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历史 > 大汉暴君>

更新时间:2019-03-21 16:34:24

完整版小说大汉暴君在线阅读 无弹窗免费版 连载中

大汉暴君

历史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心泪一点分类:历史

“将军说的是,那我们明天该怎么打啊?”吕旷毕竟是副将,就算有主意也要先听从主将的意思。 “就这两天袁谭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填平我们城前这十几丈的护城河,那时就是他们强攻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说的是,那我们明天该怎么打啊?”吕旷毕竟是副将,就算有主意也要先听从主将的意思。

“就这两天袁谭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填平我们城前这十几丈的护城河,那时就是他们强攻的时候了。我们的城墙虽然坚固,可惜士兵实在太少,皇上也没有料到他们竟然如此疯狂,派出这么多军队。现在我们只有先坚守城池,实在不行,就退守到后山。跟他们打游击、跟他们磨,直到皇上的援军来了为止。”张辽一边说,一边抹擦着手中的长枪。

“是!将军。”吕旷站直了身体说道。

“对了,这几天一定要把我们仅剩的一千多匹战马保护好,省得我们连反击的能力都没有。”张辽叮嘱道。

“将军请放心。我现在就去安排。”吕旷抱拳说道,接着就离开了城墙。

张辽提着长枪在城墙上踱了几步,然后不放心地在城墙上转了起来。

此时天气还是有点寒冷,士兵们都窝在城墙下的藏兵洞里,挤在一起,盖着过冬的棉被,睡了起来。所以,并不怎么冷。不过,真正受罪的却是城墙边正在警戒的哨兵。为了安全起见,他们不敢引火取暖,因为那样很难看清敌人的动向。为了防止敌人夜袭。他们在这北风呼啸的风口一动也不敢动,这站岗的滋味无异于在地狱一般,幸好每人只站半个时辰,熬敖也就过去了。

张辽又一一巡视了一遍冀州城墙内外,这才放心地回到城墙上披衣而睡。

三日后,袁谭又造起几百辆简易的投石车。袁尚一声令下,投石车将无数碎石投到了城下的陷阱里、护城河内,连续三天,接连不断。

张辽见到袁尚将投石车布置得太远,自己根本就“够不到,”无奈长叹一声,找来吕旷道:“现在城内可战之兵还有多少?

吕旷道:“只剩一万余人!”

原来,去年雪灾冀州也是受灾颇重!连吕翔都被冻死在城墙上,士兵更是死伤无数。张辽看着城下投石车越来越多,石块越堆越高,无奈道:“全军集合!拼命守城!”

吕旷看着自己正在集结的军队,突然向张辽问道,“你说,如果我们在城楼上白天突然鼓响,晚上突然灯火全灭,袁氏兄弟会有什么想法?”

张辽想了想,回答到,“袁谭一定会以为我们要出城作战,马上会命令士兵停止投石、捡石,列阵以待。”

“如果我们天天这样做呢?”吕旷又问道。

张辽顿了顿后摇了摇头,“没用!只怕没用几次袁谭就会反应过来,他只会派少数士兵盯住我们,其他士兵继续继续投石、捡石!”

吕旷忽然诡笑道:“那就好!我有办法收拾他们了!”

张辽疑惑的问到,“你不会是想以少数部队玩偷袭吧?二十万大军的营可不是那么好偷袭的!”

吕旷起身朗声道:“下令敲鼓!”

顿时城中鼓声震天!袁军立即集合!半天后散开!

晚上城上灯火全息!袁军立即集合!天亮后散开!

白天城中鼓声震天!袁军立即集合!半个时辰后散开!

城中又是鼓声震天!袁军立即集合!半个时辰后散开!

城中再是鼓声震天!袁军立即集合!然后后散开!

忽然一队一千多人的骑兵从侧门冲了出来,对着疲惫的袁军军营、阵地乱射火箭。半晌后退回城内。

袁谭清点下来,损失大半投石车、又折了万余兵马。不禁狂呼:“张辽匹夫!我誓杀你全家!”

这时袁熙、高干押运粮草来到。袁谭命令全军休息,明日集结五万大军,要求不计代价地破城,顿时,袁军不再理会城中震天的鼓声。

三更时分,忽然轻微的机簧声响起,几千只白色的羽箭带着死神的问候直飞目标,沉闷的锐器入肉破骨声中,粮仓门口的数百名岗哨一声不吭就栽倒在地。

见偷袭成功,吕旷立刻从地上爬起,把手一挥,领着后面的两千步兵迅速地向营寨冲去,打开寨门后开始四处放火。

同时,张辽率着五千兵马从城中冲入袁营,令步兵取出连环弩,骑兵持着砍刀、火把一路杀来。

随着夜袭部队的出现,袁营之中已到处起火,火随风势又逐步向中军蔓延,到处是光着脚、空着手的士兵,大营之内一片混乱。

“敌袭!”

