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

更新时间:2019-03-21 14:28:47

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缠上娇妻:总裁上司最爱我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郭罗果儿分类:言情

屈建华视线定格在Eric身上,打量了一圈,深邃的眸底有着抹不易觉察的关切,在确认Eric无大碍时,那抹担忧尽数散去化作笑意。 “与其嫉妒,不如争取。”话中有话,Eric听懂后,脸上

精彩章节试读:

屈建华视线定格在Eric身上,打量了一圈,深邃的眸底有着抹不易觉察的关切,在确认Eric无大碍时,那抹担忧尽数散去化作笑意。

“与其嫉妒,不如争取。”话中有话,Eric听懂后,脸上的笑容顿时染上了苦涩的味道。

这个世上,不是所有的爱情,都如屈建华和李小萌这般幸运,争取就可以拥有。

见这个话题有些冷场,Eric站出来缓和,神秘兮兮的看着李小萌与屈建华,“你猜,我在悬崖边找到了什么。”

李小萌凝了屈建华一眼,无一例外,在他眼里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疑惑。

“你找到什么了?”李小萌问。

“不是让你们先猜嘛。”见李小萌偷瞄,Eric背在身后的手往远挪了挪。

“不让看拉倒。”见三催四催Eric就是不让看,李小萌冷哼一声,脑袋却趁着Eric不注意探向他身后。

再接着,李小萌嘴里发出一声欢喜的惊呼,“Eric,你居然……”保留着,屈建华送她的桃枝。

桃枝上的花朵明艳依旧,层层舒展的花瓣连一丁点损坏都没有,显然经过了特殊处理,李小萌欣喜不已的接过,拿在手里细细打量着。

入手的桃枝很轻,似乎被人为烘干了,Eric看出李小萌的疑惑,笑着解释,“这样保持花开的时间,更长一些。”

顿了顿,笑的更欢,“一如你们的爱情。”

视线落在李小萌手中桃枝之上,屈建华也有微微的动容,薄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只是看向Eric的眼神,带着感激。

当时情形有多险恶,他一清二楚,而Eric受了重伤之后,仍不忘他赠与李小萌的桃枝。难能可贵的,不是花,而是Eric的一番心意。

“对了,当时拍照的底片我也留了,改天把照片洗出来给你们。”猛地想起什么,Eric补充道。

李小萌脸上惊喜更甚,由衷的表达感谢,“Eric,谢谢你。”

“哈哈,谢我就请我吃遍中国的美食吧。”Eric爽朗的开着玩笑,天空蓝的眸子充斥着笑容。

为屈建华和李小萌做这么多,他并不图什么,只是想留住两人爱情的点滴。因为,屈建华与李小萌的爱情之路,走得太艰难,但庆幸的是,在此期间,两人对彼此心志坚定,从不曾退缩。

Eric本是开玩笑,毕竟外困还没解决,加之李小萌又怀了孕不可能真陪他到处颠簸品尝美食,以为这事儿就此揭过。

不料,接下来休养的数天,Eric接到无数快递,无一例外,里面装的全是各地的特产,给了Eric一个莫大的惊喜。

以至于某天收快递时被屈名辰无意中撞见,蹭了不少。

时光静静流淌,天气比之前更热,火辣辣的太阳烘烤着大地,而屈建华的伤,也在李小萌的精心照顾下好转。

虽然恢复的很慢,然李小萌已经很知足,至少,他们在朝好的方向发展。

屈建华休养的这段时日,本以为徐熠尘会趁机卷土重来,然诡异的是,他竟悄无声息,再也没了动静。

对于这异常的举动,屈建华加派了人手保护李小萌,怕徐熠尘前期的平静,是为了将来致命一击做铺垫。

李小萌,再也经受不起,任何的痛了。

时常出入病房与屈子进行相熟的人,也感受到了这份压抑的紧张感,不遗余力的帮两人。

这日,在病床上躺了数天的屈建华,终于被允许下床活动筋骨,脚刚沾稳地面,屈建华就迫不及待的将李小萌捞进怀里,单手掂了掂,继而唇畔染上笑意,眉宇间具是温柔,“重了不少,小家伙没让我失望,吃的挺多。”

“那是我吃的,哪是他吃的。”李小萌反驳,因挂念屈建华肩膀上的伤,不敢大动,便不断用眼神示意屈建华松手。

拗不过李小萌,屈建华不舍的松了手笑着抱怨,“这么多天没抱你,好不容易能抱了,你却不肯。”

李小萌听得无语,挖了屈建华一眼,“什么叫很多天?才一个多星期好不好?”

眸中温柔与笑意不变,屈建华凝着李小萌一字一顿,“对我而言,一天都很漫长,更遑论一个多星期。”

李小萌听得心中一暖,主动抱了屈建华一下,继而飞快松开,看向屈建华的眉眼明媚而狡黠,藏着调皮,“补偿你的,够了吧?”

