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

更新时间:2019-01-27 11:46:38

完整版小说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誓不为妃:君王请下榻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燕过无痕分类:历史

听到欧阳洛然如此谦逊,心中更多了分好感,这女子长得十分好看,还如此有涵养,实在是难得。 “在下欧阳洛然,还不知,大人是?”欧阳洛然面露疑惑。 那男子听欧阳洛然这么问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欧阳洛然如此谦逊,心中更多了分好感,这女子长得十分好看,还如此有涵养,实在是难得。

“在下欧阳洛然,还不知,大人是?”欧阳洛然面露疑惑。

那男子听欧阳洛然这么问,才想起还未介绍自己,便恭敬说道:“在下撰史官上官玉儿。”

一般的前朝官员,尤其是自恃清高的,对后宫中宫嫔,甚少问候,这位男子倒是有礼得很,不禁让欧阳洛然对此人多了几分好感,只是,这名字,欧阳洛然只觉得有难言的熟悉。

“大人倒是满腹经纶,沉稳得很,臣妾佩服。”

“哪里哪里!”听欧阳洛然夸赞,上官玉儿脸上更红了。

他到宫里来,只为找机会,多看看东方凌,只是,从前那个喜爱读书的皇后娘娘,如今倒是很少来藏书阁,和藏书阁的女官熟识了,来藏书阁倒也方便,却没想到,如今见到欧阳洛然这样的女子,且见她又有许多新颖的看法,让他心生好奇,到不知是哪一个。

只是,这个女子,已是楚呈的人,想来也是可悲,怎的,这世上的好女人,偏生都被楚呈独占了去。

“时辰不早,臣妾先行告退,大人还请保重。”欧阳洛然轻声说道。

上官玉儿看着那款款而去的背影,心中无限感慨。

回到冷幽阁,欧阳洛然就端坐在书案前,仔细阅读书籍,窗户打开着,烛光与月光交织,映出欧阳洛然的身影,有几分出尘。

楚呈刚刚踏入门槛,见欧阳洛然眼睛有几分酸,扭着脖子休息了会儿,不想,抬起头,欧阳洛然见楚呈在门口看自己,看得出神,欧阳洛然立即起身,笑上前:“怎得傻傻地站在这里,当心着凉。”

“然儿出落地更美了,竟让我看出了神。”楚呈感叹道,这自己心爱的女人,不管是哪一副皮囊,都这么美丽。只是,即使没有折服皮囊。

“皇上!”欧阳洛然不免有些害羞,嗔怒道。

欧阳洛然娇羞的样子,楚呈第一次见到,更加欢喜,一把将欧阳洛然抱起,走到榻上,把欧阳洛然抱在怀中,仔细看着欧阳洛然脸上尚未消散的红霞。

“听说然儿今日派人去太医院找陈幅员了?”抱着欧阳洛然,楚呈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缕缕的关心。

“是。”欧阳洛然垂下头。

“可是有何不适?”搂着欧阳洛然,楚呈的大手握住欧阳洛然的小手,细细把玩着。

欧阳洛然红了脸,小声道:“皇上当真要听?”

“我说过,单独与我相处时,你要如何唤我?”楚呈听欧阳洛然疏远的称呼,有些微恼。

“夫君……”欧阳洛然轻声说道。

“恩,说吧。”

欧阳洛然略显羞涩,眸中染上黯然,轻声道:“臣妾身子总是不好,承宠许久,却一直没消息,臣妾担心,可是臣妾的身子不中用了。”

听到欧阳洛然这么说,楚呈手一顿,他知晓欧阳洛然身子着了寒气,而且,这段时间,欧阳洛然一直承宠,却也一直未受孕,看来,的确需要调养。

想到此,楚呈思虑片刻,道:“近几日,且好好调养,日日让陈幅员来为你把脉。”

仰头看着楚呈侧脸,欧阳洛然心中,是欣喜的。

“夫君……”欧阳洛然柔声一唤,靠入楚呈温热的胸膛,环住楚呈脖颈。

看着欧阳洛然此刻犹如小女儿一般的自然媚态,十分吸引人,楚呈一把将欧阳洛然抱起,走向床榻,极尽缠绵。

第二日,欧阳洛然陪着王轻音在暖香阁中吃药,望着王轻音吃药前的挣扎,却又不得不将苦口良药吞入腹中,欧阳洛然心满是笑意。

“绯色,快将桃花蜜拿给我!”抿着嘴,王轻音的眉头皱成一团。

绯色眼里含着笑,急忙将托盘端上前,待王轻音眉头舒展些,绯色才向欧阳洛然二人道:“娘娘,怎么如此耐不得苦。”

“你一定要当心,所有药,必须由你亲自煎,不得有半分疏忽。”欧阳洛然笑着,这主仆二人,倒是好笑。

“娘娘放心,绯色定不会让我家娘娘出任何问题。”绯色笑着道。

“如此,总算踏实了。”欧阳洛然微笑坐在王轻音对面,看王轻音好上许多的脸色,心中安慰。

这段时间,她已经渐入佳境,和轻音的身体一样,也好了不少,而一切,都向好的方面发展。

但不知为何,安逸却让欧阳洛然有种淡淡的惶然,欧阳洛然觉得这些,只是风雨前的平静。

王轻音脸上挂起笑容,抬起头来,眸中有一丝暗淡,更多的,却是异样的憧憬:“姐姐,你说是男娃还是女娃?”

“妹妹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呢?”欧阳洛然打趣笑了。

王轻音面色有挣扎,道:“女娃好,可保日子安稳,远离后宫争斗。”

“其它宫都巴不得育龙子,就妹妹想着要公主!”欧阳洛然看着王轻音认真的模样,不禁乐了。

“难不成,姐姐想生个皇子?”听欧阳洛然说法,王轻音嘟起小嘴,反问道。

“不管男女,都是我的孩儿,我定尽全力护他长大。”欧阳洛然说起孩儿,不禁生出一股温暖。

就在此时,仓促的脚步声传入欧阳洛然的耳中,欧阳洛然转头,见寒烟哭着冲进来,悲痛万分:“娘娘!娘娘!娘娘……呜呜呜……”

见寒烟失去分寸,欧阳洛然眉头蹙起:“怎么如此慌张?”

“娘娘,清雨她,清雨……”寒烟哽咽着。

欧阳洛然见寒烟如此,心里不由紧张起来,担心道:“清雨她怎么了?”

“清雨她,没了!呜呜……没了啊!娘娘!”寒烟说着大哭起来。

欧阳洛然顿觉眼前一黑。

清雨没了?怎么会!不可能!

欧阳洛然只觉锥心刺骨,浑身冰凉。

清雨柔和的小脸,浮现在欧阳洛然脑海中,那个原本十分清冷,却为了冷幽阁上下,什么事都可做的女子……怎么会,就说没就没!

是谁!究竟是谁!谁害了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