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武侠 >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

更新时间:2019-03-22 09:55:05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蛇帝撩人:特工老婆欺上床

武侠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爱范儿分类:武侠

她不解的看着黏火兽,黏火兽张口,黏黏火就跑了出来,站在黏火兽的脑袋上,“咯咯咯”的笑着,不停的扭啊扭,表达自己的欢喜之色晨。 她扭头看向白落,希望白落能够帮忙翻译一

精彩章节试读:

她不解的看着黏火兽,黏火兽张口,黏黏火就跑了出来,站在黏火兽的脑袋上,“咯咯咯”的笑着,不停的扭啊扭,表达自己的欢喜之色晨。

她扭头看向白落,希望白落能够帮忙翻译一下。

白落失笑,极度无语,“它是认主人了,恭喜你月依依,你收服了黏黏火,连带着黏火兽一起,都会是你最忠实的兽宠!”

月依依哑口无言,指着黏火兽,“这么大,这么狰狞,这么狂暴的兽宠?”

怕是这兽宠一出妖界,就要立刻吓的人魂飞魄散副。

她可不敢带着这样的兽宠,招摇过市。

黏黏火见黏火兽被嫌弃,委屈的嘤嘤抹泪,黏火兽咆哮一声,仰天嘶鸣,接着摇身一变,一个雪球般轻盈蓝的毛茸茸的可爱球状物,就出现在了原地。

黏黏火欢快的笑着,站在黏火兽的头上,蹦蹦跳跳,还不时的鼓掌,“主人,我们现在能跟着你了吗?”

月依依难以置信的看着黏黏火,回头又看了看白落,白落点头,“黏火兽的晋级,会带动着黏黏火一起晋级,所以,这可能是现存世上,唯一会说人话的异火了!”

月依依上前,仔仔细细的打量黏火兽和黏黏火,她伸手,黏黏火就跃进了她的掌心,随着黏黏火的跳动,那一团轻盈蓝的光球,在她的手中,若隐若现。

伏在一边的黏火兽,则是仰头咆哮一声,似乎不满黏黏火跟月依依的亲近。

月依依微微一笑,将黏黏火洒回了黏火兽的身体,她回头看着白落,“黏黏火是你擒获的,应该由你处置!”

白落诧异的看着她,她淡漠的道,“不是要帮倾城修补魂魄吗?带着黏黏火去吧!”

黏黏火一听,月依依要将它送人,立刻不高兴的上前,滚到月依依的身前,左右打滚的耍赖。

白落伸手,想要擒住黏黏火,黏黏火就骨碌碌一滚,滚到了黏火兽的身边,用自己的身体撞向了黏火兽额头上那两个隐形的触角。

黏火兽头一偏,避开了黏黏火,从毛茸茸的身体中,探出一直爪子,摁住了黏黏火。

黏黏火顿时动弹不得,委屈的嘤嘤哭着,用那突出的一块类似爪子一样的东西,刨着地上的泥土。

月依依看不明白,“黏黏火这是怎么了?”

“它以为,你不要它,所以想要撞在黏火兽的触角上自杀身亡!”白落笑着道。

黏黏火听了白落的解释,眼睛通红的一扭头,哼哼两声,气呼呼的喷出淡蓝色的火焰。

“黏黏火,还能死?”月依依笑着上前,看着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蹲下身子伸出手,“过来,让我看看你!”

黏火兽松开了爪子,黏黏火却别扭的不理月依依,月依依低声道,“虽然你认了我做主人,但是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若不是师叔肯放了你,你现在也不能安好的呆在这里,所以想要跟着我的话,就去随着师叔一起,完成了他交待给你的任务,也算是,报恩!”

月依依声音温和,缓慢,不带着一丝的强求味道,但是口气也不容反驳。

黏黏火回头,扭动着圆滚滚的身体,看了月依依一眼,再次别扭的哼哼两声。

“好了,别闹脾气了,你起码要先知道,师叔让你做的事情是什么!”月依依拿起了黏黏火,走向白落。

白落不以为然,“它既然认了你做主人,就随它去吧,倾城的魂魄已经残缺多年,不急在这一时修补!”

月依依摇头,将黏黏火放在白落的手心,“如果异火这么容易找到,师叔你就不会等这么多年,现在才去帮倾城修补魂魄!”

白落眉头一皱,“你真的愿意,用黏黏火换倾城的一缕残魄?”

月依依点头,“黏黏火原本就该归你所有,不管它的结局是什么,都是它的造化!”

