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都市 > 雪渊>

更新时间:2019-03-22 09:56:21

好看小说雪渊精彩章节推荐 免费阅读全文 连载中

雪渊

都市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污龙茶分类:都市

护城河里的河水平静,天蓝云白的天地也很平静,两匹骏马缓缓走着,马上相拥的两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变得很平静。 唐语靠在楚棠的胸膛,闭上眼睛小歇,听着马蹄轻踏芳草、感觉

精彩章节试读:

护城河里的河水平静,天蓝云白的天地也很平静,两匹骏马缓缓走着,马上相拥的两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也变得很平静。

唐语靠在楚棠的胸膛,闭上眼睛小歇,听着马蹄轻踏芳草、感觉清风拂面。

楚棠的下巴磕在唐语的额头上,没什么分量也没什么力道,他的声音就像清风轻轻的,让她浑身都很舒服。

“眼下朝臣、五大族和卫国公都猜不透我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正想法设法挑拨我跟七哥之间的关系,最好令七哥相信我已于缙国新皇达成了什么协议,是回来跟七哥抢王位的。”

唐语闭着眼,听着,勾了勾嘴角:“安宁郡主是明王的幼女,而明王已因谋逆之罪被诛杀,你娶安宁郡主更像是因为心仪安宁而救她于水火之中,或者你本是与明王有协议,但明王已死,新皇疑心你冀国与明王有所图谋,会对冀国千百般的提防。此中疑云重重,你进可攻、退可守,谁能想到轩王迎娶缙国安宁郡主不过是一招疑兵之计罢了。”

“原本只是想为你某个身份,怎想老天竟这样帮我。”

唐语轻笑一声,也不接话。

“怎么,你不信?”

“信,”唐语口气坚定,没有片刻迟疑,笑说道,“你本意如何,卫国公他们岂能猜透,如今你什么都不做,他们各怀鬼胎,自然各有各的猜想,你只管作壁上观就成了。”

楚棠低了低头凑到唐语耳边,轻轻吻过她的耳畔,问道:“语儿可是在怪我利用了这场婚姻,到现在才告诉你关于洛蒙玉佛之事?”

唐语心头一动,她知道洛蒙玉佛的事情,一直都知道,只是她始终不愿意告诉楚棠洛蒙玉佛究竟在哪里。现在楚棠数落自己的不是,变相得逼了逼她。

“我确实知道洛蒙玉佛在何处,不过我万万不会告诉你。其实你能不能找到洛蒙与皇权之争已经没有关系了,如今你跟七王爷该杀的都已圈进了圈套里,只等时机成熟,手起刀落。找洛蒙回来只不过是多惹事端罢了。”

“语儿,你这话对我说说就罢了,对旁的人可决计不能说。”楚棠低声一叹,“你不明白,洛蒙对于冀国人来说就是神明,冀国没有洛蒙,就像一个人活着,脑子却是空的一样,不能思考。你大约是要说我迷信了,但事实是洛蒙失踪绝不能令百姓知道一点点风声,而朝中如今的一片大乱都会在假洛蒙金口一开之后爆发冲突,届时冀国必有一场血杀。我于你说了这么许多,只是怕若我不在,那些人不择手段会令你涉险。”

唐语轻笑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不过我唐语还没这么孱弱,就算你不在我身边,我也能照顾好自己的。”

“语儿……”

唐语转头,侧着看向楚棠,郑重的说道:“我不管你跟七王爷有什么谋划安排,你是不是会离开我一阵子或者更久,我都能照顾好自己的。你是要调兵遣将也好,是要深入虎穴也好,我都不想你担心我。若你实在放心不下,不如带我一起,就算我武功不怎么好,但暗器功夫已足以自保了,何况我也放心不下你啊。你当初坚持要陪我走一路,我现在也是一样的心情,你懂不懂?”

