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清贤后传>

更新时间:2019-03-21 14:25:45

大清贤后传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大清贤后传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若水禅心分类:历史

月红轻轻道:“以奴才看,只要主子对雪大人平添几许温情,他定会真心待你好得了。”灵惜轻叹道:“本王现如今只想与诸郎们安享太平,不愿意再另纳新君以负诸郎何以是好了。”

精彩章节试读:

月红轻轻道:“以奴才看,只要主子对雪大人平添几许温情,他定会真心待你好得了。”灵惜轻叹道:“本王现如今只想与诸郎们安享太平,不愿意再另纳新君以负诸郎何以是好了。” 月红温和道:“主子身份注定了被满朝百官所牵挂,他们想刻意讨好于你,主子怕是身不由及了。” 灵惜闻言神色黯淡道:“你给本王端碗燕窝粥来,本王有些饿了。” 月红恭敬领命,行往御膳房取来燕窝粥奉上,灵惜品着,心里却显出几许不安,似觉自己人生注定为了情字所累,注定了身不由己让她实为可悲。又过了几天,关雎宫娆苒送来了一份请贴,灵惜展开细观见是邀自己去散心了,心里微喜,就派小白传旨与修洁进内殿待候自己梳妆,对镜细观自己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目光中显露了几许温情望向修洁轻轻道:“奴家妆容可好了。” 修洁上前将她拥入怀中轻笑道:“娘子是天下最美丽仙子,盛妆之下自是令人心里欢喜了。” 灵惜见他紧拥着自己玉体,粉面不由羞红轻轻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去关雎宫可好了。” 修洁微微点了点头,搀抚心上人缓歩行出若烟殿乘坐鸾轿行往关雎宫,一路上春光无限让灵惜心情不由好了起来。不过一会儿功夫,只见关雎宫显露在自己眼前,自行在修洁搀抚之下下了轿,眼见娆苒在诸君们相陪之下在殿前迎接自己,只见她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映得面若芙蓉。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灵惜莲花移步来到面前恭敬行礼道:“奴家给姐姐请安了。”娆苒伸出双手将她搀起轻笑道:“你我姐妹都是自家人,你身子娇贵何需在愚姐面前用礼过甚了,德楷,你行领灵妹与修顺君前往文化殿休息了,本王等待琼妹与靓妹了可好。”德楷恭敬领命,让灵惜与修洁领往了文化殿中,她则见宫殿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同,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不由轻笑道:“德凤君,这座宫殿可是重新修建得了。” 德楷轻笑道:“娘子常居之处自当尽心打理了,你言可对了。” 灵惜端坐予临窗炕上,宫人送上可口得茶点,她轻尝了一口可口点心似觉味道甚好立马道:“这苏点想来是出自姐姐手艺,真好。” 德楷点头道:“娘子政务繁忙,平素也只为你们自家姐妹与皇上太后做些精美可口得茶点,你喜欢就好了。” 不过一刻功夫,娆苒就引领着靓倩与琼莲歩入内殿之中,灵惜微微细观她们三人妆容,娆苒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绛紫色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水绿色的丝绸在腰间盈盈一系,完美的身段立显无疑。靓倩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琼莲头上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璎珞圈,裙边系着豆绿宫绦,双衡比目玫佩,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Ё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灵惜含笑道:“三位姐妹妆容越发娇美,真让奴家心喜了。” 