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

更新时间:2019-03-20 09:51:01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全文完整版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异世弃奴:许你江山如画

影视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边音儿分类:影视

羽姬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但还算镇静。她在城头上大声喊道:“管小玉!我知道你的白凤拥有很强的治愈功能,也猜想到它会让你的兵将们很快恢复过来。不过,还是死了一些人!”

精彩章节试读:

羽姬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但还算镇静。她在城头上大声喊道:“管小玉!我知道你的白凤拥有很强的治愈功能,也猜想到它会让你的兵将们很快恢复过来。不过,还是死了一些人!”

管小玉没有去看,但她知道确实还是死掉了一些士兵。

羽姬的瘴气比当初流朱的更重也更毒,作用发挥的也更快。那些染上瘴气较早、程度较重的士兵,已是变成一具具枯黑的尸体。

“有战争就会有死亡!我不能完全阻止死亡,但可以尽量减少死亡!”管小玉大声回答道,“还有,就算你再强,我也有办法让你一败涂地!”

羽姬哈哈冷笑起来:“管小玉,你说的很好听!但是你要想一想,刚才你为了防御我的攻击,用了何种程度的力量?可你一没有挡住我杀了你的战士,二不能完全阻止我!你要知道,我用的力量还到我全部力量的五分之一!这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

管小玉道:“能说明什么问题?你对我了解多少?好了,这种问题也不是在口头上分胜负的。如果你想证明你自己,就下城来和我一战!”

羽姬笑了一下,道:“可惜我不是来和你较量谁更厉害的!至少现在不会。我想和你谈谈。”

“就用这种方式?”管小玉语声如刀。

羽姬道:“请你原谅我刚才的做法,那也是逼不得已。如果不那样的话,你恐怕是不会停下来攻城,和我谈谈的!”

管小玉道:“那你就说说,你想做什么吧!”

管小玉暗自惊讶,却也猜到了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夜摩国时候,也有人给她进献一些什么魔界秘药,说是能保持容颜,更好地迷惑男人。不过管小玉一来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二来也不希望因为这些东西让自己彻底堕落为最没尊严的恶魔,所以每一次都给拒绝掉了。

现在看起来,清瑶怕是用了那些魔界秘药了。如果真是这样,她恐怕也不能避免堕落成魔的命运了。

可叹啊!一个凤族的名门之女,竟然为了虚幻不经的欲望堕落成最底层的魔!

管小玉心里暗暗感叹,轻轻摇了摇头。

“清瑶,你有什么事情要说?”她大声问道。

清瑶稍一犹豫,道:“凤王,如果您还把我看做是您的故人,那就请您撤兵!”

“为什么?”管小玉问道。

“凤族一向以和平慈怜为信条,可您却兴重兵来此城下,置城中百姓生命于不顾,一心要报私仇。这难道不是违反凤族信条的吗?”

“……”

管小玉被她气笑了。

报私仇?说的就像她不是凤族的人一样!

违反凤族信条?说的好像她有多么高尚一样!

“清瑶,我有没有违反凤族信条你心里很清楚。而你是不是凤族的人,我倒不清楚了!”管小玉一指羽姬,说道,“你是不是用了魔药?是不是为了讨好她而来这儿做说客?”

清瑶脸色变得苍白,却强作镇定地问:“那和我今天要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你用了那种魔药,现在还是凤族的人吗?你连凤族人都不算,还有什么资格来评价我做的一切?你应该清楚那个女人的来历和心地,却心甘情愿为她当说客,你有什么脸面来指责我?”管小玉粉脸微红,看得出她是有些动怒了。

“清瑶,你知不知道,即使在魔界,也有不同层次的魔族。高级的魔族,不在于他的阶层有多高,而在于他拥有独立的性情,不会被欲念所控制!而现在的你,就是最低级的魔族,被虚幻的欲念所控制,被你依赖的人所控制,已经失去了本心,失去了本性,失去了最后的尊严!清瑶,现在的你还有什么?”

