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拘魂令>

更新时间:2019-03-21 15:48:59

完整版免费小说拘魂令 无广告无弹窗全目录 连载中

拘魂令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你好寒声分类:言情

吴象冷着一张脸,眉头紧皱的回过身来狠狠瞪了李清天一眼,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地上的李雅芸身上。这女孩儿身上那么多伤口,其中有几条还在流血,他可看不出来有什么人会自

精彩章节试读:

吴象冷着一张脸,眉头紧皱的回过身来狠狠瞪了李清天一眼,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盖在地上的李雅芸身上。这女孩儿身上那么多伤口,其中有几条还在流血,他可看不出来有什么人会自愿这样。

“是啊是啊,她们两个都是自愿的,不信你看,吴大哥,你看啊。曹艺馨,学两声狗叫。”

李清天满头都是黄豆粒大小的汗珠子,吴象刚刚看过来的眼神,分明是想把他给撕了。

“汪、汪。”

一直静静跪着不动的曹艺馨陡然开口,学了两声狗叫。

“吴大哥,你看,她真的是自愿的。她们两个都是看了一些,一些那个什么蜘蛛的小电影,觉得里面的那些东西特别刺激,然后,然后她们来探望我的时候,不经意的提起来这个,我,我想着大家都是朋友,她们有需要,我,我就应该帮帮她们,所以,所以就这样了,真的,这真的是她们自愿的……”

“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编出这样的借口,也是挺不容易了,只不过……呵呵……”

对于李清天的说辞,吴象是半个字都不信的。

作为一个曾经懒到连秦瘸子家的酒都不肯自己出门去买的死宅,吴象对那些岛国或者欧美的特色影片内容也是熟悉的很,私底下也研究过那方面的东西。没错,这世界上确实是有一些人喜欢通过被人作践来满足自己的生理和心理需求,可是吴象非常肯定,地牢里的这两个女孩儿绝对不属于那个范畴!

那些有特殊需求的被人作践、糟蹋的时候,虽然身上是看着挺惨的,但是实际上他们爽的很,可是眼前这俩女孩儿被刺激的神魄都受损了,根本就没有半点享受的迹象。吴象要是信李清天的鬼话,那除非他自己先变成个傻子。

“吴象大哥,我特别感谢你帮我们家,但是我们几个之间的私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们就是玩玩而已。嘿嘿,我知道我们都还小,不过,不过现在我们这么大的,也都懂那种事儿了。真的,要是吴象大哥你想参与的话,你随便,这两个都是,她们特别喜欢和不同的男人睡,真的……”

李清天尴尬的笑着,提起了自己的裤子,他看的出来,吴象根本就不相信他的鬼话,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吴象也是个好色之徒,愿意留下来享受一下年轻女孩儿的身子,然后就装作没看见了。

至于和吴象拼命……抱歉,这个选项压根就没有在李清天的脑子里浮现出来过。就他那孱弱的身体,恐怕吴象只要一只手就能打他十个。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等上去以后找老爹帮忙解决这事儿了。当然,最好是能把吴象也解决了。

“看来你身体不好,不光是因为担心你姐姐的事儿,也是没少在这些女孩儿身上浪费精力啊。”

吴象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色色的笑,低下头来抚摸着曹艺馨的脸蛋。曹艺馨现在眼神空洞,可是长得还是挺漂亮的。再加上青春娇嫩的气息,确实会让很多男人为之心动。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兄弟白夜也不能白跑一趟不是么。对了,你过来,我教你一套呼吸的方法,你学会了以后,可以强身健体,再折腾这些娘们儿,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弄得病恹恹的了。”

吴象一边说,一边用手捏起了曹艺馨的下巴。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

看到吴象的表现,李清天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回了肚子里。男人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有女人可玩儿,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啊?

当然,这时候李清天也不敢多想,他只能朝着自己期待的方向想,如果吴象不是那种人,那么他注定就是个悲剧。

“吴象大哥,什么呼吸法啊,你说,我肯定好好学。”

李清天嬉皮笑脸的凑到吴象的身边,满脸都是很便宜的模样。

“不是特别难,是一种呼吸吐纳的方法,你学会了以后身体就会逐渐变好,可能变得比我还好。来,扎个马步,然后一呼三吸,知道什么是一呼三吸吗?就是每次呼吸分为三次短促的吸气,然后用一个长的呼气,把它们都给吐出来,这是一种吸纳天地灵气的入门法门,你学会了这个,就可以强身健体。以后再跟那些小妞玩儿,就不用担心力不从心了,我听说喜欢玩儿那些古怪花样折腾别人的,都是那方面不行。来,你先扎好马步来几个吐纳,我给你指点下。”

吴象满脸老司机的模样,说的那叫一个煞有其事。

李清天听的双眼一亮,立刻就有点跃跃欲试的感觉。当即学着电视里那些练武之人的动作扎好了一个马步,刚刚吸进去第一口气,旁边吴象的眼神猛地一凝,闪电般踢出一记断子绝孙脚,正踢在李清天的胯下。

一阵某种蛋类破裂的声音陡然响起,李清天一声哀嚎,那声音尖锐的仿佛一个被阉了几十年的老太监。

原本因为扎马步而张开的双腿迅速闭合,并拢、夹紧,双腿弯曲,两只手捂着胯下,面容瞬间扭曲,原本还算是很俊朗的小脸给扭曲的好像恶鬼一样,腮帮子上的肉还不停的突突跳着。

“怎么样啊?爽不爽啊?”

吴象脸上那老司机的笑渐渐恢复成了冷笑。

“从今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和女孩子们玩儿的时候力不从心了,因为从今天往后,你已经不再有作为一个男人和女孩子们玩儿的资格了。”

“啪”的一声,吴象挥手一个耳光抽在了李清天的脸上,致命部位被狠踹的李清天本就已经疼的双腿发软,此时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力气站得住啊,被这一巴掌给直接抽倒在地,双手依旧捂着胯下,张着嘴巴,连喊都喊不出来,只是在地上疯狂的翻滚着。

没过几秒钟,李清天就倒在地上不动了。吴象看了看,这小子虽然口吐白沫双眼上翻,但是呼吸和心跳还在,没死,只是给疼昏过去了。

吴象扫量了一下这地牢,想给两个女孩儿找件衣服蔽体,结果却只发现在地牢的一个角落里扔着两堆布条一样的东西,上面沾染了不少干涸的血迹,似乎是硬生生在女孩儿们身上抽烂,然后才扒下来的,之前王静怡身上穿的就是这种满是布条的乞丐装。

最后,吴象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曹艺馨披在身上,又把李清天的外套和长裤脱下来给被他用安魂咒点睡过去的李雅芸穿在身上。索性这李清天身材瘦小,衣服尺码倒是和李雅芸的身材挺合适。

“毛半仙,过来帮忙。”

毛半仙走的没有吴象快,他下来的时候,吴象都已经摔完李清天了,索性老头就站在门口看戏,没有进来。此时听到吴象的招呼,这才走进了地牢里。看着地上的两个女孩儿,老头子不停的咂着嘴摇头啊,惨,这真是太惨了。

说起来吴象也就是看到了个女孩儿们被折腾的神魄受损的结果,没看到那过程,否则的话,毛半仙觉得李清天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双手护着裤裆躺在地上吐白沫了,吴象最起码得拿手术刀把丫的给切成好几块儿来伸张正义。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