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花都特工>

更新时间:2019-03-21 15:05:48

花都特工全文完整版 花都特工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花都特工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朱二巧分类:都市

八卦掌千变万化,但是落到实处,只有八个姿势:双换掌,单换掌,顺势掌,转身掌,回身掌,撩阴掌,摩身掌,揉身掌八个基本的拳架子。别看耍起来简单,但想要练到精深的地步,

精彩章节试读:

八卦掌千变万化,但是落到实处,只有八个姿势:双换掌,单换掌,顺势掌,转身掌,回身掌,撩阴掌,摩身掌,揉身掌八个基本的拳架子。别看耍起来简单,但想要练到精深的地步,可不是常人所能及,有许多的武者练了一辈子,最终都摸不到最精髓的部分。

虽然蔡升的八卦掌还没修炼到“形如游龙,视若猿守,坐如虎踞,转似鹰盘”的宗师境界,但蔡升已经修炼到多少有些形似的地步。以蔡升区区的二十四岁而已,想要再进一层也是大有可能的。

这一次敌人放了一个也可以称做是天才的蔡升出来,也是算一种变相的历练。

李少光淡淡的看了一下蔡升,说:“八卦掌的练法是用来养身的,打法是用来杀人的,我只希望你能将自己的劲控制到进退自如的境地,不然我们一旦起性子,恐怕就有大麻烦了。”

这不是李少光的示弱,而是李少光的自信。因为他只提醒蔡升,没有说自己,意思就是自己能做到,只希望对方也能跟得上自己的步伐。

“这个自然。”

蔡升没有丝毫的气恼,因为李少光完全有资格说这样的话。但是他的话没说完,嘴巴就突然笑了起来,那是一种无声的笑,随后,蔡升以着一个很轻、很稳的脚步向李少光袭了过来,行动的过程中,蔡升的毛发全数炸起,像一直刺猬一般,眼神毒辣得让李少光以为是自己杀了他的父亲。

八卦掌中的基础步法“趟泥步”,蔡升已经悟得“轻,稳,含住劲”的精髓了。

蔡升这一拳很直接,没有“雷音”之响,但身体却弓成一只虾,就好象一般弓箭一般。

但李少光深息其厉害,知道蔡升的八卦掌已经有相当的火候,单单这一拳,就有拳经里所说的“身以强弓手比箭”的韵味。

这一击之强,相信即使是一块铁板,也能蔡升打出一个巴掌来。

李少光神情淡定,双脚有如劲风,居然与蔡升玩起速度来。因为李少光相信即使给蔡升将“趟泥步”练到最高境界,也不及自己这身急行步的身法。

这是蔡升的第一股气。

果然,蔡升的这一次攻击在李少光鬼魅般的身法之下,只具其威势,没有一点实际的攻击效果,反而白白浪费了一大股气。

哈!

不过蔡升也不气馁,大喝一声,气势瞬间再提上了一个高度,浑身挂起一股强劲的气劲,猛地一让撑,身体犹如炮弹般冲向李少光而来,这正是拳经中的“身以强弓手比箭,消息只在后足蹬”,看得李少光心惊动魄。

这是蔡升的第二股气。

这一次李少光不再闪避了,骤然定身,腰胯膝同时动了起来,一个有意无意的交叉换手,居然将蔡升气势逼人的一招给架了下来。

太极拳:三换掌。

这一招对“腰胯膝”三个位置的要求非常之高,也就是需要达到太极拳十三要义里的“松腰胯动膝活”。太极拳的动作,主宰于腰,凡上下前后左右虚实变化皆由腰转动。能松腰然后转动灵活,所谓腰似车轴也。松腰重心则下沉,下盘乃稳固也。胯不动则腰不灵,膝不活则足不轻。言卫生则气血淤滞,言御敌,则身足转动迟钝。

李少光不仅做到了“形”到,连“神”也到了。

嘣!

李少光的劲力一发,蔡升就不由自主的被震离了开去,不过一点伤也没有。

这一切都看似简单,但只要稍有差错,李少光就是败北一路。不过李少光对太极拳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度,一个常人不能想象的高度,使得一切都变得是这么的自然,这么的合理。

“好了,你第一股气和第二股气都泄了,再争斗下去也没多大的意义,不如今天就算了吧。”

李少光知道再打下去,自己面对的将会是一个没有了斗气的对手,一点意义也没有,还不如现在终止这场切磋来得更好。

“差距啊!没想到我跟你的差距会是这么的大!”

