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

更新时间:2019-03-22 10:03:55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全文完整版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在线阅读推荐 连载中

豪门厚婚:狼性总裁要不够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莫言陌顔分类:言情

她只是甜甜的笑着,痴迷的看着他,“阿琛,我最后一次煮饭给你吃,好不好?你最爱的牛肉拉面,吃完了之后,我们互不相识!” 她只是甜甜的笑着,痴迷的看着他,“阿琛,我最后

精彩章节试读:

她只是甜甜的笑着,痴迷的看着他,“阿琛,我最后一次煮饭给你吃,好不好?你最爱的牛肉拉面,吃完了之后,我们互不相识!”

她只是甜甜的笑着,痴迷的看着他,“阿琛,我最后一次煮饭给你吃,好不好?你最爱的牛肉拉面,吃完了之后,我们互不相识!”

靳言忱看着她受伤的手腕,还有她纯净的笑容,叹息一声,并不说话。

乐西姗见他默认了,随即欢快的起身,洗手和面。

她手腕上有伤,揉面的时候,有鲜血滴落下来,染红了手中洁白的面团。

她着急的站在那里,用手捂着自己受伤的手臂,靳言忱上前,“别做了……”

“不行,我一定要做,明天之后,我就再也看不到你了!”她站在那里,哭了起来。

靳言忱无奈的上前,“你告诉我,我该怎么揉面,但是只有这一次!”

乐西姗点头如啄米,她“嗯”了一声,“揉面不仅仅是将面团糅合在一起,而是要让面变得筋斗!”

“你的手,不能跟捏橡皮泥一般,要按照统一的方向,将面团往下面压!”乐西姗站在一边指导。

很快的,他就学的像模像样,她站在一边,捂着嘴巴偷笑。

靳言忱回头看她,“笑什么?我做的不对吗?”

“阿琛,你这个样子,好可爱!”乐西姗歪着脑袋,神色有一丝调皮。

“我经常在想,如果我当初不管不顾的跟你在一起举行婚礼,现在,我们还会是这个样子吗?”她低声的说道。

靳言忱没有回答她,只是勾唇一笑,缓慢的揉面。

她上前,从后面抱住了他,他无奈的叹息,“西姗——”

“我知道,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她将脑袋搁在他的后背,贪婪的嗅着他身上淡淡的香气,她闻的如痴如醉。

“阿琛,就算你不爱我了,也请你不要忘了我好不好?起码,我是真心的爱着你!”乐西姗说着,又哭了起来。

靳言忱无奈,停止了手中的动作,“西姗,你应该知道,从元元出现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回不去了,所以不要再生活在从前,因为我不可能抛弃元元和心心!”

“是因为,元元,所以你爱上了白心心,对吗?”乐西姗离开他的身体,仰起头,看着他俊美如俦的侧面。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只是缓慢的点头,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是他和白心心的关系,确实是从元元回来之后,开始改善。

他不想深究,自己是因为元元爱上了白心心,还是因为真的被她吸引,总之,这一切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会做个好丈夫,好爸爸。

乐西姗点头,“我懂了,阿琛,我以后不会再让你为难!”

靳言忱只是淡漠的一笑,转身继续开始揉面。

“阿琛,你陪我说说话,好不好?吃完这碗面,你就该回家了!”乐西姗失落的道。

靳言忱不解,他不是一直在跟她说话吗?

“阿琛,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会对我产生兴趣?”乐西姗忽然问道。

靳言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是年少轻狂,或许是生活平静的太久,那么久的事情,他哪里记得那么清楚?

反正每个人,总是有叛逆的时候,现在回想起以前,他确实太过草率,为了她,竟然不惜背叛父母。

“阿琛,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柔软的女人……”乐西姗继续回忆道。

靳言忱无奈的一笑,“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太过强势的女人!”

