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傀儡皇后:王爷小心惹妃上身>

更新时间:2019-03-21 15:25:12

完本小说傀儡皇后:王爷小心惹妃上身推荐 傀儡皇后:王爷小心惹妃上身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傀儡皇后:王爷小心惹妃上身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墨君公子分类:历史

当夜瑛凌便一直守在颜景淩的身边,颜景淩睡得沉,什么声响也未发出来,瑛凌便也踏踏实实的在颜景淩的床沿边上趴着睡着了。 可第二天早上瑛凌起来的时候,见颜景淩还是比这眼睛

精彩章节试读:

当夜瑛凌便一直守在颜景淩的身边,颜景淩睡得沉,什么声响也未发出来,瑛凌便也踏踏实实的在颜景淩的床沿边上趴着睡着了。

可第二天早上瑛凌起来的时候,见颜景淩还是比这眼睛睡得沉沉的模样,瑛凌便觉有些奇怪了,颜景淩不似这般好睡的人,而她点的睡穴这个时候也早该解了,按道理颜景淩也而该醒过来了,可颜景淩没醒。

瑛凌便忍不住轻声唤了一声:“颜景淩?”

瑛凌叫了一声颜景淩还是没有应,便又连着唤了几声,颜景淩却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瑛凌便顾不得那那么多,便伸出手推了退颜景淩的手臂,可颜景淩还是没有反应,除了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时,瑛凌才注意到颜景淩的神色不大正常,脸色微微潮红,可嘴巴又干燥的微微起皮,瑛凌便伸出手摸了摸颜景淩的额头,瑛凌才放上去便决定烫手,惊呼一声立马收回来,随即瑛凌便慌里慌张的连忙推开门大喊:“店小二!”

堂里的店小二还在给客人倒茶,听见这喊声便麻利的倒完了面前的客人的茶,立马冲到了楼上的上等客房前,带着讨好的笑点头哈腰的走到了瑛凌面前问道:“客官有何吩咐?”

瑛凌一边往自己怀里掏银子一边急声道:“立马去请个大夫来!”

店小二见那一大锭银子便眼睛冒光,接过来便立马殷勤的跑走了。

瑛凌没急着回房间里,亲自下楼打了盆水,随后便健步如飞的走回了房间里,拧了拧盆里的毛巾,被改盖到了颜景淩的额头上,只能先这坐着,给颜景淩降降温。

瑛凌这边一颗心为颜景淩上上下下的,白蓉熙那边也不好过,白蓉熙也知道瑛凌时常会晚上出去打秋风,可如今这都快午时的,瑛凌还是没有回来,白蓉熙哪能不着急,可白蓉熙也没有办法,只得安慰自己瑛凌伸手非凡,一般人动不得瑛凌。

可晚上瑛凌还是没有回来,往常瑛凌长时间出门,都会像她上报的,可是这次瑛凌没有,白蓉熙哪能不担心,尤其这天都黑了,最后白蓉熙还是没有办法,只得拉下脸来去寻颜仲恒找一找瑛凌,除此之外白蓉熙竟觉自己没有其他方法了。

去找颜仲恒的路上,白蓉熙只恨自己手里权势如此微弱,如今竟然连寻一个人也要找颜仲恒来帮忙,这一刻白蓉熙心底便轻轻动了一个念头,这权势还是一个还是很重要的东西啊……

颜仲恒还在御书房处理事务,这新皇登基自然处处都忙,况且这年关将至,自然事情更多了起来,颜仲恒也只有大半夜的来能有时候去见一见白蓉熙,如今这白蓉熙却亲自来了颜仲恒哪能不高兴,这是醒着的白蓉熙啊。

颜仲恒嘴上的笑意在白蓉熙进来的时候还为降下去,他亲自上前去寻白蓉熙,有些别扭的柔声喊了一句道:“白蓉熙……”

