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更新时间:2019-03-20 16:44:57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全本小说 连载中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壶卿
分类:言情

陆乔天满脸的不满,余潇潇挣着身子想要起床,被陆乔天按了回去。 “你再睡会儿,我去送叉叉上学。” 然后陆乔天进洗手间洗漱好之后,便下楼了。 “爸,妈,这是我们的计划,我

精彩章节试读:

陆乔天满脸的不满,余潇潇挣着身子想要起床,被陆乔天按了回去。

“你再睡会儿,我去送叉叉上学。”

然后陆乔天进洗手间洗漱好之后,便下楼了。

“爸,妈,这是我们的计划,我决定和悠悠在下周结婚。”

蔚家大宅里,坐着一家子人。

蔚薇薇从医院回来之后,唐淑芳也跟着从外面搬回来了。

但是如今蔚正宁还是和唐淑芳两人分房睡。

蔚正宁坐在沙发上,唐淑芳沏好茶,此刻正小心地蔚正宁倒上。

“伯父伯母好。”

祁悠悠穿着一身红色的风衣,大方得体得像两位长辈问好。

蔚正宁嗯了一声,唐淑芳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然后很热情地走了过去,牵起祁悠悠的手,仔细打量着说:

“逸然早就在家里说起这件事了,但是现在才把你带过来,让我们看看,这小子真是的!悠悠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不用这么客气!来快坐!”

唐淑芳难得热情,蔚逸然只是含着笑,点了点头,揽着祁悠悠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蔚正宁见三人坐定,便呷了一口浓茶,然后开口,“下周就准备结婚,我看着吧,还是请祁兄过来一起商量着,两家一起操办……”

祁悠悠对于哪家准备婚礼这件事,她并不在意。

蔚逸然也和祁悠悠的看法一致。

但是,唐淑芳敏锐地嗅到了一个可以展露头角的机会。

祁家,和陆家的关系,匪浅,并且祁文山又是一代大师,他孙女的婚礼,一定会来不少的名门望族,如果能够借着这个机会……帮薇薇物色到一个门当户对合适的夫婿的话,岂不是……

唐淑芳想到这里,眼睛都亮了。

她便咳了几声,然后开口,“正宁啊,你瞧你,说的是什么话!那有结婚让女方来筹备婚礼的不是?不知道的,说出去,还以为我们亏待了女家,”她说着顿了顿,笑着看了祁悠悠一眼,道:“我知道悠悠和逸然不会在意这些,但是我们总还是得照顾着面子,悠悠,你说是吧?”

祁悠悠感觉怪怪的,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伯母安排就好,我和逸然都不在乎这些的。”

“好!”

唐淑芳拍了拍悠悠的手,眼角笑开了花。

就在楼底下几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女佣的一声‘小姐。’

几个人都往楼上看过去。

祁悠悠知道之前蔚逸然还没有认识她的那会儿,因为余潇潇的缘故,和蔚薇薇闹翻了。

从那以后,兄妹俩就很少再单独谈过话。

祁悠悠有些担心,万一蔚薇薇在他们的婚礼上会不会……

蔚逸然的手捏了捏她的手,两人深深对望了一眼。

没有说话。

“薇薇啊,你出来透透气吗?来人,快扶薇薇下来。”

祁悠悠对蔚薇薇出车祸的事,有所耳闻,但她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

几个长得结实的,人高马大的女佣,便抱起蔚薇薇,慢慢下楼来,然后再把她放进轮椅里面。

唐淑芳使了个眼色,女佣纷纷退了下去。

蔚薇薇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一声冷笑。

蔚薇薇手指紧紧抓在轮椅上,看向蔚逸然,“哥,祝你新婚快乐!”

蔚逸然的脸上很平淡,没有多余的表情,回答道,“嗯。你好好把自己身子养好。”

蔚薇薇听见这话,垂着头,静了一会儿。

唐淑芳紧张地看了一眼祁悠悠,然后再转向蔚薇薇的贴身女佣,那目光好像在说,怎么没有看好小姐,让她出来了?

自从出了车祸之后,薇薇的情绪一直都不太稳定,医生也说她的神经受到了刺激,药物治疗只能够是一时的,目前还只能够让她静养,不要刺激到她的情绪。

唐淑芳立马接起蔚逸然的话,走过去,双手搭在蔚薇薇背后的椅子上,“是啊,薇薇,我带你去花园透透气吧,你也好些日子没有出房间晒晒阳光了。”

蔚薇薇突然抬起头,“不!我不要出去,我就待在这里!”

