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女太子>

更新时间:2019-03-20 10:35:17

女太子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女太子全本小说 连载中

女太子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蒂王妃v分类:历史

君子阔披甲上阵,与墨昀生死一搏,若输他便万劫不复,若赢他就会有翻身的余地。君子阔相邀墨昀,边境一战,仅他二人的一战,而他二人的输赢决定两国的胜利与否。 君子阔可谓是

精彩章节试读:

君子阔披甲上阵,与墨昀生死一搏,若输他便万劫不复,若赢他就会有翻身的余地。君子阔相邀墨昀,边境一战,仅他二人的一战,而他二人的输赢决定两国的胜利与否。

君子阔可谓是将举国上下所有的赌注押到了自己身上,而墨昀接到君子阔的邀请函时,不由得勾了勾唇,讥讽道:“果真够狂妄的。”

墨昀将那邀请函递给宋玉书,羽将,李将三人,待他们一一瞧过之后,目光齐齐瞧向墨昀,宋玉书率先开口问道:“阿昀,应战么?”

墨昀等人正在已经吞并的城池,镜城内,而赤焰的国土二分之一,已经划入北栀与风霖的囊中。

而云清尘等人正在临近的营帐内,云清尘虽对墨昀心怀恨意,但眼下却是一副摒弃前嫌,交好的样子。

墨昀对他也心有芥蒂并无全然信任,而她所想便是吞并赤焰,下一个就是你风霖。那日之辱,她定要得报。

吴将与秦将则领兵严守边关,以防敌军压境。

“当然迎战,他不过是做着困兽之斗,本宫何不让他死了这条心。”墨昀唇角勾起一丝极尽邪魅的笑容,眸子眯得狭长,指尖轻叩桌面,对于此战她胜券在握。

“阿昀,你的身子?”宋玉书依旧担忧着墨昀的身子,虽然已过两月她的伤已经全然恢复,但他不免还是担心着她。

“无碍,羽给君子阔回帖,就说本宫迎战,三日后的子时,北城门外等候。”墨昀瞧着羽吩咐道,而她所说的三日之期,不过是在给君子阔亦或是自己一个到达边关的时间。

“是。”羽应声,便倒退出了营帐。

李将瞧了瞧墨昀,也并未说什么,墨昀的能力他是有目共睹,奈何偏偏是个女儿身,若男儿身定然会是这大陆的霸主,也不尽可知。

而此事就此定下,云清尘知晓后便随着墨昀之后也前往边关,其目的就是一睹他们二人的输赢。

三日后,午时,北城门口,墨昀端坐马背等候着君子阔,而一旁便是前来瞧热闹的云清尘。宋玉书自是跟随墨昀前来,但却是伫立在城墙上,望眼瞧去。

墨昀等着约为一刻钟,就见君子阔骑马而来,一路风尘仆仆的模样。墨昀上下打量着君子阔,总感觉他似乎有什么地方有所不同,亦或是整个人的周身气息发生了变化。

墨昀瞧着君子阔,心下警惕三分,此战她只能赢,不能输。

“北栀太子,请!”君子阔与墨昀驻马对立,朝着他拱了拱手说道。而此时他的面颊上满是阴鸷,眸中是毫不加以掩饰的杀意。

墨昀察觉君子阔的异样,不由得微蹙了蹙眉心,对他同样拱手一礼:“十一皇子,请。”

墨昀的余音未落就见君子阔一手持着利刃,一手扯着缰绳,一夹马腹朝墨昀袭去。墨昀见此便展开攻势应着来人。

然而二人仅仅是利刃在空中交错,便各自别开。墨昀站到了方才君子阔的位置,而君子阔则是驻马在墨昀的位置,二人互相瞧了一眼。

继而展开猛烈的攻势,二人相聚一处,兵刃铿锵地声音,充斥在他们二人的耳畔。然而对于硬拼体力,墨昀自是不敌君子阔。

墨昀足尖轻点马背,借力而起,君子阔见此随其身后,一跃而起,与墨昀在空中交战。

城墙上的宋玉书目不转睛地瞧着二人,而他的心也随着墨昀的动作,而上下浮动。宋玉书只瞧见,二人一会天上,一会地下,搅成一团。

墨昀与君子阔过着招式心下不由得惊骇,短短时日竟没想到,君子阔提高了不少。但那武功招式,却是招招狠厉,分明是不伤不休。

墨昀见势也不再恋战,而是调动体内真气,倾全力一击,整个人宛如脱弦的箭一般,直直向君子阔击去。

君子阔眸子微眯,清晰地感觉到,袭来的真气,带有着浓郁的压迫感。但他却是想出了对策。只见君子阔双掌不停地挥动着,似是凝结着某种攻势,而他的口中亦是念念有词。

“嘭……”骤然只听得一声巨响,那闪耀而来的光彩刺得人睁不开眼眸。君子阔生生接下墨昀那一掌,二人的身子均向后滑去。

墨昀退后几步便稳住了身子,面色只是变得微白,再无其他异样。然而唯有她自己知晓,她的胸腔有着灼热的痛楚,但她更为惊讶的是,君子阔究竟修习了什么,一时之间爆发出如此强悍的真气。