楚棠瞧着她,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最终只说了一个字:“好。”

唐语会意一笑,转过头依旧紧紧靠在他胸口,继续享受两个人之见的安稳惬意。

***

回府之后,楚棠在书房待了几个时辰处理正经事,唐语也不清闲,她一回来瑶华就提醒了她一下早些时候在丁岚院发生的事情,小钗和楚儿还被关着等候发落呢。

唐语笑了一声,让瑶华把楚儿跟小钗分开关起来,一日三餐照常、水粮不断,先关三日。

沈暮云和沈容儿知道消息以后也无可奈何,毕竟唐语什么都没做,只是关着两个丫头罢了,既不是滥用私刑、也没有谋害人命。

沈容儿跟沈暮云商量了一会儿,沈容儿命人给唐语送了些药茶来,倒不提及楚儿跟小钗,就像是一般府里姐妹相互送礼回礼,只是客套一下。

唐语收就收下了,她并不打算卖沈暮云面子轻易放过楚儿跟小钗,但也没真想闹出人命来,不过是个下马威,给点脸色沈容儿瞧瞧。眼下沈容儿愿意服软,唐语自然高兴,但她也知道王府里的女人哪里这么好打发、好收服啊。

半夜里,唐语忽然月事来了,肚子疼得厉害,沉碧往楚棠那里一说,楚棠便请了御医来给唐语诊脉,那副架势实在吓人一跳,整个轩王府都不得好眠了。

“孙御医,她怎么样?”

孙御医捻了把小胡子,道:“姑娘并无大碍,只是不知姑娘近期可是在服用什么药物?”

楚棠立刻将萧鸣给唐语开的温补方子命人取了来,孙御医一看一双小眼睛就瞪得圆圆的了,一拍大腿叹道:“好啊好啊!这方子好啊!姑娘身子阴寒虚亏,用这副方子再好不过了!”

“那她怎会突然痛成这样?”

“以老夫之见,姑娘怕是误食了什么寒性的食物,与这方子药性相冲,才会如此的。”

一听孙御医的话,楚棠离开让沉碧把这两日唐语所有吃过的东西都一一报了出来,孙御医听过之后只摇头说,并无不妥。

楚棠眉头一皱,脸色极为阴沉,又向沉碧问道:“那姑娘除了在这个院子里,有没有在其他地方吃过什么?”

沉碧想了想,答道:“姑娘只在丁岚院喝了杯茶,后来沈夫人派人给姑娘送来些药茶,姑娘也喝了。”

“把茶拿来!”

孙御医检查过药茶之后说道:“是了,便是这种茶了。这种普罗藤叶性极寒,混于花茶之中其实是不错的药茶,可清热败火散风,适宜体质燥热的人饮用。不过普罗藤叶性寒,若长期饮用则会引起宫寒致使难以成孕。再者对于姑娘、对于姑娘喝的那剂补药也是相冲。”

楚棠谢过了孙御医,又向他询问了许多关于调理唐语身体的细节,一一吩咐沉碧瑶华记下了,才命人将孙御医送走。

之后楚棠就陪着唐语再没回书房处理政务。

瑶华和沉碧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心里都有了底,自家王爷是当真宠爱这位语姑娘,此次事过,沈夫人怕是永无翻身之日了。

楚棠让唐语靠在自己胸膛坐着,搂她在怀里,手里捧了个小暖炉放在唐语腹部给她捂着。

唐语方才腹痛厉害,这会儿缓了过来却也没什么力气说话聊天。

楚棠心里半喜半苦搅在一起叫他难受的很。唐语的月事其实已经迟了十来天了,她原本就有些月信不准,他想着再过两日请大夫来给她诊诊脉,若是有了,那便是天大的喜事。

夜里沉碧突然来报,实在把他吓得不轻,最怕就是她已经怀上了却又出了什么意外。

而孙御医诊断完,他知道唐语没事,一方面是高兴,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再一想是沈容儿给她的茶有问题,他又生出恨来,当即便向抓了沈容儿将她打个半死再扔出王府。

“是我不好,让你受苦了。”楚棠怜惜地抚着唐语的脸颊,低声在她耳边说道。

唐语摇摇头:“又胡说,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遇上点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都成你的错了?莫要乱讲了。”

“若不是我心急,舍不得你不在我身边,老老实实等到大婚迎你进门,沈容儿哪里能有胆子敢给你下药啊?!”

“沈容儿是有心还是无意现在也是说不好的。孙御医不是也说了嘛,这茶对体质燥热的人是不错的,不过是不合我喝而已。沈容儿送来也不多,不是长期饮用的量,自然不会让我不孕。”

楚棠冷哼一声,道:“她让丫头天天守在院门口、厨房里,稍微留个心眼就知道你在喝温补的药,送你点药性相冲的茶不是正好?再者她今次送你一点,下次再送你一点,不是早晚要出事?你还替她说话了。”

唐语噗嗤一声笑出来,道:“你太紧张了,我不是好好的没事吗?这种事情早点出了也要,以后你必是日日派人照看我的饮食,半点凉的都不会让我碰了,沈容儿有心想害我也无处下手,不是很好?”