娆苒见她飘廖裙纱裹紧绸缎,显出玲珑剔透的诱人身姿。抹胸蓝蝶外衣遮挡白皙肌肤。周旁蓝色条纹,细看却现暗暗蓝光。晶莹剔透的倒坠耳环垂下,摇曳。散落肩旁的青丝用血红桔梗花的簪子挽起。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薄施粉黛,秀眉如柳弯。额间轻点朱红,却似娇媚动人。纤手将红片含入朱唇,如血。慵懒之意毫不掩饰,举止若幽蓝,立马赞赏道:“灵妹妆扮得也是分外艳丽,让人喜之不禁了。” 灵惜启手理了理云鬓轻笑道:“今个得感激修郎为奴容待妆,挑选宫裙,才得以盛妆以待让娆姐盛赞了,奴家喜之不禁。”娆苒微笑道:“修顺君眼光果真了得,真让愚姐为灵妹所心喜了,我们坐下聊天可好了。”灵惜三姐妹应允,就在她下首紫檀木椅上坐下,宫人奉上可口得茶点,琼莲端过粉彩茶盅,掀起茶盖闻了一闻轻轻道:“这可谓得天独厚龙井位于西湖之西翁家山的西北麓,味道却是极佳,奴家喜欢,娆姐费心了。” 娆苒品了一口自己茶盅,轻笑道:“你们喜欢就好,本宫尚准备了一些精致糕点,你们若是用过喜欢得话,待回带点回去,本宫就心喜了。” 灵惜尝了两口苏饼立马就道:“奴家自是要将这味点心带回去尝之了,谢谢娆姐了。”娆苒微笑道:“今个见你这般样子,本宫也就不为你担心了,只是对于那个雪恍不能太过于轻视,否则就会伤及自己得了。”灵惜慌忙道:“不瞒娆姐,本王对于雪恍只是存有朋友之谊了,若是日后因他惹出风波尚得请你们三人能相助我一臂之力可行了。”靓倩闻言神色平和道:“二姐,自是知道雪恍得心思,就理当对他近而远之,以免日后与他接触太过火,反而惹出无边得是非了。”琼莲嗔怪道:“阿玛自是对雪恍喜欢,才这般放任他来讨好灵姐,让她生显在为难之中,不愿伤及雪恍父子。” 灵惜苦笑道:“本王今生可谓是为一道先太祖皇上得遗旨所累才这般无可奈何。” 娆苒轻叹道:“灵妹,我们姐妹身在帝皇家却为无可奈何了,你当为自己考虑清楚了。” 灵惜心中悲苦,转移了话题与姐妹说笑了几许才将这午后得春光度过,好似到了午后时分,灵惜才在酒后时分回到了若烟殿,修洁见她晕晕沉沉自是心生不安,将她抱至寝殿梨花木炕上,让宫人端来一盆水,仔细用微烫温泉水将她脸上妆容拭清才轻哄道:“回到自己宫里了歇一歇,不要再去想那些不开兴得事了可好,以免你活这般苦均是我们诸君难过了。” 灵惜在昏昏沉沉睡去了,修洁坐于她面前尽心待候,胤禩闻之爱妻喝醉了自是心生不安,立刻带着御医李墨前来给心上人请安。李墨半依半跪于灵惜床前,为她仔细搭脉道:“主子是心绪繁乱,才以至这般样子,要让她好好休养,待醒来用点清新可口得膳食,奴才再付她开一幅药,自好安好得了。”胤禩望了望修洁心生不悦道:“你待候在娘子身边也太过于太意了,才累及她这般样子了。”修洁心里如同一团乱麻苦笑道:“今个娘子是为了雪恍心生繁乱,我们自当想想法子不要再让她去屈从了。” 胤禩嗔怪道:“娘子若非是心怀家国天下,也不会为情所累歩入这座宫门之中,无论她如何想,只要她能活得好,本君任何委屈都能咽下,修顺君,你呢!” 修洁神色不安道:“娘子是个多情之人,只要能保全大清荣耀,她感愿咽下所有得苦,这恰恰就是她得心善,以至为家国天下所累了,本君真是心疼不以了。”胤禩叹气道:“你现在最为想法子让娘子转忧为喜,以免累心了,也是我们这些待郎得过失了。” 修洁吩咐李墨将药方开妥,自行去御药房配妥再回来将药熬好回来了,见不过一 个时辰灵惜就以经醒来了自是心慌不以道:“娘子,可尚觉那里不适,微臣这就让御医来为你症治可好。” 灵惜抚了抚自己额头苦笑道:“我今个失态了,真是难为你与八哥为我这般担心不好意思,你不用为我担心了,本王沒事了。”修洁上前拉住她玉手道:“娘子,有何事尽可说将出来,不要尽藏在心里反而让自己难过,予自身不利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