“——”

“不可能,不可能!你这是危言耸听!”清瑶紧握双拳,大声喊着。

管小玉冷笑道:“我不是危言耸听!清瑶,你曾经是我的伴读,是我最好的伙伴,是我凤族最优秀的女子之一。可是现在你在做什么?现在的你只想苟活!清瑶,说句实话,如果现在你死了,我会为你全军举哀。你死了比活着要荣耀得多!”

“管小玉!你!——”

清瑶只觉在场所有人都盯着她,就像在看一个怪物,一个卑劣的叛徒,一条丑陋的毛虫一样盯着她。她眼前闪闪烁烁恍恍惚惚,开始看不清前面的景物,后来眼前便是一黑!

“呃!——”她闷哼一声,站不住脚。

就在她需要人扶的时候,却有人在她身后推了她一把。动作很轻,也很隐蔽,但却恰好让她站立不住,倒下城墙!

清瑶的身体坠落城头,衣裙在空中漫飞。

清瑶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惊讶地望着她,没有人想到她会掉下去,会在管小玉说完这些话之后掉下去。

除了羽姬。

她也一样显得很惊讶,但眼底却掠过一丝阴冷的笑。她第一个喊出来:“清瑶姐姐!”然后伸出了手。

她当然抓不住清瑶,清瑶的裙裾就在她手指之间经过,而她却松松地捏着手指,让它在指间滑过。

“清瑶姐姐!你何必寻短见!凤王不过是说一些气话,你怎么就真的听了她的污蔑,坠城而死!清瑶姐姐——”

她伏在城头向下喊着,但此时清瑶却依然落在城墙脚下,血溅桃花。

“管小玉!”羽姬忽地立直身子指着管小玉大骂:“你绝情如此,道貌岸然!她是你之前的陪读,是你幼年时候最好的朋友,今天你却逼她自尽!你看起来清高孤傲,你那清高是用别人的血染成的!你这虚伪的女人,看我怎么为清瑶报仇!”话音未落,她便飞身落下城来,想管小玉发动了攻击。

这一场变故来得太突然,管小玉完全没有一点准备。她想到了羽姬有阴谋,却没有想到这阴谋竟是清瑶的生命!

清瑶虽然已经和她有好久没有见面,感情也因为那件事情变淡了许多,但她在自己面前死去,还是让管小玉唏嘘悲伤。

只是,她的死真的和自己有关系吗?

她不肯承认!

“喝!”

“哈!”

管小玉心中疑惑烦乱,却还要认认真真地接下羽姬的每一招。渐渐地,管小玉感到惊讶了。一段时间不见,羽姬的功力竟然也精进到一个很高的层次了!

但是让她更奇怪的是,羽姬虽然攻势凌厉,但竟然没有使用那诡异狠毒的蚀魂掌。

忽然,羽姬身子一歪,管小玉正好一掌击在她的胸膛上。

“嗯!——”羽姬一声痛呼,回头落荒而逃。

城头上,维真见状不敢怠慢,忙令守门官打开城门。可等羽姬飞奔进去,那城门却迟疑着没有关上。

“王,我们冲进去!”鹰族里有人大叫着。凤军里也有人这样大声叫道。

“且慢!”管小玉却制止了他们。

“怎么了,凤王?”扬羽问道。

管小玉没有回答,只是犹豫地望着城门。

扬羽问道:“你怀疑有埋伏?”

管小玉摇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为什么他们不关城门?”

