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穿越时空:废柴守护者>

更新时间:2019-03-20 10:21:57

穿越时空:废柴守护者在线免费看 最新小说穿越时空:废柴守护者阅读推荐 连载中

穿越时空:废柴守护者

影视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缪梓童分类:影视

侯爷府 凤茗风卷残云般的吃着早午饭,肚子饿到了极致,完全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了,再说了,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形象。 黎兮看着两颊塞得鼓鼓的某人,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

精彩章节试读:

侯爷府

凤茗风卷残云般的吃着早午饭,肚子饿到了极致,完全顾不得什么形象问题了,再说了,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形象。

黎兮看着两颊塞得鼓鼓的某人,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样的吃相他竟然也觉得十分可爱!他的心果然是偏得!不过,确实很好看!黎兮感叹着,时不时的伸手给凤茗夹菜。

半晌,凤茗放下碗筷,打了一个嗝,满足的摸了摸肚子,笑意盈盈。

“还要再吃一点儿吗?”黎兮兴致正浓,见凤茗不吃了,忍不住扬眉,轻笑。

“不吃了,我都长了一圈了。”凤茗说着,伸手在腰上比了比,惊讶的张大了嘴,还真的长了一圈!

黎兮忍不住笑了两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这段时间确实长了不少肉。

“你不去军营吗?”

“嗯,马上就去。”黎兮说着,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着凤茗,“还有很多事等着为夫处理呢。”

“那你回来干嘛?”凤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丫的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做呀!特意跑回来叫她起床,吃饭?

咦!想想都觉得恶心!怎么突然之间这么的温柔了!

看着凤茗那一脸嫌弃的模样,黎兮忍不住轻笑两声,摇头,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那我先走了。”

“等等,我送你吧!”凤茗眼眸一亮,起身,随便巴拉了两下头发,挽着黎兮的手跟着走了出去。

“好。”黎兮微怔,随即点头,这女人今天怎么这么乖呢?

凤茗原本是打算送黎兮到府门口的,结果送着送着就送到了军营。

凤茗在军营待了一个多时辰就回府了,在院子里睡了一会儿,和老侯爷说了会话,去账房跟黎麒学了一会儿管理中馈,就躺在院子里的软榻上无聊了。

反倒是一旁的李林和锦屏两人,竟然就这么当着凤茗这个“单身狗”的面开始进行疯狂的虐狗模式,看的凤茗直咬牙。

凤茗索性眼不见为净,冷哼一声,起身打算去军营,刚出院门口,就看到寒月走了过来。

“世子妃。”

“寒月呀,你怎么来了?是不是你家爷想本妃了?”凤茗说着,一脸娇羞状,扭了扭身子。

寒月抽了抽嘴角,抹了把虚汗,“世子妃,是赵家后山来了一个嬷嬷,在外求见您。”

闻言,凤茗皱眉,“嬷嬷?后山?毅儿可来了?”

“赵少爷并没有来,只是来了一辆马车,赵少爷的母亲在马车上。”寒月说着,神色莫测,“可要让她们进来?”

凤茗皱紧了眉头,赵毅的母亲怎么会来找自己?几天前不是见过了吗?

“去看看吧。”

“是!”

凤茗和寒月缓步走到府门口,就看到一个嬷嬷神色不安的站在那里。

“嬷嬷……”

听到凤茗的声音,嬷嬷吓了一跳。

“老奴见过世子妃。”

凤茗看着,眼神微眯,点头,“起来吧,你家夫人呢?”

“在……在外面的马车上……”那嬷嬷说着,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她可是身子不好了?”看此,凤茗皱眉,声音中带上了一丝担忧。

“世子妃,夫人她……她……”嬷嬷欲言又止,很是犹豫,甚至还带着一丝挣扎。

凤茗看着,眼眸一沉,或许不是不好了,而是出了什么事儿了!毅儿在军营,嬷嬷进不去,所以才会来找自己,如此一来,肯定是出事了!

“带本妃去看看。”

“世子妃……世……”嬷嬷见此,心里一惊,急忙拦住凤茗的脚步,神色坚定,“世子妃,我们没有什么事,前几天夫人不是答应要给世子妃一个荷包的吗?我们是来送荷包的,世子妃还是回去吧!”

