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影视 > 黄药师>

更新时间:2019-03-21 15:43:47

黄药师免费全本小说 免费黄药师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黄药师

影视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秦门小番茄分类:影视

267、衡儿亡 这个时候,离衡儿分娩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黄药师只专心钻研医书药籍,外界发生的事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周伯通却静下来了,他知道黄药师这个人不好玩,都没有兴趣再找

精彩章节试读:

267、衡儿亡

这个时候,离衡儿分娩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黄药师只专心钻研医书药籍,外界发生的事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周伯通却静下来了,他知道黄药师这个人不好玩,都没有兴趣再找他玩了,只躲在山洞那里自娱自乐了。也由于黄药师专心钻研医药,曲灵风他们很久没有跟他学习过什么东西了,他们就经常去弄那两个被黄药师打到残废了,留在这里干活的人。不过他们也很懂事,知道师母临产,都尽可能做好所有事务,不让黄药师担忧。

这天早上衡儿不知哪来的精神,一大早就醒过来了,她还要黄药师带着她去沙滩那里散步。这时候她产期也近了,黄药师对她非常小心,甚至不愿意让她吹半点风。可是衡儿一再要求,黄药师也明白她天天在这里,是会厌倦的。于是他扶着衡儿,慢慢地走到沙滩那边,散着步。现在的黄药师只专心想着如何让衡儿渡过这难关,连那些悲伤的事他都没有时间去想了。

在沙滩上走了一会之后,衡儿便告诉黄药师,要他准备好奶妈了。黄药师听到她这么说,又难过起来,因为奶妈是亲妈不在的时候才请的。衡儿本来已经不想向黄药师提起这些让他难过的事,但她知道她快要到产期了,若她出了什么事的话,她刚出生的孩儿就连吃都成问题了。黄药师也自是明白,但他怎么能不伤悲呢。为了转移黄药师的思想,衡儿又提到一个问题,她要黄药师告诉她,她肚子里面的是男婴还是女婴。黄药师其实第天帮衡儿把脉时,都已经知道了,是个女婴。衡儿又要他为婴儿起一个名字,黄药师只感到茫然,他从来还没有想过这一点。他想让衡儿开心一点,但他真的一直钻在医药方面,其它事都没有想过。

海风越来越猛了,黄药师脱下了衣服包住了衡儿,和她慢慢走回去了。衡儿一路上还问他,他喜欢男婴还是女婴。黄药师没有多想就说是女婴,衡儿便问他原因,其实原因她都早猜到了,就是女婴会像她。回到家之后,衡儿还是叫陆乘风他们拿了钱,一起去庆元府请两个奶妈和一个产婆过来。为什么奶妈要请两个呢?她是对这几个孩子还不放心。而请产婆,就是对黄药师的不放心了,因为怎么说黄药师还没有这个经验。陆乘风他们便一起前往了,只留下还小的梅超风。

下午时分,曲灵风他们回来了,产婆请了一个,但奶妈就请了三个,这是陆乘风的主意,因为师母要求带两个,他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又私自多请了一个。这天衡儿的状态突然好得不寻常,又热情招待了这四个人,她还跟奶妈们介绍了桃花岛的情况。黄药师听着这些就难过了,因为衡儿这样做,分明就是知道自己将离世,把什么都先安排好了。但黄药师一点没有表露出来,他还陪着他们站在一边。

当天晚上,衡儿就觉得肚子开始痛了。其实这天的所有事情都是她的特意安排,她早已经算出了她今天就要分娩了。虽然还是算得不够准,到了晚上才开始。黄药师也早就准备好了,衡儿开始的时候,他就盘坐在衡儿身后,为她输真气了,他知道衡儿的身体极其虚弱,没有生孩子的能力。

一切还比较顺利,一个多时辰之后,产婆说已经见到婴儿的头了。黄药师像是以前衡儿中毒的时候一样,用真气来维持着她。但是衡儿的身体始终太虚弱了,到了第二天早上,她突然昏厥了。在这个时候这样是非常可怕的!黄药师用尽功力拼命给她输真气,同时大叫着衡儿的名字。场面一度紧张,那些产婆和奶妈们看见,都害怕起来了,因为他们都见过不少这种情况了。可是就在她们都认为衡儿不行的时候,衡儿又终于靠她的意志,和黄药师的真气重新睁开了眼睛。她更是坚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孩子生出来,刚才停了一会,孩子可能已经缺氧了,她就算更苦,都不能让孩子出事。

