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不见亦不念>

更新时间:2019-03-20 16:49:43

好看小说不见亦不念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不见亦不念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慕容恩分类:言情

在这天气大好的一天,一字并肩王府传出哀乐。 君千煜整个人都颓废了,脸上满是胡茬,很久都没有梳洗。 王府内挂起了白绫,云水瑶看到这一幕狂笑,“哈哈哈!” “哈哈哈哈,白

精彩章节试读:

在这天气大好的一天,一字并肩王府传出哀乐。

君千煜整个人都颓废了,脸上满是胡茬,很久都没有梳洗。

王府内挂起了白绫,云水瑶看到这一幕狂笑,“哈哈哈!”

“哈哈哈哈,白若瑾你终于死了。”

“君千煜,看着挚爱之人在面前死去的滋味不好受吧。”

灵堂上,君千煜站在棺材旁边,一阵猖狂的笑声从头顶传来,随即就是一个带着黑色斗笠的女子从天而降。

斗笠遮住了她的脸,但君千煜能听出来,这是云水瑶的声音。

而且,这个女人一直在他的王府中。

他不是不知道,而是……

“喂,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突然,原本盖着的棺材被打开,里面伸出一只手。

灵堂里的侍卫们吓的脸色大变,白若瑾从棺材里爬出来。

胆小的侍卫吓的大吼,“诈尸了——”

然后就晕倒在地上了。

而胆大的就知道了什么。

云水瑶看着从棺材里走出来的白若瑾,面色红润,根本就是活人,这世间更是没有什么神鬼之说。

那就是……

白若瑾没死!

“你……”云水瑶眸子里是不可置信,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

“我?”

“我怎么没死?”白若瑾将头发撩开,走到君千煜的旁边,一只搭在君千煜的肩膀上。

“我可是主角,我死了这戏怎么演?”

“你说?是不是?”

白若瑾将盯着云水瑶,眸中是隐隐的消息。

“不!”

“不可能,你分明中了寒毒!”

“怎么会……”

寒毒是无药可解的,白若瑾为什么没事,她是确确实实中了寒毒的。

为什么……

“寒毒?”

“你怎么确定,我用了你动过手脚的药呢?”

有没有掺和东西在里面,她一闻就知道,她用的可不是掺和过东西的药,而是用的自备药。

“你……”

“那你……”云水瑶指了指棺材,又指了指白若瑾。

白若瑾憋嘴摇头,“这还不是为了配合你演出。”

“怎么样,我们这出戏是不是更逼真了。”

“尤其是君千煜,完全演绎出了一个失去爱妻的悲伤痛苦夫君的形象。”

“没有没有,还是夫人的演技更胜一筹。”他都差点被蒙蔽了呢。

“你们……”

“你们竟然合伙算计我。”云水瑶这才明白,都是假的,一切都是白若瑾跟君千煜合伙演出来的。

那目的呢?

目的是?

“现在才看出来,你不太聪明啊。”真不知道夜痕怎么会派这种没什么智商的人出来。

“你!”云水瑶周身萦绕着杀气,白若瑾跟君千煜这样做并没有什么好处。

他们这样卖力演戏是为了什么?

努力思索这个问题,突然,云水瑶似乎明白了。

现在,南诏跟西陵北枂在交战。

他们是想……吞并西陵跟北枂。

这个时候君千煜就是南诏的顶梁柱,白若瑾倒下,君千煜就无心其他。

只要北枂跟西陵有点野心,就一定会趁此机会发起进攻。

原来……

他们的真正目的是想制造假象,吞并三国,然后一统天下!

这……

察觉到白若瑾跟君千煜真正的目的,云水瑶自然是不想让他们得逞,就想要去传信。

准备逃跑却被白若瑾看了出来,“刚来就走?也不多坐一会儿?”

云水瑶没有理会,直接就往外跑,提内力的时候突然判决全身无力,内力使不出来。

“第一次用,效果还不错。”白若瑾走到棺材前,将那还在燃烧的香拔了起来。

这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但凡闻了这香,不管是你是第一高手还是第二高手,只要动用内力就会全身无力。

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香味。

不过她安排在棺材前,云水瑶就不会注意了,才会就此上当。

玩心机,玩阴谋,玩算计,她都会。

就看云水瑶承不承受的了了。

“想去通风报信?”