“你还有心思开我玩笑。”楚棠有些郁闷。

唐语换了个姿势面对着楚棠趴在他怀中,继续说道:“我知道,其实你是想要孩子了,是不是?”

楚棠愣了愣,没说话。他知道眼下朝中情势不明,若唐语在这个时候怀有身孕,他必会有后顾之忧,而且他也必定不能去哪里都带着她了,否则太危险。

“离开雪渊的时候,萧大哥千叮万嘱让我留心月信的时间,他说我身子虚寒,他的药须得喝足半年才能完全将我的身体调理好,过半年月信就会准的。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了,这事情你比我还上心。”

“我……”

“别不承认,方才你那么紧张难道只是因为我月事来了?”

楚棠默默叹了一声,伸手勾着唐语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吻上她的唇,温柔的研磨碾转,半响才放开她一些,道:“语儿,我是想要个孩子,我们的孩子。你我也是年纪当爹当娘了。七哥不过比我年长两岁,他儿子都会骑马拉弓了,我能不急嘛。”

唐语听着楚棠撒娇一般的口气不由得笑开了,伸手戳了戳他的下巴,低声笑道:“我也没说不肯,你那么勤奋迟早让你如愿的。再说,离开雪渊之前,我还答应了红姨下次带着孩子回去呢。”

楚棠一听这话又惊又喜:“你跟我母后说了这话?”

“嗯。”唐语点点头,用脑门撞了撞楚棠的胸口,“开心了吧?”

话说到这份上楚棠才露出点笑容来,心情却是大好。

“行了,你原来再做什么,现在可以回去接着做事了。你这么陪着我,我也不能好好睡觉。赶快走吧。”把楚棠哄好了,唐语就把他赶出来房间,自己躺下睡了。

***

另一头沈容儿听到点风声立刻就去了沈暮云的丁岚院,心里盘算着索性搬去跟沈暮云一块住了,万一王爷要拿她问罪好歹还有沈暮云撑着,王爷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得给沈暮云几分面子。

其实沈容儿对不该心虚不该害怕的,她确实是知道唐语在喝温和滋补的药瓶品,但大门大户里的太太小姐就算是个宠妾也喜欢喝点养身的补品,她也没怎么太在意,一寒一热的药物喝下去确实也有不妥,她原本想着权当教训教训唐语的,岂料王爷居然这么紧张她,半夜三更的立刻就命人去请御医来诊脉。换做是别人、换做是从前,就是王爷本人一时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直接去请御医来的。

沈容儿一边往丁岚院走,一边恨得咬牙切齿的。她晓得王爷宠这个语姑娘,却没料到居然这般宠上天了。她这会儿就是小坏小错也成了罪无可赦了。

沈暮云身体不好,夜里一向睡得浅,王爷去请太医的时候闹得挺凶,各各院子里的下人都在交头接耳,原本丁岚院里的仆人婢女都很守规矩,亦不敢吵醒沈暮云的,但林夫人和白夫人先后派了人过来,似是有意无意地要将沈暮云吵起来。

沈暮云醒后将贴身的婢女招进来一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就清楚了,心下一想便知沈容儿会来,果不其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沈容儿就来了。

沈暮云这几日累极了,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操心过了,过去一年,她日日为王爷提心吊胆的也就罢了,如今人是回来了,却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带了两个女人,一个语姑娘、一个安宁郡主,原本平静的王府瞬间风起云涌,沈容儿就是第一个不安分的。

“我今儿累了,你什么都不必多说,夜里就先在我这里歇下吧,有事明日再说。”沈暮云一句话把沈容儿满肚子的话都堵了回去,人留下,事再议,沈容儿哪里敢有什么意见,老老实实先住下了。

而林夫人也是个不甘寂寞的主儿,派了人去过丁岚院没什么收获,索性就往白夫人的挽云阁。那时白夫人正在抚琴,似乎也没有睡意,于是两个素来不大往来的女人居然聊了起来。

整个王府渐渐开始有一种古怪的气氛弥漫开来,后院的王妃和夫人们之间的关系忽然变好了,时常有联络也多互相走动了,而王爷院子的那一个简直像是皇后的身价一般,谁都碰不得、惹不得。

府内一众下人难免私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过段日子,安宁郡主进府后又会是种什么样的光景。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