“这?——”扬羽摸着下巴,也犹疑起来。

就在这时,城上嗖嗖地射下箭来。不少将士身中箭矢,纷纷倒了下去。

“哼!笨蛋!中了羽姬娘娘的计了!”维真在城上大叫,取过一张弓箭,对着一个白袍将“嗖”地射了出去。白袍将应声而倒。

“冲!把叛军杀退!”维真大吼道。

守城的天军喊杀一声,冲出城门,和凤军鹰军短兵相接。

一霎时,喊杀声和兵器相撞的声音震天价响。管小玉和扬羽也和他们打起仗来,心中那点疑虑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冲得极淡。

天军杀得很是拼命,但依旧不是凤军和鹰军的对手。坚持了一阵子之后,便溃败下去,退回城中。这一次,即便管小玉还有一丝犹疑,却也再没有挡住大势所趋,只好振臂一挥领着凤、鹰大军冲进至善城中。

和天军的战斗并不很激烈,因为有守城的天军本来就不很多,在之前的战斗里还死伤了不少。因此,城中的天军已经不足以抵抗凤鹰大军了。所以,凤鹰大军在城门快速结束战斗后,便向城内进发。

一边走,管小玉一边问扬羽道:“鹰王,你有没有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看不见羽姬了?”

扬羽也点头道:“不错。从进城之后,就没有再见过她的身影,这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又在想什么计谋来陷害我们?”

管小玉未及回答,就已经被道路上出现的奇怪一幕吸引住了。

不少至善城的居民纷纷走上街头,眼含怒气,手执棍棒等可以当做兵器的东西,一个个站在街道上排列开,挡住了凤鹰军的去路。

“这是……”扬羽一脸茫然,随即脸色大变:“他们想以命相搏,阻止我们占领至善城!”

管小玉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在以往的战争中,他们并非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但是那时候很好解决,因为对战的是魔族,是完全被当做敌人的人。而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天界居民,和他们一个族类的人。

况且,他们还几乎手无寸铁!

“凤王,我们怎么办?”扬羽问道。

但管小玉也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您说呢?”

扬羽扫视了一遍那些人,沉吟着说道:“能和他们谈谈,就和他们谈谈吧!”

管小玉长吁一声,道:“恐怕谈也谈不拢。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别的方法了!”

她刚刚上前一步,便被一群人围了起来。他们怒冲冲望着管小玉,却谁也不说话。

管小玉环顾众人,道:“各位!我是凤王。今天因为某些原因,借路于此,打扰了各位的生活,实在抱歉了!看各位的样子,恐怕对我凤鹰军有所误会。所以,请大家听我申明几点:一,我们凤鹰军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人的生命!第二,凤鹰军不会抢掠任何一家的财物!第三,凤鹰军不会毁灭任何一处房屋!这是我对大家的承诺,如果不能得到大家的信任,我愿折箭为誓!”

这些人见到羽姬,一个个就像见到了主心骨一样,脸上露出自信之色。

“众位百姓,她说得很好听,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听她的话!要知道,她最好的朋友也被她用计逼死了!对知交故友尚且可以如此绝情,对咱们这些本来就没什么交情的人,她还会留什么情面?”

“对!”

“羽姬娘娘说得对!把他们赶出去!赶出去!”

看着羽姬一脸正义的样子和她眼中若隐若现的得意,管小玉不由怒火中烧。

“羽姬,这是怎么回事?”管小玉大声问道。

可还未等她得到回答,只见那些至善城百姓拿起棍棒就冲了过来。

转眼间,棍棒如雨般向管小玉袭来。

管小玉不敢还手,只能不住地躲。她早已想明白羽姬的打算。

羽姬知道这座城无论如何是保不住了。但是,它还有利用的价值,那就是可以将管小玉推向车凌钧曾走过的那条路上。

之前,管小玉一直是以被欺辱被逼迫的样子展示在众人面前,所以才有鹰王扬羽的最终加入。除此以外,管小玉还一直被大家看做是个正直善良的人,能不动武就不动武;能少伤人就少伤人。虽说“兵者凶器”,她却尽量避免用这“凶器”来伤害过多的人。

但是现在,羽姬却给她设了一个她打不破的局。

让至善城的百姓来反击,让那些手无寸铁只想守护家园的人来反击!