蔡升果真是泄气了,无奈的感叹道:“我本以为你的修为都是别人吹出来的,没想到你面对我的两度强攻也是这么游刃有余,简直就是在过家家。看来我以前是坐井观天了,希望下一次还能与你切磋。”

李少光没有应答,因为他听不出蔡升话里有多少真诚。

如果这句话是屠洪天所说的,那么李少光会很乐意。但是眼前这个家伙,李少光就没什么底了,毕竟李少光才认识蔡升仅仅一天而已,别说知根究底了,连基本的性格脾性也不知道,能叫李少光放心么。

武者之间的交流是神圣的,庄严的,不是知心的知己,是不可能将自己的经验和感悟拿出来分享的。

这个也就是所谓的“门户之见”。

“再看吧,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好好做好这份工作。”

李少光说话这一句,就准备离开了。

蔡升也是一个机灵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敏感,李少光不想与自己牵涉太深,所以也就没再纠缠,带着一脸的无奈目送李少光离去。

突然间,他有点羡慕李少光的自由自在。

虽然华国里有“六扇门中好练功”这一说法,但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在享受权利的同时,自然是得付出相应的义务。有的时候,这个义务会让自己失去很多的东西。

******

事过景迁。

时间迅速流过半个月。

伴随着李氏集团的崛起,韩香和白沉香也越来越忙了,连陪伴李少光的时间也没有,直让李少光感叹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以为今天又是单调的一天的李少光突然有了新奇的发现:“咦!小月,你这么快就练出气感来了?”

原本李少光还沉醉于小月身体上那股淡淡的香气,但是一觉小月的气息似乎比以前顺畅多了,而且走路的姿势也隐约练体的技巧融合于内,显然是踏过了许多武者都无法跨越的第一道门槛了。

要知道李少光在武学方面的成就可是大师级别的,在他的指导下,哪怕是头猪也能修炼出一点成绩来。不想小月仅仅修炼了两个月也不到的时间,就从只会基本的防狼束从现在的明劲初期。这样的资质,直让有点自以为是的李少光羞愧汗颜。

“是啊,前几天我就感应到身体里有一股很奇妙的力量在流动,接着按照少光哥哥所说的练法修炼。虽然一开始很辛苦,有几次想放弃,但是最近越练人的精神越好,气力也似乎比以前更足了。”

小月想也不想就把自己所有的情况告诉李少光。现在的李少光是最亲密的人,所以小月对李少光根本是不设防的。

“人比人,气死人啊!”

李少光无奈的感叹起来。

因为过度发达的商业化而导致物质基础远比神州来得丰厚,充足的营养刺激下使得人类的发育期比以前的人更长一点,所以李少光之前因为小月的骨骼未完全定型就不敢随意教导小月外功,只教她一些基本的炼气功法,先让她练出一道气来。

李少光知道小月心地纯洁,骨骼清奇,是一个练武的绝佳料子,但绝对没想到小月的天资会高得如此吓人,仅仅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把常人需要两年,甚至是一辈子的功夫给领悟到了。

难怪连李少光也有如此的感慨。

小月听到李少光的感慨,甜甜的给了一个微笑。

既然李少光都教小月武功了,白沉香自然是不会遗漏。只不过韩香和白沉香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忙到有时候连饭也吃不上,根本没时间练习武功,所谓的气感自然是感应不到了。

不过李少光也不强求她们。毕竟各人有各人的追求,既然韩香和白沉香不喜欢练武,那么李少光就花多点心思照顾她们好了,也不强迫她们。而且现在有江小月这样天才的人在身边,李少光说什么都不会浪费,务必将其培养起来,将江小月代替自己时刻保护着韩香和白沉香。

在国术界里,可没有所谓的因年纪太大而不能练武的说法,反而有骨骼未定型体不能练明劲的惯例。很多武学世家,有经验的师傅,在晚辈和弟子还小的时候,都是让他们只站桩法养体炼气,从内劲起修,不练明劲;等到骨骼定型这才让他们内外兼修。

原本李少光也是这样打算的。

不过现在看来,李少光有必要加快教授的步伐了,毕竟江小月都在上大学了。对于练武的人来说,二十岁还是有一定的发育机会,不过现在的女性比较早熟,骨骼容易定型了。若是小月再慢下去,很可能还会浪费她的天资才情,李少光不得不另做打算。

就在这时,负责清洁卫生的保姆敲门后马上进来,问道:“李董,有一个自称是江小姐同窗的小伙子要求与你直接会面,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提醒你和江小姐。”

李少光顿了一下就回道:“带他进来。”

很快的,保姆就带着一个很年轻,有点斯文气息的小伙子进来。

这个小伙子的穿着很朴素,但给人一种干净鲜明的感觉,至少从表面上看这小伙子似乎不是一个坏人,不过人不是从表面就可以看出来的,这小伙子还是有点紧张,眼神带着一点惊惶,看起来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李少光看了江小月一眼,得到她也不认识其人的表情后,就直问道:“你好,你能自我介绍一下么?”

