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玄幻 >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

更新时间:2019-03-16 16:03:54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阅读推荐 连载中

逆天爆宠:女王谋天下

玄幻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冷婷萱分类:玄幻

“好,你们下去准备药。” “是。” 听着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远走,景戎颓丧的将身子靠在窗棂上。任由那张布满寞色的脸被阳光抚摸着,耳边,唯剩黄歇那低声喃语。 难道,为了护住

精彩章节试读:

“好,你们下去准备药。”

“是。”

听着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远走,景戎颓丧的将身子靠在窗棂上。任由那张布满寞色的脸被阳光抚摸着,耳边,唯剩黄歇那低声喃语。

难道,为了护住自己的王位,他连性命都可以抛弃?!自己的王位,对他黄歇而言就这么重要?

如果你想看到我做一个明君,那我就做!我什么都不求,只求你,不要再当着我的面合上眼,别再让我体会一回痛彻心扉……

紧紧的合上眼,景戎从未发现自己这般无力。

一声蚊若的声响于耳边响起,动了动僵住多时的头,瞥向榻上的黄歇,景戎走过去,端起侍女托盘上的碗,舀起一勺喂到黄歇嘴边。

“王、王上,是你!”,睁开眼,见近在眼前给自己喂水的人是景戎,黄歇眸色一暗。

“嗯。是寡人……”,再舀起一勺水喂到黄歇嘴边,景戎挤出一抹僵硬的而疏离的笑容,“令尹大人好好养伤,令尹大人替寡人说今晚之前会将这两日积累的奏章送到各位大人府中,寡人这就去评阅。

这些年,令尹为了寡人耽尽了心,今后寡人不会再任性妄为、也不再让令尹大人操心,令尹大人安心养伤,寡人会好好当一个楚王,也会好好护住自己的王位。所以……”

停了一下,景戎那握着勺的手颤抖了,那离黄歇很近的俊容面上都是那层淡淡的寞色,景戎眸色溢出浓重的忧伤,颤抖了声音,艰难道:“所以,令尹大人下次不必为了保住寡人的王位、让自己受伤。”。

,唇上一阵颤动,黄歇将视线落到景戎近在眼前的面上,听着景戎这一声声自称的“寡人”和这一句句只关公事的对话,让黄歇的心宛如被一阵一阵的寒风吹着。这一切不正是自己一直想要见到的吗!

合了眸子,黄歇在袖下的手紧紧的拽了起来,哑声道:“臣已经不渴了,王上收了手吧。要是王上如今真的想做好一介明君,臣下会一如既往的辅助王上,殚精竭虑,至死不移!”。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景戎那端着碗的手,那握着勺喂出去的手,都随着心口的震荡微颤着。

一把将手中的东西扔到地上,景戎猛的俯身冲到黄歇面上,那撑着木榻的双手青筋都起来了。怒气在胸口惊涛骇浪着,看着黄歇苍白的面容,景戎最后却压住了那喷涌的怒气,而面上是一派忍耐的痛苦之色。

只听到景戎道:“至死不移?!黄歇,这么说昨天你和我在一起只是可怜我,只是怜悯我给我的施舍?反正你要死于荆门,所以你就在离世前赏赐我一点温存,现在你死不了了,你便又记起你所谓的誓言、拒我于千里之外?”。

“在下臣面前,请王上自称‘寡人’。大王子经此之后定然会加强防范,此刻王上该思虑的是如何除掉大王子,以绝后患,别辜负了先王的嘱托!”,袖中紧拽的手已经将指甲掐入手心了,黄歇声音如常,紧合着眼,不敢睁开。

如果,真的死在了荆门,对他黄歇而言或许是一个最完美的结局。

这样,他也就不必进退两难,体味着揪心扯肺的痛。

而景戎看着黄歇面上的决绝,那紧紧阖着的眼可以揭示他此刻的坚定,他不想见到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欺身,他就逃避;他上前,他就提出先王大义,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都是这样。

如出一辙,而他们却对这个模式百练不厌。

不经感到一阵疲惫,暴怒还没发出来,已经就消散在肚子里。景戎见着黄歇正要张嘴说出那些自己不想听的话冲口而出道:“住嘴!这辈子别在寡人面前提到‘先王’这两个字。黄歇,寡人会如你所愿,凡是你希望我做的我都会做,不论是娶亲还是纳人,亦或者是大兴战事对外扩楚国的土地张,只要是你要求的,我都会去做。这样,你满意了吧!”。

最后五个字,景戎坚忍着那股深沉的悲哀说出来便撤身离去。

景戎撤身离去后,同样的一股无力感侵袭了黄歇的周身,原本就因为失血变得苍白的脸更加苍白,而那刚刚苏醒的脑袋再度一阵一阵的被什么敲击似的,摇摇晃晃,最后,看着窗外蛋黄红般的夕阳,黄歇终究陷入深度昏迷。

他想,如果,能这样一直睡下去不醒,也好……

“启禀王上,令尹大人已经整整昏迷一夜,且高烧不退,御医、御医说若是明天再不退烧令尹大人性命堪忧。”

“一群混账东西,你们是怎么照顾令尹的?!昨天不是说伤得不严重吗,怎么才一个晚上就起了高烧!”,抬起脚走出了案几,景戎怒着脸想到他和黄歇说的话,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自王上离开后令尹大人便昏迷了,夜里就烧起来,奴才、奴才们给令尹换了一夜的冰敷也没将温度降下来!请王上责罚,是奴才照顾不周!”,侍人意外的见着景戎停下来,匍匐跪道。

“还杵在寡人这么干嘛,回去照顾令尹!”

