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

更新时间:2019-03-16 10:48:38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全文完整版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大汉宫阙:盛世长公主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莫九卿分类:言情

王宁从在床榻的一角,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刘闳,怎么也不肯放手。 刘彻还从来没见过,抑郁成疾,直到疯癫的人。 走到床榻边,刘妍还未坐下,王宁抱着刘闳的手又紧了紧,身子还在

精彩章节试读:

王宁从在床榻的一角,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刘闳,怎么也不肯放手。

刘彻还从来没见过,抑郁成疾,直到疯癫的人。

走到床榻边,刘妍还未坐下,王宁抱着刘闳的手又紧了紧,身子还在瑟瑟发抖,看向刘彻的眼神里,全是防备。

“你身子还未好,闳儿就让林夫人来照顾。你正当风华正茂之年,养好了身子,要生儿育女,将来有的是机会。”刘彻渐渐靠近了王宁,想要从王宁的手里,抱过刘闳。

王宁怀里抱着刘闳,身子还在害怕的颤抖着,跪在刘彻的跟前,央求道:“陛下,妾身求陛下,不要让别人带走妾身的孩子。”

每日哀求刘彻的人比比皆是,这样的情形,刘彻看得多了,哪里还会去考虑王宁的感受:“王夫人,闳儿现在,是林夫人的儿子。”

说罢,刘彻也不顾王宁难以处控的情绪,硬是将刘闳抱了过来。

王宁眼见着刘彻如此决绝,也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左右自己现在也是无路可退了,索性就放开了胆子,把平日里不敢做的事情,都做到极致。

王宁突然疯了似的将刘闳又抢了回来,刘闳一时受了惊,又开始哭闹。

刘彻也被王宁这一举动给惊着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在自己跟前如此大胆。看来,这王宁是真的疯了。

刘彻一时间龙颜大怒,怒吼一声:“王夫人,你放肆。”

任刘闳在自己的怀里哭闹不休,极力的想要挣脱王宁的怀抱,王宁仍然是紧紧的抱着刘闳,一刻也不敢松懈。

一双怨恨的眼眸,看向刘彻深邃的双眸:“妾身只知道,是妾身十月怀胎生下了闳儿,闳儿他的妾身的儿子,谁也不能将他从妾身的身边带走。”

王宁的一声悲凉的怒吼,让卫子夫看到了王宁骨子里的母性。做母亲的,为自己的儿子,变成了这副模样,还真是可怜得让人心疼。

卫子夫向身边的倚竹示意,由倚竹扶着,走到了刘彻的身边,微微欠身道:“陛下,王夫人抑郁之疾颇重,但是只要抱着闳儿,便能即刻安静下来。不若陛下就试试,将闳儿交还给王夫人来抚养。”

“王夫人曾经犯过什么错,皇后也心知肚明。做错了事,就得接受惩罚。”刘彻心里还想着,林夫人为了抚养刘闳,边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都过了这么久了,想必林夫人这身子,也不大好调养了。

卫子夫看得出来,刘彻眉间微蹙,想来也是有为难之处:“陛下,同样是为人父母,将心比心。”

看着王宁与刘闳母子分离,卫子夫也不禁会想,若是哪一天与刘据母子分离,自己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刘彻什么也没说,看向身边的卫子夫,长舒一口气,扶过卫子夫说:“我们出去走走。”

卫子夫垂眸想了想,刘彻该不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刘彻顾念着卫子夫的脚上还有伤,一直都细心扶着卫子夫:“不是我狠心要让王夫人与闳儿母子分离,而是当初,林夫人抚养闳儿的时候,与我做了一个交换。”

“交换?”卫子夫侧了头开始思索,还有什么是刘彻得不到的,竟要拿儿子去什么交换?

刘彻轻轻点了头,边走边解释:“我怕林夫人会对闳儿不好,才要求她,若是要抚养闳儿,便此生都不能有她自己的孩子。”

卫子夫这才知道,原来林夫人为了抚养刘闳,居然付出了这样惨痛的代价。为了抚养别人的孩子,竟然主动放弃了自己生儿育女的机会。

“原来如此,不如,妾身去问问太医令,林夫人这样,还能不能调养好。王夫人这个样子,没了闳儿在身边,只怕真会有什么不测。无论林夫人还能不能生育,也只能让林夫人一场欢喜一场空了。”卫子夫对自己母亲的死,仍然是记忆犹新。

刘彻若有所思道:“看着王夫人那副样子,别说是你了,我也不忍心。不若,待王夫人的身子好了,还是让闳儿回到王夫人身边,林夫人那里,就晋升她为容华,也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如此甚好。”卫子夫莞尔一笑,温润无声。

这么做,刘彻只觉得,亏欠了林夫人:“林夫人向来安分,不多事,想必此次,心里一定不好受。有劳你费心,好好宽慰林夫人。赏赐什么的,尽量大方一些。”

刘妍看着刘彻和卫子夫走远了,才走进了增成殿。

增成殿里除了王宁母子,空无一人。看着床榻边的王宁,还失魂落魄的抱着刘闳,刘妍走了过去:“父皇母后都走了,也没有别人在,王夫人就不必再装了,多累啊!”

