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妖娆弃妃:王爷别太渣>

更新时间:2019-03-22 10:04:53

妖娆弃妃:王爷别太渣在线阅读免费 无广告无弹窗完本推荐 连载中

妖娆弃妃:王爷别太渣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三鲜馒头分类:言情

卿瑶翾醒来,是在三天以后,她浑身疼的厉害,似乎整个人被冻凝成冰之后,又被人用棍棒打碎,最后用胶水将她粘合重组,她难受的嘴唇发紫。 “瑶翾,不要再睡了,气运丹田……”

精彩章节试读:

卿瑶翾醒来,是在三天以后,她浑身疼的厉害,似乎整个人被冻凝成冰之后,又被人用棍棒打碎,最后用胶水将她粘合重组,她难受的嘴唇发紫。

“瑶翾,不要再睡了,气运丹田……”耳边传来凌影冥的话,带着浓郁的担忧。

卿瑶翾费力的睁开眼睛,在他的引导下,气流涌向丹田的位置,她感觉清醒很多。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凌影冥,她动了动嘴唇,“你怎么样?”

“我没事,我只是呆在这里,想要找到引出朔镜的办法而已!”凌影冥环视四周,浓眉紧皱轺。

“朔镜重要,你也很重要,皓皓不能没有父亲!”卿瑶翾站起身,原本就纤瘦的身体,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更加单薄,似乎凌一刮就能将她吹走。

“我知道!”凌影冥回头看着她,微微一笑。

“为什么迟琴不让我找朔镜,难道朔镜,跟你有关?”卿瑶翾精神恢复了一些,上前看着凌影冥道暗。

“朔镜确实跟我有关,历代神子和神女的重生,就是靠朔镜,这么久,我一直找不到引出朔镜的办法,或许,朔镜根本就不在冰族……”凌影冥蹙眉,为难的道。

“我这样有望镜,你拿着望镜,看看有没有什么启发……”卿瑶翾从怀中摸出望镜,递给凌影冥。

望镜被她用黑色的布包裹的严严实实,因为凤清霞曾经叮嘱过她,不能用望镜照耀人的脸,不然,会被自己吓死。

凌影冥接过望镜,隔着黑色的布反复观看,当他打开外面的黑布的时候,望镜骤然散发着刺眼的光芒,四周冰冷的气氛,似乎都被望镜照耀的灼热起来。

凌影冥翻转过望镜,用黑色的那一面照耀自己,通过黑色的镜子,他在望镜中看见了自己,顿时俊脸上血色全部褪尽,他张大了嘴巴,浑身剧烈颤抖。

卿瑶翾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她上前一步,想要看清楚镜子里面的东西,凌影冥却已经及时的将镜子翻转过来。

“不要看!”凌影冥声音悲戚,拿着望镜的手,有些颤抖。

“你看见了什么?”卿瑶翾握住凌影冥的手,有些害怕的道。

“没什么,我已经知道,朔镜在哪里了!”凌影冥看着卿瑶翾,深邃的眸子,将全部的爱恋,一分不差的洒在她的身上,似乎想要将她看进骨子里面。

“在哪里?”卿瑶翾看着他的神色,诧异的道。

“瑶翾,你将望镜交给我,你先离开,一月之期之前,我会让人带着望镜和朔镜去找你……”凌影冥抿唇,复杂的道。

“为什么?是不是找到朔镜,你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是生命?”卿瑶翾想到什么一般,看着凌影冥道。

凌影冥摇头,低头看着手中的望镜,“一切都是宿命,他们说的没错,我们之间,根本就是孽缘。你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我也不该爱上你,我们之间,也不该有皓皓,你走吧,就当这一趟的冰族之行,就是为了了结这场孽缘!”

“你在望镜里面,究竟看见了什么,快告诉我!”卿瑶翾握住了凌影冥的手,着急的道。

凌影冥摇头,“你走吧,我不会再陪着你和皓皓去属于你的那个时代,你带着皓皓好好生活,给皓皓找一个,疼他的爹爹……”

卿瑶翾的脸色,顿时煞白无比,她站在那里,定定的看着凌影冥,似乎想要看进他真实的内心。

“能告诉我,成亲那一夜,你悔婚的原因是什么吗?”卿瑶翾看着他,缓慢的道。

凌影冥转身,苦涩一笑,仰头看着外面的冰天雪地,“因为我累了,瑶翾,我打算放手了,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从来都是我追你躲,我不想娶一个心中有别人的女人,纵使我会孤单一辈子!”

