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总裁老公,隐个婚>

更新时间:2019-03-21 14:59:51

免费小说总裁老公,隐个婚全文阅读 总裁老公,隐个婚全本小说 连载中

总裁老公,隐个婚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青石细语分类:言情

洪远无力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您这么做有意思吗?对不起,这一次我不想再被这件事缠着了,不如干脆点,让事情有个彻底的结果。” 说着,又要去拨号码。 洪母揪紧了他的臂,“

精彩章节试读:

洪远无力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您这么做有意思吗?对不起,这一次我不想再被这件事缠着了,不如干脆点,让事情有个彻底的结果。”

说着,又要去拨号码。

洪母揪紧了他的臂,“廖燕燕你也不要了吗?你要真这么做,我马上让廖燕燕去死!”

“什么?”

洪远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

洪母此时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但她看到了洪远的反应,知道只有廖燕燕能阻止住他的行为,索性点头,“廖燕燕的下落我知道,而且她的生死掌控在我手里。阿远,别逼妈妈,别让妈以成为恶魔也别让廖燕燕因为你而活不成。”

“妈……”洪远的眼里盛满了无尽的失望。他想过许多种情况,却从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参与到这件事中去。

“您怎么可以……”

洪母闭了眼,“我讨厌廖燕燕,恨不得她能死!阿远,如果你不娶俏俏,我会让你一辈子都见不到她,我会让她真的去死!”她的脸上写满了坚定,“反正我已经是坏人了,再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阿远啊,你把妈妈都逼到了这步田地,你自己不知道吗?妈妈以前是多么乐观开放的人啊,人人都尊重妈妈,可现在……妈妈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

洪母捂了脸。

洪远像看陌生人般看着自己的母亲,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有一天会变成这样。说起来,还真是因为他的事,母亲才变成这样的呢。

“你忘了你哥了吗?他就是因为娶了一个身家背景不太干净的女人,如今怎么都没办法往上升了,一辈子就算毁了啊。我不能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你身上,阿远啊,爱情并不是一切,只有前途才是最重要的啊,你承载着我们洪爱的荣耀和未来,你知道吗?”

洪远感觉全身的力气都抽干,这会儿连出声的劲都没有。他经历了那么多,立了无数的功,最终却被自己的母亲拉下了水。他疲惫地点点头,“是不是我顺从了您,就可以见了燕燕了?”

洪母点头,“你要是跟朱俏给了婚,我可以让你们见一面,然后给她一笔钱,让她呆在国外,一辈子都不回来了。阿远,我不会亏待廖燕燕,但你也别想再跟她在一起,你要知道,军婚是受保护的,你不能再有别的女人!”

“她人呢?”他问的是廖燕燕。

“她很安全,只是缺少点自由。”

洪远心口狠狠一痛。

从廖燕燕“死”到现在,已经两个多月,她被关了两个多月了吗?这些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一直等不到自己去救她,她一定很失望吧。

“你自己看着办,是逼我现在就杀了她,还是娶俏俏,让她出国。”洪母给出了选择。

洪远点点头,“我娶朱俏。”

他不能真让自己母亲去做杀人凶手,也不能让廖燕燕发生不幸。

“那好,你们结完婚我就带你去看她。”

洪远用一双忧郁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母亲,这个人,本是最亲近的,现在,却越发陌生了。看着她那双坚定的眼睛,洪远知道,她是下了决心的。

他转身回了包房,却无法安宁。在得知廖燕燕没有死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像擂鼓一般轰鸣。多想,再见见她啊。

虽然对于先前洪远的态度有些不满意,但他愿意回头,并表示对自己的女儿负责任,朱家二老也算勉强满了意。洪母显得特别着急,忙着跟朱家人敲定结婚日期,洪远心事重重,唯有朱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她喜欢了这么多年,追求了这么多年,上天总算给了她一个圆满的结果。不管洪母是用什么方法劝服的洪远,总之,洪远以后就是她的了。

看着女儿如此欢喜,朱母却愁上眉稍,自己女儿的清白重要,但幸福更重要啊。在洪母选定日期让两人点头时,朱母把朱俏拉到了一边。

“俏俏啊,你可要想清楚了,阿远未必是真心喜欢你,你将来嫁过去,必定受委屈。”

朱俏满心里都是得到洪远的喜悦,哪里会听得进这些话,反倒一个劲地安慰自己的母亲,“妈,您就放一百个心吧,只要阿远点头肯娶我,就证明他会好好待我,不用发愁的。”

