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

更新时间:2019-03-20 09:54:08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最新章节阅读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邪王追妻:废柴四小姐要逆天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絮鸢分类:历史

第二日,堇寒下葬。 未樱看着冰棺里的堇寒,闭上双眼,堇寒,娘亲,对不起你… 其实,她有足够的修为可以将堇寒和林修救回,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已经投胎了,他们已经厌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日,堇寒下葬。

未樱看着冰棺里的堇寒,闭上双眼,堇寒,娘亲,对不起你…

其实,她有足够的修为可以将堇寒和林修救回,只是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已经投胎了,他们已经厌倦了皇室的生活,她又何必勉强?

“母后,堇寒妹妹的丧礼办完了之后,你会留下来的吗?”霈潾站在未樱身后,脸上闪过一丝忧伤,未樱转头看着霈潾,淡笑,她伸出手摸了摸霈潾的脑袋。

“霈潾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娘亲再陪着了,你是泱宁的皇帝,以后做事情,一定要为泱宁考虑,知道吗?”

霈潾低下头,这个皇帝,他已经当的不耐烦了,堇寒死了,皇兄死了,娘亲和父皇也不在他的身边。整日和那些大臣勾心斗角,他也累了…

未樱没多久便离开了泱宁国,郊外的屋子内,未樱靠在冰棺上,“洛尘,孩子们…都已经长大了呢…”未樱闭上双眼,泪水打在冰棺上。

一处山谷,堇寒握着林修的手,她转头看着林修,脸上露出淡笑,“这一世…我们再也不要分开!”林修握紧堇寒的手,“不是这一世,是生生世世!”

他们没有喝孟婆汤,也没有过传说中的奈何桥,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彼岸花花海中…

未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她看着外面的阳光,用衣袖挡住自己的眼睛。

泱宁皇宫内,一大早便不见了霈潾的身影,耿天志找了大半个皇宫也没找到霈潾。耿天志有些慌了,整个皇宫里的宫女,找遍了皇宫也没找到霈潾。

耿天志颓废的坐在椅子上,他扶住额头,泪水一滴滴的打在桌上,这一生,他还从来没有流过半滴眼泪,想必这两次,他已经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光了吧。

桌上的奏折中,夹着一封信,耿天志呆了一会,慌忙将信抽出,上面正是霈潾的字迹!

耿天志慌忙打开,只见两页信纸上写满了字!他离开了,他不愿再做皇帝了…他已经做了快十年的皇帝,到现在还一事无成…

耿天志的泪水打在信纸上,苦笑了一下,让他来做皇帝吗?他看了看桌角的传国玉玺,无奈的摇了摇头,霈潾,你走了,我登上皇位,天下人又怎么看待我呢?

耿天志将信放在桌上,看到桌角的传国玉玺,耿天志垂下眼睑,他将传国玉玺压在信封上。这个皇位,既然霈潾都不在乎了,他还在乎干什么?

这个皇位,谁想要谁就要吧!

耿天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东西后便离开了,大殿之内,大臣们已经开始议论纷纷了。几个大臣脸上露出愤怒之色,“这个皇帝,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让我们站在这里等他!”

另一个大臣叹了口气,“我看你啊,还是少说两句吧,要不然待会皇上过来了,你又要遭殃了!”

站在大殿上的太监来回走动着,早上一起来便发现皇上不见了,耿将军已经去找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消息,这个皇上,到底跑哪去了?

待会他怎么向下面的人交代?

这个时候,耿天志走了进来,一时之间,大殿之内安静了下来。耿天志是紫色灵阶的修为,更何况,又是先帝的人,他们敢得罪皇上也不敢得罪耿天志!

耿天志看着下面的人,眼中露出寒意,“没想到一大早,众位就这么有兴致!”众人低着头,没有说话。耿天志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要不是这些人咄咄相逼,霈潾也不会离开!

耿天志握紧双拳,所有的人不敢说一句话,他们都感觉到了耿天志身上的怒意!

耿天志从纳戒里拿出信,又将传国玉玺放在桌上,他将信扔在地上,“皇上已经离开了,这个皇位,本将军没兴趣,你们自己定夺吧!”

耿天志大步流星的走出大殿,所有人都呆住了,耿将军,刚才再说什么?皇上已经离开了?他们慌忙捡起地上的信纸,尔后呆住了。

“快,快去把耿将军请回来!泱宁国不能无主啊!”那些大臣顿时慌了,站在上面的太监看到桌上的传国玉玺后一颤,皇上,竟然丢下皇位跑了?!

一时之间,泱宁国大乱,皇宫内也已经乱成一团,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急着往外跑,连皇宫的守卫也逃走。倘大的皇宫里,顿时没了人影。

耿天志站在御剑上看着下面的一切,叹了口气,果然是人走茶凉啊,泱宁国,已经当然无存了!世间再没泱宁国!

很快,泱宁国的事情便传开了,碧罗皇宫内,楠鸢垂下眼睑,“想不到霈潾这个孩子这么倔强,只可惜穆洛尘争了那么长时间,江山还是丢了…”

小莲看着楠鸢,低下头,“陛下,那么我们要趁这个机会收复泱宁国吗?”楠鸢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抹平静。

“碧罗国,不会再参与凡世间的争斗了,那么多年了,我也累了…”楠鸢闭上双眼,当初,耐婉卿死的时候便告诉她缕魂在泱宁国,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该过去了…

小莲看着楠鸢,眼中露出一抹忧伤,她知道,陛下从来都是不开心的,即使是笑,也从来没有发自内心的笑过。

更何况,陛下一直觉得很内疚,说是自己害死了月琴公主…小莲将衣服盖在楠鸢身上,陛下近来,越来越嗜睡了呢…

小莲走了出去,楠鸢睁开双眼,一双黑色的瞳子里闪过一抹忧伤,小莲,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什么陛下了…

楠鸢御剑飞到高空,她看着下面的碧罗国,叹了口气,即使没有她这个皇帝,碧罗国也会好好的吧…

耐婉卿,欠你的,我已经还清了…

泱宁国,一个长相俊俏的男子走进一间客栈,掌柜的看到男子之后慌忙迎了上来,“这位爷,您要点什么?”男子将剑放在桌上,随便给我来点小菜吧,有什么就拿什么!”

男子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掌柜的手里,掌柜的慌忙招呼店小二去准备吃食。楠鸢飞了半日,已经到了泱宁国边境,她将御剑放到纳戒里,准备找一间客栈住下。

“老板,这里还有房间吗?”楠鸢走进客栈,男子听见声响,转头看了一眼楠鸢,浑身微微一颤。楠鸢的目光与男子相撞,楠鸢一愣,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男子看着楠鸢,有些移不开目光了,这个女子,虽然长得算不上倾国倾城,可是她骨子里透出的那股傲气,让他移不开眼睛。

店小二慌忙跑了过来,“这位客官,有的有的!您请进来!”楠鸢走了进去,虽然客栈简陋了一点,可至少能遮风挡雨。

楠鸢在桌前坐下,“给我来点吃的,赶了一天路,我也饿了!”楠鸢拿出银子放在店小二手里,店小二眼睛都直了,今天,他们真是发大财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