相对而言,君子阔略显狼狈。君子阔单膝跪地,一手拄着剑柄,一手紧攥着胸前的衣裳。“噗……”大口的鲜血从君子阔的口中涌出,而二人之间的胜负不言而喻。

“为什么?为什么本皇子还是输你一成?”君子阔眉目变得狰狞,瞪着墨昀,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

墨昀强压下喉咙间的腥甜,看着君子阔如同看蝼蚁一般,嗤笑道:“就算你用了不正当的功法,但你依旧是本宫的手下败将。”

墨昀那一句手下败将,宛如魔咒一般,不停地回荡在君子阔的耳畔。君子阔仰天狂笑两声,撑着剑柄站起了身子,瞪着墨昀,疯魔般地笑道:“本皇子,没输,没输……”

君子阔说着,便提着剑,疾步朝墨昀刺去。墨昀见此眯了眯眸子,移着步子,迎上君子阔。墨昀瞧了瞧那直直刺来的利刃,并没有闪躲,而是微微动了身子,避开要害。

城墙上的宋玉书见此,面露惊骇,大声喊着她:“阿昀……”而他的心跳,也似乎停滞在这一刻。

不仅宋玉书如此,就见看着热闹的云清尘都不由得面露讶异,不眨眼睛地盯着墨昀与君子阔二人。

霎时,只见墨昀的肩头刺穿着利刃,而君子阔则被墨昀一剑刺穿了胸膛。君子阔瞪大着眼眸,眸中满是不可置信,指着墨昀:“你……”然而君子阔的只能说出一个字来,便径直向后倒去,脖子一歪,了无气息。

而墨昀的身子一下卸了所有的力道,踉跄一步。墨昀微微侧目瞧了瞧自己肩头刺入的剑,“啊……”墨昀大吼一声,握着那剑身,拔了出来。

随之那鲜血汩汩涌出,墨昀以胜利者的姿态瞧着地上了无气息的君子阔,说道:“本宫,本意留你一命,但你自寻死路怨不得本宫。”

宋玉书从城墙上飞身跃下,落到墨昀的身边。宋玉书本欲将墨昀打横抱起,却被她阻拦她说:“别,这一战我要让所有知晓,我才是胜者。”

墨昀脚步轻浮地向城门口走去,一步一个血色的脚印,那傲然的身躯,屹立不倒,明明纤瘦的身板,却承载着强悍的爆发力。

而她坚强的又好似没有什么事能难道她一般,但宋玉书知晓,她唯一的弱点就是云清枫。那一头沾染了血色的银发,足以证明云清枫对她而言的重要性。

云清尘怔楞地瞧着墨昀,或许这一刻他才庆幸,他助了她,而不是他。霎时,只听得城池内外的兵将,齐声呐喊:“太子殿下威武,太子殿下威武……”

那一声声激昂的赞赏,充斥着墨昀的耳畔,而她只觉脑海里嗡嗡作响,余下便失去了意识。

墨昀最后一眼瞧见的却是云清枫带着笑意的面颊,但实则那是宋玉书。宋玉书将墨昀打横抱起,进了城池,寻了大夫。

城主府内,一身着灰衣布衫,发丝胡须皆以花白,那大夫探着墨昀的病,又瞧了瞧那触目惊心地剑伤,轻叹一声说道:“这姑娘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旧伤本就有病根在身,如今又受了贯穿的剑伤……”那大夫说至此处,又摇了摇头,说道:“老夫只能尽力尽全力而为,至于这位姑娘什么时候能醒,就看她的造化了。”

那大夫并不认得墨昀,自从赤焰与北栀开战,城内的家家户户都闭门歇业,就连城池易主,他们也不曾目睹墨昀的真容。

“你说什么?”宋玉书一向温文尔雅地翩翩公子,都忍不住揪着那大夫的衣领,满脸不可置信地问着那大夫。

“宋公子,莫急,莫急……”一年约四十有余的男子见此上前拉着宋玉书,说道。而那男子正是北城新任的城主。

“这位公子,老夫行医数年,岂会有说错的理。”那大夫也不惧怕宋玉书,看着他说道。

宋玉书瞧了一眼那新任城主,又瞧了瞧大夫放开了手,说道:“医治好她的伤。”

那大夫作势要走,但却被众人给逼了回来。那大夫只得认命地给墨昀的肩头上着药,似乎因着疼痛,墨昀微微蹙了眉心。

宋玉书见此,面带欣喜地上前唤着墨昀,但并未听得墨昀的回话。

那大夫处理好墨昀的伤势,便又开了方子,递给宋玉书,就提着药箱匆匆离去。

宋玉书将药方递给那城主,让他派人前去抓药。墨昀此战胜利,君子阔的死讯很快便传到君帝的耳中,举国上下一派萧条颓败之景,各自斟酌着自己的出路。

然而收服一事,也因着墨昀的重伤,而停下。云清尘想要借此机会有所动作,但却被北栀的人看得甚严。而他身处险境,兵力又不敌,北栀只得作罢。

宋玉书就一直守在墨昀的身旁,不仅他一人等候着墨昀醒来,可谓是半个大陆的人都在等着她醒来。

或许因着墨昀念及收服一事,便昏睡一夜,翌日清晨便悠悠转醒,而她刚一醒来,就准备下榻前往赤焰皇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