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天价宠婚:总裁老公霸道爱>

更新时间:2019-03-22 09:57:18

全文免费天价宠婚:总裁老公霸道爱在线观看 全章节天价宠婚:总裁老公霸道爱推荐阅读 连载中

天价宠婚:总裁老公霸道爱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

作者:楘秭
分类:言情

可是,偏偏是现在,偏偏是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样,看似纯洁完美,却那么的飘渺,不堪一击。 而崔敏敏就是能吹散云的风,这阵风来的刚刚好,并且足够强

精彩章节试读:

可是,偏偏是现在,偏偏是这个时候。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天上的浮云一样,看似纯洁完美,却那么的飘渺,不堪一击。

而崔敏敏就是能吹散云的风,这阵风来的刚刚好,并且足够强劲,风吹云散,雨霏想,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燔。

她和言希之间,也许,现在就已经结束了。

雨霏伸手抹掉脸颊上的泪痕,刚要转身上楼,脚下却突然一滑,直接跌坐在了地面上。“啊!”她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

言希这才留意到她,见她跌倒在楼梯的台阶上,他丢了手中的烟蒂,匆忙的来到她身边。“霏霏,怎么了?这么黑怎么不开灯?摔倒哪里了?”

他担忧的询问,低头查看她的伤势。

“没,没什么,就是不小心扭了一下而已。”雨霏的声音有些哽咽,她不着痕迹的脱离他怀抱,手撑着墙壁,倔强的想要自己站起来。然而,未等她站稳,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身体再次跌倒。

而这一次,却跌在了季言希结实温热的胸膛。他紧紧的抱着她,温热的气息就吞吐在她颈间的几肤。

“别乱动,我看看伤到哪儿了?”言希把她反锁在怀中,剑眉深锁,低头查看她的伤势。脚踝扭伤的不清,已经红肿了。

“都是孩子妈了,怎么还这么粗心大意的,下楼梯都下不好。”言希虽然责备着,但语气中却带着淡淡的关切窠。

雨霏伸出一双柔软的手臂缠上他颈项,头轻靠在他胸膛中,低声又委屈的呢喃了声,“我只是想到厨房倒杯水而已,可是我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做不好,哥,没有你我怎么办呢。”

言希的动作微微僵硬,他当然知道雨霏话中的意思。

“傻瓜,别胡思乱想,我会一直守在你和小莫身边,我答应过你,要全心全意爱你,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改变。”他说完,直接把雨霏打横抱起,向楼上走去。

他动作温柔的把她放在大床上,并半跪在地上,轻轻的揉着她红肿的脚踝,“疼吗?”他看着她,问道。

“有点儿。”雨霏回答。

“等一等,我去拿药。”他起身下楼,没过多久,就拎着药箱走上来,一只手拎着药箱,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温水递给她。

“不是渴了吗?先喝点儿水,我给你擦药。”言希打开药箱,拿出云南白药喷在她脚踝处,药接触在皮肤上,凉凉的,而他的手掌却是温热的,一下下揉着她的伤处。这种冰与火的感觉,居然有些奇妙。

“谢谢,我真的没事了。”雨霏收回自己的腿,藏入被子里。

“谢谢我?”言希抬头看着她,剑眉轻挑。雨霏对他的态度,突然之间就倒退回去,又变得那么客气而冷漠。

雨霏低下了头,没在说话,只是神情那么的落寞苍白。

言希在她身边坐下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头,“乖,睡吧,我抱着你。”

雨霏摇头,淡漠的说道,“我记得你已经很久没吸烟了。”

“恩,有些烦,就吸了两根。”他回答,声音同样的淡漠。

“你身上的烟味儿很呛,还是离我远一点儿吧。”她说完,翻身躺倒在床上,被子扯过头顶,遮住了整张脸。

言希微叹一声,起身走进浴室,冲洗掉一身呛人的烟味儿,然后才躺会雨霏身边,伸臂轻轻的把她搂进怀里。并低头吻在她侧脸。

温柔的吻一路向下,顺着她颈项优美的曲线游.走,而雨霏却突然转身,并伸手推开他,“别这样,今天我们都累了,睡吧。”

“好。”言希点头,伸臂搂住她,让她安心睡在自己怀中。

可雨霏哪里还能睡得着,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

第二天清晨醒来,雨霏觉得头痛欲裂,她伸手用力的捶打了几下额头,然后从床上坐起来。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冰冰冷冷的,没有温度,看来言希已经醒来很久了。

雨霏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床,因为脚踝还在疼,她扶着楼梯的扶手,一瘸一拐的走下楼梯,刚走下楼,就闻到了一股呛人的烟味儿。

雨霏还以为是忘记了关煤气才发出的味道,她匆忙的走进厨房,发现言希正在厨房中忙碌着,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

“季言希,你在做什么?”雨霏一瘸一拐的走进去,并关掉了煤气。平锅里的荷包蛋已经烧焦了。

言希解下腰间的围裙丢在一旁,无奈的失笑,“本来想给老婆做一顿爱心早餐,可惜,被我搞砸了。”

雨霏笑,来到他面前,伸出指尖,扯掉他脸上的黑色污渍,并温声说道,“算了,还是我来吧。”

“你的腿受伤了,还是别太辛苦。我带你出去吃吧。”言希说,有些懊恼的看着乱糟糟的‘战场’。

“你上班别迟到了,我只是烤几片面包,热两杯牛奶而已,不会太麻烦的。”雨霏说完,打开了冰箱,拿出面包和灌装牛奶。

两个人面对面

的坐着吃早餐,言希拿着面包片,小心翼翼的递给雨霏。

“谢谢。”她说,接过了他手中的面包片。

言希微叹,回道,“你不必和我说谢,我们是夫妻,你受伤了,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雨霏托着腮帮看着他,晃了晃手,“季少爷,我是脚受伤了,我的手还好好的,不需要你帮我涂果酱。”

言希笑,唇角的弧度有些邪魅,“霏霏,你自己也会脱衣服吧,那我们在床上的时候,好像都是我代劳的,你怎么不说谢呢?”

