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更新时间:2019-01-27 12:15:37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全本小说 连载中

弃妇难为:第一特工妃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风影分类:玄幻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得全部屏息,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凤瑶,等待她的宣布。 只听凤瑶说道:“台后的更衣室里,有一百零八套衣服。其中,八十八套是女子服装。” 说到这里,凤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这里,众人不由得全部屏息,目光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凤瑶,等待她的宣布。

只听凤瑶说道:“台后的更衣室里,有一百零八套衣服。其中,八十八套是女子服装。”

说到这里,凤瑶微微一顿,目光在台下的一张张面孔上扫过。每当扫过一张女子的面孔时,便露出一分笑容,扫视一圈过后,已然变作了热忱:“今日更衣室里的衣裳,全部对外开放。那么,从现在开始,所有想要上台的夫人、小姐们,请随我来。”

人群中寂静了一刹那,随即轰然喧哗起来:“真的吗?”

“我们真的能上去吗?”有人这样问道。

然而,有一部分人已经挤开人群,往更衣室的方向跑去了。其中,有十几岁的小姑娘,有二十几岁的少妇。

“什么教养?如此急吼吼地就冲上去。穿上戏服,像猴子一样给众人观赏。”有人面露不屑地道。

说这话的人,是家中稍有些财富和地位的妇人,只见她的眼中闪动着嫉妒与羡慕,还有浓浓的鄙夷。然而,没有什么人理她。心地纯净的姑娘们,已经满含热切地挤开人群,往更衣室跑去了。

台下众人,纷纷期待起来。

没有等很久,约莫半刻钟后,便有一名女子率先走出来。她的身上穿着曾经展示过的衣裳,因着不是量身剪裁,故而略有些宽松。但是却显出一丝别样的洒脱之气,更显率性。但见她昂着头,阔步走着,目光在人群中探索,忽然望见一张熟悉的面孔,便挥起手臂,用力地舞动着。

不久,身后又有一名女子走出来。这名女子却是戴着面具,步伐也不似前面那位姑娘的率性,而是小步挪动,颇为拘谨。一袭湖水色的长裙,仅仅绣着丝丝金线,如同夕阳下的粼粼波光,更显静谧轻柔。

随后,第三个,第四个身影出现了。有的拘谨,有的大胆。有的在台子正中央小步挪动,有的大步快行。

随着台子上的人越来越多,十几位,二十几位,有素颜朝天,有覆着面具,渐渐的都放开来。或转动裙裾,或舒展腰肢,虽然容貌不够美丽,然而活泼真实,翩翩轻盈像是蝴蝶嬉戏一般。

台上不时传来的轻笑,让想去但是被丈夫拦住的女子们,此刻挣扎闹将起来:“人家都叫媳妇上去,为什么你不叫我去?”

“如果你不叫我去,回家就买十套凤栩阁的衣裳给我!”

被闹得没有法子的男人,只得捂着被打得生疼的脑袋,说道:“你去吧,去吧,我不管你了。”

于是,一名又一名女子上台,恣意展示自己的身姿。胆子大的全都以真实面目示人,面皮薄的全都遮住面容,但是身姿无一不潇洒翩然。

这一日,凤栩阁的名字不仅仅是一个轻飘飘的名字,而是一个带有奇异魅力的,让人恣意放松,展示最率性的内在的标志。

四国来朝比试,就此落幕。虽然过程有些波折,然而结局却是异常的精彩。

凤瑶夺得了桂冠,奉命入宫领赏。跪在宣明殿内,听到皇上问道:“除却珠宝银两的赏赐之外,朕另许你一个愿望。凤氏,你想要什么?”

凤瑶抬起头,望着皇上的面孔,清声答道:“民妇唯希望,民妇的好朋友,慕容熙儿的婚事能够自己做主!”

论功行赏时,向皇上索求的愿望,凤瑶一早就想好了。现在她的身边,所有亲近的人,或是有她的照料,或是自己就能过得很好。唯独慕容熙儿,身居高处,却行于钢索,被冷风严寒围绕,情境煞是艰难。

凤瑶相信,以慕容熙儿的心志,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拨开重雾见日出。但是,这是她的姐妹,她舍不得叫慕容熙儿搏斗得如此艰难。至少,给她一个自由身,叫她的周围少一重算计。

而四国来朝比试,则是一个恰当的好时机。因为许多年前,皇上便说过,若有人为大景朝争得荣光,则许她一个愿望。凤瑶仔细打听过,皇上说出这句话时,并未加上什么条件与约束。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违背伦理纲常,不犯罪不违纪,那么皇上都是可以兑现的。而凤瑶所提出的这个请求,恰好没有违背。

什么?管到天家公主的婚事上了?不不,凤瑶可没有说,让谁谁做驸马的话。她只是说,让慕容熙儿的婚姻自由,拥有决定婚姻的权利。

皇上听后,面色阴沉,一时间没有答话。反倒是坐在一旁的皇后,闻言对凤瑶怒目而视:“好个胆大包天的凤氏,竟敢管到公主的身上来了?”