一个拥抱哪里够?屈建华作势去扑李小萌,李小萌看出他是故意,站在原地没动,任由屈建华抱了个满怀。

静静相拥,心脏与心脏相连,屈建华没若往常做任何的暧昧动作,只是静静地抱着李小萌,用的力道很大,大到伤口都在叫嚣疼痛,依然不肯松手,想将李小萌嵌入自己的骨头里。

睁眼的那一刻,他就想什么都不做,只抱着李小萌,静静感受她的存在,感受活着的感觉。可是不能,他的伤太重了。

于是努力恢复,如今,他终于能对李小萌做,他想做的事情。

李小萌没动,安心的合上了眼,而鼻端,是屈建华身上散发出的淡淡药草香。她,能感受到屈建华对自己的怜惜。

这个世上,再没有什么,比经历生死后,还能与心爱之人相守来的重要。

空气很静,连窗外飞过的鸟儿,都没发出任何鸣叫,似乎怕惊扰了屋内温馨的一幕。时光一分一秒的流逝,过去了很久,又似乎没多久,屈建华才松开李小萌,四目相对,能清晰看到对方眼里拥有自己的倒影。

两人仿佛很有默契,异口同声道,“有你真好。”

是啊,有你真好。在茫茫人海中找一个爱你你亦爱他的人,是那么的难,更别说携手白头。

如今,李小萌与屈建华庆幸,他们就是如此。

“哎哟,我说怎么每次我来,都撞上你们的好时候。”乍然一声响将温馨的气氛打破涂,紧接着屈名辰的身影就蹿了进来。

话落,冲着李小萌嚷嚷,“嫂子,你不能这么惯着我哥,不然以后有的你罪受。”说着话锋一转,“天天被我哥用火辣辣的眼神盯着,嫂子你就不怕日后连个休息时间都没有。”

被屈名辰撞破的次数多了,李小萌已经产生了免疫力,本来没觉得有什么,结果被屈名辰这么一嚷嚷,明白他话中之意后,顿时觉得很害臊。

屈建华神色淡然的睨了屈名辰一眼,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屈名辰,顿时闭了嘴换上甜甜的笑容,“我是来汇报情况,不是故意……嗯哼,你们懂的。”说到最后,眼神变得暧昧起来。

李小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就和屈建华抱了下,怎么到屈名辰嘴里,就无端端的变了味道。

“如果汇报的不是正事……”屈建华幽幽开口,话没说完,但威胁意味十足。

“绝对正,保证正。”屈名辰迭声打着保票,末了将一直捏在手里的记事本递给了屈建华。

“哥你自己慢慢欣赏,我躺会儿。”屈建华重重往床上一摔,倒在床上后,大喇喇的滚了一圈,边滚边感慨,“哎,生病真爽,有这么软的床可以睡,哪像我,连着好几天睡办公室硬邦邦的沙发。”

屈名辰的本意是,表达一下可怜好赚取同情,继而换取更多的毛爷爷,熟料,对面的两人直接装作没听见。

屈建华细细翻阅着记事本,李小萌则站在他的侧方,视线同样也落在上面。

这是一本日记。

前面半本很正常,没有异样,无非是记录一些日常发生的琐碎事情。而其中某一页,却突然被人撕掉了。

看撕掉留下的边缘痕迹还很崭新,应该才撕没多久。这倒不算什么,诡异的是,也许撕的人很着急,并没有把一整页都撕掉,还残留了一个角,而残留的碎片上,蓝盈盈的名字格外醒目。

见状,屈建华与李小萌对视一眼,彼此的眼神都很凝重,再然后,屈建华继续往后翻,后面同前面半本一样,没有异样,也再没出现过蓝盈盈的名字。

翻阅完毕后,屈建华视线沉沉的打量着手中记事本,半晌抬眼问赖在床上不想起来的屈名辰,“你从哪儿找到这本日记的?”

屈名辰俯趴在床上,脸朝着屈建华,“你猜。”见屈建华眼神一凛,赶忙改口,“从孙家别墅,罗梦洁她爹的书房找到的。”

“碎片呢?”屈建华再问。

“找了,没找到。”显然,对那被撕掉的一页,俩兄弟有着同样的疑惑。

“从日记页面泛黄,以及记录的文字来看,这本日期的确属于罗梦洁父亲无疑,而被撕掉的那一页,不是罗梦洁就肯定是她母亲所为。很显然,他们发现了什么,才着急着要毁掉。”一直没出声的李小萌,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屈建华点头,“蓝盈盈与孙家之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话落,眸光一沉,身上散发出一种杀伐果断冷酷的气息,“查,顺着当年蓝盈盈的主治医师,还有相关的护士查。”

蓝盈盈的死,其中肯定另有隐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