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糊涂小妻子>

更新时间:2019-03-21 14:21:27

糊涂小妻子最新章节阅读 糊涂小妻子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糊涂小妻子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新版红双喜分类:言情

“好,好…”西门子墨嗅着她身上暖甜的气息,闭上眼睛轻啄她的娇唇,“灵灵,以后我都听你的…” …… 翌ri清晨。 西门子墨牵着徐安琴的小手下楼时,南宫妈妈已经等候在客厅里

精彩章节试读:

“好,好…”西门子墨嗅着她身上暖甜的气息,闭上眼睛轻啄她的娇唇,“灵灵,以后我都听你的…”

……

翌ri清晨。

西门子墨牵着徐安琴的小手下楼时,南宫妈妈已经等候在客厅里了,看着那甜蜜的小两口,妈妈笑的跟花儿一样灿烂。

西门子墨将徐安琴安置在沙发上,然后和妈妈走到偏僻的角落里说话。

“妈,你过分了!”西门子墨率先责难。

“阿熙,妈妈以南宫家的名誉发誓,参汤是干净的。”南宫妈妈眯着一张笑脸,淡定的摇头。

“什么?”西门子墨错愕了。

看着自家儿眼里闪过震惊,怀疑,羞愧等各种复杂的情愫,妈妈继续道,“阿熙,你今年30了,这30年里向你投怀送抱的女人多如牛毛,但你一个没要,包括…悠棠。你心里比谁清楚,什么样的女人你想要,而谁一定不能要。”

“所以阿熙,正视你对灵灵的感情吧,她是个好女孩,你要对她负责,妈妈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西门子墨修长的身躯僵了僵,他沉默了。

这时,南宫妈妈将手里拿的两粒药片递到西门子墨面前,西门子墨一看,蹙眉,不悦问,“这是什么?”

“是什么难道阿熙不清楚?昨晚你们没做措施。”妈妈回答。

西门子墨更僵了,他看着药片,没有伸手接。

妈妈叹息,“阿熙,给不给灵灵吃,这是你的决定。妈妈认定了灵灵是我们南宫家的儿媳,如果你真忍心给她吃,那我就理解成你还需要一点时间。”

……

徐安琴正坐在沙发上,西门子墨从前方走过来,他将两粒药片和一杯温水递给徐安琴,柔声道,“灵灵,把药吃了。”

“这是什么药?”徐安琴困惑。

西门子墨不知如何作答,他羞愧,又怕伤了她的心,眸se闪了闪,他答,“吃了对身体无害,相当于…强身健体吧。”

“哦。”徐安琴点头,她顺从的将药片吞了下去,喝了两口水。

刚将水杯从唇边拿开,西门子墨就揽住她的香肩将她搂入怀里,他平静的声音有了几分凌乱,“灵灵,对不起…给我些时间,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

两人吃了早餐就乘坐飞机飞回了国内,临走时,南宫妈妈抱住徐安琴,舍不得她走,南宫爷爷和爸爸都叮嘱西门子墨要照顾好徐安琴,不许他欺负了她。

徐安琴非常感动,和众人依依作别。

lin也在场,他要跟着西门子墨回公司,西门子墨冷着俊脸,不肯。

但徐安琴攥了攥西门子墨的衣袖,紧咬住唇瓣,用柔软且溢满水光的眸看着他,西门子墨心一软,再说不出拒绝的话。

就这样,lin复职了。

……

回了国内,人走在机场大厅,这时意外的,徐安琴在接机处看到了一道非常熟悉的身影。

“爸!”徐安琴第一反应就是甩掉了西门子墨搭在她香肩上的手臂,立正,一脸赔笑的看着安军。

安军脸se铁青的看着自家女儿,他沉声道,“徐安琴,过来!”

听着老爸连名带姓的叫她,徐安琴心里惊呼一声“糟了”,人已经十分乖巧的飞奔了过去,“爸,呵呵,我好想你。”徐安琴亲昵的挽住安军的胳膊。

安军瞪了她一眼,那意思是---待会和你算账!

徐安琴,“…”

看着徐安琴对安军亲密的撒娇,西门子墨将好看的眉心蹙成了“川”字,他莫名觉得这一幕很刺眼。

人都说丈人和女婿是天生的清敌,那西门子墨现在是不是?

西门子墨没有将不悦的情绪表达出来,他又恢复了清贵优雅的模样,淡定的开口,“安总裁,你别怪灵灵,都是我的错…”

“南宫总裁!”安军拔高声音打断了西门子墨的话,他面上的微笑还算礼貌,但这行为已经透出了火药味。

西门子墨乖乖闭嘴,耸肩,不语了。

安军跨出一小步,上前,他侃侃说道,“南宫家族之所以走了这几年矗立商场不倒,他固然手段强硬,但也靠历代掌舵人的名声和清誉。南宫总裁,你的父亲,爷爷…那都是爱妻顾家的十好男人。”

“我知道这完全不是浪得虚名,你们南宫家历代受着良好环境的熏陶,接受着优越的教育,你们骨血里就流淌着使命感,责任感。这一点,我相信南宫总裁也是。”

安军夸赞了南宫家族这么多,其实他重点就在这最后一句。西门子墨点头,“是。但是,然后呢?”