皇上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

坐在皇上另一侧,是几位身份高贵的妃嫔。徐贵妃端正地坐着,美艳的面庞上罩着重重假面,看不清真实的心意。其他几位妃嫔,则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互相交换惊诧的眼神。

“回皇后娘娘的话,民妇只是为朋友请求一个福利罢了。”凤瑶说道。诚然,慕容熙儿是公主,然而她还有另外一重身份,那就是她的朋友。

不卑不亢的神情,让皇后很是厌恶。她以为她是谁?不过是一个商妇罢了。每天折腾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真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吗?还是说,她以为有慕容钰护着她,便可以骄纵跋扈了?

嗤!一来,两人不曾成亲,凤瑶尚算不得皇室中人;二来,慕容钰那个狡诈卑鄙之人,早晚要被除去,即便凤瑶成了王妃又如何?

故此,凤瑶此时的淡然模样,落在皇后的眼中,便成了装模作样、狐假虎威。心中厌弃不已,厉色斥道:“你只不过是一名寻常妇人,有何本事敢自称公主的朋友?再敢出言不逊,本宫便治你的罪!以你的这点功劳,还不够抵消你的罪过的!”

“皇后娘娘此言差矣。”就在这时,本来站在一旁的慕容钰走至殿中,将凤瑶扶了起来。伸臂将凤瑶揽入怀中,抬头望向皇后说道:“瑶儿乃是我的正妃,可不是什么商妇。熙儿不仅是她的朋友,更是她的小辈。以长辈之尊,关爱一下小辈,又有何不可?”

凤瑶要进宫领赏,事前是跟慕容钰说过的,故而今日进宫,便是在慕容钰的带领下。本来,慕容钰打算按照凤瑶的嘱咐,站在一旁并不多嘴。然而此时情形,却叫他舍不得了。

殿上那个丑陋的老女人,有什么资格难为他的瑶儿?便将目光扫向皇上,语气微重:“皇兄曾经答允过我,假使瑶儿夺得桂冠,便下旨为我们赐婚。”

皇上神情安然,因为苍老而有些缩水的高大身躯,巍然不动地坐在龙椅上。察觉到皇后疑虑的目光,才终于张开口道:“不错。”

“这如何使得?”皇后登时怒目而视,声音陡然拔高:“凤氏不过一介农妇出身,连生身父母都不详,如何能够做皇室子孙的正妃?”说到这里,厌弃又鄙夷地看了凤瑶一眼,说道:“做个侍妾也还勉强。”

一句话落,慕容钰的面上霎时寒光一片:“我想,皇后娘娘弄错了一件事。”他将怀里的人儿揽得又紧了两分,才从薄唇中吐出一句:“这位乃是凤太傅之女,并非什么出身不详的农妇。”

皇后听罢,猛地瞪大眼睛,惊得险些站起来,不可置信地道:“这不可能!”回应她的,是慕容钰毫不掩饰的讥嘲,与凤瑶始终淡然平静的脸庞。皇后瞪大眼睛,瞳孔缩了缩,才发觉身边那位至高无上的男人,似乎并未否认。

这个认知,让她脸色一白,僵硬地转过头看向皇上:“此,此事?”

在她惊疑又带有探视的目光下,皇上微微点头:“钰儿说得不错。”

慕容钰虽然是他的兄弟,然而两人的年纪相差甚多,慕容钰甚至同他的儿子们一个年纪,故此皇上慢条斯理地念出这个颇带亲昵的称谓。

然而,慕容钰与凤瑶几乎同时发现对方身体一僵。克制住交换眼神的冲动,两人眨了眨眼,迅速压下心中涌上来的惊惧。

方才,皇上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容错判的狠毒与杀意。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皇后几乎压不住尖锐的声音,显然这件事情让她无法接受,就连看向皇上的目光中,都不由得带上一分不敬的恼怒:“朝中大臣找回丢失的女儿,为何不曾有消息传出?”

假使凤太傅当真喜爱凤瑶,那么应当一早就举办宴会,邀请亲朋好友,将凤瑶介绍给他们认识。但是凤太傅没有……思及至此,皇后渐渐冷静下来。

难道是说,凤瑶其实并不受喜爱?这样一想,让她瞬间变得冷静万分。方才她的失态,都是建立在凤瑶受宠的基础上。毕竟凤太傅在朝中的故旧门生遍布,哪怕是太子也希望得到他的支持。至少,不能让他支持慕容平。

而如果凤瑶是凤太傅所喜爱的女儿,那么她嫁给慕容钰做正妃,岂不是为慕容钰挣得一份坚实稳固的靠山?任何妨碍太子继位的人,都该死!皇后的眼中闪动异样光芒,很难被人忽视。

然而皇上似乎没有瞧见似的,只是淡淡说道:“此事不久前才发生。凤爱卿尚未正式让她认祖归宗。”

与皇后的想法类似,皇上对于凤瑶的归属,也有些不喜。如今太子和慕容平在争斗,不论谁赢了,都是他的儿子。但是,慕容钰是不能参与进来的。想到这里,皇上猛然察觉到,慕容钰是如此年轻力壮,精力无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