卿瑶翾站在那里没有动,半响,她走到他的身前,看着他的眼睛,“若是我说,我喜欢你呢,你累了,就停下来,这一次换我追你,好不好?”

凌影冥看着她美丽的眼睛,亮晶晶的,仿佛最璀璨的钻石,他弯起唇角,无奈一笑,确实依旧没有为她这样委曲求全的话感动。

将视线投向别处,他缓慢摇头,“来不及了,除非时光逆转,你从未爱过萧晨,不然,我不接受你有瑕疵的爱!”

卿瑶翾纤瘦的身体,微微一震,她看着他,有些酸涩难受,她第一次这样的压低自己的姿态,可是换来的,确是他这样的答复。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皓皓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治好他!”卿瑶翾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

出了寒冰地狱,卿瑶翾忽然觉得,没有那么冷了,她用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将脸上的冰渣抹掉,眼睛涩涩的,难受的紧。

不会是眼睛里面也结冰了吧?可是眼睛里面,明明是没有水的……

她用手揉着眼睛,然后温热的,大滴的眼泪就滚了出来,委屈吗?一点也不,她是卿瑶翾,在现代,她是最完美的特工,怎么可能委屈。

“难过的话,在冰族留一晚再离开吧!”旁边传来月光温和的话语,还有他怜惜的眼神。

“不用,我很忙,我要赶着去救皓皓!”卿瑶翾站起身,再次抹了一把眼泪,浑身湿漉漉的就朝着外面走去。

“五小姐,让迟琴带你出去吧,从冰族出去,可以直接到蝶梦国的京城!”月光站在那里,温和儒雅的道。

卿瑶翾点头,平复自己的心情。

迟琴什么都没有问,只是牵着她的手,走到一个小木屋,然后打开木屋的地板,沿着台阶而下,最后蜿蜒到一个石室。

这石室她来过,整洁,纯白。

是萧晨在蝶梦国疗伤的石室。

出了石室,果然就是蝶梦国京城的红楼。

将卿瑶翾送出红楼,迟琴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谢谢你!”卿瑶翾解开自己肩膀上的披凌,还给了迟琴,然后转身,一步一步走了。

“五小姐……”迟琴叫住了她,卿瑶翾却只是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她害怕自己一回头,就会被迟琴看见自己眸中的脆弱。

“五小姐,你要相信,这个世上,最坚定的不是山盟海誓,也不是日月星球,而是人心!”迟琴颇有深意的道。

卿瑶翾顿在那里,浑身依旧湿漉漉的,旁边不少人看着她,都为她的容貌惊艳,她却犹如没有知觉一般,只是抬着腿,一步一步朝着卿府走去。

昔日的相国府,已经门可罗雀,里面只有一个瘸腿的老人打理着整个卿府。

开门的那一刹那,瘸腿的老人跪下,浑浊的眼睛涌出泪水,“七,五小姐……”

卿瑶翾站在那里,脸色苍白,看着跪地的老者,她动了动嘴唇,“祥伯——”

“嗳!”祥伯喜悦的流出眼泪,五小姐还记得他……

“五小姐,你怎么浑身都是水,快,快进来取暖!”祥伯拉着她,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然后将门关好。

“五小姐,三小姐走了,她是痨病去世的,周围的人听说三小姐得了痨病,都不肯上,门,三小姐最后走的孤单……”祥伯一边生火,一边抹着眼泪。

“三姐她,为什么不肯去云水国找爹爹?”卿瑶翾惨白着一张小脸,嘴唇干裂,茫然的看着祥伯。

卿如烟最后来到蝶梦国京城,她曾经告诉过她爹爹的地址,她若是去云水国找爹爹,或许就不会这样凄凉的死去。

“三小姐喜欢的人,一直都在京城,所以她不肯离开,她一直等着那人娶她,可是到死,那人都不曾上,门迎娶!”祥伯叹息着,生完火,又转身去找干净的衣服。

卿瑶翾看着祥伯的背影,站起身,“我去三姐的房间看看……”

到了琉璃院,卿瑶翾的眼睛一亮,这里的布置,好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处处都是明黄色为基本色调,布置雅致却奢华,三姐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买这些金花银叶?