震天的惨叫和灼热的气流刺激着每一双疲惫的眼睛,睡觉的醒过来时看见的是周围奔腾的火焰,慌张跑出营帐的,迎来的却是尖锐的长枪和锋利的弯刀。

“大哥,快起来,敌军袭营了!”

连日来被城头搞神经紧张的袁谭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回答到,“吵什么!知道了!”

袁尚急道:“他们真的来了!”

袁谭打着哈欠道:“来了就来了,慌什么!你说什么?敌军真的突袭我们?”听着外面远远传来的嘈杂声,袁谭立刻清醒过来,盔甲都不穿,随手拿起武器就冲出帅帐,远处粮草库已是火光冲天,见到如此情景,袁谭仰面跌倒。

醒来后,袁谭叫道:“完了,一切都完了,没了粮草就等于离全军覆没不远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次日,袁谭收集残兵清点下来,昨晚竟然死了三万多士兵!受伤近六万!“啊……!”袁谭疯了似的狂叫一声,即命袁尚攻城。

袁尚来到军前道:“众将士听着!我们的粮草没有了!”

众士兵尽皆叹气。

袁尚又道:“如果你们不想饿死,今天就攻进冀州,那里有吃的!”

众兵将齐声呐喊道:“攻进冀州!攻进冀州!”

张辽、吕旷见此情景不由犯愁。无奈之下令士兵将所有火油全部集中,所有士兵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城外响起的呐喊声、号角声,张辽将最后一批火油弹打了出去。虽然阻止了两天的进攻,城内却已弹尽粮绝。

张辽无奈与吕旷商议,退出冀州,吕旷答允,当晚,令所有伤兵、步兵退到城后隐藏,如果敌人发现,不准反抗、立即投降,或许能有一条生路,二人点起剩余的二千余虎骑,跨上夜袭时抢来的战马,连夜冲出一条血路,向魏郡方向突围,他们刚刚冲过袁谭的埋伏圈,就遇到了前来增援的张绣大军。

而此时刘源已经亲率四万大军从北面杀回了冀州,在张绣的策应下,袁谭、袁熙、高干三人均被张飞、许褚、徐晃斩杀,只有袁尚引万余残兵逃出,去投了辽西的公孙续。

刘源重整军马,收编了张绣的魏郡大军,补充了兵力。命令张飞、魏延为先锋,自己带领大军开始追着袁尚的去路而进,想要一鼓作气灭了公孙续。

这时,刘备已经与公孙续合兵一处,因为他们已经得到刘源兵发辽西的消息,现在二人均是犹如惊弓之鸟,以前尚有袁绍在冀州作为自己的挡箭牌,他们还没有切肤之痛,现在已经完全变了。

随着袁尚的到来,公孙续的军力大涨,因为袁尚在沿途又招揽了不少冀州败军,总共带领了近三万士兵来到辽西,为了能够更好地狙击敌人,司马懿建议大军退守辽西,只派部分士兵在张举的带领下在右北平拒敌。

但张举的实力实在是令人失望不已,面对十万大汉军队的攻击,还没有支持上一天,就已经溃退了。

公孙续心急地挥手止住士卒的汇报,对身边的亲兵说到,“先让他喝碗水,喘口气!”

等到这个士卒好不容易回过气来,才接着汇报道:“将军,右北平已经失陷!”

“啊!”公孙续简直快疯了,指着一旁前一个到达的报信士卒说到,“你不是说大汉军队刚刚才到右北平吗?”

“是的!”后面来的士卒有气无力的扭头望了旁边先到的报信士卒一眼后继续说到,“只是这位兄弟离开还没半天,敌人就使用铁甲军攻破了城门,随后就有大批骑兵攻进城内。那些骑兵全身穿着铁甲,戴头盔,手持丈八长枪,马挂连射弓弩,速度极快,战斗力极强,弟兄们根本无法抵挡,就有如败草一般成片倒下,我是靠弟兄们用身体顶住对方,自己一路不敢休息连夜狂奔才得以逃回报信的!”

终于知道刘源的厉害了!公孙续长嘘了一口气道:“大汉的虎骑果然天下无敌!”

现在自己仅剩下这最后一个城池作为屏障了,如果自己再次失败,恐怕就要受到刘源的灭门之祸了。“咳!还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多久!”公孙续无奈地叹着粗气。

忽然探马又来报告:乌桓的楼班已经带领五万大军出边塞直奔辽西而来。

“今时不同往日啊!”刘备长叹一声,苦笑到,“现在我们的兵马损失惨重,实力大不如前,落井下石者比比皆是,楼班趁机前来落井下石这早就在我们的意料当中!还是想想该怎么办好吧!”说到这里他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司马懿道:“仲达可有何妙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