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主页 > 言情 > 霸道总裁的幸孕鲜妻>

更新时间:2019-03-22 10:08:22

霸道总裁的幸孕鲜妻最新章节阅读 霸道总裁的幸孕鲜妻完本小说免费阅读 连载中

霸道总裁的幸孕鲜妻

言情小说

来源:经济生活阅读网作者:青柠味分类:言情

从通道口里出来,安溪下意识地将身体隐藏于柱子后,前面不远处正轮守着三个人。 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三人,她在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三人,然后到不被屏蔽信号的地方给尹天傲一通电话

精彩章节试读:

从通道口里出来,安溪下意识地将身体隐藏于柱子后,前面不远处正轮守着三个人。

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三人,她在思考该如何解决这三人,然后到不被屏蔽信号的地方给尹天傲一通电话。

她是第一次出现在这里,所以说不可能会是比不远处的这三个人更占有优势,相反的,这些人曾经跟过莫东来,就有可能来过这里勘察。

更何况,邱泽明的复仇之心那么强烈,为了当年的事情,不惜将所有的人都拉下水。

就此事而言,他邱泽明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到了此刻,安溪心中的想法已经分成了两端,分别是回到莫凌风和安子晏的身边与他们共同面对,二则是想尽办法将尹天傲带到这里,增加莫凌风的胜算。

坚持回去的想法是――必须回去,既然身为一家人,怎么能在这里等着?

坚持找尹天傲则是――回去了还会让莫凌风分心,不如现在想办法出去找人帮忙胜算还更大一些。

两边的想法相互掐架,安溪觉得脑袋就快要炸了的疼痛,最终。

巧合守在安全通道出口的那三人还是没有看见安溪的身影,因为她的脚步一旋转,轻声而疾步地往回跑了起来。

这一次,她并没有从适才跑出来的那个密道中走,因为她也明白再回去一定是被封锁了的。

大门已经紧闭,侧门压根就没有开过,安溪思索了一瞬,干脆从抽象般的铁栏上爬到那栋标新立异的楼房,绕过那里半周,就能够接触得到“黑夜”总部的二楼,五米的距离。

安溪觉得自己应该能够跳得过去。

而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三米高的高度,五米长的距离,但凡不是因为情势紧急,安溪绝不可能丝毫没有犹豫地就跳了过去。

一脚跨到了对面的墙上,身体随之往前倾去双手抓住了高处的墙沿,两手手指旋即便是火辣辣的疼,她却不顾上许多连忙将还悬在半空中的左腿攀到墙上。

这一系列动作看似只需几秒钟的时间,但安溪清楚,如果双手抓不住,抑或是右腿没有及时勾上,她掉落下去一定会被那三人捉住。

小幅度的动作,安溪钻进了二层的窗户里。

因为对这一带的陌生,所以她不能够很精准的判断莫凌风他们此刻是在哪里。

“黑夜”总部虽比不上城堡的占地面积,但是现在的安溪而言,恨不得脚下生风立即奔到楼下与莫凌风他们站在一起。

或许就别的小孩而言,安子晏是太过成熟,红影此刻看着一枪一个子弹解决了对面人的安子晏,不由得心生佩服。

安子晏手中的解决并不是真的枪杀了一个人,他精准的枪法打透了对面握着枪的右手,从这里看过去,像是透着一个小洞。

邱泽明带着的一些人是从莫东来那边倒戈而来的,最难对付的要数另一批人了。

那些人一看便是从部队里出来的,反应灵敏不说,就连角度都找的十分精准,打出去的枪几乎都要命中暗影们的命脉,不会像安子晏那样留有余地。

善良在此时此刻显得尤其可笑,安子晏看到为了保护他而受伤的红影,瞳孔扩大,眼球泛着红血丝。

“有没有事?”安子晏头也不回问道,枪击了好几个露出身影的人。

红影脸色有些苍白,但却不是致命的枪伤,忍痛摇了摇头,道:“没事。”

听了红影的话,安子晏回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冷着面回头专心致志地看着对面正在掩藏的人。

真正的枪战或许在看电影,打游戏的时候觉得异常兴奋,但是真正身在其中,鼻息中混合着鲜血的腥味,以及敌人倒地的那一声哀嚎,开枪时的响声,这一切的一切,让安子晏的心沉得就像环抱着一颗大石头坠入了海底。

这也就是为什么刚开始他并没有打算要人性命,但对方却不是,每一枪都冲着他的致命点而来。

安子晏这边不好过,莫凌风那边同样不好过。

“先解决莫东来!”邱泽明进了那间仓库,双手插着腰看着外面正在厮杀的场景。

一时间因为邱泽明的命令,围困莫凌风和安子晏的人纷纷找好了隐蔽的地方,将枪口调转莫东来的方向,他们用来遮蔽能防弹的车几乎被打烂,可见火力多强。

莫东来目光阴鸷地盯着如今发展的情势,起初先是由莫凌风处于下风,而他就要重新拿回整个莫氏被邱泽明所打断。

起先他被手下的人护着,渐渐地不过十多分钟过去,身边护着的手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莫东来这才认清情势,他要是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就得跟莫凌风合作。

