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深深爱>

更新时间:2019-03-20 16:46:25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深深爱全文完整版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深深爱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兽性总裁:霸道老公深深爱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宋小妞的彩色生活.QD
分类:言情

于是,她的速度又慢了下来,可是,那两个小女孩却是左催右催,她不积极,她们积极。 开着车,后排座位上坐着诗诗和果果,穿得可漂亮了,她嘟着嘴,“谁给你们买的新衣服?”

精彩章节试读:

于是,她的速度又慢了下来,可是,那两个小女孩却是左催右催,她不积极,她们积极。

开着车,后排座位上坐着诗诗和果果,穿得可漂亮了,她嘟着嘴,“谁给你们买的新衣服?”

“奶奶和外婆一起买的。”

居然还背着她,真讨厌。

“她们人呢?”

“早就走了呀,天一亮就集体出发了,就我们两个等着你,妈妈,你好懒,真懒,懒虫。”说着,拿着小手指在脸上刮一刮,“丢丢丢,飞机大炮打不透。”

她一皱眉,“我愿意。”

“哈哈,妈咪,你现在好象年轻了十几岁。”

嗯,这话她爱听,人也一下子松快起来,转着方向盘,晚秋瞄了一眼后视镜里已经长大了的却还是被冠上‘小’字的两个丫头,“你们两个这么大了不会真是要做伴童吧?”

“为什么不要?”

“那是五六岁的小孩子做的事,你们两个太大了,不适合。”

“真的是这样吗?可小姨说不是,还要我们穿着漂漂亮亮的,不然她不依。”

“好吧好吧,她说得对,做伴童就做伴童,不过,一会儿到了要乖乖的,不许撒野一样到处乱跑。”

“知道了,妈咪,你昨晚上去哪儿了?”

晚秋的心一跳,抿了一下唇,然后很镇定的说道:“我一直在家。”

“可我闻到你身上有一股酒味,昨晚半夜我起夜去厕所的时候还看到有人抱着妈咪你进房间呢。”

“真的?”她转着眉头想了一想,好象真的有这样的场景,不过那时的她是迷迷糊糊的。

“真的,我真看见了,那人抱着你,我很生气。”

“为什么生气呀?”

“那是个男人。”

“喂喂喂,小孩子不许男人女人的。”

“真的是个男人啦。”

她的心又一猛跳,“也许是送我回来的司机吧,你怎么不帮妈妈赶走他呢?”

“奶奶不许,奶奶推着我进房间里睡了,她说她会赶走那个人,后来,我就睡着了。”

什么跟什么呀,她压根什么都记不清楚了,不过低头嗅嗅,她身上真的还有一股淡淡的酒味。

若不是才冲了个澡,只怕那味道会更重。

到了,把车停下来,婚礼的现场人可真多,明明时间那么赶,不过看样子却是挺隆重的,一手牵着诗诗一手牵着果果,两个小丫头漂亮的要命,不住的吸引着众人的目光向她们娘三个瞟过来。

晚秋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起来,她今天不是主角是配角,她不喜欢那不住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姐,你来了呀。”

“嗯,真漂亮。”晚秋扫向站在面前的白玲玲和白墨宇,他们正在迎接客人,只是有点纳闷,“玲玲,你怎么没穿那天我帮你选定的婚纱呀?”

“选了,在试衣间里,先穿这件,一会儿再穿那件,两件都漂亮,我就都要了。”

晚秋捏捏白玲玲的鼻子,“真贪心。”

“姐姐,时间也快到了,你陪我去试衣间吧,好不好?”

又来了,“不好。”

“姐姐你怎么这么残忍呢,现在我马上就要嫁出去了,就不跟你住一起了,你就不难过吗?”

“有什么难过的,你要是想回来,坐个车一会儿就到家了,天天让我看着你这张脸,我才受不了呢。”

“姐姐,可我今天大婚,你陪我不好吗?”

眉头皱了几皱,她就是心太软,她不忍心拂了白玲玲的意,扫了一眼白墨宇,“把你的新娘子借我用用。”

“嗯,我把玲玲交给你了。”

两个女人到了化妆间的门前,可才进了门里白玲玲就捂着嘴跑出去了,“姐姐,我又要吐了。”

晚秋无语的摇摇头,若是婚礼现场白玲玲当众吐了,那可怎么办?那一定糗大了,正神思间,突然间发觉了不对,她的人被摁在了转椅上,两个化妆师不由分说就替她化起了妆,一步步,细致到不行。

“住手,我不是新娘子。”

“我们不管,反正进来这房间的人都要化妆,这是上面的要求。”

晚秋又一次无语了,那要是进来个百八十个的,这两个化妆师岂不是要心坏了,“我真的不是新娘子,你们快放开我。”

然而,人家化人家的,根本不理她。

可是渐渐的,镜子里的那张脸生动了起来,也一扫她昨夜里的荒唐故事。

她脸上一点宿醉的痕迹也没有了,她静静的看着自己,原来,她还是那么的漂亮。

“小姐,满意吗?”