总裁的糊涂小妻最新章安军夸赞了南宫家族这么多,其实他重点就在这最后一句。西门子墨点头,“是。但是,然后呢?”

“然后?哈…”安军笑了一声后,脸se越发不好看,他攥紧拳,口语凌厉,“如果我没记错,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女儿闯入你的公寓,你打电话让我去接人。怎么,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将我女儿带去了夏威夷陪你家人过春节?”

“南宫总裁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的关系得到了这样飞跃式的前进是因为你爱上我女儿了,谁信?!”

徐安琴听到这番话,扯了扯老爸的胳膊,她小声的反驳,“爸,你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和阿熙…”

徐安琴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安军火冒丈,他揪着她的耳朵道,“阿什么熙,徐安琴别人大你整整10岁,你怎么好意思叫出口?如果你再敢说话,你爱跟谁过就跟谁过,我就当没生过你!”

她长这么大,老爸从没舍得说过这么重的话,徐安琴又委屈又害怕,她的眼泪“刷刷”直流,扯着爸爸的胳膊道,“爸,你…你别生气,我…我跟你过…”

这下西门子墨的脸se僵硬了,他算是被抛弃了吗?

在女孩心里,他跟她爸根本不用拼,他已成炮灰?

“南宫总裁,”在西门子墨面se阴沉时,安军看着他,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你跟我女儿发展到哪一步了?”

女孩乖巧的攥着爸爸的胳膊,垂着眸,抽抽搭搭,西门子墨看着就想将她搂入怀里,柔声宽慰着。

他蹙眉对着安军回答,态诚恳,“我会对灵灵负责的。”

负责?!

安军已经得到了答案。

安军一个深呼吸,压下xiong膛里那把怒火,他很冷静的挤出一丝笑容,“好,灵灵今天才20岁,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你们先订婚如何?”

订婚?

西门子墨看向女孩,他的眸光深沉晦涩…

这时女孩也抬起了一双朦胧的泪眼饱含期待看他,虽然爸爸有些咄咄逼人,但是昨晚…她觉得“订婚”是理所应当的…

她喜欢西门子墨,希望他能给她一个名分。

10秒过去了,两方还在对峙,西门子墨依旧沉默。徐安琴眼里希翼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她柔怯的开口,“阿熙…”

“行了,我已经得到答案了。”安军剧烈喘动的xiong膛,他咬牙道了句,“我希望南宫总裁在没有拿出婚期之前不要再见我女儿,以免坏了她的名声。”

安军牵起徐安琴的小手,带她快步走出了机场大厅。

……

安军在开车,徐安琴坐在副驾驶座上。

她见爸爸一直沉着脸不说话,她主动挽着爸爸的胳膊,将小脑袋搁他的肩膀上,她笑道,“爸,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安军阖动着嘴唇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只沉声说了句,“昨晚是除夕,我昨晚就赶回来了。”

徐安琴一听,小小的鹅蛋脸上绽放出璀璨的笑意,她蹭了蹭爸爸的手臂,撒娇道,“爸,我还以为你只要女朋友不要我了呢。”

这句话令安军一僵,他恋爱的事情没有告诉女儿,他怕她接受不了,但他没想到女儿心如明镜,竟然全都知道了。

他心里的怒气消沉了一大半,对女儿又是愧疚又是怜爱。

这些年他既当爹又当娘,纵然他想给女儿全世界,但这全世界注定是残缺的,他改变不了女儿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事实,女儿没有母爱。

心里是柔软了,但安军口气强横,他狠狠道了句,“谁像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在爸爸心里,女儿永远第一,纵然是天塌下来了也抵不住我和女儿的团聚!”

“咯咯…”徐安琴笑了,是释然是满足。

这对父女的感情急速升温,安军沉默了半响,闷声问,“辟孕了没有?”

“什么?”徐安琴没听明白。

安军一看女儿懵懂无知的模样,心里恨的咬痒痒,他是恨铁不成钢啊…“徐安琴,你少装蒜!你有胆跟男人上船,难道不知道要辟孕吗?是他戴套了,还是你吃辟孕药了?”

“我…我…”徐安琴小脸一白,语结。

她真的是个纯洁的小女生,那天超市她建议买套,但是她不知道套是干什么用的。

昨晚西门子墨十分温柔,细致的吻她,第一次后因为怜惜她也没有再取,虽然经历了清事,但她知晓的依旧不多,她不知道要辟孕。

脑海里突然就想起今晨西门子墨递了药片给她吃,说是强身健体的…徐安琴清澈的水眸有些木然,她讷讷道,“他…他给我吃了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