王宁抬眸看了一眼刘妍,心神慌乱的说:“装?我方才那副样子,说是装,却也不全是在装。是真,还是假,连我自己都已经不清楚了。”

“你现在还能抱着闳儿,也就是说,父皇已经有所动摇了。”刘妍坐在王宁的身边说。

王宁这心里,也有了一丝喜悦:“但愿如公主所言。对了,今日公主怎么在宫里?”

“只要我想进宫,不是随时都能进宫来吗?”刘妍看着王宁的样子,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该不会,王宁这病,装着装着,弄假成真了吧?

刘妍轻轻拍了拍王宁的肩,提醒王宁:“王夫人,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你得分清楚了。”

春风吹抚着柳枝飘扬在沧池边,沧池里的池水也随着微风,微微闪动。

飞翔殿里,内侍带着许多赏赐的东西,走进了飞翔殿里宣旨:“皇后陛下懿旨。”

——夫人林氏,温恭娴谨,抚养二皇子有功,朕念在林夫人辛劳,特赐锦衣绫罗,珠宝珍玩犒劳。另,朕与陛下商议,今晋封林夫人为容华,钦此。——

林夫人叩首道谢,接过了内侍手上的懿旨:“谢皇后陛下恩典。”

宫里这些个奴婢,向来都只知道趋炎附势,拜高踩低。见着林夫人已经晋升为容华,立即就好言恭喜:“奴婢恭喜林容华。”

林夫人微微一笑,向内侍问道:“内侍大人,不知二皇子何时能回飞翔殿来?”

“林夫人还不知道?皇后陛下今日下了两道旨意,一则,自当是林容华晋升,再则,便是二皇子交还给王夫人之事了。”内侍说完,便躬身一礼,离开了飞翔殿。

林夫人还跪在地上,一声冷笑,口中还喃喃自语:“我说呢!皇后陛下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原来晋封我为容华,是以将二皇子带走为代价的。”

比起位分,林夫人如今更在乎的,是自己有没有儿子。

林容华看着几个奴婢手里拿着的东西,没有一样不珍贵。再多的这些珍宝,也比不上一个儿子来得可靠。

不多时,一个侍女走了进来,恭恭敬敬的给林容华行礼:“林容华长乐未央。”

“免礼。”

林容华见着有些脸熟,还是椒房殿的宫女,便客客气气的问:“何事?”

那侍女欠身一礼,恭恭敬敬的说:“皇后陛下在花园的凉亭里设宴,请林容华去说话。”

林容华转念一想,又问那侍女:“皇后陛下还请了谁?”

“奴婢不知,皇后陛下只让奴婢来请林容华。”

正巧,林容华也想问问卫子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因为王夫人需要儿子,就要让自己失去儿子,这又算什么?

卫子夫坐在凉亭里,双目微闭,看上去是在闭目养神,可其实心里是在琢磨,要如何跟林容华开口说。

林容华走进了凉亭里,微微欠身施礼:“皇后陛下长生无极。”

卫子夫缓缓睁开双目,看了林容华一眼,抬了抬手:“免礼,林容华坐吧!”

林容华看卫子夫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善,与平日里并没有什么两样。猜测着,应该不会是有什么事要责难自己的。

“不知道皇后陛下请妾身来,有何吩咐。”林容华跪坐在案几一侧,开口问道。

卫子夫左右看了看身边的宫人,怕林容华会在宫人面前丢了面子,吩咐了凉亭里的几个宫人:“都退下吧!”

“诺。”

等到几个宫人都不在了,卫子夫才开口说:“陛下都与本宫说了,你为能抚养闳儿,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本宫心里也都清楚。这一次,王夫人病得厉害,她这心病,也只有闳儿能医。让闳儿回到王夫人的身边,让他们母子团圆,是再好不过的法子。只是,委屈了你。”

卫子夫都这么说了,林容华就是心里再有什么不满,也不好说出口了。

怪不得突然会下旨晋封自己为容华,怪不得卫子夫请自己来说话时,会这般和颜悦色,还以为自己是被上天眷顾了,原来自己这是得不偿失。

林容华低着头,眼眸里的落寞,无以言说:“妾身知道,妾身就是对闳儿再好,闳儿也是王夫人的儿子。皇后陛下这么做,也是为了王夫人的身子着想。”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