“你就暂且在王府中待着吧,我留你命让你看到一个统一的天下。”

没有四国,只有南诏一国。

战场那边本来军心涣散节节败退,却因为白鹰的到场士气高涨。

白鹰素有不败战神之称,看到了白鹰士兵就认定这场不会输,也就士气高涨。

从刚开始的节节败退到最后的势如破竹,在白鹰的带领下,南诏一路打到了西陵国皇城。

并以一小队兵马去偷袭北枂,北枂这次为了攻打南诏投入了所有的兵力,皇城守卫薄弱。

白鹰命一小队去佯攻,北枂皇帝得到消息南诏士兵偷袭皇城立马下令让大军撤退。

北枂的士兵就撤退了,南诏全力以赴攻打西陵,如果在攻打西陵的时候北枂来帮忙,那攻下的可能性就会降低。

白鹰这样做稳操胜券,拿下了西陵在去拿下北枂。

北枂皇帝速来胆小怕事,一见情况不妙就立马撤退。

没有了北枂的兵力,就西陵一国根本抵挡不住南诏的铁骑。

南诏士兵一路势如破竹,攻下一城命令士兵不能对投降者动武,更不能夺取百姓的一分一毫。

如此仁义,许多的百姓都选择开城门投降,认为被攻下也不是一个坏事。

就这样,白鹰一路没有阻挡就到了西陵皇城,双方交战西陵不敌南诏,最后败北。

大臣归降的就没事,抗拒的都自刎了,皇室宗亲全被控制住了,期中也包括了白溪。

如今的西陵国二皇子默逍。

在一起生活数年,没有血缘也有了感情。

白鹰没对默逍下死手,所有人都被囚禁了,唯有默逍可以自由行走。

拿下西陵之后,白鹰调头去了北枂,结果北枂皇帝直接捧出玉玺投降。

也算是为了北枂的百姓着想,战争终究会有死伤。

北枂的皇室本就凋零,一个皇帝一个景易,两人还身体都不好,又因为两人直接投降,白鹰没有将其逮捕,而是以请的方式带去南诏皇城。

短短的一月之间,三国变成一国。

南诏翻身成为了紫云大陆唯一的国度。

白鹰带着俘虏跟士兵凯旋而归,白鹰夹道欢迎。

护国将军府力挽狂澜将北枂跟西陵一同拿下。

最终西陵的皇室被关进天牢,默逍除外,北枂的皇室就享受不一样的待遇。

归降就是南诏的人。

君临封景易为异性藩王,逍遥王,北枂的皇帝也被封为异性藩王。

君临此举得了天下人之心,没有大开杀戒还让景易这种人才为他所用。

西陵的皇帝就誓死不投降,还连累歌蜀,一直在天牢中大骂默逍是畜生。

这是有史以来伤亡最少的一次统一。

朝堂上对西陵皇帝的处置不一,有说斩首以绝后患的,也有说可以归降的。

最后两派一番争吵之后就没了后续。

白若瑾这边云水瑶被关在天牢里得了失心疯,估计是被白若瑾气的。

她屡次算计白若瑾都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次还搭上了自己,天天念叨着杀了白若瑾。

不管是真疯还是装疯,白若瑾都没有要放过云水瑶的心思。

白鹰凯旋而归,白若瑾处理好了事情就去皇宫外接他,也是接君千煜。

在皇宫外站了许久,大臣陆陆续续的出来,在看到白若瑾的那一刻都被吓的脸色大变。

在他们眼中白若瑾已死,看到已经死了的人在面前站着自然是被吓到了。

看到那些大臣见鬼似的表情,白若瑾是偷笑,什么也没说,直到看见君千煜出来。

君千煜一身暗紫色的朝服神秘帅气,白若瑾直接一个熊扑就跑了过去。

勾着君千煜的脖子,双腿缠着君千煜的腰,“我想死你了,怎么才出来。”

不顾周边的人来人往,白若瑾在君千煜的脸上就是叽吧一口。

结果就看到白鹰赶紧从君千煜身上跳下来,在白若瑾心中白鹰就是爹,在长辈面前她就很拘谨。

可以不在乎任何人的想法,但必须在乎,白鹰跟君千煜的想法。

景易跟默逍都在后面,看到白若瑾跟君千煜恩爱的一幕都是会心一笑。

尤其是默逍,似乎是释怀了。

看着白若瑾笑的那么开心,他也很高兴。

“爹爹,你凯旋而归怎么清楚呢,要不来王府吧,今儿若瑾亲自下厨,让你尝尝。”

很久没跟白鹰一起用膳,就热情邀约,对于白若瑾的邀约白鹰没有客气,直接就答应了。

白若瑾见后面的俩人就顺带也邀请了,“大哥景易,你们也来吧。”

“毕竟,一字并肩王妃下厨可是很难得的。”

面对白若瑾的邀约,两人是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那说好了,晚上早点来。”

“来厨房也可以帮忙烧火打杂什么的。”

说完这句就被君千煜拉走了,看着白若瑾对每个人都那么热情他还真是有点介怀。

不过……

有个人或许白若瑾应该去见一见吧。

君千煜将白若瑾拉着有目的性的向着一个方向走,最后停留在南诏专门关押重量级犯人的天牢。

“你带我来这是……”

这天牢里应该都是西陵的那些皇室,会说不好吗,有个闲散王爷的藩王之位。

可这西陵的皇帝就是那么傲气,还骂白溪。

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到了天牢,白若瑾被君千煜带到一个牢房前,里面关押着一个人。

虽然他头发乱糟糟的,但白若瑾还是能认出来,“这不是歌蜀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