况且她记得,卿如眉是不喜欢金色的……

环视四周,她看见了铜镜上,用胭脂调和成的墨写成的一句话,“躲我,是因为怕我,怕我,是因为爱我……”

卿瑶翾蹙眉,用手抚摸铜镜上面的字迹,字迹已经干涸了很久,起码有半年有余。

“五小姐,这里是你以前留下的干净衣服,热水老奴已经打好,放在了屏凌后面,沐浴完毕,赶紧换衣服吧!”祥伯瘸着腿走来,看着卿瑶翾,温和的道。

卿瑶翾点头,看着铜镜上面的字道,“祥伯,你知道,三姐心中的那个男人,是谁吗?”

祥伯摇头,“三小姐的事情,从来不告诉老奴,不过三小姐从始至终都抑郁成性,后来更是整日闭门不出,直到有一日拿出很多银子,让老奴买了这些东西……”

祥伯指着无奈奢华的摆设,摇摇头,“这些东西,中看不中用,其实三小姐很苦,自己连件冬衣都舍不得添置!”

“我不是让她去凌字号的钱庄拿银子了吗?”卿瑶翾回头看着祥伯道。

“以前三小姐窘迫的时候,还肯拿着五小姐的令牌去钱庄取银子,可是后来,就再也不肯了……”祥伯叹息道。

卿瑶翾点头,她大概明白了,明白了三姐的心思,明白了三姐心中的那个人。

走之前,她一定要为三姐做件事情。

躺在宽大的木盆中,温热的水满过她的肌肤,氤氲的热气,熏在她的脸上,她仰起头,看着房梁的地方。

这一次看见的,竟然是一双眸子,明亮愤怒的眸子。

她冷漠一笑,伸手拽过一边的衣衫,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在自己的身上。

“卿瑶翾,被我看过你的身子,你还要怎么跟我三哥在一起?”凌晋澜从房梁上跳下来,手握长剑,凛然的看着卿瑶翾。

卿瑶翾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看着凌晋澜道,“这么多年,你一点也没有变,果然,天真的可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凌晋澜皱眉,比以前黝黑了不少的肌肤,散发着成熟男子的魅力。

“被你看过身子,就不能跟凌影冥在一起了吗?”卿瑶翾鄙夷的看着他,缓慢的系着自己的腰带,最后穿好鞋袜和狐裘大衣道,“你恨我,我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找上我三姐?”

“不是我找上她,是她找上我,再说你三姐有几分姿色,你说,若是我将你三姐的春宫图泄露出去,会不会有人高价购买?”凌晋澜笑着,挑衅的看着卿瑶翾。

“知道为什么我不介意你看了我的身子吗?”卿瑶翾冷漠的道,系好最后衣领间的带子,森寒的眸光看着凌晋澜。

“为何?”凌晋澜微微一笑,浑不在意卿瑶翾眸中的杀意。

“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卿瑶翾冷笑。

“你觉得,你杀的了我?”凌晋澜挑眉看着她,口气带着戏谑。

“我杀的了你,可是我不屑杀你,外面这么多傀儡,都是埋伏起来,准备杀你的吧?”卿瑶翾一把推开了房门,看着外面,斜着身体靠在门扉上,环抱起双手开始看热闹。

果然,看见金甲傀儡的那一刻,凌晋澜的神色顿时大变,转身想逃,却已经来不及了。

金甲傀儡似乎有自己的生命一般,朝着凌晋澜攻去。

不知道打斗声持续了多久,卿瑶翾都看的累了,凌晋澜才败下阵来。

可是这一败,败的却是自己的性命。

金甲傀儡手中的兵器径直刺向了凌晋澜,凌晋澜颤抖着,掐住自己的脖子,阻止兵器上毒性的蔓延。

半响,在兵器又一次刺穿他身体的时候,他停止了呼吸,瞪着眼睛,再也无法动弹。

金甲傀儡这才迅速撤走,卿瑶翾站在一边,鄙夷的勾起唇角,“这么多年,你还是没有长进,装死这一招,百试不爽!”

