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

更新时间:2019-03-20 09:37:57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质子为皇:皇后愿为池中物

影视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水樱寒分类:影视

《礼记》重有记载,古代结婚要行“六礼”,即“纳彩、问名、纳吉、纳征、告期和亲迎”,其实大靖的普通人家也如此,但皇宫却做得更加复杂。 纳彩时新郎要带着用红绸绑缚的大雁

精彩章节试读:

《礼记》重有记载,古代结婚要行“六礼”,即“纳彩、问名、纳吉、纳征、告期和亲迎”,其实大靖的普通人家也如此,但皇宫却做得更加复杂。

纳彩时新郎要带着用红绸绑缚的大雁来到女方家里提亲,大雁就是见面礼,等女方收下了大雁,或是其他贵重的礼品,才算婚事答应了,成了,紧接着有专人算二人的生辰八字,看看二人合不合。八字相合,就可以进行第二步了,纳吉,就是订婚,男方此时要与女方交换聘书,则这结婚的大事,就成了一半了,应征、请期,一气呵成,就是送聘礼,看看聘礼贵重不贵重,新娘满意不满意,若是新娘满意,就会亲手做女红送给新郎,两个人在婚前的第一次心意相通就达成了,随后可以商议婚期,定好日子了。

椒房殿频繁出入着礼亭的女官,卫东东很奇怪,在进出椒房殿这件事上像个偏执狂,将苑晓鳞身边所有服侍的人都换成了女子,上有女官一大丛,下有宫女一大队,苑晓鳞在深宫里,除了秋才和苓官,竟然再也看不到一个男人了。

“娘娘……娘娘……”

“嗯?”

苑晓鳞正一手杵着头神游天外,玉阶下礼亭的女官正商议婚期。

“娘娘,奴婢们的意思,是听从陛下的安排,将婚期定在七月初七,七七是个极其吉祥如意的数字,且那日宜嫁娶,与陛下和娘娘的生辰八字极为相合。”

“好。”

“娘娘没有别的意见了?”

“没有。”

女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苑晓鳞疑惑道:“怎么,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为首的女官行了一礼:“陛下说,若是娘娘乐于挑选日子,证明娘娘是心甘情愿嫁给陛下,母仪天下,若娘娘总是……总是魂不守舍的,陛下就要推迟婚期了。”

“推迟婚期,只怕鲜衣族的女王就要错过了这场专门为她准备的盛世了吧?”

苑晓鳞话一出,地下的女官纷纷跪倒:“娘娘息怒。”

“知道我要发火,还传这种阴阳怪气的话到我耳朵里。”苑晓鳞瞟了底下的人一眼,又换了个手继续杵着头。

云岚在一边拿着扇子扇风给苑晓鳞纳凉:“你为难她们没有道理。”

“得了得了,难得我家姑姑乐意给你们说两句好听的,都起来吧,我为何魂不守舍,还不是因为太喜欢这个日子了?”

女官们纷纷起身,谢过云岚的仗义执言。

“还有什么要汇报给我听的?”

“娘娘,奴婢想替织衣局的问一句,您当真不要咱们自己宫里的人做的国婚礼服了吗?”

苑晓鳞打了个哈欠:“除了见客时那件凤冠霞帔不用他们经手,其他的,都得麻烦他们来做。”

“是。”

“娘娘,明日一早,就会有礼亭的使臣亲自来椒房殿宣读诏书,届时仪仗队和鼓乐队也会一并来。”

“陛下知道我不爱吵吵闹闹的。”

“可……咱们大靖的规矩不能废,国婚是老百姓们盼望已久的盛世,怎么也得……说的过去的热闹才好,不然陛下的脸面……”

“好好好,我知道了。”

云岚看苑晓鳞越来越没有耐心,遂放下扇子:“夏日容易倦怠,娘娘是不是又头疼了?你看看这大门人来人往的,热风突突灌进来,冲上天灵盖,谁受得了呢,怪不得娘娘没精打采的,你,还有你,去端几个凉碗进来,给娘娘去去暑气,不然落在礼亭的各位大人眼里,就成了娘娘魂不守舍了。”

“是,奴婢们这就去。”

底下的女官一个个不敢吭声了。

第二日,礼亭的使臣来宣读诏书,因为苑晓鳞的亲爹实在没人知道隐居到哪里去了,于是卫东东让苑无忧带着苑晓鳞在椒房殿完成了国丈应该完成的礼仪礼节,苑晓鳞第一次看苑无忧穿正装,玄色银龙的锦袍,赶紧利落的下摆,白色的翻领衬托着少年英姿勃发的脸,他一撩下摆单膝跪地,接过诏书,同时奉上苑晓鳞的生辰八字,礼仪结束后,本应款待一下来此宣召的使臣,但因为没人敢在陛下和娘娘的寝殿用膳,一群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姐姐,我收到了父亲的来信。”

“你与父亲说了我的事?”

“没敢说,但我觉得父亲会知道的。”

苑晓鳞深吸一口气:“也就父亲敢对我们放养,什么都不拘束着。”

苑无忧点了点头,头一次没有跟苑晓鳞唱反调。

苑晓鳞看着他:“你这一脸的严肃相,可别让人去陛下面前打你的小报告。”

苑无忧冷哼一声:“敢情我多稀罕这王位似的,王位有什么好,逼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强嫁给自己,这就是皇帝的好处了?那跟江湖大盗强抢民女有何分别?”

“快闭嘴吧你,当年吵着闹着揶揄我,要我嫁给陛下,别辜负陛下一片痴心的,可是你。”

“那时的陛下,可没有现在这样偏执又疯狂。”

苑晓鳞看着前方,礼亭的人散去的地方。

“这就是他坐不稳王位的开始吧……”

“你说什么?”

“我说……”苑晓鳞将自己的手放在苑无忧的肩膀上:“得失都是天命,无论这个位置该你坐还是该别人坐,你都不要像陛下那样……不择手段……”

苑无忧皱了皱眉头:“我自然不会。”

“那就好。”

“姐,你还需要我派人去找找商池吗?万一他真的牺牲掉你,眼睁睁看着你再嫁给别人,可怎么办?”

“我们心有灵犀着呢,他才不会看着我嫁给别人。”苑晓鳞仰起头:“你省省心吧。”

“得嘞,我省省心……”

苑无忧抱拳:“你多休息,我先撤退了。”

“走吧走吧。”

迎亲前三日,每日都有礼亭的女官到椒房殿给苑晓鳞试验大婚妆容,世无双的牡丹凤冠流苏,对簪耳环,通通由黄金和红宝石打造,几枚钻石点缀在花瓣上,犹如清晨花瓣上若隐若现的露珠。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