朱母看她这样,也知道劝不回来,只能重重叹气,“孩子啊,有时好好待你并不代表爱,你反而会更加孤独的。”

可惜的是,朱俏此时却无法理透这句话的含义,一味地沉浸在自己的幸福里。

洪家和朱家,开始着手准备婚礼,洪远却忙碌起来,几乎不着家。那场婚礼,似乎跟他毫无关系。他并没有放弃寻找廖燕燕,虽然他是军中领导人,但不可随意动用公共资源,他只有让陌连城和景佑寒帮忙,寻找线索。

上天不负苦心人,景佑寒手下的人在数天后带给了他一个好消息,廖燕燕找到了!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洪远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她……在哪儿。”他的声音都是抖的。

连身侧的阿勇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他从来没有见到过洪远这个样子。记忆中的他总是天不怕地不怕,再大的危险他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迎头而上。

若不是有这份勇气,又如何年纪轻轻就走上了领导岗位,参加这么多的任务呢?

听到对方报出的地址,他一跳而起,开车跑出去。他激动得连洪母打电话来,告诉他婚礼就在明天,让他好好安排都没有在意,满脑子里全是廖燕燕!

廖燕燕此时被困在这里,几乎绝望。她已经被关好久了。屋里的保镖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她每天能做的事情,只有在这几十平米的房间里走来走去,或是看电视。

“夫人。”

外头,响起了声音。

她上午曾疯狂地走过几个小时,此时累得连眼皮都懒得撩,由着外头的人推门进来。

外面进来的人是洪母。

她穿着优雅的旗袍,很有古典美女的风范。原本,她是很忌讳来这里的,终究,以她的身份,不宜过多出现在附近,更不好让人知道她的身份。

但今天,她太高兴了。

自己的儿子终于要结婚了,她再也不用担心眼前这个女孩会影响了他的前途,会为他们洪家蒙黑。

“吃过饭了吗?”她的声音都温柔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从前,变回那个随和易近的洪夫人。

廖燕燕没有回答。有多厌恶这里,就有多厌恶洪夫人。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会被关这么久的。

洪夫人也不在意,“你也别生气,用不了几天,你就可以离开了。”

廖燕燕的眼睛这才亮起来,不敢置信地看向洪夫人。洪夫人扬了扬唇角,“我儿子就要结婚了,在明天,娶朱俏。那个女孩你应该见过吧,家世背景个人,都好,是阿远最理想的对像。”

“他……是自愿的吗?”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廖燕燕的心脏都跌碎了。

洪夫人笑起来,“军婚是要经过政审,要谈话的啊,如果不愿意,谁敢让他们结婚?说起来,阿远还是挺着急的呢,那天让他选日子,他竟然选了最近的日子。”

她有意误解洪远的想法。他选最近的日子,不过是想早日见到廖燕燕,早日让她解脱。

廖燕燕冷笑起来 ,“就算他同意,也是你逼的吧,洪夫人,你好歹也是洪首长的身边人,竟然干出逼自己儿子结婚这种事,不怕说出去让人笑话吗?”

“闭嘴!”廖燕燕精准地猜出了一切,让她无比狼狈,几乎无脸做人。她知道,为了这件事,她已经失去了道德底线,也失去了洪夫人的身份,更抹黑了洪首长。

但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

好一会儿,她才平息怒火,从包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来,“这五十万原本就是想给你的,反反复复地在你我的手上都过了好几遍了,别再退回来。洪远明天结婚,而明天你就离开这里,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好去处,在那儿,你绝对是自由的。但除了一点,不能回国。”

她并不打算兑现与儿子的承诺,让他婚后见廖燕燕一眼,她决定趁着洪远和朱俏结婚之机,就把她送走。等到一切成了定局,洪远也就不能说什么了。

国外那么大,她安排的线路又那么复杂,就算洪远有心也找不回她了。当然,他的任务多,就算有心找也没有时间。

用不了几年,他就会忘掉这个女人,好好跟朱俏过的。

“你要把我送到国外去?”廖燕燕震惊不已。她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会被人如此强行安排。她的胸口都抖了起来,满眼里全是怒火,“凭什么!凭什么要我出国!这里是我的故乡,我有权力选择住在哪儿!”

“你没有权力!在你缠上我家儿子的那一刻起,你就什么权力也没有了!”

洪母横蛮无比。

廖燕燕握紧了拳头,“不,我不会屈服的,堂堂一个首长夫人竟然非法监禁,竟然还要非法把我送走,这种事情,首长知道了,该做何想法?外人知道了,首长和洪远还要如何做人?你都没想过吗?要我告诉他们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