“可是,你现在喜欢上了心心!”乐西姗抢过话题。

靳言忱皱起眉头,“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听你承认,你只是因为孩子,所以才勉强自己喜欢她!”乐西姗鼓着嘴巴。

靳言忱不想总是跟她纠结这个问题,随即将面放在一旁,“接下来怎么做?”

“我来吧,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能学不会!”拉面不是随便她说一下,他就能学会的。

他让开一边,她上前,卷起衣袖,再次开始揉面。

“你的手……”他慌忙阻止。

“没有关系,我不怕疼,我只是想亲手给你煮面!”乐西姗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面满是希冀之色。

靳言忱无奈,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她,密切的关注着她的手腕,“等一下煮好面,我送你去医院,你手腕上的伤痕太深,会留下疤痕!”

“我不怕!”乐西姗只是摇头,用力的揉面,这一次她注意自己的伤口,没有再让伤口裂开流血,面揉好的时候,已经是黎明破晓时分。

她打开天然气,接着煮开水,然后拉面。

靳言忱站在一边,皱眉看着,一言不发。

“阿琛,能不能帮我将冰箱里面的牛肉拿过来?”乐西姗吩咐着道。

靳言忱点头,转身去餐厅的冰箱拿东西,乐西姗拿出了一瓶透明的液体,接着倒入了煮沸的开水中。

拉面煮好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一碗香喷喷的牛肉拉面,上面淋上辣椒油,再配上香菜,外加整齐的白切牛肉,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她笑着将面推到靳言忱前面,靳言忱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怎么样?味道有没有什么不同?”乐西姗兴奋的问道。

靳言忱抬头看她,“很好,跟以前一个味道!”

“你没有觉得,同阿三胡同的刘家面馆,味道很相似吗?”乐西姗的眼睛,完成月牙状,漂亮的如两弯清泉。

靳言忱点头,“你在那家买的配料?”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会以为,她从那家买过来的。

“当然不是,配料也是我亲自动手卤的,只是我在刘家面馆打了一个月的零工,在那里偷偷学来的!”乐西姗高兴的说道。

靳言忱挑眉,“什么时候的事?”

她现在的工资,月薪两万,应该不至于要去刘家面馆打零工吧?

“上学的时候啊,都说了,你一点也不关心我。那个时候牛肉面那么贵,哪能天天早上真的去给你买,其实我偷学了一个月,目的就是亲手煮给你吃!”乐西姗白了他一眼说道。

靳言忱抬起头,这才开始正视这个问题,“对不起,那个时候,我真的关心你太少了!”

少到,连靳家的人对她的家人出手,逼得她出去卖、身,他都不知道。

后来,他调查过了。

原来靳家拿着她继父的把柄,险些让她家破人亡,她必须十万块钱救她的继父,这才有了她出卖第一次的事情。

其实,最没有资格怪她的人,就是他。

是他将她照顾的不好,才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现在,他愿意尽可能的在经济上补偿她,但是不包括感情。

他好不容易才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决心做个好丈夫,好爸爸,不能因为昔日对她的亏欠,而造成他和心心之间的嫌隙。

他已经错过了五年,白白捡了元元这么个可爱聪明的女儿,他不能再错过剩下的时光。

乐西姗低着头,摇头,“没有关系,谁叫我那么爱你,可以连命都不要的爱你!”

她浓密的睫毛,遮住眸中潋滟的光芒,眼泪,大颗大颗坠落,落在她的裙角,如破碎的珍珠般,消失在洁白的地毯上。

他一时有些心动,往日的一切,浮现在眼前。

她的柔弱,她的楚楚可怜,还有,她站在他身边侍候的倔强。

手,不由自主的抚摸上了她的小脸,她仰起头,清秀的脸上,挂着泪水。

“西姗……”他如魔怔了一般,叫着她的名字。

她站起身,有些怯生生的道,“阿琛……”