“是,是!”

赶走侍人,景戎却是再怎么也坐不下去了。高烧不退?性命堪忧?!

一把将案几上摞得老高的竹简推倒,景戎怒着双眸出了王殿。驱车前往住着秋轩和舒娜二人的王殿。

两座王殿之间相隔不远,但也不近,坐在辇车内,心却始终牵挂着黄歇的病情。心烦意燥之下景戎命侍人加快了速度。

赶到秋轩住着的王殿,景戎二话不说直接开口让秋轩的无涯先生去给黄歇看病。

秋轩此刻正给褪下上衣的舒娜包扎伤口,不料景戎会这么直接闯进来,在黑了脸色之际也迅速将舒娜包起来。

“黄歇怎么了?楚王如此盛怒,该不会是遇上性命攸关的事了吧?!”,淡淡的移位,挡住景戎可以看到舒娜的视线,秋轩不紧不慢的将手中缠绕的白布拿下道。

“他高烧不退,御医说明天之前再不醒过来会有有危险。”,侧过身子避开视线,景戎眉头紧蹙道。眉宇间那满是担心。

“无涯先生,既然令尹大人身体有恙,麻烦你跟楚王走一趟。”,瞥向一旁研读楚国医书的无涯先生,秋轩淡然吩咐道。

对于同是一国之王的景戎,秋轩钦佩他对黄歇的感情。是以,能帮忙的他不介意帮下忙,何况,自己和舒娜正霸者人家的王殿呢!礼尚往来,也是应该。

无涯先生闻言,恋恋不舍的搁下竹简,跨着自己不论到哪都随身携带的药囊就走到楚王的身边。

“麻烦无涯先生了,辇车就在外面,会有人带路。”,对着无涯先生躬身行个礼,景戎道。

“王上不亲自去?”

“不必了。烦劳无涯先生顺带为他看看,他胸口处有积血,若能散了积血麻烦无涯先生一道为他散了。”,皱紧了眉头,景戎担忧着的眸子没放下心,不安的望着无涯先生道。

“如此,老朽不耽搁时间,先为令尹看病去了。”,扶着白须,朝那搁在案几上的竹简瞄了一眼,无涯先生转身出了内室。

“贵国的无涯先生真不愧是一代医痴!若是这放在宫中积灰尘的竹简无涯先生看得上,你们离开楚国之际我会送你们一车。”,走到无涯先生之前坐着的软席上,景戎心不在焉的捡起竹简,朝秋轩的放下望去道。

“这句话你可以跟无涯先生自己说。”,挑了挑眉,秋轩转身一把将可以自己坐起来的舒娜揽进自己怀里,对着这个满目愁绪的景戎丝毫不忌讳,和舒娜两人大秀恩爱。

苦笑一下,景戎直直的望着床上的秋轩和舒娜两人,“你们道是苦尽甘来,听闻四年前秦国之所以会放魏国的太子回国,就是为了让魏国太子制约卓文君在魏国的势力。一晃四年过去了,秦国万万没想到太子最终会和卓文君这般相爱。而我和他,同甘共苦相处了十四年,感情竟然比不过你和他磕磕碰碰的四年。”。

“谁和谁都不是一帆风顺。如果你的感情出现了问题,那只能说明你的努力还不够!”

于秋轩的怀中抬起头,舒娜错愕的望着秋轩,因为这样的话似乎不可能自秋轩嘴中说出来。

察觉到舒娜的动作,秋轩亲昵的碰了碰舒娜的头,嘴角难得的勾出一丝温暖的笑容,“舒儿外冷内热,最初的时候我常常为舒娜的冷所伤。他那种恍若九阙上仙的冷清,那不落凡尘的疏离,总会让我退出三米之外,可惜,我秋轩看中的,不论他怎么疏离我,我都会将牢牢的握在手中。哪怕是让他恨着我了,我也不会松手!”。

说完,将侧脸紧紧的贴上舒娜的侧脸,霸道的味道十足。

,悠悠的扬着脸,舒娜眸中暗沉,“秋轩,就因为这样,所以,在我登上王位的那三个月内你才会厚着脸皮在我王殿内住下,是不是?”。

“叫我的名即可,去掉姓。”,半坐床边,怀着舒娜,秋轩对舒娜的那声“无忌”很是觊觎,时刻不忘提醒着舒娜唤他,似乎没注意到舒娜眸中的暗沉。

“秋轩,假如那个时候我真的恨了你。你会怎么样?”,幽了眸子,舒娜斜睨。

“恨便恨好了,反正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

“这么说我的感觉你都不会顾,就只管自己的快活?”再幽了眸子,舒娜再斜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