如果管小玉选择对抗,那么结果就是至善城被屠,而管小玉会成为罪人,和车凌钧一样的罪人。那样,即使她最终得到胜利,也会成为全天界的敌人,成为一个新的禁忌,即使死后也要背上千万年的骂名。

如果她选择退让,那么她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化作乌有,除了兵败被杀之外,什么也剩不下。

无论她怎样做,都只有失败一条路,只是方式不一样——一种是名誉和人格的失败,另一种则是现实的失败。

管小玉在众人的攻击下腾转闪挪,终于忍耐不住,将衣袖一挥。

一道白色灵气闪过,将众人击飞出去,摔到远处。那是她用来治愈的灵气,此刻用来将众人驱赶走,倒也不错。

“羽姬,你觉得你很得意吗?”管小玉站在羽姬对面,死死地盯着她,浑身红色的灵气一点点逸起,将衣角裙裾掀动起来,一头长发也跟着飞扬。此刻的她双眼寒冷愤怒,面若冰霜,看上去就像一个阴沉的女战神。

羽姬面无惧色,脚下也升腾起暗绿色的灵气。灵气搅动地上的尘土,旋成绿色的尘霾在她脚下涌动。

管小玉眸光一紧,双掌结印,向外一推,形成一个结界。她悬浮在结界中央,对羽姬道:“现在,不管你用什么鬼蜮伎俩,都无所谓了!你只乖乖受死就是了!”

羽姬迅速瞟了瞟结界,笑了起来:“你还怕我的蚀魂掌将那些人都杀了是不是?管小玉,想不到你还真有同情心!他们对你那样,你还在乎他们的生死!可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避免一场危机吗?实话说,管小玉,我很清楚不是你的对手。但我选择和你决一死战,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管小玉道:“不过是你逃不过去罢了!还有什么原因?”

羽姬道:“逃不过去?哼!我压根没想逃!清瑶已经做了引子,不过她只是第一步。我还是引子,是将你领到不归路的第二个引子!”

她忽然双掌击出,暗绿的灵气流就像一道魅影一样袭向管小玉。管小玉忙闪身躲过,一招“白凤护法”将自己护住。

“把我领到不归路?”她疑惑地望着羽姬。

“没错!你看看结界外就知道了!”

管小玉向结界外望去。

那些至善城的百姓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变得平静,相反,他们已经和凤鹰军发生了极为剧烈的冲突。

棍棒和兵器交加,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棍棒器械的时候,用棍棒器械打;失去了,便直接肉搏。

踢打、推搡、摔跤、冲刺……种种人用种种方法互相斗殴,开始时候凤鹰军士兵还遵从鹰王扬羽的命令,尽力忍让,避免伤及百姓。可后来,一个鹰族士兵被踩死在人群中之后,士兵们终于忍耐不住了。

“妈的!至善城住民怎么了?老子曾经屠过三座城!”有人大喊着,拽出腰间的兵器。

“住手!”扬羽高声喊叫着,但在一片混乱中,他的喊声显得那么单薄无力。

“现在……”管小玉皱起眉来。她想再撤掉结界重新回到至善城中,却已是没有可能了。

因为此时的羽姬,已经施展出了她的蚀魂瘴气。

“管小玉,你就是想退也退不得了!”她狞笑着挥动双掌,手掌已经变得像干枯的鬼爪一样。

“你看看他们,能够避免被屠杀的命运吗?”

