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重生之惑国鬼妃>

更新时间:2019-03-16 11:15:57

重生之惑国鬼妃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重生之惑国鬼妃阅读推荐 连载中

重生之惑国鬼妃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似语嫣然分类:玄幻

子衿顿时明白了,急忙说道,由于心烦意乱,就连说话都有些烦躁。 “呵呵……咳咳咳……” 那人喘息的笑了两声,接着便不断的咳嗽了起来,看来,她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 “姑娘

精彩章节试读:

子衿顿时明白了,急忙说道,由于心烦意乱,就连说话都有些烦躁。

“呵呵……咳咳咳……”

那人喘息的笑了两声,接着便不断的咳嗽了起来,看来,她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

“姑娘,你不要紧吧?”

子衿见她如此情形,不由的动了恻隐之心,急忙蹲下身子想要扶她。

她却遥遥头说:“没有用的!我……我只是一丝游魂,暂……暂居在你如今所用的身体里……咳咳咳……原本就气息微弱……这阳间……阳间阳气太盛……我……原本……原本就已经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而,而上次你摔下悬崖,……差一点儿就令……令我灰飞烟灭!我……我好不容易才调养到……到如今这般光景……原本想……想再……再将养一段……一段时间……再告诉你……告诉你实情,可……可现在,我怕……怕来不及了!”

子衿听到这里,有些纳闷,她说的什么?她在我的身体了?

子衿不敢相信,而且,她为何要相信她的话?

子衿不可置信的反问。

“你……你原本叫小七……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杀手……咳咳咳……是我……是我的魂魄将你召唤到了这里!……因为,你原本就是我……我的后世。而我们的命格都属土……只有纯土的命格才能驾驭对方的身体,我才将你……将你召唤到了我的……我的身体里。而我……那时已经被南宫勋和朱子婵两人害死了。”

这子欣说道这里,喘息了一阵又说:“你来了以后……帮我报了仇……也替我……替我弄清楚了许多事情……让我知道……知道我错怪了……错怪了南宫曦……小七……你以后要好好对他……一定要好好对他!”

说到这里,朱子欣的眼中氤氲了雾气,却愣是没有让它落下来。

喘息了片刻,这才又说:“刚刚那声音……是南宫曦……是南宫曦的!他被……他被南宫勋的人打下了悬崖……如今命悬一线……原本都要死了……是我……是我用自己……好不容易的修炼的真气将他……将他救了回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你……你可以选择不相信……可是……可是你会……会后悔……”

“你说南宫曦没有死?你救了他?”

子衿听到这里,心里突然感觉没那么悲伤了,原来,她一直都很在意南宫曦的生死。还有,她又问:“我们现在在那里?”

“呵呵……我……我们现在,在你的身体……身体里……我在用……用灵魂跟你对话!”

朱子欣回答。

说完,她又说:“你记住……你是小七……是如今的朱子欣……不是子衿……你的记忆没有了……可是,总有一日会恢复过来的,你按照我的方法去做,莫要让别人知道……”

朱子欣说到这里,她的身体越来越透明,越来越透明,最后竟然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而子衿的脑中却出现了一些零星的片段,似乎是一些武打的动作,这是她在教她恢复记忆的方法吗?不可思议!

见朱子欣不见了,子衿大惊,急忙叫道:“你别走!你别走,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你,你不要走!……”

“呼”的一声,子衿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身的冷汗,刚才的梦境太过于真实,又是那么的虚幻。

令她不得不相信的同时,又不得不怀疑,可那人的话却依旧历历在目。

这世上果真有灵魂?依照朱子欣的灵魂的话来说,她的身体里居然住着两个灵魂,一个是如今的自己,一个是千年以后的小七?太匪夷所思了!

这时,南宫勋听见动静,将门推开,飞快的跑了过来,急声问道:“子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做噩梦了是不是?不要怕,不要怕,勋哥哥在这里,勋哥哥在这里!……”

南宫勋伸手,想将子衿楼在怀里,一迭连声的说着。

子衿突然用力将他推开,睁着一双纯净的眼睛看着南宫勋,仿佛不认识他一般。她的如水的眸子中闪着疑惑和探究的目光,仿佛能将南宫勋刺穿,直看到他的心里面。

“子衿,你怎么了?为何如此看着我?”

