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撩婚成爱:总裁大人晚上好>

更新时间:2019-03-21 15:48:13

完整版小说撩婚成爱:总裁大人晚上好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撩婚成爱:总裁大人晚上好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黛媃分类:言情

医院的加湿器呼呼作响,慕欢心中不安。 “下面播报头版头条新闻,红酒大鳄江之风生病入院,神秘女子陪同,本台推测,此女子是江之风先生的未婚妻。” 娱乐主持人一本正经的播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的加湿器呼呼作响,慕欢心中不安。

“下面播报头版头条新闻,红酒大鳄江之风生病入院,神秘女子陪同,本台推测,此女子是江之风先生的未婚妻。”

娱乐主持人一本正经的播报,让坐在病房里心绪不宁的比尔先生更为恼火。

“怎么回事?”江之风苏醒,扫了一眼众人忽明忽暗的脸,沉声问道。

慕欢一晚没睡,伏在江之风的床边,睡意深沉。

比尔先生把食指放在唇边,江之风惊觉慕欢竟然在。

“她怎么没回去?”江之风只做了个口型,低声问道。

“昨晚,医生说您的情况并不稳定。慕欢小姐担心您的安全,才会执意留下来。”比尔先生轻声的道。

江之风伸出手去,轻轻的拨弄慕欢的头发,忍不住重重地叹了口气。

“是我拖累她了。”江之风黑曜石一般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担忧。

“先生,娱乐新闻刚刚播报了关于你入院的消息。我们已经尽力找人……”比尔先生毕恭毕敬地道。

“无需理会那些无聊的人,你帮我拿一条毛毯来。”此时的江之风,眼中只有沉睡的慕欢。

比尔先生把毛毯披在梦欢柔弱的肩膀上,才静静地退出去。

医院外面,守着一大帮记者。

慕父的加长林肯平稳的停在医院门口,所有记者都好奇的打量慕父,像苍蝇一般围了上去。

“慕先生,您是不是来探望江之风?您和他是什么关系?”

“关于江之风身边的那个神秘女子,你能说两句吗?”

“江之风和您来往甚密,是不是慕小姐和江之风有过婚约?那张家的儿子怎么算?”

记者的问题越来越犀利,吵吵闹闹的人群让慕先生停住匆忙的脚步。

慕先生轻轻的转过身去,冷眼扫过一众亢奋的记者,从喉咙里面滚出几个字来:“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本来凝滞的气氛更显冰冷。

所有记者都听到了慕先生的回答,不禁连连后退。

慕父的一张脸不怒自威,上次慕欢逃婚,张家追究起来,慕父也是一人面对所有记者。如今,他只是来医院探病,却又被这群不知所谓的记者围攻,他怎么能给八卦记者好脸色。

“您的意思是……您抛弃了张家,准备和江家联姻了吗?”晨报的记者暗自揣测,却冲口而出。

慕父听得清清楚楚,他定定地望着晨报的记者,一言不发。

晨报的记者从未见过如此威压的眼神,不免连连后退,蜷缩到角落里不敢说话。

“这个世界,向来是人往高处走,往低处流。我的女儿未曾婚配,和谁在一起,都是可能的。多谢记者朋友们的关心!”慕父寥寥数语便给娱乐记者更大的猜测空间。

人人都知道,江之风出身红酒世家,坐拥半个法国的酒庄。上次董事会,董事们联合起来弹劾江之风,只想让他让出总裁之位。可是没想到的是,江之风以雷霆之势,在董事会之前就解决了所有闹事的董事。

弹劾当天,江之风甚至没有出席董事会。如此傲视群雄的做法颇有大将风范。

慕父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少年成名且有江之风这般城府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只是这孩子身体不大好,总是生病。不然,慕父想马上把慕欢交给江之风照顾。

款步走进病房,慕欢已经醒了。

看着女儿睡眼朦胧,慕父忍不住微微蹙眉。

“这么大的人了,十点钟还在睡觉!”慕父冷眼扫过慕欢,一脸的不满。

慕欢许久未曾见过父亲,自然是恭恭敬敬的姿态。她不敢解释,只是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把嘴唇抿成了一条线。

江之风脸色微颤,低声帮腔道:“是我昨晚不舒服,害得慕欢一晚没睡,是我该死!伯父您千万别动气……”

见江之风处处袒护慕欢,慕父才露出些许笑容。

“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我在医院有几个老朋友……”慕父望着江之风惨白的小脸儿,一阵心痛。

“多谢伯父的好意,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可能是前几天太劳累,才会突然病倒。我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回国之后一直水土不服,估计适应一段日子,就没事儿了。”江之风并不想让慕父知道他的病情。

“那就好!你最近怎么样?”慕父冲着江之风说话,却在问慕欢。

慕欢沉吟一声,如小鸡啄米般点头:“我很好……”

“好什么好?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给苏曼玉帮忙,却被姓彭的给骗了。如果不是彭杨出手相救,今天上社会版头版头条的人,就是你!”慕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慕欢努了努嘴,也不好辩解什么。

“我早就说过,苏曼玉那种女人,你要远离为妙。她是什么出身,你是什么家庭?苏家在我们慕家面前,就是一文不值的臭裁缝!下九流的工作,你还是赶快辞了为好。在家里相夫教子,你还怕没有你一口饱饭吗?”慕父一直是大男子主义,在江之风面前,他一点情面也没给慕欢留。

“爸爸,裁缝是民国时期的叫法了吧?我是个设计师,请您不要侮辱我的职业。不靠任何男人,我一样可以过活。”慕欢翻了翻眼皮,一脸不满地望着父亲道。

“还反了天了!你一个女孩子,放着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非要从家里面逃婚出来。如果你为了江之风,我也不说什么了。你却偏偏看中了言寒那个小子,人家是有未婚妻的,你就非要拆散别人的婚姻吗?”慕父越说越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慕欢没想到,隔了这么久,父亲对她的偏见还是如此根深蒂固。

一个女孩子就要喝茶聊天,等着嫁人相夫教子?这是旧社会的思想了,慕欢是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她绝对不能沦为男人的附属品。就像妈妈一样,她在家里大气都不敢喘。

那样的爱情,那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是慕欢所抗拒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