就在羽姬说话之间,至善城中已经血染地面。

凤鹰军里的士兵们已经不听上头将官的命令,都和那些百姓动起了刀枪。

一旦动起真刀真枪,那些百姓怎么会是这群士兵的对手?很快,他们一个个倒了下去。血染地面变成了流血遍地,又变成血流成河。

“你们!——”管小玉焦急地大声叫,但她的声音却被阻挡在结界里。

“叫也没有用!”羽姬哈哈大笑,鬼爪疯狂地舞动,蚀魂瘴气瞬间浓了不下数十倍。

这时,管小玉才真正体会到羽姬功夫的可怕。

她的白凤本是拥有治愈能力的,后来又被她炼出了保护能力。虽然使用不多,但每次使用都很有效果。可是此刻这保护能力遇见羽姬的蚀魂掌,却不堪一击,很快便超过了可以承受的极限。

“唔嗯……”管小玉觉得喉头一阵发紧,感觉无法呼吸。她掩住口鼻,那蚀魂瘴气却像无孔不入的幽灵一般,从她另外五窍中钻进去。

“这样不行!”她想着,“必须要破掉……”

“光耀——九天!”

在她开始觉得头晕目眩的时候,她凝聚起灵力,挥动烛天剑。因为烛天剑是至阳圣宝,不仅可以驱除黑暗,还有驱除邪祟瘴毒的能力。

一道无尚光明的光芒从烛天剑上释放出来,穿透了厚厚的瘴气。很快,管小玉便觉得好多了,她冷冷地望着羽姬,再次将剑对准了她。

羽姬微微一惊,但随即笑了起来:“没用的!就像用灯光照亮浓雾一样,随着灯光的熄灭,很快,雾气又将归拢,而且还会越来越浓!”

“在此以前……”管小玉徐徐说道,声音坚定不容置疑。

一颗明亮的光球在烛天剑尖凝成,管小玉手腕一翻,光球发射出去。羽姬却出乎她的意料,双掌并举,其中喷发的灵气化作一只干枯的骷髅头,冲着光球张开了大口。

“呲——”

骷髅和光球相碰,一阵短暂的相争,光球竟消失在骷髅那森森的大口中。

“哈哈哈哈——”羽姬狞笑着,舞动鬼爪,那瘴气变得更浓了!

“用你的灵气养我的蚀魂瘴气,反过来杀了你!”羽姬疯狂地笑着,喊道:“实在太让人痛快了!”

管小玉觉得更难受了。她觉得体内那股充沛的灵气,如今成了让她痛苦难耐的根源,因为它们一股股圆圆不绝从她体内流出,不光牵得她心魂不宁,还化成羽姬的夺命瘴气来让自己窒息。

“管小玉,舒服吗?”羽姬哈哈笑着,不断加强功力,“你看这结界,如果你死了,也就破除了吧!没有了结界,这些人就会全部死掉!管小玉,到时候你就是最大的祸首!洗也洗不清!”

“羽姬!你!……”管小玉感觉已经支持不住,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慢慢皱缩,就像一个垂暮的老妇!

结界发出震耳的嗡嗡声,那是出现残破的前兆。

管小玉着急起来。如果这结界破除,那么羽姬的瘴气将会全部逸出,至善城中所有的人都会被吸干灵气,变成干枯焦黑的干尸……

“不行……”她想。而此时,她的意识已经变淡了。

“不行——”只有这一个想法还盘踞在她残存的意识中,顽强地挣扎,努力和羽姬对抗。

“不行!”

“不行!!”

这个简单的想法已经成了支持管小玉唯一的支柱,支撑着她站在那儿,支撑着她体内形成了一面坚固的障壁。就是这面障壁,竟然阻挡住了那片不断向她侵袭而来的蚀魂瘴气!

“啊!——竟然没有作用了!”羽姬疯狂地大叫。

此时的她已经失去了艳丽的容颜,浑身毛发皆张,双眼深陷,牙齿暴出,活脱脱就是一只骷髅魔。

“怎么可以这样!管小玉,我要你死,要你失去你所拥有的一切——”

“哇啊——”忽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冲进管小玉的耳中。她失神的眼睛似乎看见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挥着白藕一样的小胳膊和小腿儿,哭得小脸通红。但忽然,一双手将它提起来,向下一扔……

“孩子!”

被深埋在心底的那道伤痕此时又被揭开了,失子之痛和失子之恨忽然涌上心头。

“孩子!如果不给你报仇——”

管小玉的眼睛重新放出光芒,身体也不再僵硬。

“如果不给你报仇,我还怎么再去做母亲?”