凌晋澜睁开眼睛,浑身颤抖,他脸色漆黑如墨,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求救的看向卿瑶翾,“救我,救我……”

“我不会救人,只会杀人!”卿瑶翾抱着双手,淡漠的道。

“我,我,我是真的喜欢如烟,真的想要娶她……”凌晋澜滚动着,脸肿胀的如膨胀的气球。

“既然这样,你就去阴曹地府找我三姐,好好的陪着她,别再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说完,卿瑶翾上前,点住了凌晋澜身上的几个穴道,提着他的身体,身形一掠,朝着郊外飞去。

墓碑上,卿如烟三个字,清晰夺目。

卿瑶翾站在那里,一脚踹在了凌晋澜的腿上,凌晋澜跪在那里,浑身不停抽蓄,原本俊朗的脸,此刻狰狞无比。

“三姐,你的心上人我给你带来了,这种人,不值得你喜欢,若是你泉下有知,看见他,一定记得给他几个耳光,然后甩了他!”卿瑶翾淡漠的道。

“贱,贱人……”凌晋澜吐词不清,颤抖着骂着卿瑶翾。

卿瑶翾回头,伸手捏住了凌晋澜的脖子,用力一拧,凌晋澜顿时倒在地上,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她嫌恶的将自己的手擦拭在一边的草上,然后对着卿如烟的墓碑,跪了下来,磕头。

旁边是卿如眉的墓碑,杂草已经长的很高,上面卿如眉三个字,模模糊糊,被尘埃完全覆盖。

她用手抹去上面的尘埃,将周围的杂草拔干净,最后跪了下来。

她的这两个姐姐,红颜薄命,不过归根究底,是那个时候的她,不懂得亲情。

若是她最初来的时候,忍让一些,会不会结局完全不同?

跪在那里,卿瑶翾心事复杂。

夜幕十分,卿瑶翾才回到卿府,祥伯已经准备好了晚膳等着她。

她没有胃口,只是草草的吃过,就出门去了大街上。

大街上热闹非常,人来人往,人们口中的八卦不过就是,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并且从此以后,蝶梦国也实行一君一后制。

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昔日的寒王府。

寒王府虽然已经没有寒王,可是依旧气派无比,旁边有御林军把守,普通人靠近一些都不能。

她远远的站着,看着那庄严肃穆的石狮子,恍若石化了一般,只是看着。

她不知道,当年真正的卿瑶翾,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撞上了那朱红色的大门,最后香消玉殒。

若是她不死,她不来,今日,又该是什么样的结局?

卿瑶翾站着,有些茫然,身体很冷,恍若置身冰窖,可是她却没有感觉到难受,大概心比身体更冷,就不会感觉难受了吧。

不知道站了多久,她转身离去,缓慢的走回卿府。

途中,她看见了一个人。

凌影冥。

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看不见他了,毕竟,他在冰族,是冰族的神子,将朔镜和望镜交给她之后,他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瓜葛。

“真巧……”他笑笑,站在那里,玉树临凌,美的恍若画卷走出来的一般。

“是巧……”卿瑶翾低头,勉强扯出一抹微笑,绕过他,想要朝着卿府走去。

“瑶翾,不介意的话,一起走走吧!”凌影冥叫住她,看着她的背影道。

“不必了,我该回去了!”卿瑶翾声音无波无澜,很慢的朝着相府走去。

既然决定离开,何必藕断丝连。

她不是要回相府,而是要回二十一世纪,或许回去之后,再也不会回来。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

凌影冥看着她的背影,只是皱起眉头,瑶翾,对不起,我只是,想要守护着你。

一月之期很快来到,姬薄情带着卿皓皓赶到蝶梦国京城的时候,正好是腊月初一,这一天,正巧是卿瑶翾来到这个世界的八个年头整。

她看着寒王府,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旁边是姬薄情絮絮叨叨的声音,“你们不要走,我回去求姬昀,让他想办法救皓皓……”

“闭嘴!”卿皓皓怒视了姬薄情一眼,姬薄情挥舞拳头想要揍他,可是却忍了。

“瑶翾,不要走!”姬薄情似乎意料到了卿瑶翾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一般,握住了她的手,恳求的道。

卿瑶翾微微一笑,“薄情,保重自己!”

