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宠婚无度,狼夫求放过>

更新时间:2019-03-16 15:40:47

宠婚无度,狼夫求放过最新章节阅读 宠婚无度,狼夫求放过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宠婚无度,狼夫求放过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忘柒.QD分类:言情

“真的吗?”秦清清有些不肯定了,因为当初白锦臣跟她说的就是去修养,并未说治病。 点头,“真的,我已经好了,就是需要修养!”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再我面前一副郎情妾

精彩章节试读:

“真的吗?”秦清清有些不肯定了,因为当初白锦臣跟她说的就是去修养,并未说治病。

点头,“真的,我已经好了,就是需要修养!”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再我面前一副郎情妾意的模样,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莫楚一屁股坐在两人中间,有些心情不好的看向自家妹妹。

没想到秦清清甩都不甩,“你是谁啊,我又不认识你!”

“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是你哥哥,就一辈子是你哥哥!”莫楚揽住她的肩膀,笑的张狂,真想让人一巴掌打上去,不过,空间小了,发挥不开。

秦清清如斯想。

此时薄笙城正在忍受的极大的痛苦,因为脑神经的原因,所以麻药白晟不敢用太多,而这次的手术,很是着急,就连白晟都不确定,最后薄笙城会变成怎样,但是总比他要疯了才好!

果然是个美丽清雅的小镇,在车上,便能看到路边成片的向日葵花田,面向着阳光,让人能够感受到其中的蓬勃生机。

原本很是沉闷的心情,在看到这成片的花田之后,稍稍松弛,最起码不像刚才那样紧绷着了,将他们两人放在一个小竹楼门口,莫楚就离开了,“W市的事情都没有解决,我去给你们擦屁股,你们安心的住在这里就行。”

说完,不仅仅没收了秦清清的手机,就连白锦臣的手机都被他没收了,不过倒是留下了一台笔记本,因为白锦臣要用来处理工作。而秦氏已经让秦清清全权交给了莫楚,他不是说是自己的哥哥吗,那么秦氏交给他岂不是更好,于是某人心安理得的开始提前休产假。

倒是白锦臣,只有他们两个人,虽然当初他们两个也曾经一起住过,但是如今,秦清清可不是只有自己了,而是一个孕妇,想到自己要照顾她,白锦臣就觉得甚是忧心。

“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是不太愿意啊。”白锦臣微微皱眉,秦清清便看得出他此时的心情,忍不住调侃道。

唇角勾勒如画笑容,“跟秦秦在一起,怎么会不愿意呢。”是啊,只要是跟她在一起,又有什么是不愿意的呢。

听到白锦臣的话,秦清清唇角笑容微顿,可惜她给不了他想要的。

即便是到了如今,她依旧担心薄笙城,想到白晟就在他的身边,才能够自己安慰自己,他不会有事,最近特别喜欢睡觉,虽然昨天已经睡了一天一夜,而且在车上自己也没有闲着,白锦臣看到秦清清眉宇间的疲惫,轻柔的开口,“你先去睡一会吧,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

小小的竹楼,里面倒是很有乾坤,上下楼,只有楼上可以住人,下楼只有一个厨房和客厅,柔软的沙发,崭新的电视,一看都是才准备的,就连白锦臣都不得不感叹莫楚的办事效率,而且料事如神,竟然真的能够说服秦清清跟他走。

不过也是,他怎么着都是秦秦的哥哥,不是说,血缘亲人之间都会有一种共鸣吗。

走进房间,周围都是清新的竹香,躺在软软的大床上,秦清清脑袋一瞬间的空白,当手指不小心碰到小腹上的时候,脸上才露出柔软的神态,这个孩子,虽然来得不是时候,但是她会将所有的都给他。

每个孩子都是带着父母的期盼出生,摸摸肚子,她相信,薄笙城更是期盼这个孩子的,不然,今天在医院也不会是那种癫狂的表情了,但是她不能出现,不是不爱,而是太爱,按照薄笙城的脾气,那个女人定然是还没有解决的,她并非逃避,而是不想让他们的孩子有一丝一毫的危险。

即便莫楚不说,秦清清也能够有一点猜测,她不是傻瓜,而且莫楚也没想着要瞒她,所以,若是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背后之人,可能是他们的亲人,捂住肚子的手指忽然收紧,“若是真的是他,那我又该如何自处。”

白锦臣站在门外,手中端着一杯牛奶,正好听到了她的话,敲门的手一顿,片刻,才敲响了门,“秦秦,喝杯牛奶再睡吧。”

“进来。”秦清清声音恢复淡雅,低声开口,跟白锦臣相处她从来都不会觉得尴尬倒不是心中对白锦臣的爱护已经习惯,而是真的将他当成除却薄笙城之外唯二信任的人。

是亲人!

“谢谢你。”吐吐舌头,看着白锦臣不赞同的眼神,继续说道,“习惯了,这是礼貌!”

点头,“好,喝完了就睡一觉,等你醒了,带你去吃东西。”

这里虽然厨房里有很多吃的,但是刚才出去转了一圈,发现这里有挺多农家乐的,大概是莫楚知道他们可能有时候懒得做饭,所以才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地方,因为不是旅游旺季,所以周围人很少。

少了喧嚣,多了宁静,尤其是什么都不想,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就觉得整个人的灵魂都被洗涤的一样,蓝天白云,葵花睡莲,处处是景,随便拿着相机一拍,就是一张艺术品。

在这里住了半个多月,秦清清的疲惫的心脏,不安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没有手机,没有电脑的日子,其实还不错,这一日,白锦臣正在房间中处理公司事务,而她则坐在门口的竹椅上,手轻轻地放在小腹上,看着天边不断变化的云朵,唇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让人一看,便知道,她的心情不错。

而薄笙城过来的时候,恰好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幅美景。

原本紧张的心终于平复下来,她没事就好,慢慢的走进,一步一步,却发现,她眼中完全没有自己,薄笙城慌了,伸手握住秦清清的手,“清清。”

早就看到薄笙城的车子,那辆从一开始就拉风的车子,直到如今,依旧能够一眼认出,总归是逃不掉的,她也不会做没有用的事情,看着他紧张的样子,春缴纳笑容微敛,“你来干什么”

说完,嘲讽一笑,“去管你的孩子和孩子妈好了!”

