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更新时间:2019-03-21 14:57:23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免费阅读目录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小说全章节 连载中

夜闯帝王床塌:妃要休夫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大大的菠菜~!分类:言情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将近一个月后,风璃殇整天被关在九华殿里,似乎也不气恼,每天除了养花,更多的是在安心养伤。原本北冥爵那边似乎觉得风璃殇确实有所收敛了,便命服侍风璃殇

精彩章节试读: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将近一个月后,风璃殇整天被关在九华殿里,似乎也不气恼,每天除了养花,更多的是在安心养伤。原本北冥爵那边似乎觉得风璃殇确实有所收敛了,便命服侍风璃殇的侍女不用每日事无巨细的将风璃殇每天做什么都禀告。

清晨,阳光划开了云层,将晨曦照耀在了地面上。

风璃殇伸出手,指尖朝着窗户外探了出去,阳光穿透指缝,落在了女子那张精致的面容上。明媚在她的五官之间层层地揉开,她脸上,神情清冷,在晨曦下,透着几分轻描淡写的慵懒,随意。

此时,侍女端着药膳走了进来,“风姑娘,药熬制好了,您还是趁热喝吧。”

闻言,风璃殇收回手,扫了一眼右手手腕上层层缠住的布条。

见状,侍女顿时将手中的药膳放在桌上,走到风璃殇的跟前,将风璃殇搀扶着走到桌子前坐下。“风姑娘,御医说了,这段时间风姑娘如果能够好好的养好身子,不出百日,手上和脚上的伤定然能好。这些药,可都是奴婢亲自到药铺里去抓的,并且熬制了两个时辰,您趁热喝。”

“你每日都到药铺里抓药?”风璃殇漫不经心地问道,她伸出手,用勺子勺起了一口汤药送到了嘴边,“看来,我伤势若是好了,应该好好的谢你才是。”

“风姑娘客气了,这是奴婢该做的。”那侍女顿时轻笑了下,其实,她觉得风姑娘并未他们说的那般难以相处。这段时间,虽然风璃殇并未多和她说话,但是却并未对她多加为难。“其实,王对风姑娘很好的,每天都命奴婢好生地照顾好风姑娘。”

风璃殇手顿了顿,垂下的眼帘掩住了眼底里的那一抹冷光。片刻,她的眸光流转,将手中的汤药喝完之后便收回手,睨着那侍女,扬起嘴角,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是么?”她顿了顿,转过身,撑着下颚,神情透着几分淡漠,“你的主子自然是好的。”

“只是,对我风璃殇好与不好,你又不瞎。”

“风姑娘……”

“你说每次的药都是你熬的?”

“恩,是,风姑娘。”

风璃殇抬手,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嘴角,道:“下次去抓药的时候,回来先让我亲自查一遍。你是北冥爵的人,谁知道他会不会让你在药方子上动了手脚。”

“就算他不会,也难保那个流云不会。严浩的死,那流云现在可是巴不得杀了我风璃殇。”

“风姑娘,这段时间的药都是奴婢亲自熬制的。要是被动了手脚,您岂会察觉不到?”那侍女满脸的委屈,看着风璃殇,解释道:“况且,这段时间奴婢见您每一次喝之前都会用银针亲自检查,奴婢服侍您也有一段时日了,风姑娘还不相信奴婢么?”

“信任?”风璃殇睨着那侍女,道:“我风璃殇连你的主子都不相信,何况是你?”

“银针并不能够完全检查出是否有问题,从现在开始,你每一次抓回来的药,我都要亲自检查一遍。你煎药的时候,也要在我的眼皮底下进行。”

“毕竟,你的心可是向着北冥爵,我没有任何理由完全相信你。”

“风姑娘这……”

“你若是有意见,我允许你去请示北冥爵。”风璃殇笑了笑,“只是,我可以告诉你,北冥爵为何让我风璃殇住进九华殿,这其中代表着什么,你身为尊皇王府的侍女,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

“哪天我要是心情好了,在北冥爵的耳边吹些耳边风,只怕到时候尊皇王府还有没有你的容身之处,这就难说了。”

闻言,那侍女顿时猛地跪下,道:“风姑娘,请您饶了奴婢。奴婢自小便在尊皇王府服侍王,若是除了尊皇王府,奴婢不知道要去哪。”

“竟然不知道去哪,就该知道怎么做才是。”风璃殇拿起桌面上的托盘,递给了那侍女,眸光流转,落在了那侍女的身上尽显冷锐,“更何况,我不过是检查你亲自抓回来的药,又没做什么。你若是没有在药方上动手脚,何须害怕?”