“老奴和夫人就告辞了!”嬷嬷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塞到凤茗手里,疾步走了出去。

凤茗眼眸微闪,低头,看着手中的荷包,再看了眼嬷嬷那踉跄的脚步,垂眸,少顷,抬脚跟了过去。

看到嬷嬷踉跄着走到了一辆马车旁,神色慌乱的说着什么,脸色越来越苍白。

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世子妃,有些不对!”寒月看着皱眉,眼里盈满了戒备。

“嗯,很不对。”凤茗点头,神色不定,眼里溢出冷色。

刚刚她看到的那是什么?好像是一把剑……谁在里面?为什么要挟持毅儿的母亲?

“世子妃,属下送你回去。”寒月清楚的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亮光,眼眸紧缩,转眸,紧声道。

凤茗眼眸微眯,刚要转身回去,就听到嬷嬷一声压抑的惊恐声传来。

“不要!不要伤害我家夫人!求你!求求你了!”

嬷嬷说完,里面的人好像说了什么,但是声音太低,距离有点儿远,凤茗无法听清楚,转头,看着寒月低声道。

“寒月,你可听得到那人说的是什么?”

“属下隐隐听到是个女人的声音,不过,并不是赵夫人的声音。”寒月皱眉,“世子妃,我们回去吧。”

凤茗皱眉,看了眼不远处的马车,垂眸,片刻,抬脚往马车的方向而去。

“世子妃……”寒月心里一紧,想要阻止却已然来不及了,凤茗已经走到马车旁掀开了车帘。

当看到里面的人,凤茗惊讶的挑眉,竟然是她!

马车里的女人看到凤茗,眼眸亮了一下,眼底盈满了深沉的阴戾,脸上却满是笑容,看着凤茗那惊讶的模样,收回手中的长剑,笑意盈盈的看着凤茗。

“凤小姐,哦……不,应该叫你世子妃了,好久不见!”

“洪二小姐,好久不见。”凤茗看着马车上的女人,轻笑,自己从未想过来人竟然会是她!

洪无暇看着凤茗那灿烂的笑脸,眯了眯眼,没想到,脸上的那道伤疤竟然这么快就好了?想想也是,她身边可是有着三大铠甲护卫,这一点儿小小的伤疤,怎么可能难得到他们?

“三年多不见,世子妃好像更加漂亮了。”洪无暇笑意盈盈的看着凤茗,眼里的厉声毫不掩饰。

“洪二小姐也是,比三年前越发的漂亮了。”凤茗点头,脸上带笑,看来在白娜娜身边的三年,洪无暇变得可不是一丁半点儿呀!白娜娜这是打算对自己出手了吗?

凤茗的话,让洪无暇笑了起来,笑的那叫花枝乱颤,还带着一丝癫狂,直到眼泪都笑出来了,她才缓缓停止了大笑,拿出手帕,按了按眼角溢出的眼泪,轻笑。

“我可不敢跟世子妃相比,更不敢相提并论。世子妃如今可是世子爷明媒正娶的堂堂世子妃,还是当今的守护者,而我呢?只不过是白娜娜身边的一条狗罢了!哪能跟世子妃你比?”

洪无暇说着,又开始笑了起来,眼里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和愤恨。“不过,我运气好,老天开眼,让我见到了赵少爷的母亲。”

闻言,凤茗蹙眉,寒月眼里的防备之色更加的浓烈了,紧紧地护在凤茗身边,低声道:“世子妃,属下护送你回去。”

凤茗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嬷嬷恐惧中带着紧张的看着凤茗,急声道:“世……世子妃……她……她把夫人给带走了!”

闻言,凤茗微微蹙眉,抬眸,静静地看着洪无暇,半晌,才缓缓开口,“洪二小姐从白娜娜身边出来,就是为了见赵少爷的母亲吗?”

“本来我是想见大姐姐的,可发现要见大姐姐一面实在是太难了,不巧,世子妃今日外出,原来想来,是见不到世子妃也见不到大姐姐了。有幸,让我遇见了赵少爷的母亲,想着赵少爷和世子妃的交情,或许能够通融一下,让我见见大姐姐。”

“不过,这赵少爷母亲的模样还真是吓了我一跳!身体看起来十分的奔波劳累,还要给世子妃你送荷包,让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就想先请这位夫人到一个地方好好坐坐,在那里先等着我们两个,等下我们坐下来好好聚聚,你说,好不好呀?世子妃?”

这分明就是挟持了赵夫人,特意来威胁世子妃的!寒月听了,冷冷的看着洪无暇,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去让人请太子妃?这是她们姐妹俩的事,凭什么要牵扯到世子妃?