“我的孩子妈只有你!”薄笙城刚刚动过手术,一醒来,身体有了力气,就不顾白晟的软磨硬泡,愣是顶着伤口出现在这里。

谁知,车中的白晟心脏是多麽的添堵,薄笙城那个家伙,为了老婆,连命都不想要了!怎么没让他失忆!

现在的白晟相当后悔,在为薄笙城动手术的时候,怎么不趁机把他搞傻,省得给他吓出心脏病来。

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他的也就是自己了,自恋的白天才忍不住自我安慰。

低眸看着蹲在身边的男子,依旧如画的眉眼,依旧清俊的容颜,可惜,却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男人了,声音似乎来自天边的渺远,“若是五年前,我们结婚的话,你也会在婚礼上抛下我跟别的女人离开吗?”

这样淡然,甚至于漠然的眼神,让薄笙城心底更加的不安,眸光越发的执拗坚决,“清清,跟我走!”

“放手,不然我们就真的完了!”

握住她手腕的清瘦的手指稍稍松开,但是却没有全部松开,定定的看着她,“清清,相信我!”

“我是相信你,那个孩子不是你的,我也相信你,那个女人跟你没有别的关系,可是你丢下我,让我成为全天下笑柄,这就是我对你信任的结果,你什么事情都不告诉我,还想要我相信你,你觉得可能吗?真是笑话!”秦清清眼底的嘲讽深深地刺激到了薄笙城,不过现在的他,却没有真的想要对她怎样,这个女人的脾气,他明白。

看着秦清清的手依然放在小腹上,想到那个没有福分的孩子,薄笙城就一阵恍惚,“孩子?”嗓音干涸,像是多日没有饮水的沙漠旅人。

没有秦清清的日子,他又怎么会活的好呢?

能够感觉得出薄笙城的意思,秦清清声音微顿,“没了!”

恨恨的推开薄笙城,“若不是你!孩子又怎么会没有!”看到秦清清激动地样子,薄笙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眼神都没了往日的深沉,能够让人轻易看穿他此时的心情,这是秦清清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愧疚,绝望,喷薄而出,让她的心脏窒息,捂住小腹,不能激动不能激动,为了孩子。

薄笙城手足无措的样子,让秦清清心一揪,尤其是他脑袋上的纱布,刺眼极了,但是却没有后退,而是指着车子的方向,“你给我走,立刻马上!”

转身,看着立在门口的白锦臣,稍稍停顿,便与他擦肩而过,“锦臣关门!”

白锦臣看着外面的男子,眸光淡淡,而后听话的关上门,薄笙城竟然没有立刻追过去,就连外面等待的白晟都有些吃惊,不过很快他就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失血过多,加上刚刚手术完毕,身体虚弱,这么一顿,现在根本就头晕的起不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房门关上,白锦臣,虽然是君子,但是作为他的女人,薄笙城能放心才怪,支撑着白晟的身子,就想要敲门,却在手指落在上面的时候,停顿了,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门口。

“苦肉计?清清那个小妞可不一定会吃。”白晟看着外面的天气,原本几乎万里无云,忽然飘起小雨,“啧啧啧,连老天都帮你,不过别说,你这个脑袋,幸好我给你上的都是防水的,最好的,不然还真的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虽然心疼薄笙城这个朋友,但是白晟知道,他的固执,偏执比起五年前来,只会更多不会减轻,秦清清这个女人,就是薄笙城的灾难!

不然,傲气如他,怎么会被这儿女私情牵绊住,就连刚刚查到的线索都被他推掉,要知道,这些都是他查了多少年的,如今终于有机会,却因着秦清清的消息,而被他推掉。

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她的原谅。

里面,秦清清头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心乱了,便再也安静不下来,不过幸而激动都是装的,毕竟肚子里的孩子没事,白锦臣站在秦清清的门口,没有说话,还是秦清清开口,“锦臣,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现在她都有些怀疑,这么骗薄笙城到底对不对,她没有想别的,孩子流掉完全是一开始莫楚的意思,今天她为什么会脱口而出在薄笙城的伤口上撒盐呢,就连她自己都有些想不通,难道自己其实也是心狠的。

“秦秦,相信自己。”白锦臣走进房间,坐到他的身边,声音温暖,“我永远都会在你身后,守护你,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你可以大胆的做你想要做的事情。”

转眸看着身边的男子,他带给自己的从来都是阳光一样的希望,可是白锦臣可以没有自己,薄笙城却不能,深深地知道自己在薄笙城心中的唯一执着,所以秦清清才即便是白锦臣对自己再好,都没有爱上,说是没有爱上,倒不如说不敢爱上。

手指下意识的转着手腕上的珠子,自从薄笙城上次说过之后,她就看到了珠子上的刻字:我渴望一生将你收藏妥善安放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免你无枝可依。

她是个很普通的女人,自然渴望这样的爱情,但是却认定了那个人,就是一辈子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