“瑶翾!”姬薄情不满的抱住卿瑶翾,让她整个脑袋都埋在他的怀中。

“放开我娘亲!”卿皓皓拉开了姬薄情,不满的鼓着嘴巴。

“我娘亲是我爹爹的,你们谁都不要想染指!”卿皓皓仰着头,警告性的盯着姬薄情。

姬薄情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卿瑶翾,卿瑶翾站在那里,脸色黯淡。

“娘,爹爹呢?他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去你那个时代,找一个叫医院的地方,替皓皓治病吗?”卿皓皓察觉到气氛的不对,皱眉道。

“皓皓,你爹他,有事情不能陪着我们了,娘带着你,好不好?”卿瑶翾弯下腰,扶住卿皓皓的肩膀,温和的道。

“娘,是不是,爹爹做错什么,你又不肯要爹爹了?”卿皓皓不解,着急的跺脚,“娘你怎么能这么任性,爹爹他真的喜欢你,他对你很好,比对皓皓都要好……”

卿瑶翾忍住心中的苦涩,低头,“对不起……”

“娘,我不要你说对不起,我只要爹爹,要是没有爹爹,我就不离开这里!”卿皓皓任性起来,不住的跺脚。

在他心里,温和的爹爹,是不会不要娘亲的,上一次成亲爹爹没有出现,他只是在等着娘亲低头,等着娘亲去找他,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只有娘亲不明白,这么好的爹爹,为什么娘亲不要?为什么?

卿瑶翾抿唇,低着头,眼泪却已经大滴落下,卿皓皓看着卿瑶翾那断了线的珠子般的眼泪,顿时着急了,手忙脚乱的道,“对不起,娘,皓皓错了,皓皓再也不要爹爹了!”

“娘没事,皓皓,你爹爹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不要让他为难,随着娘亲一起离开,好不好?”卿瑶翾哽咽着,扶着卿皓皓的肩膀。

卿皓皓点头,一头扎进了卿瑶翾的怀中。

姬薄情有些着急,一把拉过卿皓皓,“什么意思?是凌影冥不要你了?他不陪着你和皓皓一起?”

“没有,薄情,跟他没有关系!”卿瑶翾站起身,尽量的让自己表现的不再悲伤。

“什么叫做跟他没有关系?他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让你哭,连萧晨都不能让你为他流一滴泪!”姬薄情愤怒的咬牙,拽着卿瑶翾,“走,跟我去找他,问个明白……”

“薄情,我自己的事情,你让我自己处理!”卿瑶翾着急了,想要掰开姬薄情的手,却被姬薄情如铁钳一般,禁锢住了胳膊,拖着往前。

“你自己处理?你怎么处理?就是躲在一边流眼泪吗?卿瑶翾,你怎么变得现在这样没出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一点五小姐该有的样子吗?”姬薄情愤怒的看着她,拽着她往前走。

卿瑶翾咬唇,眼泪汹涌而落,凶狠的外表,原本就是为了掩饰脆弱的心灵,她一点也不想要变成以前那样的凶狠,一把抱住了姬薄情,她纤瘦的身体不住颤抖。

姬薄情愣住,为了她的动作,他僵硬在那里,瑶翾,抱他了?

这是不是代表,他还有希望?

卿皓皓站在一边,眨巴眼睛,想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薄情,再见!”卿瑶翾在姬薄情身边轻声,快速的点了他的穴道,姬薄情瞠大眼睛,只能定定的站在那里,眼看着卿瑶翾拉着卿皓皓的手,一步一步走开。

“五小姐,望镜和朔镜叠一起,在月光下可以打开时空隧道,届时你和小公子就能一起离开!”守在寒王府的侍卫,递过来一个包裹,恭敬的道。

卿瑶翾点头,打开包裹,看着黑漆漆的望镜和银白色的朔镜,仰头看向天空,明月隐在云层之后,再过半个时辰,当她的影子到达寒王府大门的铁环之上,就是可以开启望镜和朔镜的时候。

“娘,我们走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吗?”卿皓皓看着天空,清脆的童音,稚嫩好听,宛如天籁。