“哦,忘了告诉世子妃一句话了。”洪无暇见凤茗久久没有说话,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模样,笑道:“白小姐在我来之前,给了我一件法宝,这件法宝可以让我周围三里地里,凡事会法术的人,全部丧失法力。”

“在我身边呆多久,就有多久不能使用法术。”洪无暇笑的春风满面,好不得意。

寒月听了,心底一沉,神色紧绷的厉害,却还是忍不住往上空看了又看,迟迟不见动静。想来,这洪无暇说的是真的没错了!

凤茗挑眉,抬头看了眼寂静的天空,偶尔有几只小鸟从上飞过,催动灵术,却毫无反应,垂眸。洪无暇此次必定是有备而来,白娜娜必然排了不少的人在周围,那法宝……

看来,就是‘伏法绫’了,因为冥跃即将归来,白娜娜,你急了吗?想着,凤茗嘲讽的一笑,抬眸,淡淡道。

“洪二小姐,白娜娜的动静是否太大了一些?就不怕琉璃仙界的人知道吗?”

“世子妃多虑了,白小姐做事自然自有主张,琉璃仙界可不会把白小姐怎么样。世子妃莫不是忘了,白使者可是琉璃仙界的第四长老?”

“我们还是快走吧,赵夫人的身体不好,可别让她等太久了。”

寒月深知此行的厉害,看凤茗的脸色就已知晓,定然是使不出法术,无力为天。不着痕迹的对着暗处的金甲侍卫打了个手势,严肃的看着凤茗,沉声道。

“世子妃,不能去,属下送你离开!”

“世子妃,来的时候,夫人跟老奴说过了,让您哪里都不要去,就……”一旁的嬷嬷哽咽着传达赵夫人的话,“就当夫人已然去世了,夫人说,她本就是将死之人了,让世子妃千万不要冒险,以免上了小人的当!”

“其实,在被他们挟持后,夫人曾经咬舌自尽,可惜……被他们给阻止了,夫人还说,若是她死了,还请世子妃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少爷……”嬷嬷说着,再也忍不住开始哭泣出声。

凤茗听了,微微眯了眯眼,神色莫测。

“看来,这三年多,世子妃是深得民心呀!就连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外室,都处处为世子妃着想!啧啧……”洪无暇眼里满是讥讽,轻笑道:“不过嘛,我既然答应了白小姐,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就算世子妃你不高兴,也还是勉为其难的跟我去一趟吧!”

“毕竟,为了今天这个日子,白小姐可是准备了好长时间的,你总不能让我失信她人吧?”

寒月听了,二话不说,腰间的长剑顺势而出,直指洪无暇人头的方向,蓄势待发。

“世子妃,您还是回去吧!就当老奴从来都没有来过!”嬷嬷忍不住失声痛哭,她怎么着也不能够让世子妃跟着这帮人去了,世子妃可是这大地的守护者,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她就算死一千次,一万次,那也不能弥补她的过失啊!

凤茗听了,还没有开口说话,洪无暇就率先开口,很是好说话的模样,“如果世子妃不去,我自然也不会勉强的。”

“只是,这赵夫人会如何,可就很难说了。虽然她是个将死之人,可,是自然的死去,还是像那个曾氏一样,被很多个男人给玩死了,那可就……”洪无暇说着,冷笑一声,很是不屑谈一个商家外室。

“你……你不是人……”嬷嬷听了,脸色惨白,怒不可遏的指着洪无暇。

“哈哈哈哈……这位嬷嬷说的不错,我不是人!在洪欣嫁给轩辕风已成定局的时候,我就已经变得不人不鬼了!”洪无暇听了嬷嬷的话,并没有动怒,反而仰头大笑出声。

“你以为,我跟在白娜娜身边过的很好吗?充其量我不过就是和白娜娜的一只狗,一只宠物!高兴的时候,白娜娜对我好一点儿,不高兴的时候,我就是成百上千个男人的玩物!”

“你知道吗?我是人,在那里随便一个奴婢都可以将我置之死地,随便一个男人,只要想要了,就可以随时来找我!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若是当初你不帮洪欣拆穿我,你若是跟以往一样,什么都不管不顾,只需要好好的看戏就可以了!我今天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我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多管闲事,都是因为你的错!”

“只要今天我除了你,白娜娜就会让人杀了洪欣,到那个时候,我就是太子妃了!哈哈哈……所以,凤茗,你今天必须死!你就……”

“你找死!”寒月不等洪无暇把话说完,身影一动,长剑抵在洪无暇的咽喉,神色冷厉,眼里满满的都是杀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