白落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以前那个做事不留余地,咄咄逼人的月依依。

他盯着黏黏火半响,“既然有黏火兽帮忙,或许,不用牺牲黏黏火!”

月依依一言不发,白落就盯着地上的黏火兽,黏火兽仰着鼻子,朝着黏黏火喷气,意思是只要黏黏火愿意帮忙,它自然是随着黏黏火的。

黏黏火在白落的手心打滚,月依依神色淡漠,黏黏火见月依依不管自己,更加的撒泼。

白落伸出手指,戳了戳黏黏火,“不放心你的主人,我就将我的异火交给她,暂时由她保管,可好?”

黏黏火停止了滚动,眨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白落,白落伸手,指尖就出现了一股银色的光芒,那光芒灼人无比,宛如太阳遗留在他指尖的移动光斑。

光芒过后,他的中指和食指指尖,出现了一个跳跃的光团,光团形状多变,最后定格成为了一个打着呵欠的娃娃脸。

明显,这个娃娃脸比黏黏火要成熟一些,他眨巴眼睛,慵懒的躺在白落的指尖,打了一个呵欠道,“白落,叫老子出来做什么?再敢让老子做出什么……”

“啪”娃娃脸的头上重重的挨了一下,白落面无表情,“这些天,你跟着月依依,她有什么需要,你就听从她的吩咐!”

娃娃脸不肯,刚想反抗,就被白落又是一阵暴打。

“靠,当初你跟老子一样,都只是女娲炼石补天的工具而已,现在凭什么你人五人六,老子要叫你一声主人?”娃娃脸愤怒的大吼。

白落,“因为你打不过我!”

月依依第一次看见白落的异火,上前仔细打量,“好强大的念力!”

这异火是当初女娲炼石补天时候的源火,简直是火的祖宗。

它受万人敬仰,自然在它的周身,都浮动着一股强大的念力。

也正是这股念力,支撑着它度过了千万年宇宙洪荒,最后遇见了白落。

源源火鄙夷的看了月依依一眼,“靠,人类!”

它最鄙视的就是人类,特别是人类女人。

现在白落竟然让它听一个人类女人的话。

白落压根不理会它的意愿,将源源火交给了月依依,又将控火的法咒打入了月依依的苦海之中。

源源火大叫,“白落,你这个死性不改的东西,那个人类女人,将你害的还不够惨吗?现在又来一个,你真是……”

“吧啦吧啦……”源源火的嘴巴一张一合,只是一个声音都发不出,它被白落封住了嘴巴。

白落面无表情,“用的时候,直接念咒,若是它不听话,你可以念揪心咒罚它!”

“叔叔,不要这样对源源火……”黏黏火竟然蹦到白落的手心,摇晃着白落的手指,帮源源火开始求情。

白落脸色一黑,叔叔?

月依依觉得好笑,掂量着缩在自己手心的源源火,抿唇道,“放心好了,我不会随意的指使你做任何事情,也不会念揪心咒罚你!”

源源火依旧是嘴巴快速的张合,圆圆的大眼睛瞪着白落,应该是在咒骂白落。

白落面无表情,只当看不懂它唇形的意思。

黏黏火将自己跟源源火的命运一比较,顿时觉得自己幸运多了。

起码月依依没有在它的身上,施加什么咒语控制它,也没有封住它的嘴巴不让它说话。

它乖巧的伏在白落的手心,眼睛却看着月依依,“主人,等我办完了叔叔的差事,再回来找您!”

月依依点头,白落就一收黏黏火,带着黏火兽一起,瞬间消失。

白落离开,源源火终于消停了下来。

它恹恹的窝在月依依的手心,月依依勾唇浅笑,“我现在,要找个安静的地方炼体了,你若是觉得闷,就自己去玩吧,记得回来!”

说完,她手心一松,就将源源火放开。

源源火可不敢离开月依依,这世上觊觎它的人太多,万一真的被哪个不长眼的贼人掳走,它又不如黏黏火一般,有神兽守候。

到时候它可就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月依依见源源火不断没有溜走,反而更加黏腻的躲进了她的掌心,她只有用了一道法咒,将源源火藏了起来。

源源火在她的手心,不断躁动,她蹙眉,“怎么了?”

这句话,自然是问这个不安分的源源火。

源源火叽里咕噜,在月依依手心翻腾,大概的意思是,先解开它嘴巴的禁术。

月依依微笑,“师叔的禁书,我这炼体阶段的小修士,可无法解开!”

