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重生之倾世医妃>

更新时间:2019-01-27 12:16:13

重生之倾世医妃最新章节阅读 重生之倾世医妃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重生之倾世医妃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女神是右手分类:玄幻

洛无忧,洛无忧,你怎么可以如此? 君惊澜在心中疯狂的喊着这个名字,自责懊悔将他整个人湮灭,心神俱恸之下,男子那满头的如墨青丝竟是就那般,在众人眼中骤然间寸寸化雪……

精彩章节试读:

洛无忧,洛无忧,你怎么可以如此?

君惊澜在心中疯狂的喊着这个名字,自责懊悔将他整个人湮灭,心神俱恸之下,男子那满头的如墨青丝竟是就那般,在众人眼中骤然间寸寸化雪……

那又该是多深的痛……

那一头飘飞的银丝华发,定格在墨梦月的眼中,让她唇上浮起一抹苦笑,“皇,皇兄,只是,梦月怕是,没,没有办法和皇兄一起回,回南齐了。皇兄,对不起,我失,失言了……安,安儿,阻,阻止她,不能去,会死的,不能去……”

“梦月姐姐……”

“梦月……”

没有回应,墨梦月头枕在墨白尘的臂弯,手臂无力垂下,眸中的光亮点点黯然,眼神望向那阴暗的天空,似乎又回到了那摘星楼畔。

若非那一日的偶然路过,若非那一日听到他的琴音,或许此时的她已身在南齐,她梦寐以求想要回到的那片土地。

可终没有若然,亦没有如果。

她爱他,他却爱着她,他们注定都求而不得,眼看着他为她心殇至极,他想她活着,那唯一能阻止的,怕也只有眼前之人了吧?而她能为他做的,亦只有这微不足道的一点。

天意不可违!

想想,无忧和她何其相似……

她们都像是飞蛾,扑着那灯火而去,可无忧,只要你转头,就会发现还有一个人,一直在等着你,他会一直一直的等着你。

只要你肯转头……

眼见墨梦月双目闭合,安儿抹了把泪,看着已走到阵中祭台,台阶下的洛无忧,猛然拔腿朝阵中冲了过去,哪知站在一旁的尤氏却是在此时竟又有了动作,她身形一闪,五指成爪便朝安儿抓了过去。

摇光与顾流年二人纷纷拔剑上前阻拦,章明闪身便拦下了顾流年,摇光也被尤氏一掌拍飞吐血倒地。

其余人想上前,却是被突然冲出来的尤氏的人给挡住,场面有些混乱。众人大打出手,然则,失了内力的他们,根本不是尤氏手下的对手。众人愤而却只能无奈,这尤氏显然也是早有准备。

可恨他们此时竟也是无可奈何。

尤氏收掌,身形诡异的化作一抹弧,一把拽住了安儿的衣领,将他再次提了起来:“你现在冲进去,也只是送死罢了……”

“你放开我,你个毒妇,你放开我,你有种就杀了我,杀我了……”安儿疯狂的挣扎,却是无法逃脱尤氏的钳制。

“放开安儿,否则,我就杀了他。”

摇光咬牙想要撑起身体,眼前突的又有身影一晃,青鸾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手中软剑直直搁在了章明的颈脖处。

她身旁还跟着一个人,莫寒脸色雪白被寒濯搀扶着,看着眼前一幕,莫寒巍峨的身体有些踉跄,几乎倒地晕厥。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师父,师母,放手吧,不要再逼小师妹了,就算你们不拿安儿逼迫,她也会进去的,现在你们安心了,逼死了她,你们也满意了?你们还拿着他做什么,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低沉的质问,仿佛受了伤的野兽,让他眼眶都泛着血红。

尤氏却没有半点收手的迹象,她不过淡淡的瞥了一眼众人,视线落在章明身上片刻,便已收回,下一瞬,她突的身形一闪,拔地而起,落到了阵法边缘,只提着安儿,抬头看着那阵中。

双目之中却是泛着一丝纠结的复杂,捏了捏右手,手臂抬起,似想要有所动作,却是最终又放了下来。

众人随之回头,这才看到,此时那阵中,少女已然行到祭台台阶半中央。她走的极慢,每踏一步,都是鲜血淋漓。

黑气在她身边氤氲,一袭紫袍被风吹到鼓起烈烈作响,青丝狂乱的舞动下,她脸色惨白如纸,嘴角已有鲜血溢出,却依然扶着台阶雕栏扶手,想要登上去,那短短的距离,还剩最后的三步台阶,每走一步都似耗去她所有的力气。

她的那眼神却是坚定的看着那被祭台最高处的男子,依然坚定的迈着步伐,阵形中的男人也那般睁眼看着,身体所有撕裂的痛楚似乎都在刹那间,消失不见,喉头干涩似被什么给堵住,发不出半点声音。

只能那么看着,看着她出现在他身边。展开双手,将他紧紧的圈住。没有说话,没有言语,就那样紧紧的抱着,就像那日他紧紧的抱着她。那扭曲的脸庞竟变得宁静而详和。

黑气翻滚之中,那两道身影若隐若现,就如午夜浪涛中的小舟,随时有着被打翻沉溺的可能。也许,只在下一瞬……

“小姐……呜呜……”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婉微姐姐,怎么会变成这样,表哥,无忧,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婉微姐姐……”

“无忧……”沈素卿跌倒在林婉微肩膀,看着这一副泪流满面,林婉微亦是脸色煞白,无忧阁的几个丫头更是抱在一起,不停的低呜出声。

明明是那么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要承受那所谓的天命?为什么老天爷要让他们分开?为什么小姐和姑爷已然在一起,那么的努力,那么的努力,老天爷对他们还是这么残忍?