障壁没有消失,而管小玉体内的灵气再次源源不断地翻腾起来。这些灵气翻腾着,交融着,在她体内越聚越多,终于再度爆发!

一道火红的光芒刺破了暗绿色的瘴气,像一柄锋利的剑撕裂了污浊,将羽姬的瘴气彻底撕个粉碎。

羽姬被这强大的力量震得向后飞去,飞了好远才落到地上。她抬头望着被光芒笼罩的管小玉,不由惊恐万分:“灵……灵光!你竟然有了灵光!”

天界之人,先天有灵体,修炼后有灵气,灵气可以化作力量,便是灵力。灵气和灵力按照程度的不同,又有强弱多少之分,灵气越多,灵力越强,那这人的能力便越强大。但仅仅在拥有灵气的阶段上,还不是最强的,最强的便是拥有灵光。

车天之所以虽不是一个好灵君,却也没有轻易被造了反,其原因之一便是他拥有灵光。虽然层级不是最高的,但也足以让一般神王望而却步。因为,拥有神光的人,即便是最普通的,也要顶的上是个战神那种级别的高手。

而由灵气转为灵光,是相当艰难的。即使在非想天修炼,炼成了太阳之芒,也很难让灵气脱胎换骨成为灵光。

可是现在,管小玉在受到重创的情况下,竟然得到了超越,将灵气提升到了灵光之境!

一旦到达这个境界,羽姬便无能为力了。

羽姬惶恐不安地盯着管小玉,随时准备逃走。

“你逃不掉……”管小玉周身披着火红的光芒,手中握着一团灼热如火的灵光团,一步步向她走去。

“为了没出生的我的孩子……为了被你设计害死的我的朋友和亲人……羽姬,你该死了!”

“轰!”管小玉掌中那团灵光闪着“噼啪”的电光,飞快地向羽姬袭去。羽姬见状想马上闪到一边,但却发现因为刚才摔得太重,腿被摔断了。

“哇啊——”

“噼——轰!”

惨叫声和光团爆裂的声音响在一起,瞬间的震耳之后,一切烟消云散。

管小玉此时仿佛刚刚在一个迷梦中醒来一样,看看结界里残存的瘴气,再度展开了白凤。

白凤周身闪着毫光在结界里展开双翼,高鸣一声。这一声长鸣,唤起天宇中的清气,唤出璀璨的阳光,驱散了那片淡淡的暗绿色的迷雾。

结界收起,管小玉缓缓在空中降落到至善城的地面。

虽然羽姬已死,但管小玉脸上却毫无笑意。

因为至善城中,尸横遍地。

还有一些百姓幸存下来,但他们却满脸惨淡,怨怒地望着凤影军,望着刚落下来的管小玉。

“凤王。”鹰王扬羽带着说不出的表情走到她面前。

虽然不知道在结界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战斗,但扬羽知道此时的管小玉已不是原先那个管小玉了。她又发生了变化。

“我是尽力阻止来着,可是……”他摇摇头,叹息一声。

管小玉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景象,道:“我知道。我在结界里看见了。我不会责怪任何人。这里……交给合适的人去善后吧。我要去羽灵宫,看车天回来了没有。”

“万羽灵君?他不再羽灵宫?”扬羽很是惊讶地问道。

管小玉点点头。

“羽姬说他不在。我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但是他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再回来!”

她刚向前走了几步,忽听天空中发出“隆隆”的闷雷般的声音。

众人都不由向天上望去。

一直晴朗无云的天空上忽然出现了一片乌云,翻腾着汹涌着,就像盛夏里忽然而至的雨云般,转眼间布满了整片天空。

管小玉凝视那片阴云一阵子,忽然开口道:“九重天……”

扬羽也面色凝重,望着阴云道:“以前只是听说过,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了!”

