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

更新时间:2019-03-20 09:36:56

好看小说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蛊惑道心:妖孽王爷,别过来!

影视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原来是妍分类:影视

顾明雯羞的来拿脖子都红了,“清玄,你胡说什么?”尽管她心里无比的想,“能待在叔父身边,知道他的心意,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哪还敢奢望别的!” 她真的不在乎吗?不会吧!

精彩章节试读:

顾明雯羞的来拿脖子都红了,“清玄,你胡说什么?”尽管她心里无比的想,“能待在叔父身边,知道他的心意,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哪还敢奢望别的!”

她真的不在乎吗?不会吧!没有女人愿意如此委屈,“顾相还真是有福气!”

顾明雯偷偷抬头看了眼清玄,“他说过一次!”她的声音极小,比蚊子大不了多少,“娶我!”

清玄为顾明雯感到高兴,“真好!”顾陵城绝对是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他承诺了顾明雯,就一定会办到。

翌日,队伍再次上路,途中都顺遂无比,如此走着,离金京也是越来越近!天街小雨润如酥,春雨至,和着柔柔的风,洗绿了柳树的枝条,洗净了房上的黛瓦。

玉色的衣裙的女子撑伞走在如烟如雾的雨中,亭中,他回首,“想你了,所以跑来了!”

女子收伞,进入亭中,嫣然一笑,“嘴巴又甜了!吃蜜了?”

“你想知道的话,可以过来尝尝!”他笑着,“你就是我的蜜,看到你,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越说越来劲儿了!”话是这么说,但是甜言蜜语总会让人无比受用,“你这都跟谁学的?”

“我也甚是不解!”他伸手摸着她的脸蛋儿,“对着你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说出来了!”

“贫嘴!”她看见他肩上被雨打湿了一些,“下雨不知道躲躲吗?”

“为了早些见到你!”宋玉墨捏捏清玄的腮,“总是怕你半路再跑掉!”

“别掐我的脸!”清玄打掉那只总喜欢往自己脸上凑的手。

“那你掐我的吧!礼尚往来嘛!”有时候逗她实在好玩儿,她脾气总是很急,一逗她肯定上钩!

“那是什么?”清玄看到亭中石桌上有个盒子,“来送礼给我?”

“宝贝!”宋玉墨有些神秘的拿起盒子,“不过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清玄接过盒子打开来,“赤儿!”她拿出那条用红珊瑚雕刻成的蛇,有着蛇冠和散发着幽蓝光芒的黑色眼睛。“你找人做的?”

“你喜欢?”他问她。

“恩,很像,连大小和颜色都一样!”那双眼睛是用蓝宝石做的,又是一件无价之宝,清玄简直爱不释手。

“清玄,你看了这条蛇,怎么就不看我了?”宋玉墨凑过来问道,“好歹我是活生生的啊!”

“哦!”清玄看看在旁抱怨的祸害,举起珊瑚蛇,“谢谢了,我收下了!”

“不行!”宋玉墨忙道,“你只收下它?你要财色兼收才行!”他指着自己,表示他就是其中的色!

“好!”清玄爽快道,“一并收下吧!你以后留在本仙姑身边跑腿吧!”

宋玉墨搭上清玄的肩膀,“我觉得跑腿有点大材小用,我还是留在你身边贴身伺候吧?”

“你滚一边去!”清玄推了他一把,“想得美!”

“走,去那边看看!”他笑着,指着不远处的小湖。

一把伞下,两个身影并排站在雨雾缥缈的湖畔,烟柳水汽,春花娇艳,无惧细雨的燕儿成双 飞过,正如一副美丽的画卷。

“按理说我不该来见你的!”宋玉墨单手撑伞,“所以我是偷着来的。”

“你一会儿要走吗?”清玄望着雨滴在湖面上的圈圈涟漪,“还下着雨呢!”

“去到金京,你可能会受到一些礼节和规矩的束缚!”这是他最担心的,她应该很讨厌那些吧?“答应我,忍耐下好吗?”

他说的是不是顾太后?她的确不喜欢自己,真的会为难自己吗?“我答应你!”总是他在为自己做什么,自己也该做点儿什么的。

他转过身,看着她,“我在金京等你!”

清玄点头,她看清了他的眼睛,以前总觉得他的眼神恶心,原来是喜欢,是疼,是宠,是爱!

珊瑚赤儿,被清玄摆在了马车里,闲来无事总会赏玩一番。桃花盛放,队伍想行走在云霞之中。终于快到金京了,她的心里也多少有了些紧张。

据说这次璃王大婚,不少的王爷都回了金京,只是从别人的嘴里听到宋玉昶没有回来。可能是渝州离得太远了吧!他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宋云灵回去了吗?

队伍回到金京,清玄和魏国使臣被安排进了驿馆。自从进了金京以后,清玄又被逼着带上了繁重的假发髻和头饰,对她来说简直苦不堪言,总觉得自己那细细的脖颈会被压断!

来到金京,祸害再没出现过,只是清玄被叫进宫两次。一次是皇后为庆和公主的洗尘宴,不可避免的,席间又见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当初那些参加璃王选妃的美人们无不惊讶万分,魏国的庆和公主就是当初程家小姐的表妹!

另一次是顾太后,说是与庆和公主说说话,这次相对来说,比皇后的那次更有挑战性,因为顾太后不喜欢清玄。

“想不到庆和公主还是程家的表小姐!”顾太后看似平常的说道,“一路辛苦了!”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儿子千方百计的要娶魏国洛云川的女儿。

“庆和当时不懂事,因为一点儿原因就跑了出来!”清玄低头做乖巧状,想着顾太后也不会为难一个说软话的人吧?“现在想想真是不应该,对爹娘心中实在愧疚的很!”

顾太后看着一身盛装的清玄,美的逼人,心中不由生出四个字——红颜祸水!“公主也是个懂事儿的,知道父母之恩,难得!”

这是告诉自己她是祸害的娘,是至亲!“应该的!”心道,这装乖巧实在要命!

“其实今日让公主过来还有一事!”顾太后道,“皇家大婚规矩有些多,但是也是为了谨慎些,以免日后出现纰漏!”

清玄有些猜不透,规矩不是找宫里的姑姑教吗?难道要在顾太后的阳霞宫学?那简直是生不如死啊!“庆和明白。”

顾太后看着清玄,“庆和公主就是懂事!”说着侧身对身旁的女官说了几句,女官点头,向清玄走过去。

“庆和公主,请您跟下官来!”女官客气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