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以爱为茧,相缚终生>

更新时间:2019-03-21 14:20:49

以爱为茧,相缚终生最新章节阅读 以爱为茧,相缚终生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以爱为茧,相缚终生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summerlovey分类:言情

权赫拧眉看向连奕,“你说!” 老太太整个人都慌了,她怒声喝道:“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这里是权家,不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权有为的父亲是谁,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精彩章节试读:

权赫拧眉看向连奕,“你说!”

老太太整个人都慌了,她怒声喝道:“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这里是权家,不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权有为的父亲是谁,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她转眸看向权赫,“权赫,你真的要解开我心里最痛的伤疤吗?是不是非得把我给逼死?我不想回忆起那件事情,你快点把他赶走,快点!”

权赫对老太太的话无动于衷,他看着连奕,“你告诉我,权有为的父亲是谁!”

“是你大伯!”连奕冷笑,神情透着几分讥讽看着老太太。

一句话,权赫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懵了,他脱口而出道:“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大伯早在二十年前就死了,而设局弄死他的人,正是他和老太太!

况且,小时候大伯是最想要置他和老太太于死地的人,老太太对大伯恨之入骨,怎么可能……和大伯勾搭上?!

权赫不信,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连奕冷哼一声,“你爱信不信,这都是我父亲临死前说的,他说他亲眼看到你大伯衣衫不整的从老太太的房间离开,你大伯有所察觉,为了永除后患,所以让老太太派死侍杀人灭口,目的就是为了将这个秘密永远的带入坟墓。”

“当年,权有为一家搬到Z市,是为了什么?”权少卿突然开了口。

听到他的话,权赫一愣,他看向老太太,而老太太明显一副心虚的样子,目光躲闪。

权赫抿了抿唇开口道:“老太太说,权有为毕竟不是权家的人,让他们搬出老宅,一来防患他们觊觎权家的家产,二来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将人赶出家门,不必落人话柄,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权有为对你妈心思不单纯。”

可这些真的是真正的原因吗?

权赫忍不住自己问自己,其实权有为一天天的长大,他发现权有为虽然不是权家人,却与权家人有几分相似,期初他以为是老太太的缘故,可现在想想……

而老太太将权有为赶出家门,也并不仅仅是因为那些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老太太担心权有为的长相暴露了事情的真相,为了掩人耳目才将权有为赶到了Z市!

不然,再怎么说权有为也是老太太的骨肉,十几岁的孩子,老太太怎么忍心将他赶到出家门?

权赫的手攥紧拳头,他转眸,不可置信的望着老太太,“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他低沉的声音透着几分怒意,老太太沉默,他彻底的怒了,“告诉我,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和大伯勾搭在一起?”

“权赫,你相信我,不要信他的谎言!”老太太到现在还是不肯承认,“我对你几分真心,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吗?你现在真的要为这个没有边际的谎言,葬送了你我之间多年的母子情分吗?”

“我要听真相!”权赫怒吼打断了老太太的声音,“告诉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老太太了解权赫,见他的神情便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是徒劳。

“你有没有想过,权有为明明不是足月生的,体格却与足月生的孩子没有区别?你有没有想过,当年你说看到的那不堪入目的画面,根本就是一个精心策划的骗局?”

连奕一步步的引诱着权赫深思,“如果当年你大伯真的想要你的命,你觉得你真的能够活着回来吗?你不觉得你回来的时间,和老太太出事的时间,太过巧合了吗?”

那天所有一切都是事发突然,他亲自待人押货,可到了港口就被人围堵,对面想要人货一并吞下,他带着几个手下好不容易逃了出来,赶到家里,就听到老太太的惨叫声,听到一群人的笑声,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并没有亲眼看到,只是当他冲进去的时候,那群人离开,而老太太衣衫不整的蜷缩在角落里。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太突然捂着自己的脸失声痛哭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老太太的身上。

权赫眉头紧皱,只听老太太哭喊着,“对,权有为是你大伯的孩子,是他的!”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权赫,“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逼的!”

她叹了一口气,回忆起了往事,“那天你和连奕出了远门,你大伯趁我午睡潜进了我的房间,他……”老太太的神情陡然浮现了几分恨意,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挨千刀的,强迫了我,我哪里是他的对手,事后他还要挟我,要是我敢说出去,他就杀了你!”

“那时候你刚刚站稳脚,以你大伯为首的人处处与你作对,暗中给你设圈套,我是真的怕他伤了你,所以什么也不敢说,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买来了堕胎药,却被你大伯察觉,他说这是他的孩子,不允许我杀了,要是我敢伤了孩子,他就让死无葬身之地,可怀孕这件事情根本瞒不住,于是他设计了这一切。”

“但是权赫,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逼迫的,你想想在没有孩子之前我对你如何?我将你视为己出,从未有过害你之心啊!至于连管家一家,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真的不是我杀的。”

“你想想,你大伯一死,我便将权有为送走,这是为了什么,我觉得他是耻辱的存在,况且他在Z市的这些年,你可曾看到我关心过他半分?!”

听到她的话,权赫的神色明显多了几分迟疑。

权少卿看着老太太,老太太的话半真半假,很难男人彻底相信,或者彻底否认,而权赫……

他选择相信,还是秉承着怀疑,完全看他自己定夺,这件事情旁人左右不了。

终于权赫说话了,“既然你真的不在乎权有为,那为什么极力要将他葬在权家祖坟?如果你真的不在乎权有为,那么你现在为权昊天争取的是什么?”

老太太一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