她突然变尖的声音,吓得祁悠悠往蔚逸然那边靠了靠,蔚逸然垂眸,察觉她脸色有些不太好,便搂紧了她。

蔚正宁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蔚逸然会意,“爸妈,我和悠悠还有其他的事,就先走了,婚礼的事情就交给妈了,薇薇,我们先走了。”

到最后,蔚逸然还是和蔚薇薇打了一声招呼,蔚逸然从来都不是心肠硬的那种,但并不代表他就会毫无原则地同情犯过了错的人。

见到自己妹妹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其实他也不愿意看到。

对于自己妹妹的执念,他只能叹口气,希望时间的力量能够冲淡这一切,让她真的放下这一切,有关潇潇的,还有陆乔天的,对她好,对潇潇和陆乔天都好。

正在两人站起身,要走的时候,蔚薇薇觉得眼睛很痛,“怎么,刚才你们在下面谈得开开心心的,我一来,你们就要走,是我不该出现在这里,该走的人,不是你们,是我!”

蔚薇薇说着话,情绪有些激动,双手搭在轮椅上,发颤。

祁悠悠忙解释说,“薇薇我们不是这个意思,等我们改天有空,再来找你聊天好吗?没有照顾到你,是我们的错。”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余潇潇那个贱人,都是一伙的!”

祁悠悠瞬间脸上的笑,都僵住了。

蔚逸然生气,“薇薇!注意的你的言辞!她是你的大嫂!”

“呵!大嫂……”

蔚薇薇像是自嘲似的说了一句。

“悠悠,我们走吧。”

祁悠悠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难受。

蔚正宁皱紧了眉头,看向了唐淑芳和蔚薇薇。

“薇薇啊,我这就带你去花园逛逛,这几天啊,你喜欢的那个桔梗花开了……”

“我不走!妈,你放开我!今天我就一次性把话说清楚。妈,爸,你们一定不能够同意那个女人嫁给我哥啊!她是余潇潇派过来的人,想要把我们蔚家搞得天翻地覆的人!你们一定不能够让她嫁过来!”

唐淑芳心里惊呼:不得了!

“来人,快把小姐带到花园里面去!”

“真是越来越放肆!给我带走!”

蔚逸然带着祁悠悠走远了,但祁悠悠还是隐隐约约听见了一些。

祁悠悠走了一段路,停下了脚步,问道,“她……出了车祸之后,就一直这样吗?”

蔚逸然牵过她的手,细细抚摸着,然后抬起眸看向她。

祁悠悠扑闪扑闪着闪亮的眼睛,他本来是怕她会生气,但并没有想到她现在是在担心自己妹妹的情况,那一刻,他的心一软。

“悠悠,你不生气吗?”

他说着拨开了她额前的碎发。

祁悠悠淡淡一笑,背着手往前走了几步,又恢复了往日那个娇俏的小姑娘形象,“生气啊,是个人听到都会生气的吧,嗯……不过,看在她是个病人的情况下,我就不生气了,和一个病人生气,多和自己过不去啊……”

蔚逸然笑了笑,走上前,俯身在她的额头落下一枚吻。

“我的悠悠,说的是的呢……”

祁悠悠垂着头,在他的胸口画着圆圈儿,想了想,“诶!说起来,我还认识一个神经科的医生,他的医术还不错,要不要我帮你们约他过来?”

蔚逸然看向了她,“什么医生?”

“嗯……就是以前我在国外读书的时候,认识的,他还是我们学校毕业的,是我的师哥。”

男人的敏感让他一下眯了眯眼,“你的师哥?”

“对啊……就是之前我给你说的那个师哥……那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蔚逸然的脸色变得很凝重,“就是你说的那个追求过你的师哥?”

祁悠悠听出了他话里危险的意味,扑哧一笑,“你该不会吃醋了吧?这样都能够吃醋?再说,我根本就没有和他在一起过,他追求我,也只是在大学的时候的那会儿,现在人家都结婚了,好不好?”

蔚逸然还是抿唇不语。

“喂,拜托!我的蔚大少,你要不要那么小气?”

蔚逸然突然搂紧了她的腰身,凑近她的脸说,我自己的女人,当然要小气一点,不然让别人抢了多不好。”

蔚逸然的话,让祁悠悠心里乐开了花。

“这还差不多!也不枉费当初我那么辛苦地追你。”

蔚逸然想到当初自己对祁悠悠的冷淡,心里有些后悔,“当初是我不好。”

祁悠悠也没有想要去追究他当初的表现,毕竟,他那个时候,总需要一个过度不是吗?

*

“服务员!”

景凌云这几天,可算是都泡在酒吧里面,喝得个昏天黑地。

他心情不好,一向如此。

刚刚一瞥眼,手机响了。

“喂……谁?……说话啊,老子的时间很宝贵……”

“是我。”

蔚薇薇在花园一角,脸上异常平静,和刚才神经质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蔚大小姐?有何贵干?”

“你说呢!你是我雇佣的人,你说我找你干什么?”

景凌云冷笑了一声,“是,是,是,之前我确实答应了你,不过,老子现在不干了!”

“你说什么?!你不干了?你以为你说不干就不干了?”

“想威胁我?蔚小姐,你还差那么一点,我既没有拿你的钱,咱俩之间也没有任何的交集,我不愿意接这份活儿,你能拿我怎么样?”

蔚薇薇被气得不轻。

“奉劝蔚小姐一句,那些背地里的小九九还是省了吧。”

景凌云仰头又喝了一杯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