“你……”雨霏漂亮的小脸涨得通红,低下头,小口的咬着面包,不再说话。

言希喝完了牛奶,起身去换衣服。他如同往常一样,把领带递给雨霏,并学着她的样子,说了声,“谢谢。”

雨霏踮起脚尖,低着头,认真的给他系上了领带,而言希的手臂环在她柔软的腰肢间,半抱着她,低头亲昵的在她唇片上轻啄了一下,“菲菲,相信我,她的出现不过改变任何事,你才是我妻子,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嗯。”雨霏点头,踮起脚尖回吻了他一下。

“我去上班了。”他说完,拿着公文包,放心的离开。

只是,言希的话并不等于给雨霏吃了一颗定心丸,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仍是过的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当初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言希也曾说过,他和崔敏敏已经结束了,他想和她过一辈子,但崔敏敏只需要一个电话,什么誓言,什么承诺,统统变的不堪一击。

言希开车来到公司,刚走进大门,就发现前台秘书居然多了一个人,他蹙眉盯着那张面孔,错愕之中又夹杂着复杂的情绪。这算什么?人生何处不相逢吗?崔敏敏居然跑到季家的公司来工作。

与此同时,崔敏敏也看到了他,一双乌溜溜的眼眸满是震惊。她比六年前变了很多,苍白而憔悴,但不得不承认,她还是那么美,这样的女人大概就是天生丽质吧。

她看着他,一直欲言又止着,但言希却并未理会她,直接走入了专用电梯。崔敏敏越发的惊愕,她是识货的女人,昨晚的豪车,他身上一身奢侈的品牌西装,还有前台秘书毕恭毕敬称呼他为季总,他乘坐的专用电梯,这一切都显示着季言希不平凡的身份,他真的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靠打工为生的穷学生吗?!

“李姐,刚刚的那位是……”崔敏敏向身旁的老员工询问道。

“你刚来还不认识,他是我们公司的太子爷啊,季总裁的独生子,季家唯一的继承人,刚刚从国外回来了。八字可真够好的,一辈子什么都不做,只管吃喝玩乐,钱都花不完。”身旁的女人羡慕的说道。

“你更应该羡慕他老婆,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能嫁给这样的男人。”另一个插话道,两个人小声的窃窃私语两句,然后开始认真工作,季家的公司绝不是能够浑水摸鱼的地方。

而一整个上午,崔敏敏都是魂不守舍的,她心里一直在发笑,笑自己有眼无珠,当初居然放走了季言希,如果,她现在还和他在一起,那真是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也不会沦落到现在的下场。

但崔敏敏向来不是个任命的女人,她觉得这一次的相遇是上天在给她机会,当初,她能让季言希对自己死心塌地,现在同样可以。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男人,更了解季言希。

她并没有迫不及待的去找他,她想要放长线钓大鱼,反正她现在就在他的公司里面,接近他的机会很多。

只是,崔敏敏完全没想到,言希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午休之后,人事部来人转告她,她被辞退了。询问具体的理由,人事部的人只说是上面的意思。

崔敏敏一个刚刚到公司报道的新员工,怎么可能得罪上面的人,她唯一认识的只有季言希。她不仅没有恼,反而笑了。如果言希一直对她置之不理,她或许还会发愁,但他出招了,那就证明他其实还是放不下的,有时候,恨也是一种在乎。

她虽然被辞退了,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等在公司的地下车库,她昨晚见过了言希的车,并记住了车牌号码,如果他下班,就一定会开车回家。

她等了整整一个下午,当言希开车准备驶出地下车库的时候,崔敏敏突然从暗处冲了出来,直接挡在了他车前。

好在言希的反应很快,及时踩了急刹车,否则,崔敏敏就危险了。

“崔敏敏,你不要命了是不是!”言希推门下车,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这女人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

而崔敏敏瘫倒在地上,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她并不想死,只是,富贵险中求,她只能放手一搏。

“我就是不想活了,想拉着季总一起下地狱,反正我活着不能和你在一起,死了重新投胎,说不定一切就能重来了。”崔敏敏仰头看着他,眼中泪光盈盈,梨花带雨的模样,分外惹人怜悯。

而言希的态度依旧冰冰冷冷的,并没有动心。“崔敏敏,公司已经辞退你了,如果你再不离开,我只能请警

察来处理。”

崔敏敏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颤巍巍的来到言希面前,可怜兮兮的问道,“就算你要辞退我,也请你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到底哪儿碍了季少的眼。”

言希剑眉深蹙,抬起手,晃动了几下,无名指上那枚白金戒指在光线昏暗的地下车库中格外的晃眼。“我结婚了,我不希望我太太有任何的误会,我也不希望你的出现给我的生活再造成任何的困扰。崔敏敏,如果你识趣的话,就请你离开,工资我会让财务给你多结算一个月。”

他说完,转身想要上车,却崔敏敏扯住了手臂。“季言希,我知道你恨我,可你一定要把我往死路上逼吗?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凭你的条件,想要找到一份这样的工作应该不难吧。”言希冷淡的说,并推开了她的手。

“我已经找过很多工作了,薪水都没有这份工作高,季言希,我们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我在哪里工作与你又有什么关系!还是,你依然爱着我,怕对我旧情复燃?”她嘲弄的笑了一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