忽然,他们脚下的大地又剧烈地晃动起来,从未震动过的地面裂开了巨大的口子。一些人毫无准备,就落进这深深的地缝当中。

随着地缝裂开,周天也闪出了若有若无的金光。金光一明一灭,忽隐忽现,而许多看到这一幕的人,都瞬间觉得头昏脑胀,站立不稳。

“结界开了!”

管小玉想到车凌钧曾经对她说过的话——“到时候,结界就会开的!”

“扬羽,是不是我们太拖累你了?”管小玉苦笑道,“本来想让你离这件事远一点,没想到却让你越陷越深。”

扬羽一阵沉默,随后道:“只要身处天界,就没有办法逃避开吧!你看,九重天也震怒了,天界周遭的结界也破开了,这一次恐怕天魔两界都不得安稳了!”

在他们周围,已是混乱成了一片。

不再分至善城百姓和凤鹰军,所有人都一样地慌乱,慌乱到疯狂。嘶号、哭泣、吵嚷、拥挤、甚至盲目地杀戮——末世的绝望变成狂躁,在往昔宁静的至善城中弥漫着。

管小玉静静地望着这一切,只是无语。

“车凌钧会不会跟着一起来?”扬羽忽然说道。他和管小玉一样,心里很清楚这是无可避免的灾难,不管如何尽力,都不能帮助身边这些人渡过难关。

“不知道。”

管小玉本应该说“会的”,但是不知为何,她却说了“不知道”。可能在她心里,真的预见到了不可知的场景。

崩塌的场景愈演愈烈。脚下的大地刚刚略显平静,空中却又刮起了狂暴的罡风。

这些罡风从天际裂缝中而来,因为空间的错裂又化成凌乱的气流。这些气流卷起它所遇到的任何东西,卷得屋塌柱倒,树木拔起,人也乱飞。

除此之外,还有一团团灰色气团和火球也落了下来。它们开始又稀又小,后来就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大。被击中的人或者当即丧命,或者身上着着火到处乱跑乱窜,将火焰引到更多人身上。于是,至善城又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紧接着变成一片着着火的废墟。

“天塌了……”管小玉和扬羽尽力躲避着。

一个巨大的气流团轰然在天空坠落,砸向扬羽。

管小玉手疾眼快,将扬羽往自己身边一带,将将避开这个气团。而另一个身上着火的人却不幸正跑到那气团之下,被卷进其中,绞得粉身碎骨。

随着天空的剧烈变动,天魔二界之间的结界也毁坏地更厉害了。原先忽隐忽现的金光,现在变得闪烁地更为明显,而且金光每强烈地闪烁一次,便紧接着完全熄灭。而这意味着,那里的结界已被完全损坏,再也不能抵御魔界的大军了。

终于,爆发了一片强烈的金光之后,一团黑气在乌云弥漫的天际中突出而至。

黑衣黑甲,气势宏大却行进毫无声息——不是夜摩军又是哪支军队?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慌乱失措的人们暂时停了下来,关注这新的军队。管小玉向那方向望去,却看见了苍虓。

“撑持结界!”苍虓大声给夜摩军中的结界师下令。

天空之所以会“塌”,正是由于他们冲破天魔二界的结界导致的。现在,夜摩军已几乎全部进入天界,这个混乱的场面也该得到控制了。

一百多名结界师同时念动咒语,向被冲破的结界处施展出修复能力,将崩塌的地方重新撑持起来。渐渐的,除了满布的阴云和一声比一声响的惊雷之外,天空再无别的动静。

“苍虓,只有你领兵来了?”管小玉来到苍虓面前,问道。

苍虓跪下施礼,垂眼避开她略略黯然的眼神。

“枭王随后就到。他有些别的事情没有处理完。”

“哦。”管小玉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她不再提及此事,不是因为她不放在心上,而是因为心底的落寞,其实很难说清。

她向苍虓介绍道:“这是鹰王扬羽。”介绍完忽然笑了一下,道:“你们之前其实就认识,是不是?”