激战从一开始,就必定要等到有一方的人全部死透了才会结束,不然就是双方都无人再能站起来。

“噗――”一声子弹穿透肌肉的闷响,甚至比死前发出的那一声哀嚎还要让人觉得沉闷。

大堂中除了枪声,沉重的呼吸声,再听不到多余的声音,像是说一句话都会让自己丧失了性命。

那边莫东来的人正与邱泽明的人正在激战,而这边莫凌风和安子晏同样也得时不时防范射出来的冷枪,但因为那边的人都注意到了莫东来的那边,安子晏就着那一枪冷枪快速奔到了莫凌风的身边。

“小少爷,您来这很危险!”青影不赞同地看了眼安子晏,随后扭转回头认真的分析着哪一个地方容易藏下阻击手,到底说,这“黑夜”也还是他们的总部,所以很快就能找出对方的冷枪手。

安子晏伸头瞧了眼莫东来那边的情况,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警觉地缩回脑袋,下一秒,离他不到2厘米的地方多出了一个孔。

莫凌风抿唇回头,将枪举起瞄准不到3秒,枪响后,从上面掉下来一个黑衣男人,那把狙击枪也跟着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适才差一点就失去了生命,可他却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淡淡道:“爹地,照我们现在下去,别说等到救援,人还在路上我们就全部交代了。”

这一场交战里,莫东来是莫凌风的爷爷,而邱泽明则是莫凌风的姥爷。

这两者之间同样占据着一个父亲的老子,母亲的老子的身份,但是他们都想要莫凌风的命。

要实在想在这其中找到一个不同的地方,安子晏觉得自己只能说一句,要是想跟邱泽明合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对方火力什么的比他们强太多了,光是狙击手就数不清,而要跟莫东来合作,对方只能是拍手叫好了。

但现在能做决定的也只是莫凌风一个人,安子晏不会强加压力在他的身上,暗影们则是更不会。

火拼厮杀的场面如果是刚看到会觉得惊悚,但要是自己的命绑在了这一场火拼中,就不会太过怜惜对方的性命,更何况,如果自己一旦有了一丝不忍,下一秒死亡的兴许就是自己。

跟在青影背后,安子晏一下就解决了三个人,长时间的持枪让他的户口震得发麻,力道也失了很多。

与此同时,安溪已经爬到了一楼天花板上的空调通道中。

不知道爬了多久,她看到了一丝光亮,手脚的动作也快了许多,在那个四方的阔口处等待了好一会儿,安溪伸出头去观察了周围的摆饰。

说是空调洞,但其实离地面很高,而且听声音离莫凌风他们那里是不是很近。

双手抓着那阔口,安溪从上面跳了下来,因为冲力在地上滚了三周才稳住了身子,站起来的时候左腿疼痛难忍,但她却顾不上许多往枪声最大的那个地方奔去。

“老大, 发现安溪。”

邱泽明听到耳机里的报告,嘴角划出一丝浅笑,但很快便被掩藏了下去,他看向身边的几个人,道:“你们过去,活捉安溪,用她控制住莫凌风。”

那几人听了后,什么也不说,按下按钮玻璃打开后就出了去。

整个偌大的仓库里,就只剩邱泽明一个人。

“莫凌风,莫东来,今天我就要你们都给云歌陪葬。”说着话,邱泽明从口袋中拿出钱包,手指摩挲着那上面老旧的照片。

那是一张很老旧的全家福,黑白两色让人瞧不清那上面人的模样,但还能看得出是一家三口,小两口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被他们抱在中间的婴儿。

这是邱泽明当初去部队时特地去照的全家福,却没想到,这张全家福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对妻子对女儿仅存的东西。

也就是这样的一张看不清轮廓的黑白照,陪伴他度过了那参军时每个夜晚的孤独,还有因为报仇而潜伏在莫东来身边的苦涩。

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四个男人,安溪停下了脚步,双目冷清地看着他们,随后便开始打量四周。

原本以为邱泽明将所有的人都调到了前面,却没想到他早已经料到了自己不会走,看着这面前的四个男人眼熟,想了一下,才认出就是在别墅中和押解他们过来的人。

“莫凌风,看看你的右边。”邱泽明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从仓库里传了出来。

安子晏拉住莫凌风,跟着看向右侧,在看到安溪后双眸微微睁大,旋即恶狠狠地等着押着她的男人:“你给我放开!”

听到安子晏的话,暗影们纷纷露出了疑惑的眼神,夫人不是走了吗?怎么还会被他们抓住?

看到了莫凌风和安子晏,安溪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来了许多,她也不挣扎,只用流转的目光不停地在莫凌风和安子晏的身上落下。

不同于安子晏的愤怒,莫凌风只看了一眼就将目光定向那玻璃后的邱泽明,清冷的嗓音在此刻听来有些压抑:“你想怎么样?”

“放下枪,不止你,所有人。”

九个字,打在安溪的心上,疼得无以复加,她看着莫凌风,“莫凌风,不可以。”

然而莫凌风却看也不看她一眼,仿似没有听到似的,将手中的两把枪都扔到了地面上,顺脚又踢远了。

安溪沉沉的闭上双眼,她知道,因为她的自以为是,终究是害了莫凌风和所有人。

在暗影们和安子晏等人将枪都丢下地后,邱泽明也从仓库中出来了,莫东来的人纷纷被射杀,而他自己则是被押解了过来。

不同于安溪的是,莫东来相较于她来说,显得十分狼狈。

右手手腕被子弹贯穿,时常不离手的手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灰白的头发不再服帖,而是凌乱。

莫东来想,这一场,他终归是败了。

而莫凌风则是完全不在意,因为,救她,是他的本能,也是完全顺着心。

猜你喜欢