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农家俏娘:皇上借钱又不还>

更新时间:2019-03-20 15:42:07

农家俏娘:皇上借钱又不还无弹窗免费阅读 农家俏娘:皇上借钱又不还全文在线阅读 连载中

农家俏娘:皇上借钱又不还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紫阳飘雪分类:言情

自从在上一个县被人发现之后,书生便有了经验,绝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所以每到一个县,书生便会带着李小花和夕羽快速地吃完饭之后便继续赶路,有时候连半个时辰都不到,李小花多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在上一个县被人发现之后,书生便有了经验,绝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

所以每到一个县,书生便会带着李小花和夕羽快速地吃完饭之后便继续赶路,有时候连半个时辰都不到,李小花多次向书生抱怨自己还没有吃饱就被拉着继续赶路了,但是每次都只收到书生的一个白眼或者一顿喝骂,之后李小花便学乖了,每到一处饭点,她便迅速地拿起筷子狼吞虎咽,把自己的肚子填饱要紧,万一有个人来救她她也好力气逃命。

而且李小花发现,自从离开那个被丐帮的人发现的县之后,书生似乎就没有继续绕路了,李小花在路程中暗自观察,发现书生现在是带着她一路往西南方向赶去,路程中都特别急切,好像西南的某个地方有人在接应他似的。

事实上,书生这些天赶路的时候,就感觉到自己的马车后面似乎总有人在偷偷摸摸地紧跟着他,但是每当他迅速回头想四周望去时,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他有一种直觉,他带着李小花已经被人跟上了。

书生一向直觉很准,而且他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他换了一个计策,决定不再跟他们打游击战,索性直接把李小花往西南方向带了过去,只要到了那里,李小花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中午,赶了一晚加一个上午的路程,书生已经疲累不堪了,李小花也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只是碍于书生的凶恶不敢出声。

于是书生便带着一行人来到了一个酒楼的单独房间里,书生随意地点了一桌子的菜便眯着眼睛坐在了凳子上休息,夕羽看着李小花用眼神示意她老实点。

李小花现在只想快点填饱胃,才没有心情想逃跑的事,朝夕羽翻了一个不屑的白眼便转过了头四处张望,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击着,正在休息的书生听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突突地疼。

最后书生实在忍不住了,猛地睁开眼睛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吼道,“别敲了!能不能安静一点!”

李小花被突然起来的吼声吓得整个人都抖了一下,赶忙收回放在桌子上的手身体缩成了一只乌龟状,惹怒书生可不是她能承担的后果,她现在小命还在人家手上呢。

书生见李小花乖乖地没有再动,叹了一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嘴唇微动吩咐道,“夕羽,去看看怎么还没有上菜。”

夕羽说了一句“是”便站起身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夕羽便跟着店小二端着菜一同走了进来,李小花闻到菜香味立马便来了精神,兴奋地拿起了筷子,带菜一落桌便迅速地夹起一块肉放进了嘴里。

经过一阵狼吞虎咽的大战,李小花满足地放下筷子摸了摸自己吃得圆滚滚的肚皮,看着桌子上还剩了好多的菜,觉得一阵可惜。

书生和夕羽也放下了筷子,书生拉起李小花禁锢住,压着她走出房间。

李小花的双手被拉得生疼,心里顿时对书生又是一阵腹诽。

走到酒楼门口的时候,李小花突然感到自己身上的力气好像失了一半,整个人软软地好像没有了力气,走路的脚步也慢了下来,在书生的拉扯下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上了马车之后,李小花整个人靠在了马车上,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了,李小花转动着眼球思索了一阵,以她行医的经验以及自己的症状来看,她怀疑自己被人下药了。

马车重新上路,颠簸的小路晃得李小花更加难受,不过她没有喊出声,自己安静地待在马车内,两个时辰之后,李小花觉得自己的症状好了很多,身体也没这么难受了,身上的力气也慢慢地回来了。

她一路思索,最终决定先暗暗观察究竟是谁给她下的药。

“吁……”

书生突然吁了一声把马车停了下来,李小花掀开帘子向外望去,发现在上一个县之后便消失了的青禾突然骑着马挡在了马车前。

书生似乎也愣了一下,盯着青禾看了一会儿才慢慢回过神来,似乎也被青禾的突然出现惊了一下。

他很快冷静下来,吩咐夕羽看着李小花,自己下了马车拉着青禾走到了一处树林里。

片刻之后,书生黑着一张脸回到了马车上,青禾跟在了马车后面,看来是跟着一起赶路。

李小花心生疑惑却并不敢出声提问,不管他们发生了什么,她都不想撞在别人的气头上被别人臭骂一顿,何必自讨苦吃呢。

到了晚上,大家都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书生便交代在一家客栈里休息一晚再继续赶路。

李小花和夕羽同住一间房,由夕羽看着她以防她逃跑。

李小花饿得肚子咕咕叫,夕羽便去厨房交代厨子给她煮一碗面条。

面条煮好之后,夕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看她,于是便从衣袖里摸出了一包药粉,这是书生特别交代她放在李小花饭里的软筋散。

夕羽怕被厨房的人看到,动作有点匆忙,拆药包的时候不慎把手上的银手镯掉进了碗里,夕羽皱了一下眉头,刚想把手镯拿起来却发现银手镯在碰到碗里的面条之后慢慢变黑了。

夕羽立刻发现了不对劲,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她端着面条来到了书生的房间。

她把情况和书生详细地说了一遍,书生听到之后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说了一句“知道了”便让夕羽退下了。

夕羽走后书生带着一身怒火出了房间,敲响了青禾的房门。

青禾一开门见到是书生连忙让他进来,却没想到书生一进来便恶狠狠地质问她,“你说,李小花饭菜里的毒药是不是你下的?”

青禾眼神闪烁了一下,有点惊讶书生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她的动作,接着她对上书生愤怒的眼神,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罪行,“是,是我做的,但是我并没有做错,李小花她本来就应该死。”

“你闭嘴,我要的是活人,你这样擅作主张要是害死了李小花你知不知道你要承担多大的罪责?!”书生近乎暴怒地大声怒吼道,脸上被气得通红。

青禾完全不怕书生的指责,理直气壮地瞪着书生,“我才不管这么多呢,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李小花心软了?!所以才不敢出手杀了她!我告诉你你越是心软我就越要杀了李小花,我就是看不惯她!”

“啪!”

失去理智的青禾猝不及防地被书生用力地扇了一巴掌,嘴角瞬间流淌出就猩红的血液。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擅自接近李小花!”书生丢下这一句话,毫不留情地转身走出了房间。

第二天上马车的时候,李小花瞥见青禾的嘴角边有一道明显的伤口,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忍住没去问出口。

到了一处休息的地方,李小花见到书生拿了一个鸡蛋用布包着拿给青禾,但是青禾似乎并不领情,甩甩头走来。

李小花忽然觉得很有趣,这个书生和青禾之间的关系似乎很微妙,可是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她又说不清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