她伸手,攀上了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吻住了他靳削的唇瓣。

他唇内,浓浓的男性气息,让她沉迷,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环住了她的腰肢。

两人一路吻着,朝着卧室走去。

乐西姗的脸上,浮现一抹得逞的笑容,这个药,不比一般的春药,它是会让人迷失本性,产生幻觉的药。

他健硕的身体,压在了她的身上,吻住她白皙的脸颊,他低声叫着她的名字。

她的身体重重一震,因为他叫的,竟然是白心心。

可是不管,他多爱白心心都没用了,因为现在被他压在身下的,是她。

乐——小——优——

而且今天,是她的排卵期,如果运气好,那么她会怀上他的孩子。

他可以因为孩子喜欢上白心心,她就不信,他不会因为孩子,再次喜欢上她。

这次的爱情保卫战,她一定,一定不会再轻言放弃。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靳言忱睁开眼睛,看见了躺在他臂弯中的乐西姗。

她绯红的脸色,还有身上旖旎的吻痕,以及腿间的白浊,正在宣告着一件事情。

他脸色顿时难看,坐起身,眉头深深拧起。

乐西姗撑起胳膊,神色有些迷糊,“阿琛,几点了?”

靳言忱狐疑的看着她,森冷的眸光,带着探究之色。

昨晚,他明明对她拒绝的很彻底,为什么后来他又爬上了她的床。

而且吃了那碗牛肉面之后的事情,他竟然忘记的一干二净,他不相信,自己竟然失控。

他紧紧的拧着眉头,然后起身穿衣。

她再次从后面抱住了他,“放心,昨晚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心心,这是我们俩的秘密,好不好?”

他看了她一眼,叹息,实在很难将她跟心机叵测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只是快速的套上衣裤,然后扒拉自己的头发,接着一言不发的离开。

乐西姗则是眯起了眸子,从卧室中,找出了隐藏在一边的手机,接着打开了昨晚的视频。

他运动的,真的很激烈,有几次都弄的她很疼,她始终蹙着眉头,仿佛隐忍的样子。

而且她推拒着他的模样,简直是我见犹怜,仿佛被强迫的人,是她一般。

她缓慢的收拾床铺,接着去浴室洗澡,最后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上班。

靳言忱回家的时候,有一些心虚,家里的门虚掩着,元元坐在沙发上,玩着芭比娃娃。

她从门缝中窥视了爸爸一眼,嚷嚷,“老爸,你昨晚又彻夜不归?你知不知道,老妈担心了你一个晚上!”

靳言忱皱眉,对着元元摆手,“老爸身不由己,昨晚陪着几个T市的大领导一个晚上,真的很忙……”

他赶紧溜回自己的房间,洗澡换衣服,外面传来元元的声音,“老妈出去买午饭了,你进门没有看见妈妈吗?”

“没有!”靳言忱含糊其辞的道。

“奇怪,老妈怎么去了这么久?”元元疑惑的回到沙发上,坐在那里继续摆弄她的芭比娃娃。

白心心提着盒饭回来的时候,靳言忱刚好洗浴完毕出门,他一见白心心冷漠的脸色,慌忙上前,从她手中提过盒饭,“以后请个住家保姆吧!”

“不要——”元元率先反对,她站起身,“我就跟老妈老爸过三人世界,我不要别人照顾我!”

靳言忱无奈的摇头,将盒饭放在餐桌上,“你想累死你老妈吗?再说,总不能这样一直买盒饭,叫外卖,对你的成长没有好处!”

“元元会煮饭,以后元元照顾爸爸妈妈好不好?”元元委屈的说道,她上前爬上凳子,然后打开盒饭,将其中的一份递给靳言忱,“老爸,你吃一份,我和老妈一起吃一份!”

“不用了,我们出去吃吧,下午爸爸带着你去游乐园,好不好?”靳言忱抚摸女儿的脑袋,心虚的看向白心心,他见白心心看过来,慌忙别过头去。

靳太太就是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

“下午元元要去看守所看望爸爸,爸爸很想她!”白心心忽然开口道。

“那我们三个一起去吧!”靳言忱建议的道。

白心心摇头,“不要了,爸爸一直逼着我跟你离婚了,要是看见你,他不气的心脏病突发才怪!”