“我不知道,皓皓你还想回来么?”卿瑶翾拿着两枚镜子,看着皓皓,眸光平静。

“娘亲若是不想回来,皓皓就一辈子陪着娘亲,呆在娘亲的家乡,可是娘亲要答应我,允许我玩手枪!”卿皓皓人小鬼大的笑笑,对着卿瑶翾吐着舌头。

卿瑶翾原本以为卿皓皓会提起凌影冥,谁料小家伙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竟然提出手枪这一茬,她弯起唇角,绝美的脸上,浮出了一个妍丽的微笑,回头最后看了一眼姬薄情,两只手各拿着望镜和朔镜。

影子终于悄无声息的移到了寒王府大门铁环的位置,望镜和朔镜在卿瑶翾手中交叠在了一起。一道刺目的白光从镜子中照射出来,望镜和朔镜,骤然之间悬上了高空。卿瑶翾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一个漩涡,正在身不由己的被吸引。

姬薄情看着两人的身体,逐渐被白光笼罩,卿瑶翾纤细白皙的手,紧紧的握住卿皓皓的手,两人的身体似乎随时都会从这白光中消失一般。

他薄唇轻启,却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只能在心底默默的祝福卿瑶翾,“瑶翾,一路保重……”

“娘,我好难受!”卿皓皓脸色骤然之间变得惨白无比,瘦小的身体,似乎经受不住这样磁力的漩涡,他喘息着,鼻间汩汩流出鲜血。

“皓皓!”卿瑶翾皱眉,弯腰抱起了卿皓皓,她抬头看着望镜和朔镜,两枚镜子已经到了重叠的最后关头,这个时候若是放弃离开,那么两人只能迷失在时空隧道里面,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走出。

当望镜和朔镜重叠的时候,两人的身体随着天空中的白光一起消失。隐藏在暗处的水粉,冷冷一笑,仇恨的眸子迸发出森森的杀意。她紧握自己的双手,尖利的指甲,狠狠的掐进自己的手心,对着身边一黑一白两个侍卫道,“你们跟着一起过去,找机会杀了他们母子!”

“是!”黑炎和白炎低头应声,随着纵身跃了出去,随着那道白光,和望镜和朔镜,一起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姬薄情瞪大了眼睛,看着跟去的焰族两个侍卫,牙齿紧咬,拼命的想要冲开自己身上的穴道,可是徒劳,卿瑶翾这么多年的武功,不是百炼的。

水粉一步一步缓慢的走近姬薄情,她看着姬薄情,微微一笑,纤细的手抚摸上姬薄情绝美的脸,“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为什么你和凌影冥,这样的痴迷与她?”

姬薄情厌恶的看着自己脸颊上的手指,他发誓,若是让他冲开穴道,他一定砍了她抚摸自己脸颊的手指,水粉几乎可以听见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她大笑几声,抚摸在他脸颊上的手指更加放肆,正在她毫无戒备之时,姬薄情穴道自动解开,他骤然抽出了随身的短剑,她来不及反应,短剑已经出鞘,随着血光一闪,她放在他脸颊上的四根手指已经被齐齐斩断。

剧烈的疼痛让她后退几步,脸色惨白的看着姬薄情,她嘴巴微张,瞠大了惊恐的眸子,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看着地上血淋漓的手指,姬薄情厌恶的将长剑丢在一边,冷眸看着水粉,“难怪凌影冥不要你,你这样的女人,给瑶翾倒洗脚水都不配,丑八怪!”

说完,他转身离开,身后传来水粉凄厉的惨叫之声。

刺目的时空隧道中,卿瑶翾紧紧的抱着卿皓皓,遭遇了身后黑炎和白炎的暗杀。

卿皓皓鼻间不断流血,身后的暗箭如雨点般发射而来,卿瑶翾抱着他利落的躲避,最后在黑炎和白炎动用术法的时候,卿瑶翾避无可避,硬生生抱着卿皓皓挨了一下。

看着自己娘亲雪白的脸色,还有她唇角溢出的血丝,卿皓皓握了握卿瑶翾的手,“娘,我们先干掉那两个杂碎……”

卿瑶翾蹙眉看着卿皓皓,卿皓皓的症状已经缓解不少,可是他鼻子依旧在流血,衣衫都打湿了一片。

“娘,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们也不能被这两个杂碎欺负!”卿皓皓义愤填膺的道。

卿瑶翾点头,皓皓说的对,就算是同归于尽,他们也不能被这两个杂碎欺负。

何况这样隐忍逃避,他们也不一定能够平安回到现代,与其这样,不如先杀了他们,倒是还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卿瑶翾骤然回头,不再用内力抵抗隧道对自己五脏六腑的冲击,只是手握长剑,冷眸杀意的看着追随而来的黑炎和白炎。