那侍女抿了抿唇,沉吟片刻,才怯生生地接过风璃殇递过来的托盘,点了点头,道:“好。”

“好了,退下吧。”风璃殇摆手,示意那侍女退下。

见状,那侍女只好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弯下腰,她将桌面上的汤碗收起,看了一眼风璃殇,转过身朝着大殿外走了出去。

风璃殇侧抬眼帘,睨着那侍女的身影,眸底里,意味难明。

尊皇王府外,那侍女换下了一身侍女服,穿着一身素衣朝着集市走了过去。此时,几道身影跃下,他们身影瞬息之间变幻,令人难以察觉,立即朝着那侍女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那侍女走入一家店铺,她走到柜台前,将怀里揣着的那一张单子递给了那掌柜。“掌柜,麻烦您按照上面的药方抓几副药。”

“姑娘,请你到一旁稍等片刻。”那掌柜伸出手,示意那侍女到一旁等候。

片刻,门外走进来一道身影,那男子直径地走到柜子前,将手中的那一张药方递给了那掌柜。却在这时,掌柜刚好将那侍女药方上的药抓好,刚想要开口,那男子却已经率先的将利刃不动声色的抵在了那掌柜的咽喉处,吓得那掌柜立即将那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男子收回手,迅速的将那掌柜原本包扎好的药摊开,换上了另一张油纸,抬眼,示意那掌柜重新将药材包好。见状,那掌柜顿时下意识的咽了下口水,硬着头皮将那药材重新包好。

掌柜看了一眼那男子,只见男子面纱上的一双冷眸睨了一眼身后的那侍女。会意,那掌柜顿时开口,道:“姑娘,您的药抓好了,总共是十两银子。”

话音刚落,那侍女顿时站起身,走到柜台前,拿过那已经重新包好的药收到怀里,将袖子里拿出的十两银子递给了那掌柜,便转身朝着店铺外走了出去。

见状,男子侧抬眼帘,朝着那侍女远去的身影望了一眼,收回手,顿时迈开步子朝着另一边方向走了出去。

忽地,那掌柜整个身子一瘫软,险些跌坐在地面上。

回到尊皇王府,门外的侍卫伸出手将侍女拦下,一一的检查完侍女怀里抱着的药后才将那侍女放了进去。那侍女脸上的神情淡然,几乎每日,她只要去抓药回来都会被侍卫拦下来检查,这是尊皇王府的规矩,他们自然习以为常。

侍女走入九华殿,将手中的药递给了风璃殇,道:“风姑娘,这是奴婢从药铺里按照药方抓回来的药。”

风璃殇睨伸出手接过药材,她将药材一股脑的全倒在了桌面上,手不着痕迹的将那包裹住药材的油纸藏入袖口之中。

侍女惊呼,“风姑娘,您这是做什么?”

风璃殇满脸平静,她伸出手随意的拨弄了一下桌满上散落的药材,“好了,竟然没问题了,拿下去吧。”

见状,那侍女顿时抿了抿嘴角,心生不悦。看来,是她误会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压根就是不好伺候的主。这些药材是她辛辛苦苦抓回来的,她和她风璃殇无冤无仇,根本就不可能在药材上动任何的手脚。

她风璃殇简直就是故意刁难她的。

想到这,那侍女顿时伸出手,拿过一旁的药罐,将这些药材一一的收了回去,顿时端出了九华殿。

嘎吱一声,房门合起,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风璃殇这才伸出手,从袖口里将那一张油纸拿出。她将那油纸在桌面上摊开,端起一旁的茶壶,将壶子里的茶水倒入那油纸之中。片刻,那油纸被茶水完全侵湿,她将油纸拿出,对着阳光,片刻,油纸上渐渐地显示出几行字。

忽地,她收回手,将那油纸狠狠地拽入掌心之中。

眸光抬起,她眼底里染着几分尖锐的冷光……

……

……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