衡儿像是发了狂一样,大叫起来,把绵被都抓破了。黄药师更是受了莫大的鼓舞,他也拼命地输真气,而且不断给衡儿打气。奇迹出现了,衡儿真的把孩子整个生了出来了,奶妈和产婆都开心极了。衡儿又对后面的黄药师说,要他把孩儿带过去给她看。黄药师于是马上从产婆手里接过孩儿,抱到了衡儿旁边。衡儿看着她的孩儿,开心得泪水都涌出来了,黄药师这时候也突然发现了,衡儿的周围已经被血水包围住了。这真是晴天霹雳,他发疯地狂叫着衡儿的名字,又继续为她输真气,奶妈和产婆都被他吓得躲到房子外面去了。

“药师……”衡儿重复地叫着黄药师的名字,黄药师又凑了过去。衡儿这时候脸色已经苍白得全无血色了,她向着黄药师摇着头,又好像还有精神,说:“你一定要答应我三件事!”黄药师低着头,闭着眼,他已经不懂得流泪了。“第一件事……,你一定要……一定要把我们的……女儿,养育成人……”衡儿说着,气又喘得厉害了。黄药师连忙点着头,又抓紧了衡儿的手。“第二件事……,你以后……都不要再使用……使用那天……天魔诀的功夫了。”黄药师听了又连忙点着头,看着衡儿半闭着的眼睛。“第三件事……,你来抱住我……,紧紧地抱住我……”黄药师听了,马上把婴儿放到一边,紧紧地抱紧了衡儿。“对了……,就是这样,让我永远……永远记住……你。我知道……知道剩下你……一个人,是很……很痛苦……的,你还要……带着我们的……孩儿,我……对不起你……,真的,我太对不起你了……”

黄药师的泪又不知不觉中流出来了,他不敢看着衡儿逐渐失去光泽的眼睛,他狠狠地抱紧了衡儿,他想这样抱紧她,她就不会离开……

然而他还是知道,衡儿已经离开了……他只有默默地站在那里,无法接受衡儿的离开,最终他又掏出了玉箫,对准了自己的心脏。“哇……哇……”是婴儿的哭闹声,让他突然回过神,衡儿要求他做三件事的说话又重新响起来了,他还是慢慢地把玉箫收了回去。婴儿的哭声引来了产婆和奶妈,她们不敢看黄药师一眼,也不敢和他说半句话,只把婴儿抱走了。

他还是静默在那里,抱紧衡儿开始冰冷的身体。他还是不敢去看她的样子,因为他还是不能接受她已经离开的事实。这种悲伤他好像一点感觉不到,却是一种空洞,无法填补的空洞,他还定在那里,没有一点表情,他也不是在思考着什么。他就那样抱紧着那个身体,毫无其它动作或者声音,呼吸都像要停止了,这一切对于他而言,甚至已经不是悲伤了……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有人打破了这个局面,是曲灵风他们。黄药师转过头看着他们,但却只能看见他们一张一合的嘴巴,他什么都听不见。为什么会这样的呢?黄药师都不明白,他自己现在到底怎么了,但是当他再次转过头的时候,看见了衡儿那刻版的表情,半闭着的失神的眼睛,眼角还有两行清晰的泪痕。

“师父!你怎么了吗?你听不见我们说话吗?有很多船正在向我们靠近,可能是敌人要攻过来了……”黄药现终于又听到声音了,他还舍不得离开衡儿,但又知道敌人要攻过来了,为什么这些人在他和衡儿最后共处的时候,还要来干扰呢?!他有所想法了,他要把心里的悲伤都爆发出来!

“你们帮我照顾好师母,千万不能离开,我去看看就回来!”黄药师说着,又转过头对着衡儿的尸体说:“衡儿,我去一去就回来,你要等我。……这是最后一次!”黄药师又想到衡儿对他提到的第二件事,但今天是最后一次了,他最后一次使用天魔诀,最后一次大动杀戒,最后一次不顾一切!

海上是数十条船,就是裘千仞纠集的他铁掌帮的人和一大群都想得到《九阴真经》的江湖人士。其中还有不少是万毒门的余党,遮日门的人等,他们就是想和裘千仞一起找黄药师报仇的。但是他们不知道一点,就是衡儿刚刚离开人世了,他们还以为黄药师的软肋还在,更不知道此刻悲伤得无法形容无法发泄的黄药师,正在岸上等着他们。

当他们的船靠近桃花岛,离岸边还有数十丈远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人站在那沙滩上。这个人不是何人,就是黄药师,但他只是那样静静地站着,完全没有杀气,而且闭着眼睛。黄药师的出现,让所有船都慢行了,甚至停了下来。他们都知道黄药师是个很可怕的人,也听说过很多闯到桃花岛的人都吓得以后不敢再出海了。但是今天他们集了几百人,而且还是裘千仞等高手带领着,难道还怕这一个黄药师不成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