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人中龙凤>

更新时间:2019-03-21 17:36:25

人中龙凤精彩章节限免阅读 人中龙凤全本小说 连载中

人中龙凤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江蓝.QD分类:都市

阮宗禹出事后,三七市的班子进行了重大调整。 吴副主席因涉及案情,利用职务便利敛财而被实施双开,另有两位常委、两个副市长被罢免。 廖德鑫荣任三七市委书记。萧跃进依然担

精彩章节试读:

阮宗禹出事后,三七市的班子进行了重大调整。

吴副主席因涉及案情,利用职务便利敛财而被实施双开,另有两位常委、两个副市长被罢免。

廖德鑫荣任三七市委书记。萧跃进依然担任常委、副市长,依然分管城建。

来给廖德鑫道贺的人络绎不绝。他的办公室门口排着长龙。萧跃进本想去看看他,也算给他道声喜,但是看这个阵势,就打消了想法。心说,凑这种热闹,哎……

萧跃进没有去看廖德鑫,反是打了吴副主席的电话,问他现在在哪里。

吴副主席的声音沙哑得厉害,说能去哪里啊,在家。

萧跃进就叫秘书到专卖店卖两条好烟两瓶好酒,他自己驾着车去吴副主席的家里,萧跃进上了去省城的高速,心里有点怕,这是第一次呢,按纪律,自己是不能开车的,但萧跃进觉得去看吴副主席,还是自己开车比较好,怕被别人看到了嚼舌头。

萧跃进也想借机会回家看看妻子了,好久都没有回去了。阮宗禹死去那阵子,市里几乎是没日没夜,根本没时间惦记家中。

本来五六小时的路程,萧跃进开了七个多小时,他异常疲惫地来到春江弄十五楼二号,是龙莎出来开的门。原来打扮气度不凡的龙莎,仿佛也受了吴副主席事业跌停的影响,脸部有些浮肿,背有些驼,居然一改过去风华灼灼的样子,现出一些老态来。

龙莎热情地看着萧跃进说:小萧,想不到你都当市委常委了,比我家老吴的位子正得多,哎,人啊,真是不可貌相啊!瞧瞧,你真是太客气了,还带这么多东西!

两个人说着,就进了吴副主席的家。吴副主席忙从沙发上起来迎接,张开双手:跃进,亏你还记得这里,我出事后,这里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呀!只有老常来过一次,都是匆匆忙忙地来又匆匆忙忙地走了,那些人都怕我的晦气沾染了他们似的。吴副主席叹息了一声。请萧跃进坐。

萧跃进也不客气,坐下,龙莎赶紧递上茶。萧跃进说谢谢嫂子了。

萧跃进把自己带的烟酒展示出来说:嫂子收起来吧,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吴副主席擦了一把眼睛,看了萧跃进半天,才说:跃进,我对不住你。

萧跃进心里就忐忑了一下,说,什么呢?主席,你是我的恩人,我一直记着您的好。

虽说你记着,我自己心里明白,我还是对不住你。跃进。吴副主席眼里流露出真诚。萧跃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萧跃进问吴副主席在家里习惯不,有没有什么困难。

吴副主席说,跃进,你看看我,我自己都觉得好似一下子老了二十岁。

萧跃进看看吴副主席的样子,的确,他原来青青的头发,仿佛突然间,两鬓就白了。

主席,你也要想开些,不要太在意,权力名利,过眼烟云,人最重要的是心里平静。主席,我看,你还是个好人。萧跃进开导他。

话是这样说啊,跃进。可是人活一世,到底为什么?还不是图了别人对你的那点尊重和爱戴,而今这些永远地离我去了,我就这样行尸走肉地活着,一失足成千古恨啦。我小时候那么苦,一心只想着出人头地,却忘记了见好就收啊!吴副主席此刻引萧跃进为知己,也不顾忌什么,大发感叹,仿佛把心脏撕开来让萧跃进看。

萧跃进心里难过,忙握握吴副主席的手说:您不要这样想。我理解您。追名追利,人之常情,但是作为干部就得把握一个度。

吴副主席连忙接上说:是啊,跃进,你也得记着这样的话,要好好地把握自己啊,一失足真成千古恨啊!

谢谢您。主席,我永远记得您是栽培我的人。您那么和善,一直教导我,这些我是不会忘记的。盼主席好好保重身体,到时候有时间我就再来看您。

萧跃进要走了。吴副主席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萧跃进心里有些不忍,但他一定要走了,许艳芙的电话在响,她肯定很担心。

芙,我马上就回家,你耐心一下。萧跃进温存地说着站起来。

吴副主席无奈,握着他的手说:那你下次一定要来家里看看,我很盼望你。

萧跃进点着头,从吴副主席家里出来,吴副主席和龙莎一直把他送到车面前。

司机呢?吴副主席疑惑。

我自己开。萧跃进笑笑说。

哎,真是仕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吴副主席叹息说:跃进,你真不要隔得太久了,要不然,你准让我认不出来!

萧跃进上得车来,呵呵一笑说:不会啊!再见!

回到家中,许艳芙早就在那里倚门而望,看到车到门前,疑惑地来到车前,看了看座位,没人。待到萧跃进从驾驶坐上下来,她才笑了,又惊又喜:是你开车啊?随即摸了摸胸口:你得当心安全啊!真让人担心……

宝贝担什么心?放心吧!萧跃进一手揽过许艳芙的腰:宝贝,看你肚子又大啦。

难看是不是?许艳芙立即敏感地反问。

哎,看你!难看什么?不是说要做母亲的女子是最美的吗?你现在就是最美的。萧跃进吻了一下许艳芙的头发。许艳芙娇嗔:回家里去吧,没正经。

吴洁看到女婿回来了,走过来笑笑:你真舍得,把芙儿抛在家里这么久才回来。

萧跃进不好意思地:妈妈,真是对不住,偏偏三七市出那么大的事,这阵子累坏了。

吴洁说:听说那个阮宗禹自杀了?

是啊,死得可惨了,让人心里真不忍……萧跃进困倦地说。

哎……人啦,何必呢!有那么快乐的日子不珍惜,偏要干那些让百姓怨恨老天愤怒的事情,怎么能不出事呢?跃进,我可告诉你,指着芙儿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得好好记着,千万不要让人拉下水了!吴洁说着说着气愤起来,不知跟谁生气:不要造孽了妻子儿女!

妈妈,放心吧,有您这样的妈妈,有芙这样的妻子,我要还不知足,天打雷劈了我啦!萧跃进笑着,过来对许艳芙说:芙,我困坏了,得休息一会儿,这阵子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许艳芙连忙到卫生间打了水说:洗洗脸睡吧,等下我叫你吃饭。

萧跃进洗了把脸就躺在床上,古怪的是,一合上眼就做起梦来,梦见朱兰穿着洁白的衣服像只蝴蝶飘过来说:萧哥,救救我吧!虞正雄这个坏蛋,他说他要杀了我!

萧跃进瞪着眼说:你不要找我,找我也没用!朱兰说:有用有用!我就知道,只有找你才有用,人们都看好您,巴不得奉承巴结上您。求你了,我的事,就看你愿不愿帮,如果愿帮,只要小指头动一动就帮了,萧哥,您就看在我一个弱女子的份上,帮帮我吧……

秘书!萧跃进气极,连忙叫秘书进来帮着把朱兰轰出去,可是朱兰这个时候却扑了上来,温热的身子靠着萧跃进,萧跃进脑袋奇热,身子轰地一声着火似的烧了起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