两人见卿瑶翾和卿皓皓停了下来,随即合力的杀向两人,卿瑶翾长剑挽出朵朵剑花,没有多余的招式,也没有花哨的虚招,每一个寒光都要人性命,只要触及,全部贪婪吸血。

卿皓皓更是如一尊地狱罗刹,小小的年纪,沉稳之极,手中凝聚出一团银色光幕,在黑炎靠近卿瑶翾的那一刹那,他推出光幕。

黑炎想要躲避,可是卿瑶翾手中的长剑,哪有那么容易让他躲避,往后是卿皓皓的光幕,往前是卿瑶翾的长剑,他看出卿皓皓的内力之深,自然不敢硬碰硬,于是朝着卿瑶翾的长剑撞去。

剑在穿透他身体的时候,他竟然没有感觉到半分疼痛,手中凝聚内力,朝着卿瑶翾打去。

卿瑶翾诧异的看着这长剑,时空隧道中,武器竟然威力大减。

卿皓皓看出情况的不利,小小的身体飞去,一掌打在了黑炎的背后,黑炎被打飞了出去,卿瑶翾却也中了他一掌,口吐鲜血后退几步。

白炎的情况就没有黑炎那么幸运,他在攻击卿瑶翾的时候,用了焰族的术法,蓝色的火焰在他的手上,无论怎样,都不能打向卿瑶翾。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蓝色的火焰,从他的手心烧向他的手腕,最后将他自己整个人都全部吞没。

隧道中传来他凄厉的惨叫,玩火自焚,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随着烧焦的糊味,时空隧道开始剧烈颤抖,犹如十二级地震一般,卿瑶翾扔开长剑,拉住了卿皓皓的手,运用内力朝着隧道的镜头飞去。

黑炎躺在那里,眼神阴鸷,在两人要消失在境头的时候,他骤然追上,运用焰族的术法让自己的手熊熊燃烧起蓝色火焰,然后一把抓住了卿皓皓的脚。

卿皓皓大叫了一声,卿瑶翾回头,见时空隧道已经扭曲,她着急的想要拽过卿皓皓,却被卿皓皓一把推了出去,她身体翻滚,随着一团光线,落在了曼谷的地上。

耳边似乎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破声,卿瑶翾蹙眉,望镜和朔镜落在了她的身边,她弯腰捡起镜子。

朔镜银白色的镜面,竟然泛着诡异的蓝光,蓝光中,浮现卿皓皓的脸。

只见他煞白的小脸上,血迹斑斑,在时空隧道中,他被黑炎拉住了脚,骤然回头,他一掌打在了黑炎的身上。

这一掌用尽了他全身的内力,随着他这惊天动地的一掌,时空隧道爆炸开来,他小小的身体不住降落,最后落在了一个滨海的城市。

白色的海滩,蓝色的别墅,还有卷起的层层海浪,别墅中,有一片漂亮的蓝色妖姬。

朔镜到这里,竟然银光消失,平复了平静,里面再也没有卿皓皓的脸,和他降落的地方。

卿瑶翾抚摸朔镜,“你是在告诉我,皓皓没事,只是和我落在了不同地点,提示我去找皓皓么?”

朔镜的光线亮了一亮,竟然是在回应她的话。

不知道为何,卿瑶翾有种流泪的冲动,她拿着镜子,将镜子贴在自己的脸上,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

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全部看着卿瑶翾,对着她指指点点,诧异的看着她一身奇怪的装束。

卿瑶翾放好望镜和朔镜站起身,旁边一个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走来,看着她礼貌的道,“小姐,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卿瑶翾脸色冷漠,看着四周,最后认定了一个方向,朝着一边走去。

“小姐,你穿着这身衣服,是在干嘛?你真的很漂亮!”那男子不依不饶,上前缠着她。

“让开!”卿瑶翾冷然,犀利的眼神,敌意的看着男子。

男子讪讪的退在一边,挠挠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小姐你这身衣服,真的很奇怪……”

“我在拍戏!”卿瑶翾冷漠的道,随即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离开了这里。

来到曼谷的一家行李寄存中心,用另外一个名字和密码取回了三年前自己存放的东西,换了衣服,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卿瑶翾躺在床上,开始思考未来的事情。

就这样回来了,没有一点惊喜,回来的途中,她弄丢了儿子,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找到皓皓。

皓皓虽然聪明,可是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不懂,甚至他连这个世界上的汉字都不认识,又拥有高深内力的他,会不会被抓起来,被当做外星人解剖?