白蓉熙便是规规矩矩的给颜仲恒行了个礼,垂着那双清丽的眼睛,没有看颜仲恒,脸色也是淡淡的,颜仲恒不甚在意,从那桌子后走了出来,到了白蓉熙的眼前,才伸出手想要揽着白蓉熙往以旁观的椅子上走,可颜仲恒的手才靠近了白蓉熙,白蓉熙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

颜仲恒举在半空的手就这把不尴不尬的样子,嘴角的笑意也渐渐的落了下去,颜仲恒掩下心底的失落,可手还是没有收回去,便再次有些强硬的放在白蓉熙的肩膀上把白蓉熙待到了一旁的椅子边,同白蓉熙一起坐下了。

“你过来是为何事?”颜仲恒不等白蓉熙先开口便自己问了。

白蓉熙顿了顿,脸还是没有抬起来看颜仲恒,只是略轻了轻嗓子,蛋蛋呢道:“瑛凌还未回来,不知是不是在外面遇见了什么事儿……”

颜仲恒没有急着回答,先是拿起了手中的一杯茶,近乎贪婪的看着近在眼前的白蓉熙的,有些可惜的是,只能看见一个侧脸,还只能看不能摸。,颜仲恒心底还是觉得不够,带颜仲恒喝完那手里的一杯茶,才静静道:“先不说这个,我问问你那国宴准备的如何了?”

白蓉熙心底虽然是着急瑛凌,可颜仲恒这幅模样白蓉熙也只急也是急不来的,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急切,淡漠道:“差不多了,只是这名单还不大请出去,本打算让瑛凌过来找皇上您要名单的,可是这瑛凌不见了,少不得臣妾自己亲自来了。”

颜仲恒喝茶的手一顿,眉头瞬间便微微的拧成了一个川字,颜仲恒想个,看来他还要亲自谢谢这瑛凌,否则这白蓉熙还不会来找他了。

颜仲恒心底自嘲的笑了笑,随即沉沉道:“这单子还未拟出来,明日我便亲自给皇后送去。”

白蓉熙嗯了一声,没有在说话了,心底却是突然想起一件她从未在意的事情,好似这颜仲恒从未在她面前说过“朕”这个自称了……

“皇后?”颜仲恒刚刚同白蓉熙说了些什么,可是白蓉熙却好像没听见似得,颜仲恒便又唤了几句。

“皇上,怎么了?”白蓉熙这才有些不解的抬起头看了看,一抬头便撞入了颜仲恒那深邃的宛如星大海般的凤眸里,白蓉熙一怔,可下一瞬白蓉熙便立马收回了目光,脸色淡淡的再也看不出什么来了。

颜仲恒却觉看不够,才见了白蓉熙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可白蓉熙却立马收回去了,颜仲恒心底失落了一瞬,好一会儿才回答白蓉熙道:“没什么事,叮嘱几句国宴的事情罢了,向来皇后自己又分寸,我也不必在多言。”

白蓉熙嗯一声没有反驳,又同颜仲恒商讨了关于国宴的几句话,颜仲恒依依都随白蓉熙的安排,到没有什么异议,况且那日又他在,白蓉熙也出不了什么岔子。

白蓉熙同颜仲恒说完这国宴之事了,可颜仲恒还是没有提起这瑛凌的事情,白蓉熙心底一急等不及了,也怨恨颜仲恒这幅模样,嘴里说出的话便也冷漠了许多,冷冷道:“皇上,瑛凌您这到底帮不帮寻。”

颜仲恒只侧耳,状似没有听明白似得:“嗯?”了一声。

白蓉熙便重重的把手里的杯子“咚”的一声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眼里也浮出冷冷的光,投向颜仲恒,那模样倒像逼急了的兔子要咬人了。

颜仲恒嘴角轻轻的勾了勾,随即呵笑一声,对于白蓉熙眼里的冷光却是不理会,仍然是觉得还不够惹怒白蓉熙似得,缓缓出口道:“你要是肯亲一亲我,我便什么都依了你。”