靳言忱拿着其中一份盒饭,靠近了白心心,“靳太太,你吃饭吧……”

白心心疑惑的看着他,从他手中接过筷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必盗,你做了什么坏事了?”

“没有,真的没有,只是何局他们几个,不管我怎么费尽口舌,他们都不肯表态!”靳言忱低着头道。

“贺子轩没有表态,他们自然不敢表态。开始的时候,贺子轩抓白家,抓的那么紧,现在突然将案子丢给他们,他们一时间摸不清头脑。所以现在找他们,只能给他们敲诈的机会!”白心心分析道。

靳言忱松了一口气,点头,“没错,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保住白家!”

白心心点头,神色忧郁,一口一口吞着饭,有些心不在焉。

下午的时候,白卫国看见元元,明显心情好了很多,白心心乘机劝他,“爸爸,不要撑着了,认罪吧,争取宽大处理!”

白卫国眉头一皱,“是靳言忱让你来做说客的?”

“不是,爸,跟靳言忱没有关系,他昨晚还在彻夜忙碌,忙着帮白家洗刷案情!”白心心在这边,低声说道。

“心心,你大概忘记,靳家是怎么把罪责往我身上推,如果我认罪,等于断了自己所有后路!”白卫国怒斥着道。

“可是爸,你不认罪,他们一样有办法,他们收集的证据,远远超乎你想象!”白心心蹙眉,着急的说道。

白卫国站起身,拿着电话冷哼,“果然是女生外向,姓靳的小子,究竟哪点迷惑了你,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他说话!”

“爸,你听说我!”白心心还想说什么,白卫国已经挂掉了电话,随着警卫一起离开了探视室。

白心心拿着电话,觉得心头空荡荡的。

如果爸爸不肯认罪,这样死扛下去,怕是靳言忱在外面,也想不出办法。

只有他认罪了,她这边才好疏通关系,判个监外执行,或许保外就医。

坐在那里,白心心神色失落,元元上前,从她手中拿过电话,“妈妈,不要伤心,外公以后会明白的!”

白心心抱起元元,在她粉嫩的脸上,亲了一口。

外面,走进来一个浓眉大目的男子,男子兴奋的叫着,“心心,你过来这里,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是高明新,那个憨厚耿直的男人。

白心心怀中的元元,乘机溜了下来,拉住了白心心的手。

她缓慢摇头,“高局长,我只是来探视我的爸爸,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高明新微怔,昨天的时候,她打电话给自己,叫了自己明新,那个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过了一天的时间,她就叫自己高局长,这么生疏了。

“心心,是不是哥跟你说了什么,你不要相信他,其实,我做不做局长,都是没所谓的……”高明新有些尴尬。

昨晚她去找了哥,唯一的可能,就是哥拿自己的前途说事,逼着她离开自己。

毕竟,现在她还是有夫之妇。

白心心摇头,“没有,高局长你误会了,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她拉着元元离开,高明新有些着急,他上前攥住了她的手,“心心,那救你父亲的事情!”

“不劳你费心,我自己会想办法!”白心心淡漠的说道。

“叔叔,请你放开我妈妈!”元元伸手,掰开了高明新的手,拉着白心心,转身离开。

高明新站在那里,愣愣的,直到母女两人走远,他这才醒悟过来,从警卫手中抢过车钥匙,直奔市委办公室。

市长办公室中,贺子轩静静的坐着,看着上面颁发的公文,房门被“嘭”一声撞开,高明新满脸怒气的站在那里,“哥,你跟心心说了什么?她现在不理我了!”

贺子轩蹙眉,站起身,“你疯了吗?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

高明新撇着嘴巴,“我不管,哥,我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人,却被你就这样吓跑了,你要赔我!”

贺子轩上前,将房门关好,拧着眉头,“究竟怎么回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