“嗯嗯,满意,可是玲玲呢?她怎么还不回来?”

“就快回来了,小姐,你这身衣服不适合这样的婚礼,你换一下吧,你先脱下来,我们去帮你取婚礼上定制的制服。”

“要穿集体制服?”

“嗯。”

她有些迷糊,却发现两个人已经开始解她衣服的扣子了,“穿这样的衬衫和牛仔裤参加人家的婚礼是很不礼貌的,听说你是准新娘的姐姐呢,所以真的要换一下。”

她脸红了,一醒来就被两个小鬼缠着,又急巴巴的要赶过来,所以她真的是什么也没想的就穿上了这套衣服,好吧,换就换,她乖乖的换下了那套衣服,只一身黑色的胸衣和小底裤站在那里等着她们拿制服给她。

都是女人。

而且在试衣间也经常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女人与女人,真的没什么好害羞的。

可是,她等了有一会儿了,两个女人也没有回来。

头一直靠在椅子上,她在缓解自己宿醉后的头的微痛,可渐渐的,她等不下去了,别耽误了白玲玲的婚礼呀,虽然她很嫉妒人家的婚礼,可也不能不参加呀。

“人呢?”她叫,却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看到了身后的一个人影。

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为什么无声无息的?

她紧张的一动也不动了。

空气里飘来一股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

那味道让她骤然清醒过来,她大叫转身,不可置信的扑到男人的怀里,“阿洵,是不是你?”

搂着他的身体,那是真实的存在,很结实,也很肉感。

她有点不相信,一低头就咬下去,“啊”的一声惊叫,来自身前的男人,“晚秋,好痛。”

他终于说话了,是他,就是他。

“阿洵,你怎么才来?”她先吼过去,然后拼命拼命的捶着男人的胸口,根本不管她才咬过的地方他是不是还在痛着。

“乖,快穿衣服,咱们去参加婚礼。”

“我不,我要跟你在一起。”她不依的就靠在他的身上,一切都好象是梦,如果离开了这里,这梦就会一下子醒了,她就会一下子失去他了。

“好吧,那你就这样,咱们一起出去,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啊……”这下换晚秋惊叫了,不是痛,而是她一身的光裸,那胸衣和底裤根本盖不住她的一身春光,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她一下子脸红了,“阿洵,你转过身去。”

“干什么?”

“我没穿衣服。”

“那怕什么,我看不见。”

“真的看不见?”她抬手在他面前晃了一晃,他的眼睛丝毫不动,似乎真的是看不见。

好吧,她得快点了,不然真的影响人家的婚礼了,转头就看见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套内衣,便脱了自己的穿了上来,一定是给她准备的吧,不然她刚刚那套黑色的怎么配人家白色的制服呢,黑色会透出来的。

她脱了,然后穿上内衣,却不见制服,“阿洵,我的制服呢?你是不是知道?”他既是来了,就应该什么都知道,这男人,手眼通天来着。

她现在,已经不会思考了,满脑子的都是他来了,他回来了。

“在这儿。”他一直背在身后的手徐徐移到了她的面前,那是一袭白色的婚纱,那是那件她替白玲玲试过了选中的了婚纱,“阿洵,你……”

喉头哽咽,她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眼泪就在眼圈里打着转。

“别哭,小心哭残了妆。”他的手指落在她的眼角,小心翼翼的擦着她眼角那滴就要滴落下来的泪。

他的手指清凉而又温柔,触在她眼睑上的时候是那么的舒服,“阿洵,你的眼睛能看见了?”如果看不见,他怎么可能那么准确无误的擦到她的眼泪呢。

知道再也瞒不住了,他抬起她的下颌,然后很认真的突然间的单膝跪在地上,“晚秋,嫁给我,好吗?”

还是一身的消毒水的味道,“冷慕洵,你才从医院里跑出来的,是不是?”

“是。”他承认,如果不是因为手术,他早就赶来了。

“你一直瞒着我,是不是?”

“晚秋,我才回来三天。”

她数数日子,白玲玲宣布结婚到现在,也就三天。

“你们早就窜通好了,是不是?”原来就瞒着她一个人,说不定连诗诗和果果也早就知道了呢,还有呀,她刚刚还以为他看不见,她居然还当着他的面脱下了身上所有的束缚,只一想,她的脸都红透了。

他小心翼翼的跪在她的身前,袖子一抖,一支玫瑰花就递到了她的面前,“晚秋,嫁给我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