白蓉熙的目光骤然化作实质“嗖嗖嗖”的放冷箭似得,往颜仲恒身上戳,那一瞬,颜仲恒丝毫不怀疑白蓉熙是真的想杀死他的。

颜仲恒的心里头自然是被白蓉熙那目光戳了出了几个洞,留着新鲜的血,可这次颜仲恒却不打算率先低头了,不论有多爱白蓉熙,就好像同自己较劲一样,白蓉熙不亲,他便不动,这样也只会两败俱伤,但颜仲恒要的也不过是白蓉熙一个愿意,可白蓉熙不愿意,颜仲恒只得用这样下作的法子,来逼得白蓉熙自己向他靠近。

白蓉熙像是被气极了一样,下一瞬白蓉熙竟然笑了出来,只是那笑容带着彻骨的冷意,白蓉熙笑的眼睛都红了这才缓缓的转过了头看向了颜仲恒,眼里全是猩红的恨意,颜仲恒部一位疑似,实则心都痛麻木了,但是颜仲恒想他也只能这样了。

白蓉熙讥讽道:“既然皇上都用这般下作的法子来逼迫臣妾,臣妾也只得从了。”说罢,白蓉熙竟然真的上前想要亲一亲颜仲恒。

可就在白蓉熙快要靠近颜仲恒的时候,颜仲恒却是轻轻的推开了白蓉熙,轻轻的叹了口气,有些萧然道:皇后都愿意如此了,我就算是上刀山也要亲自把瑛凌完璧归赵啊……”

白蓉熙便顺势退出了眼前,低声道:“既然如此臣妾便谢过皇上了。”说罢,也不得皇帝发话便自己推开门出去了。

才推开门外面的冷气便贴了上来,几乎瞬间白蓉熙周身便染上了寒意,一语不发的利落的走出了颜仲恒的视线,没有任何留恋。

颜仲恒看着白蓉熙那背景,只觉这留恋怕是只会他又罢,白蓉熙是恨不得杀了他才好,颜仲恒静静的想到。

荆启进来的时候,颜仲恒还是白蓉熙离开的模样,荆启走近唤了颜仲恒好几句,颜仲恒才回过神来,全身的骨头也都僵硬了,随即颜仲恒便起来,慢慢的走回了龙椅上坐着处理起公务来,那一瞬荆启在颜仲恒的背影看看到了无边的落寞。

同样的素卿跟在白蓉熙的身后也看出了白蓉熙的不一样,每一次白蓉熙见完颜仲恒之后总是不高兴的模样,今晚尤甚,素卿都知道该如何开口来劝一劝白蓉熙了。

白蓉熙一步一步走在萧瑟的皇宫里,鼻尖隐隐带着一股梅花香,前些日子里下了雪,这梅花一夕剑便全都开了,白的、红的都有,是颜仲恒移来的,颜仲恒也不知哪里听来的只得白蓉熙喜爱这种花,没几日这皇宫便随处可见都是梅花,御花园里也大动了,那些枯死的春天里的花,全被梅花和兰花代替了,可白蓉熙就像是较劲一样,一眼也没去看过,把颜仲恒真的踩在脚底下。

这样做也确实是重创了颜仲恒,可力是相互的,颜仲恒心底不好过,未见的白蓉熙的心底便高兴了,就像是刚刚,白蓉熙心底也同颜仲恒较着劲儿,但只有白蓉熙自己知道心底又多疼,又多恨,那一刻便恨不得像是对待陆荣荣那般把颜仲恒也亲手杀死。

上一次因为瑛凌被陆荣荣折辱,这一次颜仲恒竟然同陆荣荣一样也拿瑛凌的安危来折辱她,白蓉熙心底怎么会好过,白蓉熙想,颜仲恒好真的谢谢她,那一瞬间没有直接杀了他才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