南宫勋被她盯的心里有些发毛,声音都有些颤。

“你杀了南宫曦吗?”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南宫勋瞬间惊慌了起来,他慌忙站起身来,背过身子说道:

“没,没有!子衿,你不要胡思乱想,好好休息!你可能是因为想的太多,所以才会做噩梦,来,再睡一觉,再睡一觉就会好了。”

“哦。”

出乎意料的,子衿这一次竟然没有再质问下去,而是听话的又趟了回去。

她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对南宫勋说道:

“你出去吧,你在这里,我睡不着。”

不知为何,南宫勋觉得子衿怪怪的,可他也未曾多想便走了出去。

子衿见他走了出去,又迫不及待的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过去,去梦里找那个朱子欣,她还有许多的问题没有问清楚,比如,她为何如此关心南宫曦,竟然宁愿让自己灰飞烟灭也要救南宫曦?比如,她既然已经死了,为何却一直不肯离去,却要将朱子欣招到她的身体里,再比如,南宫勋为何要骗她?

然而,这一次,她却怎样也睡不着了。

脑中不断地回荡着朱子欣所说的话。

刚刚他进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居然开始怀疑他了,更令她沮丧的是,她突然发现自己不认识她的勋哥哥了,他变的好陌生。

后来,她又反思自己,不能随便就听信一个梦中之人的话,如果不是真的,那么,她不是冤枉了勋哥哥吗?因此,她才又改变了态度,让南宫勋出去了。

南宫曦一直在叫子欣,他说自己是朱子欣,是想叫那个已经死了的朱子欣,还是在叫自己?想到这里,南宫曦那一张略带魅惑的面庞竟然出现在她的脑中,尤其是他的那一双深邃的眸子,一直在痴痴的盯着自己。

子衿被脑中突然出现的印象吓了一跳,慌忙摇了摇头。她不认识南宫曦,她不认识他!

可是,越是这样,那张脸却越是清晰。弄的子衿很是烦躁,索性幸坐了起来,她心中充满了疑惑,想要一个个的解答。可是,她知道,勋哥哥是不会告诉她的。

朱子欣说恢复记忆的方子是什么?

子衿突然发现自己刚刚竟然未曾仔细记,努力回想了半晌,却没有想出来,不由得用手掌拍打着自己的头。

突然,她愣愣的呆住了,对了,她想到了!

那个方子似乎是一套动作,她将那动作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等完全贯彻通了之后,便开始练习了起来。

不管怎样,她一定要试试,说不定朱子欣说的都是真的。

子衿没了睡意,便就起了身,走出到外间,却不见南宫勋的身影。下楼问了一下掌柜的,才知道南宫勋去集市上买马车去了。

她无聊的又转身向二楼上而去,却没有想到楼下饭堂里的两个小流氓从她下楼开始就盯上了她,见她独自一人,便上前调戏。

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上前流里流气的说道:“小娘子,这是打那里来,要去那里呀?不如哥哥送你一程如何?”

子衿那里见过这种场面,所幸,这里人多,她也没有那么害怕,于是根本不理来人,自顾自的向上走去。

那人却不依不饶,伸手一拦,将子衿拦住,又说:“哟,不给哥哥面子?看来,你这小娘子是卡不起哥哥喽?”

子衿依旧不理她,侧过身子就要过去。没想到那人却一把拽住子衿的手臂,将她拉住。

子衿身子一缩,这才惊慌起来,说道:“公子请自重,这里是大庭广众,再说男女授受不亲,如此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哟,小娘子开口说话了!这声音可真是好听!你说是不是啊?”

按尖嘴猴腮的人说着,还舔着脸问旁边的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

“是啊!这小娘子不但声音好听,人也长的俊,不如陪我们哥两个喝几杯如何?”

那五大三粗的壮汉这时也说道。

子衿眼见着这两个流氓将自己的路挡住,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止,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柜台的掌柜,那掌柜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再说为了自己的生意,他竟然装作未曾看见,故意猫着腰去整理酒坛子去了。

子衿又看向饭厅,那里坐满了人,有很多人都向她投来同情的目光,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伸手帮她。

子衿这才感受到了世态炎凉,世上居然真有人见死不救。

罢了,罢了,既然靠不了别人,那她就靠自己,即使今日因此事死了,她也不能任由这两个流氓欺负。

子衿想到这里,继续向楼上走去。那尖嘴猴腮的见这姑娘竟然如此倔强,明明害怕的要死,却已然固执的向上走去。

他伸手就是一抓,子衿见状,慌忙一个闪身,抓起那人的手臂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那人顿时哇哇大叫了起来。“啊啊啊啊……你个臭婊子,不想活了是不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