李少光认真的看着这个小伙子,眼神冰冷得有点碜人。

小伙子暗吞了一口水,老实的答道:“我叫诸新华,并不是江小江小月小姐的同窗,而是集团里一个不起眼的销售员罢了。若是硬要拉关系,那我就是江小江小月小姐的师兄,同一个大学的。”

诸新华本不想回答的,但是李少光的眼神让他老老实实的回答起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销售员而已,根本没见识过充满杀意的眼神。

李少光点着头,继续问道:“原来是小月的师兄,那好我希望你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发觉你的心脉有点异常的波动,我就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说谎的人眼神会闪烁,心脉跳动会异常。以李少光的实力,连敌人的血液流淌都能听见了,更不说这么近的距离,而对方还是一个一点修为也没有的普通人。

诸新华再吞了一口水,额角的冷汗再度流了出来,答:“我知道那个叫陈锋的败类盯上了江小月,还曾说过要对江小月下手,而且还要李董事长好看。他们似乎有专门针对李董事长和江小月的阴谋,而且就在近期,只可惜我的能力有限,不能探索到具体的事情。这些事情是我跟他们其中一个人喝酒时不小心听到的,之前就想跟江小月说,但屡屡到关键地步,江小月总是不给我机会接近。”

“原来如此,多谢你的提醒!”

李少光这才醒悟眼前的人就是之前尾随江小月的所谓痴汉。不过他倒是想不到陈家居然会有这么愚蠢的人,明知道李少光的修为还要暗下毒手,简直就是在自取灭亡。

可若不是诸新华的提醒,李少光也会因如此心理被有心算无心,被他们得手还不知道呢。

“小月的处境不是很好啊。”

李少光叹息一声就说道:“很好,你今天的报信很有价值。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懂得把握机会,礼尚往来,我也会给你一个机会。你能否把握得到,那就看你的能力了。”

“多谢李董!”

诸新华重重的拜谢开来。

他做这么多的事情,为的不久是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现在有李少光这句话,他就很满足了。

送走了诸新华,李少光陷入了沉思。

可是这一件麻烦事还没结局,又有人来打扰拜访了,而这一次拜访的人更为直接,不用通过保姆的通传就直接杀了进来。

来者正是那个很有名气的电影明星李梦夕,李少光可是对这个风华不逊色于白沉香的电影明星印象深刻,特别是以前她给自己带来的麻烦。

今天的李梦夕是一身的清闲素装打扮,但电影明星不愧是电影明星,素颜的李梦夕带给人一种与往日不一样的清纯味道,而那清闲素装打扮也将她那的,玲珑的曲线完美的展现出来,再加上那无懈可击的脸蛋,足够迷惑掉不少贪花浪子的了。

“李董事长安好!”

这个李梦夕倒也会演戏,明明与李少光有那么多的恩怨在,居然还敢送上门来。不过不得不说,这个李梦夕不仅身材和脸蛋好得令女人都嫉妒,连声音都是那么的动人,难怪能名动华国呢。

江小月迟疑的看了一下李梦夕,随后征得李少光的同意,也就放任这两个特殊的客人进来,而她自己则是乖巧的回屋子里去。

“不知道李大小姐三翻两次的来找本人,究竟有什么事情呢?”

李少光看着李梦夕的眼神很专注,一点邪念也没有,有点像一个艺术创作者在观看自己最心爱的宝贝那种眼神。

这样的眼神很无礼,连李梦夕身边那个呆得像木头一般的保镖也不由得黑下脸来,更不说李梦夕了。不过李梦夕隐藏得很好,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眼神,强装作不知道,因为她知道这样的人最好对付,今天自己来的目的也很有成功的机会。

想到这里,李梦夕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语气,说:“尊敬的李董事长,梦夕这一次来是为了我们之间的和解。毕竟我们再这样斗下去,也只会伤人伤己,最终两败俱伤便宜了其他窥视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