源源火闹腾的更加厉害,铆足劲儿,朝着月依依的指尖钻去。

月依依觉得指尖玄气大涨,她一弹指尖,源源火的禁术解开了。

“这该死的白落,用得上的时候,就不管白日黑夜,一天十二个时辰的对我压榨,用不上我的时候,就将我封禁了藏在墟鼎,跟他的私有物一样!”源源火开始抱怨。

月依依不语,她对源源火跟白落之间的关系,不感兴趣。

源源火却是个话唠,“人类女人,你跟白落上、床了吗?他怎么对你这么大方,连我都舍不得给你使唤……”

月依依依旧不语,御剑飞行。

源源火继续,“哎,你这女人,长的勉勉强强,可是话就太少了一点,连倾城都不如!”

月依依回过神来,“你见过倾城?”

源源火点头,甚为得意,“倾城的残魄,之所以能够不散,就是因为我炼融了她的魂体!”

“什么意思?”月依依不解。

源源火唉声叹气,“白落担心,人家的魂魄会转世投胎,不认识他,就让我将她的魂魄和身体炼的融合。这样,倾城的魂魄除了她这一世的身体,别的身体都适应不了,也就是说,她永远无法转世投胎!”

月依依心里黯然,对白落的行为更加不解。

他究竟,是害怕寂寞,还是太爱倾城呢?

她不愿意多想,源源火就已经再次开口,“你都不奇怪,为什么白落自身就有异火,却非要拿那个稚嫩的黏黏火帮忙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人有属性,魂魄也有属性,倾城只有拿五种不同的异火修补魂魄,才能有魂魄完整的可能!”月依依淡漠的道。

源源火轻笑,“你倒是个聪明的丫头,咦,不对,白落不是古往今来第一痴情大妖吗?你们两个怎么滚到一起去的?还是,白落真的被倾城给抛弃了?”

月依依睨了源源火一眼,“你想我再次封上你的嘴巴吗?”

源源火赶紧捂嘴,“……”

跟白落一样,臭屁,又不可爱的丫头。

月依依在一处火山的活口停下,她看着岩石底下,翻滚的岩浆,秀眉微蹙。

源源火探出个脑袋,“你来这里干嘛?”

月依依不语,盘膝而坐,然后开始炼体阶段的修行。

源源火见月依依,竟然用这种普通的地火淬炼身体,极度的鄙夷。

有它这个异火的老祖宗在,她竟然舍近求远?想想它就觉得,极度不爽。

很快,它就发现它错了。

地火虽然普通,炼体的时间虽长,但是爆发起来,绝对是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道。

一连七天,月依依都没有晋级,她入定淬炼,将身体的绿萝仙金,和肌骨再一次的融合。

最后源源火看的实在不耐,就飞进了月依依的身体中,燃烧成熊熊大火,帮助月依依。

月依依诧异的睁眸,“不是不想帮我的吗?”

源源火冷哼,“只是不想听你差遣!”

月依依微微一笑,再次闭眸入定。

没有异火相助,她也可以凭着地火淬炼,有了异火相助,她更是如虎添翼。

白色的熊熊大火中,月依依的身体,一次次被焚毁重铸,她在源源火的淬炼下,很快晋级。

源源火毫不保留的发挥着自己的光与热,开始的时候,它只是想给这个女人一点颜色看看,后来,它已经变得欣赏这个女人。

它用了自己所有的热,几乎是瞬间,就将月依依烤化,可是这个女人,不慌不忙,连一点魂魄离体的意思都没有,在它的熊熊大火中,蜕变、重生。

终于到了,炼体阶段已经无法晋级的时候,月依依睁开了眼睛。

她浑身肌骨,通透无暇,纤浓有度的身体,比例完美,那白的如阳春白雪

般的肌肤,在阳光下,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缓慢站起身,她觉得自己身轻如燕,风一吹,她就能随着清风飘然远去。

白衣翩然的站在那里,微风下,她裙裾翩跹,绝美的容貌,成就了这天地间笔墨难以描绘的一笔。

阳光下,尘土微扬,可是那肉眼无法看见的浮尘,竟然都避过她的身体,仿佛有自己的知觉般,不敢亵渎了她的纯洁和秀美。

她面无表情的站着,昔日的冷厉和杀伐,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这是一个全新的月依依,一个已经脱胎换骨的月依依。

她莲步轻移,聘聘婷婷,不经意间,已经以仙子的姿态,倾倒了众生百态。

源源火百无聊奈的跟在她的身边,直到她走到了一个湖边,逆风而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