苍虓点点头:“是啊。六百年前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是敌人,现在却是盟友。”

扬羽也微微一笑,道:“没有马上见到枭王,我也有点失望呢。他到底在做什么?”

“消除后顾之忧。”苍虓道,“不让那些魑魅魍魉一起进入天界。否则,局面会更难收拾。”

管小玉望着发着青光的新结界,问道:“聋婆婆呢?她还好吗?”

苍虓道:“见过,她很快也会赶到。夜摩军是最先来的,随后朱雀王也会带着她的军队以及一些属国军队一起来。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可以搅动天地,重新制定秩序。”

“哦,这样吗?这是……枭王的意思吗?”管小玉眉梢微颤,问道。

苍虓略一沉吟,道:“这……大概……是吧!枭王一直想要复仇,虽然他后来没有再提起过,但应该——不会变吧!”

管小玉瞥了苍虓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

天上阴云翻滚,惊雷阵阵,大地虽然停止晃动,罡风乱气也随着结界重建而平息下来,但周围的景况,却惨不忍睹。

烧焦的、坍塌的房屋到处都是,倒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虽然还有一些幸存者,但他们也衣衫不整,目光惊惶,犹陷在刚才的巨变中没有平静下来。

管小玉目光扫过这一切,垂下眼帘,低声道:“苍虓,你想办法安置一下活着的人,我和鹰王要去羽灵宫看看。”

“嗯。可是,属下觉得您该带几个人过去。毕竟还是不安全。”苍虓担心地建议道。

管小玉看看扬羽,点头道:“也好。你看谁去合适?”

苍虓看看身后诸将,叫道:“夙沙、无然、染墨、千凉几位将军跟随王妃和鹰王一起去吧。保护好他们的安全,如果有急变要及时送回消息!”

管小玉的视线掠过被叫到的几人脸上。当她听见“千凉”两字,又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她的目光霍地跳了一下。

“千凉……”她叫道。

千凉走上前单膝跪倒,道:“王妃受惊了!见到王妃安好,末将也可稍稍心安了。”

管小玉将他搀起来,打量他一番,徐徐说道:“我杀了你妹妹,你——该恨我的。”

千凉一惊,马上再次跪倒,道:“末将不敢!末将虽然身为魔族,但还是识大体的。千羽她那样是咎由自取。况且如果不是她从中作乱,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局面!王妃这样说,实在让千凉不知所措!”

管小玉微微一笑,道:“千凉将军请起。虽然千羽罪大恶极,但你们毕竟是兄妹,是手足情深的骨肉。我这样说不是怀疑你什么,只是感觉,无论如何,手足间都有怜惜之情。可是现在——”她环顾四周,又摇了摇头。

千凉也随着她环顾四周。他已经知道了管小玉的意思。即使妹妹死了,也该有尸骨存留,做个纪念。可是如今周围损毁如此严重,还有什么尸骨可以存留下来?

千凉终于感觉到那一丝寒彻心扉的忧伤。

他和千羽分道扬镳的时候,并不觉怎样伤感。那大约是因为,虽然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但至少知道另一个还活着,想起来的时候即使只有恨意存在,但至少恨而有方。可如今,就是恨,又能去恨谁呢?除了一缕青烟一样的回忆,什么都没有了。

“王妃,我不会怪您。”

千凉虽然这样说,但声音却低低的,不像方才那样干脆利落了。

管小玉凝视他片刻,道:“走吧,一起去羽灵宫看看。”

羽灵宫现在也是一片废墟。宫墙倒塌,池苑损毁,内侍宫女也是死的死伤的伤逃亡的逃亡。

穿过崩塌的正殿,管小玉和鹰王带着几个魔将一路搜遍了整个羽灵宫,依然没有见到车天的影子。

“他会在什么地方?”管小玉自问道,心中的疑虑伴着隐隐的不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