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萌宝来袭:娘亲,你从了爹爹吧!>

更新时间:2019-03-22 09:54:22

无弹窗全文萌宝来袭:娘亲,你从了爹爹吧! 在线小说萌宝来袭:娘亲,你从了爹爹吧!阅读 连载中

萌宝来袭:娘亲,你从了爹爹吧!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木棉的夏天分类:都市

大战将至,卿瑶音作为国师特意留在宫里,这几日天气格外好,阳光明媚。 卿瑶音胸中却是止不住的苦闷,坐在碧瑶宫门口发呆。一只青鸟凭空现身在空气中,叼着一张纸片。 卿瑶音

精彩章节试读:

大战将至,卿瑶音作为国师特意留在宫里,这几日天气格外好,阳光明媚。

卿瑶音胸中却是止不住的苦闷,坐在碧瑶宫门口发呆。一只青鸟凭空现身在空气中,叼着一张纸片。

卿瑶音伸出手,纸片落在掌心,“啪”的一声,青鸟消失,落下一地碎末。

卿瑶音捏着那张纸,半天不想打开,心知轻柔的消息来的急促,可是对于和他有关的事,已经没有期待了。

还是打开了,一片空白,右下角画了一对小小的鸳鸯。卿瑶音轻笑,鸳鸯这种鸟,看起来忠贞不渝,事实上只有在繁殖期成双成对,下一个周期时,虽然还是一公一母,早已换了“原配”了。

卿瑶音不知他是否明白其中含义,想传达什么,遂撕成碎片扔进碧瑶湖,随它去了。

“不如试试身手?”卿瑶音对自身实力也好奇,出了深海之巅倒也没试过。

恰逢六月中旬,荷花满池,卿瑶音纵身一跃,足尖轻点荷花花瓣,花瓣微微一颤,卿瑶音已过湖大半。

碧瑶湖不仅风景秀美,传说更是不断,卿瑶音看着水波涟涟,也好奇:水中真有为爱堕湖的冤魂吗?卿瑶音过了湖,在另一岸休息,一边潦水洗足上淤泥,一边笑自己单纯,竟对水鬼传说有所向往。

“姑娘。”一个上身身着绿装的女子趴在岸边,笑吟吟的看着卿瑶音。

“我……”卿瑶音被女子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吓了一跳,看她青丝绿裙,模样和荷叶融为一体,笑出声,“你是荷花精吗?”

“不是哦。”女子笑得很甜,“我感觉到有美人儿想见我,特意上岸看看。”

女子虽陌生,却让瑶音生不出敌意,瑶音竟主动和她聊起来,“宫中就是冷清…很快崇明和西祁便要交战了。”“嗯,不知司寇哲准备的如何。”

卿瑶音看女子对战事和宫内有所了解,对她的身份有了数。再一看她容貌秀丽,额间有一颗半月型的痣,深知她便是传闻中因爱堕湖的崇明公主司寇筠。

不愧是公主,一开口便谈吐不凡。卿瑶音也好奇,明明已过了百年,还能知晓万事的司寇筠,为何屈居水底,不重新投胎,重新开始呢?

“我知道你便是魔族后人卿瑶音,你的母亲白双是当年秀绝一方的魔族公主,你的父亲亦文亦武,同样十分了得。”司寇筠好像能看出卿瑶音心中所想,主动同她聊起来,“你好奇我为何一直呆在水底做个水鬼,也等交战结束,若还能想起我,便来找我。”司寇哲掌心用力,推了推岸边往荷叶池深处游去,“有缘再见。”

卿瑶音起身,司寇哲站在对岸冲她挥手,好像是唤她过去。

卿瑶音尚且光着脚,撕了一片荷叶卷在脚上,轻轻的朝对岸“飞”去,卿瑶音不知此刻的自己青丝飞扬,足尖轻点,一池的荷花轻摇脑袋,到了司寇哲面前,卿瑶音简陋的“荷叶鞋”也散落一地。

“找我何事?”卿瑶音有些不耐烦,这位年轻皇帝看起来颇为放荡,大战在即,还一副无所事事的模样。

“我要写信给百里池渊。”司寇哲弯腰捏起卿瑶音的脚,“告诉他,他的女人已经被我看光了,我倒要看他是否还有心恋战?”

卿瑶音冷笑两声,司寇哲蹲在她的脚边,她低头,发现这男人年纪轻轻,已有不少白发,原来他也是个操劳过度的命。

沁阳王慢悠悠的从碧瑶湖旁的断鸣林走出来,卿瑶音同司寇哲暧昧的举动也被他尽收眼底。

“开始吧。”沁阳王装作毫不在意的看着卿瑶音。

“开始什么?”

“作为我的国师,有什么本事,起码也得露一手吧。”敢情司寇哲这日来是让她和沁阳王打一架的。

卿瑶音对沁阳王,不了解,只觉得这男人年纪轻轻,城府颇深,玄力阶级也无法用神识探查,竟同自己一般或自己之上。

东宵大陆到达青空境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卿瑶音是青空境高阶,莫非沁阳王已经成神?

“别紧张。”沁阳王看卿瑶音一脸警觉,止不住的好笑,“不过是试试水,我要是把你打伤了,当今圣上也不同意啊。”

司寇哲现在一旁笑眯眯的点头,一副狐狸样。

好端端的怎么玩比试?这理由还找的让人挑不出刺,卿瑶音倒也好奇自身实力深浅,既然是比试,总该找一个实力相当或在自己之上的,如今正好是个机会。

“如何比试,场地在哪?”

“就在碧瑶湖吧,比试内容随意,纯打吧。”

“行啊,来吧。”卿瑶音退后,手心一捏,一团淡青色的玄力浮在掌心。

沁阳王远远的站着环胸,没有动作。

卿瑶音一掌打上去,沁阳王稳稳的站着,没有受到丝毫的颤动。卿瑶音自知,虽说这一掌没有用尽全力,但好歹用了五六分,沁阳王没有任何保护措施,竟没有受一点伤,这人是有多强势?

沁阳王一副“你就这点能耐”的表情,看他这副样子,根本没打算动手。

“十日之后便是一战,若一国国师都是这个水准,我看,这战也别打了。”沁阳王字字凿心,司寇哲也严肃了,“怎么回事?那日你的水准……”

卿瑶音开始怀念起魇和墨羽都在身边的日子,再不敌,也可一战。

“我看她还不能控制体内的巨大力量。”沁阳王能感到,卿瑶音刚刚的一击,并不是力量不到位,而是气息危乱,攻击的杂乱无章。

“用心,屏住呼吸,其他事情不要想。”真可笑,竟要对手来提示如何用力。卿瑶音一直觉得玄力阶级在一定程度内是可以通过努力得来了,而一旦由量变产生了质变,那都是天赋而来的了。

如果卿瑶音运气还要人教,那么她也止步于此了。

卿瑶音把内心的想法说给沁阳王听,等着沁阳王来否定自己,沁阳王还是笑,“无论是比试,还是上了战场,重要的不是你有什么,而是你能放下什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