别的事情,在韩铉的父亲眼中,却根本不值得一提。

‘换做三十年,看谁敢在富家人面前说这种话!’

但怨愤一瞬间就被富直柔压回到心底,这种想法根本没有意义,不正是看到家族不断衰落,他才过来求见韩冈的吗?

“如果是京西的事,相公想必会问一问的吧?”

韩铉笑了起来,“那当然。京西卡在京师和关西之中,洛阳更是天下中枢,莫说家严,商会内谁不关心?”

富直柔眉梢微动,韩铉这话无意中漏了底,三个月在偏僻的工厂里,哪来如此灵通的消息?

富直柔正想说话,几个人从前面的车厢过来找韩铉,其中还有方才查问自己的岑三。韩铉说了声抱歉,跟岑三几人走到一边。

富直柔避嫌的走到一边看着车窗外面,但借助车窗玻璃的一点反光,依稀能看见韩铉和那几人的交谈,主要还是韩铉和岑三。

富直柔敏锐的注意到,两人说话时间或还扭头过来,看着他这一边。如果这时他们的话题跟他有关的话,扭头的频率,已经超出了案件见证人的范畴。

大概过了半刻钟的样子,韩铉回来了,富直柔若无其事的问,“出了什么事?”

“那一堆,好像是商会的成员呢。”韩铉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子,好想要在打探什么的样子,“哥哥方才跟他聊的时候,不知听说了没有?”

“听说了。一路上都在说他跟顺丰行、平安号的大掌事们称兄道弟呢,每天都是几十万上下。”

韩铉呵呵两声,“看来哥哥这回真是来得巧了。”

“多巧?”

韩铉比了一个扣扳机的动作,“跟当初京师的那两起案子一样巧。”

“哦?打算动手了?”

“这就需要哥哥你通力配合了。”

“这不会是相公的意思吧。”富直柔微微带着讽刺的笑。

韩冈根本不会是去玩这种小手段的人,不会,而且不屑。只要见过韩冈的人,都会明白他的性格。

韩铉收敛起笑容,“拾遗补缺嘛,只是些小点缀,家严不一定会考虑得这么周全。哥哥来关西,不就是这个打算吗?”

“……当然。正是如此。”富直柔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