秦皇与端贤太后看着这幕更是老泪纵横,南宫景皓站在一边,手中还紧握着明黄的卷帛,那是今晨早朝之时,由寒濯送进宫中的传位圣诏,容狄那个登位才不到两个月的大秦皇帝,就此宣布退位。

传位于十四皇子,南宫景皓。

原来,他真的是他,原来他说的话就是如此?那一场逃不过的天命,七年前他出宫被皇后的人暗中追杀,救他的人是他,从那以后教导他的人也是他。是啊他怎么就没想到?

七年前他在胡狭关一役受伤转回秦都,否则怎么会那么巧救了他,偏偏他从不说,难怪他对他总有种莫名的感觉,既害怕,又折服。若非这道圣旨,他只怕还蒙在鼓里。

那个男人,总是这么别扭!

“二皇兄,千万不要有事,洛无忧,千万不能有事,若你们有事,我就毁了这道圣旨,若你们没事,我就替你们扛起这个担子,让你们从此以后去逍遥快活……”南宫景皓拽着那圣旨呢喃着。

“阿弥陀佛,天意如此,若此咒不破,怨气流泄而出,免不了一场天地浩劫,苍生必然受苦,一切都是命数,终归是命数……”了缘红润的脸色惨白,神情悲悯的宣着佛号。

那话却是听得安儿心头火起,什么天地浩劫,什么苍生受苦,苍生与他娘亲姐夫何甘?他们凭什么就得背负那什么天命?

他瞪大了双眸,死死的咬着唇,眼看着那昏暗的黑色光影里,那两道相拥的身影有些模糊,明明好似那水中月镜中花般透着股子迷蒙缥缈,却又那么真切的落在众人眼中,真切的似乎可以看到他们嘴角那挂着的笑。

不管那黑气如何的强大,不管浪涛再如何的翻滚袭来,那两道甚至能称得上弱小的身影始终的抱在一起。

终究,被一点点吞噬,再看不到半分。

他心神俱震,再忍不住惊呼出声:“母后——”

那一道凄厉的喊声,似带着可以穿透九霄的力量,落在所有人耳中,也穿透了那黑雾,让大树后一道身形,整个人都是一颤。

他整个人疯了一般,冲向那阵法之中,想要将那道身影带回,然则,却是一次次冲击,一次次被弹开……

层层黑云间,洛无忧紧紧的抱着男子,那一声母后似砸在她心尖。让她神情有片刻的呆滞,眸光穿透那黑色,看着那被尤氏提在手中,神情悲痛的小脸,那是安儿的脸,安儿的声音,可他却叫着她母后?

原来,竟是如此的么?

“安儿,就是烨儿,是你的,烨儿。”身形痉挛中感受着女子身体的颤抖,容狄低沉的出声。安儿是烨儿,他一直想找机会告诉她,却是一直都没有机会,本打算等一切结束,却不想……

有片刻的静默,随即却是有滚烫的湿润感自颈间传来。

“所以,你就如此放心的想要放开我了,有安儿,有了他,你以为没有你,我也可以过的很好?所以你拿走了血凰,让我等,一直等,容狄,不要放开我的手。你做到了,洛无忧不可以没有你,是你将我拉了起来,你又怎么可以放手?”

声音带着些许的哽咽,少女唇畔仍旧溢着血丝,将头埋在男子颈间,她用力的抱紧男子,任泪水疯涌而出。

“无忧,我,没打算放手……相信我,我会有没事的,你先出去。”颗颗的泪水,灼热刺痛着男人的心,容狄扯唇似笑了笑。

他想说他从未打算过放心,然则,却是再无法开口,身体内似乎有什么在不停的翻滚,红红的血液像是煮沸的水,比之那惊涛骇浪还在猛烈的翻滚之中。似乎有什么正不停的苏醒。

强大而不灭的执念,冥冥之中的牵引,那沉睡千年的强大力量,正一点点自那昏睡中,苏醒。

男人心中一惊,咬了咬牙,伸手将女子一揽,想要将其送出阵中,女子却是死死的包着不肯松开。

“容狄,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所以,那个承诺不作数,不作数,我不会走的,不会走,除非,你想我现在就死在你的面前……”心疼到极致,她不想离开,不要离开,她想和他一起活下去,带着安儿,还有他们的孩子。

她还有很多的不舍,可老天爷为何这么残忍,为什么就不肯给她一线让他们同生的机会。她重生的使命,难道就是带着他一起再死一次?这算什么重生,那又何必再让她重生?

心被爱填满,也被恨和不甘填满,恨老天不公,一次次的捉弄她,是不是这老天爷就非要他们死了才甘心,它就是看不得她好过,什么狗屁凰主?什么见鬼的天命?难道她前世受的一切还不够?

历经两世,她最恨的就是那两个字,天命,凭什么天命就不可违?无论他们如何的努力都不行?

冲天的不甘由心而起,浓烈到极致的悲愤自那身体溢出,胸前一阵滚烫发热似有什么从那身体之中挣脱束缚而出。

那一道红光,灿然耀目,如极光一般穿破那无尽的黑暗,陡然间似乎有声音从灵魂之中响起,其声若萧,声声泣血,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心尖,她睁眼想去看,却只看到男人转身震惊的脸,和那陡然间变亮的白光。

像是天被撕裂……

随即有什么覆上了她的唇,柔和的暖意过后,她整个人却是陷入一望无际的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