卿瑶翾闭上眼睛,感觉到了无比的头疼。

还有云涛,云涛现在在哪里?他好不好?

想到了无数的可能,卿瑶翾头痛欲裂,最后沉沉睡去。

最后是在一阵敲门声中,卿瑶翾睁开眼睛,然后穿好衣服打开,房门。

站在门口的是教官于夏,他一身军绿色的迷彩服,俊朗的一如既往。三年的岁月,并没有在男子的脸上,刻下过多的痕迹。他站在那里,儒雅的笑着,如同这三年的时间,不曾发生过一般。

“教官?”卿瑶翾站在那里,有些诧异,还以为是酒店的服务员送衣服过来。

“瑶翾,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于夏微笑,环抱着双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卿瑶翾。

消失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一样傻的可爱,若不是她一句教官,他不可能认出她。

毕竟,她的容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她好美,美的让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卿瑶翾低下头,有些难以启齿,“你们是不是抓了我弟弟,或者,你们已经杀了他……”

“没有,组织上后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云涛不是毒枭,他也是警方潜伏在对方身边的卧底,你死后,误会解开,可是你弟弟,却不肯放过我们的组织!”于夏微笑,环抱着双手看着她,打量着她身后的房间,“怎么,不打算请我进去?”

“对不起,我现在已经不是卿瑶翾,恐怕不方便请你进来!”卿瑶翾拦在门口,蹙眉道。

“你在怪我三年前杀了你?”于夏沉默了半响,看着她的脸,缓慢的吐出这句话。

卿瑶翾随着一起沉默,她的胳膊搭在门上,看着铺着红色地毯的地面,不再说话。

于夏忽然就生气了,他一把推开她,逼着她让他进了房间,“嘭”一声,他将房门摔上,用饱含怒气的眸光看着她,“三年前,你对我先开枪,瑶翾,你知道不知道你的错误?”

卿瑶翾抬眸,对他的怒气有些不理解,“我对你不开枪,组织上就能放过我和云涛么?”

“你若是不开枪,起码,我们之间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于夏难过的看着她,浓眉紧皱。

“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于教官,你走吧,三年前卿瑶翾已经死了!”卿瑶翾淡漠的道。

于夏站在那里,看着这个清绝的女子,她一头齐腰的长发,披散在那里,短袖的紧身T恤,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的让人血脉喷张。

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说的大概就是她了。

明明有一张,比任何人都要纯洁的脸,却在无时不刻的蛊惑着男人的心。

她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

于夏上前,抚摸上了卿瑶翾的脸颊,“我不相信,你从来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

卿瑶翾打开他的手,“我不知道,还有,我不是卿瑶翾,我现在是卿瑶翾!”

于夏皱眉看着她,复杂的道,“我不管你是卿瑶翾还是卿瑶翾,我都要你,要定你了!”

“你疯了么?我不想看见你,立刻给我滚开,还有,我现在叫你一声教官,只是看在以前你对卿瑶翾的照顾上,若是你再动手动脚,休要怪我不客气!”卿瑶翾退后几步,生气的看着于夏,他哪里是记忆中温和有礼的教官,分明就是一个无奈。

“我是疯了,在亲手杀了你之后,我就已经疯了,瑶翾,你看看我的身体……”于夏打开自己的衣服,露出里面肌理分明的肌肤,上面满目疮痍,全部都是伤疤。

卿瑶翾心中一窒,那些伤疤,她当然清楚。

那是组织上,为了对付叛徒而使用的刑具。

她死后,他背叛组织了?

“瑶翾,我现在已经不是教官了,我现在是于夏,是一心等着你回来的于夏,他们没有骗我,你没有死,你会回来,你真的回来了……”于夏看着她,眸光波动着复杂的光芒,深深的注视着她,似乎想要看进她的灵魂。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